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的惡質

要麽鬧騰!要麽安靜!!隨心情而定!!!
打印 (被閱讀 次)
 
 

寫作的惡質(批判現實主義的現實批判)

 

原創作者 骰子

 

        自序:

 

        此文描述的各種現象,也必然和作者本人脫不了幹係,自命清高者,請主動回避閱讀此文。

 

        寫作沒有任何值得炫耀的理由,寫作過程也沒有任何值得回味的情緒,變態是寫作的常態,自戀是寫作的誘因。

 

        在所有寫作手法中,想象力可以說是最無恥的一種能力,想象力越豐富,無恥的渲染就會越多,因為伴隨著這種瘋狂的、毫無節製的想象,人性中最無恥的期待和意願在這個過程中恣意肆虐,而從狂熱到冷靜的變奏在一般情形下產生兩種結果:1)彌漫後的自我陶醉。2)濃縮後的自我凝練。前者產生妄語,後者製造精華。

 

        在所有顧及後果的寫作中,要麽產生美麗的垃圾、要麽製造呆板的說教。對手法高超、八麵玲瓏的寫手,會有辦法讓說教披上美麗的外衣。

 

        寫作中的人格分裂,主、客觀之間情緒的交叉感染,將導致情感描述的厚度、以及情感色彩豐富程度的變化;它可能增加作品的可讀性,但並不能保證作品的語言精度、思想深度;稍縱即逝的喧囂,不會產生真正意義上的佳作。

 

        寫作是精神狂躁的行為,是撕裂人性的衝動,它讓本來已經不正常的人欲變得更加不可理喻,而每一次成功的恣意妄為,又會製造更多地變態欲念,所以說,這是一個不怎麽人道的行業。

 

        純粹地癡迷文字,是對自身和現實不滿的嚴重病態。現實生活中羞於麵世,或舉止嫻靜的女人、社會活動及個人生活中受挫極深的男人,由輝煌、繁忙趨於平靜的各類寫手,都有可能陷入文字獄。但一些自認為成功的人士提筆寫作,也不過是想給自己錦上添花罷了。他/她們之中的一些人,不是靠自己的寫作水準吸睛,而是憑知名度惑眾。

 

        按部就班不應該稱其為寫作,碼字而已。真正地寫作是因情緒下筆,因不滿發泄,因衝動作祟。寫別人是偷窺,寫自己是縱欲。

 

        寫作不會讓你變得高尚、變得優雅。在純粹(非抄襲、非借用)的寫作過程中,變態的自我欣賞,一廂情願地狂妄,不過是印證了人的自戀和偏執。但寫作結束後,有可能產生出偽善的高尚和優雅。

 

        別以為詩歌和散文能驗證你駕馭文字和語言的能力,對絕大多數人來說:詩歌是傾瀉自認為美麗的垃圾,而散文也不過是在花叢中便溺。

 

        寫小說,隻能說明你庫房裏堆積的物質量大且質劣,更無法精製;在不考慮別人是否有意願接收的情況下,強行發放和施舍。

 

        別以為你比別人深刻,你不過是比別人更無恥、更肆無忌憚地說出了他們/她們想說的話而已。

 

        寫文章,最痛快地是罵人,但也是自己嘴臉最無恥地暴露。

 

        煽情,最容易找到吸收者,但煽情也最容易讓事物失去它的本來麵目。

 

        寫作的目的:

 

        1)寫自己,無非是渲染個人的豐富、深刻、滄桑、不易和多麽的與眾不同。

 

        2)寫別人,如同偷窺,是想讓讀者見證你對人性的洞察力和遠見,以及用別人的不幸和成功,來增加你的傳奇。

 

        男人寫作的目的:1)勾引女人!2)打擊其它男性競爭者!

 

        女人寫作的目的:1)奪回失去的關注,或引起新的關注!2)打擊其它女性競爭者!

 

        男人寫作:常常是嘩眾取寵。

 

        女人寫作:往往是逃避現實。

 

        寫作的人:不是發泄,就是尋求認可。不是自戀,就是自我毀滅。

 

        寫詩的人自殘。【以此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

 

        寫散文的人自戀。【感覺像發情的少婦魅力超然】

 

        寫小說的人單相思。【如棄兒一般自哀自怨】

 

        寫雜文的人是劊子手。【如同用人肉下酒的屠夫】

 

        文學評論的作用:

 

        1)幫作者達到高潮。 

        2)讓作者禁欲。

        3)養家糊口)

 

        寫作的三大功能:

 

        1)歌頌!

        2)同情!

        3)批評或批判!

 

        1)人人皆能。

        2)多數人都行。

        3)人人都想做,但敢做的人甚少,實際上也沒幾個人做得好,更別說做得深刻、精準。

可憐的是很多人把叫罵、攻擊對手、自認為是批評或批判。

 

        尋求和期待讀者的過程,就是一個求歡的過程。自己騷的語無倫次、不能自持,本來應該來者不拒,實際上卻對求歡者百般挑剔,對批評者,更是公開或暗地裏罵罵咧咧。

 

        網絡毀了很多人,本來正常說話的人開始胡說八道,本來不會寫作的人開始毫無節製地虐待和摧殘文字。但也有好處,不自信的人開始莫名其妙的自信,懦弱的人開始莫名其妙的勇敢,但最大的好處還不是以上的描述,而是寫作者對自己有了莫名地期待和向往。

 

        別試圖和我討論所謂正統寫作,寫作是個人主義膨脹、個人意誌張揚、個人欲望肆虐的體現,它和體係、流派沒有必然聯係。學院派講究格式,類別,但這些也和多數寫作者無關。真正的精品隻能來自豐富的人生曆練和天賦,真正的寫作天才更是少得可憐。自我感覺再好,吹捧者再多,絕大多數寫手充其量也就是個碼字匠。自戀的低級寫手最好別浪費讀者時間,你可以惡心自己,但不要令別人作嘔。

 

        讚美,遠不如激發思考或反思意義重大,用文字編織的花籃,應景、好看、但不實用。浮華引發的歡呼,對寫作水平的提高並無助益,反而阻礙真正有效地成長和進步。

 

        以個人情感想象和描述做為寫作目的,應該稱之為宣泄,隻有過渡到對客觀、具體事物進行深度剖析(其中包括自身),並拿出令人信服,或有爭議,但具文學價值的作品,才算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寫作。

 

        如果你有足夠的詞匯和筆勢,寫一篇華彩、流暢的文章或許並不難,但由淺入深地沉澱、或深入淺出地充溢雋永的哲思,才是寫作的最高境界。

 

        用文字記錄和描寫生命進程,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願望和追求,努力學習,豐富的閱曆和經驗,可以告訴你能走多遠,但攀登語言藝術的高原卻需要與生俱來的天賦,由此讓你走得更遠、爬的更高。

 

        中國人寫作的惡習:1)說教!2)煽情!3)審判!4)建立體係!此種惡習世世代代、連綿不絕!

 

        寫作惡質的極端:是個人主義惡性膨脹和個人情緒嚴重失控,它壓縮理性空間,製造文字災難,讓作者和讀者在交流中無所適從。

 

        真正偉大的作者:是替那些有話不敢講、或不知如何講的人發出聲音,而不是自以為是地喋喋不休。

 

        真正無私的作者:是幫助尋路者發現最適合前行的路徑,並展露其特征、描述其遠景、而不是以領路人自居。

 

        最後:

 

        別把自己的作品太當回事兒,能令人反思、默念的極品少得可憐,過目即忘是常態,不令人恥笑已是萬幸了。

 

        所以:

 

        永遠不要把讀者的讚譽視為理所當然,他們/她們不過是在饑渴中,不得不用你發泄出來的東西(還好,沒有用排泄)暫時充饑而已!更不要把讀者的批評看成是和你作對,他們/她們不過是在你的身上或作品裏,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並力圖否定或肯定他/她!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那麽商業寫作算什麽?比如金庸梁羽生最初都是應報紙要求寫武俠連載的,這些後來成書和成名。小說多是商業寫作。
如果不是商業寫作,應該算是自我表達的概念,散文詩詞都是典型的類型。但既然是個人表達,也就沒有什麽統一標準吧?

專欄作家是按題材要求提供作品,並不涉及作者以何種方式寫作。
此文描述的是寫作中可能產生的各種現象,也沒在探討寫作標準的問題,我不太明白你要表達什麽!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魏薇' 的評論 :
我感覺自戀不見得是寫作的動因,但寫完了有可能讓人變得自戀,也可以是自信,因人而異吧。若通過寫作讓我們生活得更好,目的就達到了。

有道理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疏影淺斜' 的評論 :
寫作就是用方塊字聊天,自娛自樂。如能娛人,則是副產品而已。不可否認,愛碼字兒的人,多少有些自戀、自持。

任何個人製作的書畫、影視作品,哪怕是抄襲,一旦展示出來,不但不能稱之為自娛自樂,更不能定義為副產品,而是真正意義上的有意為之,也必須無條件地接受大眾的質疑和檢驗!
所以,那些動輒【關閉評論】的博主,根本沒有資格發布自己的作品,他/她們的這種行為是對讀者的大不敬!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那麽商業寫作算什麽?比如金庸梁羽生最初都是應報紙要求寫武俠連載的,這些後來成書和成名。小說多是商業寫作。
如果不是商業寫作,應該算是自我表達的概念,散文詩詞都是典型的類型。但既然是個人表達,也就沒有什麽統一標準吧?
魏薇 發表評論於
我感覺自戀不見得是寫作的動因,但寫完了有可能讓人變得自戀,也可以是自信,因人而異吧。若通過寫作讓我們生活得更好,目的就達到了。
疏影淺斜 發表評論於
寫作就是用方塊字聊天,自娛自樂。如能娛人,則是副產品而已。不可否認,愛碼字兒的人,多少有些自戀、自持。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夕陽影裏一歸舟' 的評論 :

哈哈 不懂自嘲,何以笑天下可笑之人。

我不會罵人,如果有人感到被冒犯,那一定是有招人譏諷的嫌疑。
夕陽影裏一歸舟 發表評論於
“寫文章,最痛快地是罵人”, 哈哈,不打自招。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心戚然2' 的評論 :

偶爾做一次“惡人”!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川曄' 的評論 :

湊合吧!
心戚然2 發表評論於
本能,想象力,炫耀,自我陶醉,精華,無恥,垃圾!
.川曄 發表評論於
說得不錯。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0455' 的評論 :

【靜謐】咱做不到,我倒是想【璀璨】,但一不小心,常常變成【摧殘】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哈哈哈 送你五個字“知恥而後勇”
咱要努力做到:書寫到死氣方盡,發帖成精化作仙。
0455 發表評論於
是‘搏’不是‘博’, typo。投入的,純粹的創作一定是美的,可以是靜謐的,也可以是璀璨震撼的。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看了你這文我覺得有點無地自容,怎麽辦? :-)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0455' 的評論 :

這文字還有桑拿的作用?
0455 發表評論於
看了前半部,不禁哈哈大笑;再看後半部,木然想起那博命般演奏的肅穆場景.
骰子的博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水縱橫' 的評論 :

沒看到文前的自序?
火勢再猛,架不住滅火軍團陣容龐大,是要讓縱火者被火反噬嗎?引火燒身也是一種快意!
這海量的精神雞湯,味道並不怎麽招人待見;遠不如雪茄,雖煙熏火燎,卻讓人心曠神怡。
風水縱橫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你呀,那請問你屬於哪一類型?非常有興趣看你自我鑒定一下,特別是你:又朗誦又歌唱還東一篇西一棒子的在那兒冷嘲熱譏,你這是典型的我能放火你不能傷人:)自我客觀一下,態度要誠懇,期待。
你的意思文學城成了公共廁所了?“花叢中便溺”?那好像是那是精神肥料:)))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