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嵐:阿拉斯加觀熊曆險記(下)

亞特蘭大筆會是由一群居住在亞特蘭大的中文寫作愛好者組成。筆會提倡中英文寫作,互相交流提高。歡迎有興趣的人士加入。
打印 (被閱讀 次)

來到一個有屋頂像大涼亭的地方,裏麵人不少,觀察了一下,前方涼亭的出口有矮門攔著,矮門前站著幾名遊客,門後一位女公園警察手持活頁本,似乎在登記什麽。我們上前打聽了一下,女警察所在矮門就是通往最後的瀑布平台,由於平台地方有限,一次隻能容納40人,而每人也隻能在瀑布平台停留一小時,所以要排隊先登記上再說。我們排隊登記了,女警察告訴我們要等候一個小時,正好趁著這個空檔去第二個平台觀看。

第二個平台名為“Riffles Platform”,從涼亭的右手邊的通道走過去二十來米就到了。這個平台與下遊平台一樣,都是兩層。平台三麵向河,可觀上下遊二三百米的河麵。這裏真不是一般的熱鬧,台上觀熊捕魚的遊客多,河裏被觀的捕魚熊也多。上遊約百米處是瀑布,瀑布上下,十來頭棕熊奔來跑去,幸而河水不深,隻到那些體長身碩的大熊的膝蓋。大熊們時而咆哮一聲,時而出現相互身體撞擊,水花飛濺,頗有些如某某球賽占位跑位劍拔弩張的情形,彌漫著濃濃的緊張氣氛。

倒是正對著平台及下遊的河麵要略微安靜些。這裏也分散著七八隻熊,多數熊各占一個位置,有些甚至四足並立在河中的石塊或者樹枝上,伸頭張目緊盯向河麵,一有動靜即奮身撲出,有的熊一跳的距離竟比一般跳遠運動員還遠呢!看到這樣熱火朝天、你追我趕的捕獵情形,遊客們也不由自主地熱血沸騰起來,手中的長槍短炮和手機都端起來,哢嚓哢嚓聲不斷,捕捉一個個精彩的鏡頭。我悄悄地數了一下河麵上能看到的熊,居然有二十多隻!隻不過想把這些熊都同時收入鏡頭有些不可能,隻能截其部分分別拍攝。我在平台的各處轉悠,換著不同角度選景。正好來到靠近河岸邊的一麵,恰巧看到有三隻小熊慢吞吞地從樹林中向平台邊走來,然後在一棵小樹下的土墩上趴或蹲下。

這時我身後忽然傳來一個女聲:“這三隻小熊是一個家庭的。”回頭一看,是一位女公園警察,我對她表示感謝地笑笑,她和善地對我微笑,繼續說:“它們還不到三歲,不過快到了,很快就要離開母熊去單獨生活了。它們的母親就在那裏——”,她伸手指向十幾米遠處,那裏有一隻大熊腳踩河中倒臥的樹枝正專心觀察魚情呢。她繼續對我們講著這些小熊的趣事,看她對熊這一家子如此了解,還給這家熊取了名字,想必跟蹤觀察了許久。我知道公園警察裏有不少人其實是科學家,確切地說是動物學家,為了方便觀察河研究野生動物而來到這裏工作。但沒想到在這樣比較危險的地方,還有這麽多的女警察。從我們來到這裏已經遇見了四位女警察了。我連忙向她討教。

據這位園警介紹,在布如克斯河流域,大約聚集著250頭棕熊。在每年六月至十月的三文魚洄遊季節,尤其是七月高峰期,三文魚的一種sockeye 轉變為紅色,逆流而上來到瀑布前,前赴後繼地在瀑布下向上跳躍,吸引了眾多棕熊前來捕獵。不過今年的季節有點晚,目前雖然已經是七月中旬了,可sockeye的數量還不是太多,也還未開始變紅。瀑布附近,是棕熊出沒最多的地方,這兩個平台建在瀑布附近,自然是觀熊的最好地點。公園的記錄顯示,最多曾達到25隻棕熊在一起捕食捉魚。我們今天看到的棕熊捕魚隊伍數量甚至還要多一些。

回到大涼亭,問了一下守門的女園警,我們還沒有輪到。隻好在涼亭裏的板凳上找了空位坐下來等候。涼亭裏坐著或者走動的人多是正排隊的人。有位子的坐位子,沒位子的就席地而坐。說起來,坐板凳是木板,地上也是木板,倒也沒什麽大區別。不多久,有人從第三個平台裏麵出來了,這樣就意味著有些等候者可以進去了。使我們感到驚奇的是與我們同機而來的那蒙特利爾一家六口竟也在那走出的人們之中。他們明明是在我們登記結束後才來的,按順序怎麽也得比我們後十幾位,這挺讓人費解。難道是熟人開後門插隊?這似乎不太可能。那麽就是出了差錯,無意中把前後頁倒置了?排在我們前頭的一組人大約也發現了什麽,有人跑去問了一下,回來又搖搖頭,繼續坐下等候。大多數美國人非常守序,即使知道出了差錯,也隻是去詢問了一下,沒有大聲囔囔,沒有意氣爭執。

一位男園警替換了原來的女園警。等候的時間一長,就有些難熬了。我們本來早晨走得匆忙,未來得及吃早餐,隻是在機場候機時吃了一個雜糧棒和一個桔子。所有的吃食又都按照規定留在儲物間了。此時已經將近下午兩點,不由饑腸轆轆。但也隻能忍著,候著,不願意放棄這難得的機會。我看見等候的人中也有一些同胞,其中一組兩男兩女都攜帶著非常專業的攝影器材,聽口音是北京的。不由感概中國之變化,國人出國旅遊足跡真是遍全球,連這樣美國人都來之不多的地方也來了。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同胞走過來向我們打聽大家在等候什麽,一聽就知道他是東北人。我們告訴他是在等待去第三個平台更近距離地觀熊,需要事先登記。他說因為不懂英語,所以沒有登記。我們建議他去排隊登記,到時拿著護照給園警看,不用說話他也能懂。

總算等到園警叫我們的名字了,終於走進那矮矮的小門,邁步去往第三個平台。這個平台離瀑布十來米遠,外觀與前麵兩個平台都一樣,分為兩層。在前麵兩處,我們已經拍了許多的中景和遠景照片,在這裏,重點是想拍到一些近景,特別是棕熊捕到魚的特寫,如果能抓拍到魚躍瀑布的刹那就最理想了。

瀑布上下各十米的範圍,分布著十幾隻大棕熊。有的時常變換位置,有的則專注守在一處,簡直有些觀熊捕魚如看球的感覺。所不同的是:打球還有相互配合的團隊精神,而熊們全是單打獨鬥,各自為戰。不過似乎也有某種規矩,假若一隻熊捕獲了一條大魚,其它的熊不會上前搶奪已在該熊爪中的漁獲,即使有的熊會在旁邊垂涎欲滴地看著。瀑布上下的河道還有許多水鳥飛來飛去,或者停在石頭上,等待著在熊的捕獲中揀點剩餘的肉碎。

我端著相機,瞄著那些熊,捕捉它們的動作和神情,那種專注,那種認真,簡直讓人歎為觀止。我重點關注站在瀑布上的幾隻熊,它們都是盯著瀑布,等待著三文魚跳上瀑布的那一刹那,終於,有熊抓住了跳上瀑布的魚,而我也抓拍到了這一精彩的瞬間。

那熊叼著魚,立刻就咬去了魚頭,然後撕咬著魚皮。想起那位園警說的,當熊有足夠的食物時,熊抓住了三文魚,隻會吃魚頭、魚皮和魚籽。看來這隻熊並不是太饑餓,所以有資格挑食。那熊撕魚皮時甩出了一些魚肉碎片,引得數隻水鳥飛來搶奪,有一隻鳥飛得太靠近,熊一爪子拍過去,鳥驚叫逃走,留下了幾片羽毛飄落在水中。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由感歎:民以食為天,熊也是以食為天哪!還有鳥也是不顧危險地為食忙啊!

時間已經過了下午二點半,是時候返回遊客中心去完成一下食為天的任務了。我們很快就走到了瀑布小路口的衛生間處,由此左轉向主路回去。在我們的前麵十來米處有兩女一男,在我們身後五六米遠還有一位單獨的男遊客。至此,主要的觀熊活動就算圓滿結束,我們一邊輕鬆、安靜地趕路,腦子裏卻回想著剛才觀熊捕魚的一個個瞬間。大約走了二百多米,快要到路中途的一個大拐彎之處,隻要拐過這個大彎,就可以看見下遊入湖口的第一座平台了。突然,前方傳來一個女聲呼喊:“路上有熊!”是前麵三位遊客發出的警訊。他們恰好在拐彎處,所以能看見路上走來的熊。我們猛地一驚,頓時想起“熊課堂”的要領:躲避。看見身旁路邊林木正好比較稀疏,立刻往裏走了五六米,閃身躲進了樹木較密處半蹲了下來。不一會兒,聽見了沉重的腳步聲,從樹枝縫裏,看見一隻大棕熊步履蹣跚地走過來,目不斜視地毫不停頓地照直順著砂石路走過去了。就在它走過我們身邊的那一瞬間,鬼使神差地我按動了快門。我們家領導急得拿眼瞪我,又不敢發出聲音。

等了二三分鍾,估計大熊已走遠,我們起身正準備走出樹林,前方又是一聲叫喚:“又來了兩隻熊!”話音剛落,就聽到咚咚咚跑步聲,吼叫聲,我們連退後的時間都沒有,直接就在樹叢中蹲下了,這回離路邊隻有二三米,太近了!心髒不受控製地狂跳起來。兩隻熊打打鬧鬧地過來了,好巧不巧的,就在我們蹲著的路邊停住了。狂跳的心髒突然就停跳了,屏住呼吸到幾乎窒息!可人家熊不著急呀,看來這是一公一母在調情呢,纏綿了好一會兒,終於公熊在前,母熊在後往前走了。咱一下就活過來了,順手給後麵的母熊來了一張背影照。

這兩隻熊剛過去,我們家領導跳了起來說,“趕緊走!”人就衝出去了,往第一座平台處狂奔。我也緊隨其後,跑了兩步來到路邊,一個三十來歲的男遊客走過來,他說他一直就跟在熊後麵二十米,真夠膽大的!原來跟在我們身後的那位男遊客也從樹林中走出,於是我們三人站在那裏看著那兩隻熊漸漸走遠。我一看,家裏領導早跑得沒影了,轉身準備去追他。誰知,熊離去的那邊忽然又傳來一陣嘶吼,壞啦,那兩隻熊打鬧著又回來了!我們三人趕緊向樹林後退。退了兩步,還沒來得及蹲下,就看見那兩隻熊跑回來在離我們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磨蹭了一下,接著突然竄進對麵路邊的樹林中去了。這下我什麽也不顧了,跑吧,趕緊朝第一個平台處跑。提著心邊跑還邊看,生怕又從哪冒出一隻熊來。這已經被驚嚇三回了,可別再來了。我一口氣跑了一百多米,快到河邊的平台了才放緩腳步走了過去。家裏領導正在平台上等我,進了平台,長噓一口氣,才算是真正把心放回了肚子裏。本來以為觀熊活動已經圓滿結束,誰知在返程途中還來了個意外驚險,連環路遇三隻熊,雖然沒受到什麽身體上的傷害,風險卻冒得不小,驚嚇得也有些夠嗆。好在咱們比較皮實,想到驚險之後必有後福,也就心安了。再說,這不是也為我寫文章提供了一些好素材麽,嗬嗬。

回到遊客中心,在儲物間取了駕駛員留在那裏的午餐,來到專供就餐的一個半亭半露天的地方,這裏擺放著四五張野餐桌和長板凳,旁邊還有兩個防熊的嚴實的金屬垃圾桶。食物的氣味容易引來熊,四周圍著柵欄可以保護遊客的安全。公園規定:遊客食用任何食品,包括水果、糖果、飲料等,都必須在此地進行。航空公司提供的午餐還算豐富,有三明治、桔子、小甜餅、果汁和瓶裝水。

午餐後,離駕駛員約定的飛機回航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我們在營地裏逛了逛,其實也就是順著貫穿營地的砂石路來回走了一趟,仔細看了看沿路的那些小木屋。
重新回到遊客中心門前,那裏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估計都是等候飛機返程吧。正在此時,警報忽然響起,有一位男警察從沙灘那邊跑過來一路叫道:“熊來了!回避!”眾人於是紛紛躲藏進房屋,許多人進了遊客中心,我趕緊跑回了就餐的地方,站在柵欄邊也許還可以看到什麽。靠近營地沙灘的兩邊都有警察值班,觀察熊情。一般有棕熊要朝飛機停靠處靠近,警察會上前阻止,就像我們飛機降落時看到警察阻止那帶著小熊的母熊前進一樣。不過有的熊會聽話,轉身回去;有的熊執意要走,甚至跑動,那警察也是阻止不了的。警察兩手空空,我不知道警察是否攜帶有武器,即使有,也是不願意輕易動用的。既然阻攔不了,隻有讓遊客回避了。而警察的人手也有限,不可能到處都有人盯著,所以,如我們剛才返回營地時路遇棕熊的意外難免會出現,而熊課堂上所授的基本知識就派上用場了。當時我們一行六人雖慌不亂,及時避讓棕熊,結果還是好的:有驚險無傷害。

由於站在安全地帶,遊客們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是有些期待能看到棕熊過境。等了幾分鍾,警報再次響起,接著是隆隆的腳步聲,夾雜著嘶吼聲,在沙灘邊隱隱有熊的身影如風馳電掣般地衝過去了,估計至少也有兩隻熊以上。後麵跟隨著兩位男警察。警報解除後,人們紛紛走了出來。返程的時間快要到了,我們尋到了駕駛員,點齊所有人後,他領著我們走向了飛機。

這次卡特邁國家公園觀熊之旅順利而圓滿地結束了。我們的心中滿溢著興奮、激動,還有滿足。總之,這趟旅行太值了,它留給我們難忘的體驗和經曆,將成為我們今後永遠的話題……

edm_guy 發表評論於
藍山飛狐 發表評論於 2018-10-11 09:22:15
人類吃三文魚肉。為什麽熊隻吃頭和皮呢?莫非肉不該吃?

============================================================

因為卡路裏更高...
藍山飛狐 發表評論於
人類吃三文魚肉。為什麽熊隻吃頭和皮呢?莫非肉不該吃?
★火眼金睛☆ 發表評論於
這樣的經曆太棒了!值得回憶,是精彩的瞬間。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