意大利那不勒斯(2):天使與魔鬼的結合

走遍千山萬水,隻為尋找初心。
打印 (被閱讀 次)

那不勒斯,就像一個糾結的美女,因為沒得到過愛,所以也不知道如何去愛。希臘人、羅馬人、諾曼人、阿拉伯人、法國人和西班牙人因為它的美麗而占有它,但最後都棄它而去。那不勒斯的眼淚或許早已流幹,或許早已流進不同時代統治者在此留下的印記中。希臘的墓地、羅馬的廢墟、中世紀的城堡、文藝複興的教堂,在古城區簡單而樸素地盛放。雖然它們都被列入了世界遺產中,但這些古跡所在的古城區,卻是“魔鬼”。髒亂差不說,還小偷遍地,黑手黨也很猖獗。走在狹窄陰暗的小巷中,我們知道,我們的眼神一定露著驚恐,手不敢離開包一秒,天黑後更是嚇得不敢出酒店半步。

那不勒斯

那不勒斯

作為意大利最窮困的地區之一,那不勒斯古城區蕭條低迷的味道到處彌漫。可是,這裏卻隱藏著世界文化遺產聖塞維羅禮拜堂(Museo Cappella Sansevero)和世界上美其林一星中最便宜的餐館。這個開於1870年的比薩餅餐館,最貴的比薩餅才5美元,至於味道嘛,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走出縱橫交錯的破舊與危險小巷,拐入平民表決廣場(Piazza del Plebiscito) ,我們終於擺脫了“魔鬼”,看見了那不勒斯“天使”的一麵。

為取悅拿破侖而建的廣場,差不多是聖彼得廣場的三分之一大。雖然它沒有聖彼得廣場的磅礴和驚豔,但在意大利南方的重鎮,那不勒斯,卻是最大的廣場,也是最怡人的景點之一。不知道廣場設計者的靈感是不是來源於聖彼得廣場,平民表決廣場也有大型的弧形柱廊。這個柱廊,就在模仿羅馬萬神殿而建的保羅聖芳濟教堂(Basilica di San Francesco di Paola)兩側,正麵則聳立著8根羅馬風格的巨柱和飛碟形狀的一個大穹頂和兩個小穹頂。越過廣場中央的查理三世的騎馬雕像,教堂的對麵是建於公元1600年的皇宮,西班牙人人和法國人及統一後的意大利國王都曾居住在這裏。之後,王宮的一部分成為意大利全國最好的圖書館之一。

平民表決廣場

平民表決廣場

皇宮

作為老城區中心的邊界,這座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廣場讓它一掃老城區暗淡老舊的氛圍。不過,同歐洲其他令我們賞心悅目的廣場相比,平民表決廣場的平淡無奇並無法在我們的記憶中留痕。但是,當我們從廣場“國寶級”的建築,麵朝大海的薩勒諾宮(Palazzo Salerno)旁穿過,來到那不勒斯灣時,我們看到了真正的 “天使”。

那不勒斯的海邊美得令我們陶醉,我們仿佛又回到了熱那亞的新港。埋葬龐貝古城的維蘇威火山隔著海灣,在藍天白雲下向我們點頭微笑,豪華遊艇靜靜停在岸邊,海鳥在低空吟唱。這裏沒有讓我們驚恐的人群,隻有如詩如畫的美景。我們終於明白,為什麽那不勒斯讓許多羅馬皇帝著迷不已;為什麽它是意大利作家薄伽丘的最愛之地;為什麽這裏是經典歌曲《我的太陽》和《重歸蘇蓮托》的誕生地;為什麽意大利人說“朝至那不勒斯,夕死可矣”。

那不勒斯的海邊

漫步在中心大道,兩旁是意大利南方獨具風情的卡拉卡薩鬆。筆直入雲的樹幹、團團如華蓋的樹冠,把視線引向蔚藍的那不勒斯灣和海那邊淡紫色的維蘇威火山。我們陶醉在迷人的地中海風光之中,也沉浸在古老的傳說裏。在荷馬史詩《奧德塞》中,女妖塞王就生活在那不勒斯灣海麵的岩石上。她用歌聲迷惑過往船隻,讓聽到的人投入大海,為追尋她而死。後來她愛上了尤裏西斯,為追尋愛情,她投入了海中。她的身體被海浪衝至岸邊,形成了美麗的那不勒斯灣。那不勒斯灣的美麗,不僅吸引著遊人,也吸引著拜倫、易普生、歌德等來此遊曆。

在對地中海敞開懷抱的那不勒斯灣旁,有兩個那不勒斯地標式的著名城堡,一個是那不勒斯新城堡(Castel Nuovo),另一個是蛋堡(Ovo Castle)。

那不勒斯新城堡

那不勒斯新城堡

又名為“安茹要塞”(Maschio Angioino)的那不勒斯新城堡是愛那不勒斯,卻無法與其終老的法國安茹王朝在此留下的印記。因為愛那不勒斯,安茹家族為它傾注了心血,讓它快速成長為當時的一流港城,也為它打造了這個易守難攻的要塞,之後被西班牙人擴建。

建於海邊綠茵高坡上,以黑色磚為主體的要塞,如同德國萊茵河旁的各式要塞一樣,巍然而立,眺望著地中海和那不勒斯灣。典型法式城堡風格的不規則四角上4座圓柱形塔樓,造型粗獷雄渾。養著鱷魚的護城河早已幹涸,要塞入口處,是西班牙人刻意模仿古羅馬凱旋門,以證明其統治合法性的凱旋門。凱旋門上刻有讚美第一個同時統治西西裏和那不勒斯的西班牙君主,阿方索五世入城的浮雕。就是這座浮雕,被譽為哥德式至文藝複興式過渡期的代表傑作。這個禮拜堂、監獄一樣不少的城堡,曾經見證過教宗雷定五世在此辭職,新教宗博義八世在此選出的曆史事件。

蛋堡

如果安茹要塞是眺望那不勒斯海灣和維蘇威火山的平台,那有著兩千多年曆史的蛋堡也同樣是看海和遙望維蘇威火山的好地方。作為那不勒斯最古老的城堡,它跟那不勒斯灣一樣有著不動人的傳說。傳說巫師在城堡建立時在此放置了一枚雞蛋,如果雞蛋破碎,城堡便會隨即消失,而且還會給那不勒斯帶來災難。

雖然這個傳說並不招人待見,但建於公元前1世紀時的蛋堡因為古老的曆史而成為遊人的必來之地。它是羅馬富商的住宅,後被改成了教堂,最後被輪番統治過那不勒斯的日耳曼、法國安茹、西班牙貴族作為防禦性建築和監獄使用。但當安茹要塞建成後,蛋堡的重要性開始降低。

不知道是不是不忍心讓蛋堡像傳說中那樣消失,這個有著千年曆史的城堡直到今天依然完好無損。雖然完好無損,但它卻像一個無人疼愛的女子,孤零零地站在海灣中,迎著地中海的海風掩麵起舞,羞澀而無助,一如在曆史的軌跡中沒有真正得到愛,卻渴望長相依,長相守的那不勒斯。

 
lily0824 發表評論於
回複 'Jennifer2000' 的評論 : Thank you.
Jennifer2000 發表評論於
漂亮。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