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軍風雨露營記

打印 (被閱讀 次)

 

深夜,日落海灘,七頂帳篷在風雨中飄搖,厚厚的睡袋也抵禦不了寒氣,兒子在睡袋裏瑟瑟發抖。不遠處,海在怒吼,雨點瘋狂拍打帳篷,也敲擊耳鼓。正不成眠,啪的一聲,一滴水從帳篷頂落下,打在臉上,接著又一滴,再一滴。起身如廁,一出帳篷,豆大的雨點便劈麵飛來。沒打傘,踏上濕漉漉的鞋子,穿上午後便已淋濕的外套,就著頭燈光,在草地上深一腳淺一腳躑躅……

 

 

這是某人後來的回憶裏,最讓我津津樂道的段落。那風,那雨,那濕冷寒涼,並不令我生畏,反令我遺憾,遺憾我和女兒未能同行,因而錯過風聲雨聲海浪聲的蒼涼交響,錯過夜闌臥聽風吹雨的淒清意境。我尤其被那滴水打動。黑暗中它自天而降,落上額頭,仿佛神諭,仿佛天啟,帶著醍醐灌頂的力量,將你從人生的夢境中喚醒。

 

 

這是一次不可缺席的露營。這次露營後,兒子才能從Cub Scouts結業,正式升級為童子軍。所以,縱然明知天有雨,也必須向雨中行。

 

 

童子軍的野外露營,我參加過兩次,一次是在Big Basin的森林裏,周遭全是紅木,遮天蔽日,一次是在大河之濱,一片開闊的草地上。一般是黃昏時分到。男人們紮帳篷,給氣墊床打氣,女人們安頓,鋪床。孩子們穿著縫有Pack番號的製服,係著統一的領巾,在成年領導者的帶領下練習各種求生技能。有時是用軍刀刮樹皮,一個個手握刀子和樹枝,刮得全神貫注。有時是用繩子編逃生手環,手環正中是個指南針。童子軍是個民間自治組織,不存在專門運營者,所以每次露營,人們都會自願負責一些事,比如購買食物飲料必要物資,從家裏帶鍋碗瓢盆,野外爐灶,party用大陽傘等等。晚飯由男人主廚,一般是肉末意麵,漢堡,各種生菜水果。大鍋大盤,眾人排隊取食,以天地為廳,以鳥鳴為樂,就著南來北往的風,或站或坐地吃。飯後生篝火,在篝火旁團團圍坐。烤棉花糖是火邊經典節目,孩子們人手一根鐵叉,穿幾隻雪白的棉花糖,爭先恐後伸到火上烤,須臾便烤焦了,發出清冽的糖香,忙不迭送到嘴邊大吃。邊吃邊看表演,也參加表演。說笑話,講故事,做遊戲,完全由孩子自治,到九十點鍾方散,各自去營地衛生間洗漱,然後回自家帳篷。帳篷裏都開著應急燈,從黑暗中看去,好像一朵朵五彩斑斕的蘑菇,盛放在荒野中。很快便沉寂了,營地一片黑,隻聽見風聲,蟲鳴,有時還有浣熊到營地覓食,發出的狼一樣的喉音。次日晨,照例是男人主廚,做新鮮鬆餅,煎雞蛋,煮咖啡。飯畢去附近山上或河濱湖畔行軍,走幾英裏,歸來吃個簡單午飯,便收拾,拔營,各自踏上歸途。

 

 

而這一回,和以往風格都不同。父子二人同行,雖隻露營一夜,也還是帶了一大堆東西:帳篷,床墊,床單,睡袋,枕頭,應急燈,創可貼,沙灘椅,厚棉襖,換洗衣服,水果零食,兒子的各種盒裝遊戲,還有釣魚竿。次日九點集合,隸屬同一den的七家人一起出發,奔第一站SantaCruz海灘而去,先去釣魚。途中開始下雨,越下越大。到了目的地已是大雨傾盆,趕緊換厚衣服。一行人冒雨在deck上架起魚竿,開始海釣。某人給我發來張照片,我看到我那從不怕冷,整個冬天都隻穿T恤的兒子這會兒裹上了厚厚的羽絨服,還戴上了帽子,兩手插兜,站在雨中笑。七個孩子,七根魚竿,最後釣上來兩條魚。

 

 

到了中午,雨還在下,一行人去附近餐廳吃飯,邊吃邊商議行程。因雨實在太大,有人提議去看電影,或打保齡球,然後打道回府。孩子們民主表決,保齡球勝出。結果到了保齡球館一看,排隊要等倆小時,頓時偃旗息鼓。孩子們便再次提議去露營。一查日落海灘的天氣,沒雨,於是按原計劃前往。盡管途中一多半時間都大雨瓢潑,及至到了目的地,卻真的沒有雨,眾人遂開開心心搭帳篷,準備露營。

 

 

晚飯吃的墨西哥卷餅。值得一提的是,飯是孩子們自己準備的。他們自己熱餅,自己炒肉,大人隻給必要的幫助。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大人會一天天放手,讓他們接管越來越多的事情,直到最後完全自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男人,如童子軍準則中要求的:值得信賴,忠誠可靠,樂於助人,為人友善,謙恭有禮,平易近人,服從命令,樂觀豁達,勤儉節約,勇敢無畏,整潔純樸,虔誠恭敬。

 

 

飯後照例生火,烤棉花糖。在有人的提議下,大家都背對篝火站著,烤各自濕透了的衣裳。然而好景不長,很快又開始下雨,並且越下越大。大家隻好回帳篷就寢。於是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一幕幕。

 

 

次日晨,雨停了,空氣冷冽。眾人起來生火,吃簡單的牛奶麥片,烤了頭天釣上來的一條魚。然後就開始清理營地,童子軍們負責把所有垃圾丟進垃圾桶。最後的最後,他們排成一隊從營地走過,進行最後的巡視,確認現場沒留下任何垃圾。

 

 

然後回家。

 

 

那天我熬了黑豬筒骨藕湯,包了新鮮薺菜豬肉餡兒餃子迎接他爺倆。二人將近午時進門,風塵仆仆,帶著一身寒氣和隱約的海的氣息。當時我正在瑜伽墊上靜坐,已和我一樣高的兒子穿著他的天藍色羽絨服,風一樣刮到我身邊,大聲說:媽媽,俺老聰回來啦!彎腰給我一個熊抱。我的一顆老心,就此融化。

 

 

而這僅僅是幼童軍的結業通關環節。從這周五下午到周日,這爺倆又要進行一場為期兩天的露營,作為真正晉升為童子軍的入門儀式。這一次,是在Monterey海邊。我特意看了下天氣,還好,都是晴天。

 

 

其實我潛意識裏是希望下雨的,並且,越大越好。聽某人描述雨夜露營的艱辛時,我腦子裏一直回旋著鄭智化的歌: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麽,擦幹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麽,擦幹淚,不要問,為什麽……

 

 

我希望兒子能像條野狼,經受住荒野的磨礪,有一天變得頂天立地,鐵骨錚錚。我希望多年以後,當他已白發蒼蒼,他還可以挺著胸膛,自豪地說:我是雄鷹!

 

 

(注:雄鷹獎章是童子軍所能得到的最高獎勵級別,一旦獲此獎章,會被認為是至高無上的榮譽。兒子在這個級別做的事還有限,除常規團契,徒步,露營之外,每年感恩節都會在超市門口義賣,在社區挨家挨戶發傳單,為無家可歸者征集感恩節食物,然後在指定日期去取,而大多居民都會非常配合,在童子軍取食當天將大袋大袋的罐頭和幹貨放在門口。有一年,兒子征集來的食物裝滿了汽車後備箱。隨著年齡的增長,未來他將做更多,難度也更大的事情。成為童子軍後,每個月都要有一次露營或長距離徒步。每年有一次為期一周到十天的野外露營,已知的露營地包括洛杉磯小島,奧林匹亞國家公園,以及加拿大的山間。這是一個巨大的commitment,家長和孩子都需要強大的意誌去承受野外訓練的密度、強度和各種挑戰。我不敢說兒子有一天可以成為雄鷹中的一員,很大可能是,他最終隻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童子軍,而我希望他能享受這個磨礪的過程。總有一天,當他驀然回首,他會感激這些充滿風雨和塵沙的歲月。這將是他的光輝歲月!)

 

 

 

 

童子軍的一些背景資料:

 

美國童子軍(英文名:The Boy Scouts ofAmerica,簡稱BSA)又稱美國童子營,是美國童子軍運動中成立的一個民間組織,在其他一些國家也有它的組織。BSA是美國最大的青年團體,成員超過100萬人。 BSA成立於1910年(28日),截至2005年底,成員已達2938698人,其中領導級成員1146130人,分屬122582個基層組織。 BSA主要接受由誌願者組成的管理委員會的管理,但在較高的組織級別上則聘請專職人員管理,某些商業性活動也由專人管理。

 

美國童子軍的核心任務是幫助青少年通過探索和學習如何保持強健的體魄、為將來的職業做準備、承擔公民責任。

 

童子軍座右銘:時刻準備著

童子軍口號:日行一善

童子軍誓詞:為上帝和祖國效忠,嚴格遵守

童子軍準則:值得信賴,忠誠可靠,樂於助人,為人友善,謙恭有禮,平易近人,服從命令,樂觀豁達,勤儉節約,勇敢無畏,整潔純樸,虔誠恭敬。

 

童子軍運動和童子軍是美國文化中眾所周知的事物。在登上月球的12名宇航員中,就有11名曾是是童子軍成員。美國前總統福特說:“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如果沒有童子軍精神,我不會成為一名好運動員,不可能成為一名好的海軍軍官,也不可能成為一名好的參議員,更不可能成為一名隨時都能做好一切準備的總統。

 

BSA 的活動項目包括虎子童子軍(一年級學生或六歲兒童)、幼子童子軍(一至五年級學生或8-11歲兒童)、少兒童子軍(11-18歲)、華西提童子軍(14- 17歲青少年)和探索童子軍(14-20歲青少年)

 

少兒童子軍(兒子馬上要成為的)

 

少兒童子軍的級別分為新手級(Tenderfoot)、二級、一級、星級、生活級(life)和鷹級。如果少兒童子軍學會新技能,積極參加童子軍會議,表現出童子軍誓言和童子軍法律所規定的童子軍精神,便可相應升一級。

 

少兒童子軍誓言為

 

本人誓將盡力為上帝、為國盡忠,遵守童子軍法律,隨時幫助他人,保證做一個身心強健、道德正直的人。

 

完成有關晉級規定、獲得相應獎章後,少兒童子軍便可依次升為新手級、二級和一級。晉級規定包括學會某些技能(如急救)和了解童子軍知識(如童子軍法律)。童子軍還可與童子軍團長(scoutmaster)(成年管理人)共同協商製定個人發展目標。

 

少兒童子軍有從露營獎章到太空探索獎章各種獎章110多項。由成年人擔任的獎章顧問(merit badge counselor)負責認定童子軍某項獎章有關規定的完成情況。

 

少兒童子軍要升到星級、生活級和最高級別的鷹級,須完成環保和其它服務項目,表現出領導才幹和童子軍精神,並獲得相應的獎章。成為星級童子軍必須獲得6枚獎章,生活級須11枚,鷹級須21枚,同時還須成功完成一項社區服務項目。

 

少兒童子軍最小單位為小隊(patrol)(通常六至八名兒童組成)。小隊成員一塊兒集會、遠足和露營。他們要推選一位成員當小隊負責人(patrol leader)。

 

小隊再組成由團長率領的童子軍團(troop)。由高級童子軍推選的團隊長(seniorpatrol leader )一般負責童子軍團每周舉行的例會。不要求統一著製服,但希望各童子軍能自己賺錢買一套。

 

童子軍會組織一些活動來給每個孩子提供獲得晉升的機會,每個孩子參加完一項活動之後,總能感覺到自己獲得了進步。很多晉升形式主要是即時認定式,也就是說,孩子一旦得到了應有的獎賞,晉升級別的認定會盡快完成。還有一些認定形式,就是在童子軍大會上,當著全體童子軍及其家長的麵給予獎勵。

 

童子軍晉升製度由人為設置的一係列障礙和步驟組成,每個孩子都必須設法克服這些障礙,每個孩子都可根據相關規定來製訂自己的進步計劃,並通過參加軍訓而被承認其挑戰某些項目的成功。

 

隊員每前進一步都會得到及時的獎勵,目的是增強自信心。每一晉升級別中所設置的若幹個步驟則以鼓勵孩子獨立自主及幫助他人為主。雄鷹獎章是童子軍所能得到的最高獎勵級別,一旦獲此獎章,會被認為是至高無上的榮譽。

 

很多成年人即使在獲此殊榮若幹年以後,都不會忘記在其個人簡曆中給予重重的一筆,以示榮耀。的確,童子軍聚會的時候,你會聽到那些已經四十好幾、五十好幾、六十好幾甚至都七十多歲的老童子軍們用一般現在時態自豪地宣布:我是雄鷹!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