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和玫瑰

打印 (被閱讀 次)

高加索和玫瑰都是房東。老顧老婆過了一段總算明白了,她們兩個人的真正分歧,是在選什麽房客上。

高加索屬於原教旨主義,非白人不租,老墨黑人不租。非法移民更不可能租。

這隻租白人的政策,也不是賺不到錢,就是得不停跑法庭。因為白人好像都會用法律的武器保護自己的權益。

白人房客的標配是,看房時非常文雅有教養,搬進來後,說得最多的是,我要告你。

門鎖再修不好,我要告你,丟東西你賠。

我現在住在旅館裏,你要出旅館費用,暖氣再修不好,我要告你。

玫瑰用一句話總結了高加索的房客,你找的都是白垃圾。

玫瑰找房客的方針和高加索正相反。越是老墨,越是英語不好的,越要。信用分數也不看。是不是非法移民根本不問,內心巴不得是非移呢。

房客問,怎麽交房租?

玫瑰就說,你租了房,咱們就是朋友,沒那麽多嚴格的規矩。每個月初我丈夫上門取就是了。

下個月玫瑰的丈夫來敲門收房租,穿著陸戰隊軍裝,黑鐵塔一般,堵在門框上,恨不得把門框撐開。

麵無表情,就一個字,房租。

房客乖乖把房租放他那比別人大兩倍的黑手裏。現金,一分不差。

這麽一看,高加索的生意,肯定不如玫瑰。再加上玫瑰整天白垃圾白垃圾,高加索心裏非常不爽。你丈夫是黑人,可我丈夫是白人,你是不是說我丈夫垃圾。

有一次忍不住,你把房都租給老墨,還挺什麽川普?

玫瑰說,我最支持川普的,就是他不古板。什麽事都可以靈活。生意場就要靈活,口袋裏的金錢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還有川普不是種族主義者,他最看不上的就是吃救濟的。吃救濟的極品就是白垃圾。沒錢還胡花,然後吃救濟。

高加索臉上有點掛不住,說,bullshit.

老顧老婆也在場,瞪著大眼問,什麽不謝?

玫瑰說,她的意思就是我們互相交流做地主的經驗,不用謝。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哈哈,你這個裏麵的哲理我半天才悟出來!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