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閱水而成川

重拾博客,是因為有話想說。
打印 (被閱讀 次)

水閱水而成川

加拿大魁北克瀑布

蒲鬆齡(1640-1715)寫祭文時曾經兩次用過“水閱水而成川,人閱人而成世”,說明他對這個句子非常的偏好,我也覺得這個句子好。尤其喜歡一個“閱”字,不是像國家領導人批閱文件,或者曆代皇帝看奏折,所用的那個“閱”字,那就是“知道了”的意思。蒲鬆齡的“閱”字包含了太多的內容,有主動的觀察,有退後一步的省視,不僅僅是“讀過了”那樣的表層涵義,仿佛還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品味著、思考著。

就像楊絳和錢鍾書夫妻倆在政治運動的暴風驟雨中,依然在小屋裏穿著隱身衣,頭頂陰陽發型,眼神明亮地觀察品評著人性冷暖,世情滄桑。用X光一樣無處逃遁的審視目光把人分析到入骨。這就是“閱”。

所以說閱曆不是每個人都有的,像我空活了這麽多年,卻沒有多少閱曆。我寧可把審視的眼光投向日落月出,草木榮枯,觀察蜂鳥的嘴巴,蝴蝶的花紋,也不想花時間和精力去品評人性。我隻是像小孩子一樣憑直覺靠近那些溫暖善良有愛的人們,這些是我珍惜的朋友。遠離那些心中充滿惡和恨的人。但我不想去審視分析他們。

年歲空長,隻是讓我感覺到生命的短暫,更想把時間花費在自己喜歡的東西上,比如讀讀蒲鬆齡三百年前寫的文章上,而那文章小眾到“百度”不到。我依然喜歡讀穿越小說,喜歡那種超越現世,天馬行空的快樂。我感覺捧一杯鐵觀音,與三百五十年前的山東老鄉蒲鬆齡隔空對話也是穿越的感覺。

加拿大魁北克瀑布

加拿大魁北克瀑布

加拿大聖羅倫斯河

加拿大蒙特利爾公園

2018.9.13.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