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槍出事的不少了

感謝命運讓我們同在紐約的天空下呼吸。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記得以前什麽時候看見過一條新聞,內容是說一個英國科學家的研究成果:在原始社會,男人負責打獵,女人負責采摘和照看孩子,所以久而久之,男人就養成了沉默寡言和忍受孤獨的習慣,因為打獵經常需要長期間的伏擊,一動不動,也不能說話;而女人們就養成了愛說話和善於社交的習慣,尤其女人和女人之間,話特別多。根據研究,男人每天隻需要說1000個字就可以獲得心理的滿足,而女人則每天需要說5000個字才能獲得心理滿足。

那麽順著這個思路,我們好像能發現許多有趣的東西。多數男人喜歡吃肉,多數女人喜歡食水果蔬菜,因為負責狩獵的男性,自然發育出了對肉和葷腥這些東西更敏感的味覺和消化係統,而負責采摘的女性,則對肉食更難消化,其味覺係統對水果的味道更加敏感。這是一種生理上的微妙隔閡,非常難以彼此理解。

所以,作為女性,雖然從理論上找到了答案,但仍然很難完全說服自己,我仍是反對一些看似健康的所謂運動,比如打獵,比如釣魚,我不能接受帶有殺戮遊戲。

殺戮是人的一個本性,還具有成癮性,一旦介入,就會越陷越深。

一個男人喜玩打獵的遊戲無疑說這個男人更喜歡掌控一切,那小鳥的生命,那條魚的生命,如果自己那麽喜歡,為何不完全回到原始社會去,還要用完全的現代化武裝來保護自己。這對於魚和鳥都是不公平的。

而這也是所謂強者喜歡打獵這類的遊戲的原因之一,依著這個邏輯,問題一下子就簡單化了。現代社會中,這個邏輯廣泛被用之,沒有節製的苗頭。於是要生存下去成為許多人的必備技能,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因為活下去才是最大的正義,便有了生生不息的故事。

可憐的我們都在這個故事中,我隻能寫在這裏,說討厭殺戮,我隻能將殺戮兩個字寫大點,說得大聲一點。不過,多大聲,男人都聽不見。但,想拿槍,都會出事的,最近因槍出事的不少了。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