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波逐流 - 活在美國的我們 第九十一章

打印 (被閱讀 次)

91 返校日

 

餘爸爸也是滿臉微笑,欣賞地看著孫女:孩子們在美國可是真幸福啊!你妹妹的兒子佑智才上初中,每天就忙著學習,除了讀書還是讀書。穿這樣的禮服去活動,他們想都想不出來啊。

 

肖雨禾幫女兒整理了一下頭發,問:你同去的男生是誰啊?我聽紫薔說,他兒子劉驊不想參加晚會,因為沒找到同去的女孩。你要不要考慮跟他一起去?

 

餘青青撇了撇嘴:我早就和威廉約好了,他是我的date,他都送給我mum,我也給他買了Garter了。再說你們根本就不懂,劉驊說他自己是bisexual,他說不定根本就不想date女孩子呢。

 

餘爭鳴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肖雨禾也笑起來。 餘媽媽和餘爸爸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們。餘爭鳴趕緊對父母解釋:青青是說,我們一個朋友的兒子是男孩子女孩子都喜歡,美國人叫bisexual,就是沒有明確的性取向。

 

 “什麽亂七八糟?中學生就說這些?太不像話了!就算是正常談戀愛也太早了!餘媽媽不屑地說。

 

 “這有什麽關係,美國人把這種事看得很開,隨便說。肖雨禾笑著解釋:就連上幼兒園的孩子都會告訴你,某女孩是他的女朋友之類的話。家長還幫著說,誰是女兒的男朋友,或者誰是兒子的女朋友。她又回過頭對餘青青說:把你的mum garter拿給奶奶看看。

 

餘青青回到自己房間,換下禮服,又從屋裏抱著一堆東西下樓來遞給奶奶。

 

餘媽媽接過來,仔細看:哎呀,這麽大一堆,比那些戰鬥英雄帶的大紅花還要大,還掛著這麽多的帶子,這些帶子得有兩三尺長吧。中間還有個絨毛小熊。這麽沉甸甸的,往哪裏戴啊?這朵花帶子短一點,可也是這麽大一把?

 

這個長的叫mum,是我帶的,威廉給我買的。這個短的叫garter 是男生戴的,是我給他買的。餘青青把那個mum放在胸前,比劃著說。五十美元,在學校買的。

 

就這個?值五十美元?我也能做,奶奶給你做一個。餘媽媽仔細看著手上的東西說。

 

肖雨禾解釋說:其實這是德克薩斯州的傳統,也算是德州特色吧。外邊商店就有賣的,還便宜些。買學校的,算是支持學校的活動。都是學生家長做的,那些當誌願者的家長,很喜歡到學校去幫忙。一邊聊天,一邊做這些東西,然後賣給孩子們,就算是捐錢給學校了。男孩子們買了送給女孩,女孩子買了送給男孩。

 

餘媽媽掂掂那個mum說:這朵花得有一斤重,一般的衣服掛不住啊。

是啊,肖雨禾說:所以那些女孩子要穿帶背帶的牛仔褲,或者直接掛在脖子上。

 

半天不做聲的餘爸爸插了一句:為什麽要男孩女孩互相買,自己買不行嗎?美國高中怎麽會鼓勵孩子們談戀愛?這樣好嗎?從小就懂這些,長大不就亂套了。

 

我想這是文化差異吧。美國人從小就開始接觸異性教育,所以他們長大後對男女關係沒有一點神秘感。餘爭鳴笑著說。

 

餘爸爸很有些不以為然:鼓勵高中生交男朋友,這還真是文化不同,我們中國人絕對不會這麽做。    

 

為了準備高中的返校日,趙躍進比誰都忙。兒子魏曉波從上高中開始就參加了學校的樂隊,高中的樂隊應該算是很正規的,第一學期,隻是為了買衣服,就交了六百多美元,買了裏麵穿的體恤衫,短褲,襪子,鞋,還有白手套,都是兩套。

 

外麵的製服,褲子,帽子雖然都是學校發,可是幹洗費也要自己掏。這學期,裏麵的衣服不用再買了,可也交了三百多美元,買的什麽都不清楚,隻知道包括租樂器的錢,魏曉波是吹大號的。

 

一點音樂細胞都沒有,在家從來也不見他練習,濫竽充數,白花錢。魏軍很不以為然。

 

多虧他濫竽充數,要是他整天在家練習,那麽大的號,得有十幾磅重吧,還不把我耳朵吵聾了。趙躍進笑了,詼諧地說。她很支持兒子的愛好,隻要一有空,就到學校樂隊去當誌願者。

 

你有空在家幹點家務活吧,瞎忙什麽?魏軍有時都忍不住抱怨。

 

支持一下兒子好不好,趙躍進說:人家樂隊希望每個家長一個學期要當二十個小時的誌願者。你我白天都沒空,隻能是晚上和周末我去。我的那個工作還是很重要的,幫樂隊管理服裝。

 

你想想,樂隊裏這麽多孩子,就算裏麵衣服是自己買的。可是製服,褲子,和帽子都是學校的。開學的時候,每個人都要量尺寸,試衣服。然後編號,每個學生都要記住自己製服的號碼,一點不能錯。這些活全都是家長在幹。

 

趙躍進又比劃著對魏軍說:樂隊的製服很嬌氣,那麽高的帽子,上麵插的那個白顏色假羽毛得有一尺長,怕學生拿回家弄壞了,或者弄皺了。所以得靠家長當誌願者,收在學校裏統一管理。

 

停了一下,她又補充說:“‘返校日眼看就到了,橄欖球隊比賽可是學校的大事,也是樂隊的大事,波兒他們天天下午放學後都留在學校練習,不就是為了橄欖球比賽前的表演嘛,不抓緊怎麽行。

 

餘青青也在為了返校日忙,她們的ROTC軍訓隊也參加比賽前的表演,天天放學後也要排練,每天累得一身臭汗。

 

這是幹什麽啊?忙成這樣,什麽訓練啊?餘媽媽說。

 

 “這是為返校日homecoming)做準備,他們的ROTC要表演。 肖雨禾說。

 

總聽你們提起ROTC,那是什麽組織啊?餘爸爸有些好奇地問,他好像對美國中學生的活動越來越感興趣了,也難怪,他自己曾經就是中學老師嘛。

 

“ROTC ,全稱是Reserve Officers' Training Corps,好些大學都有,有點類似於軍校,不是專業的,不過的確是為軍隊培養人才,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了。在青青他們高中,其實就是體育課的一種,青青參加ROTC的活動,就代替學校體育課的學分了,他們穿軍裝,學習一些軍事常識,也訓練打槍,走正步,以表演為主。餘爭鳴就自己知道的那點有限的ROTC知識,努力地對父親解釋。

 

說了半天,到底什麽是返校日啊?餘爸爸又有了下一個問題。

 

 “每年秋天,高中生們最興奮的一件事就是homecoming,意思就是歡迎老同學返校日,青青說,這不過是一個名字,好像並沒有邀請什麽老同學回來。

 

看見餘爸爸很認真地在聽,餘爭鳴又說:“‘返校日期間,學校裏組織好多活動,主要有橄欖球賽和晚會,孩子們都高興得很,青青他們ROTC練習了好長時間,就為了橄欖球賽前的表演。青青他們的返校日一般在十月份,天氣不那麽熱了,晚上在外麵可以呆得住,到時候爸爸媽媽也去看看吧。

?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