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把人生付戲中(十八)

政治麵目:瓜子臉。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齒;要惹人愛,愛得死去活來;要讓人服,服得五體投地。
打印 (被閱讀 次)

(33)假戲真唱成全了一對好姻緣

趙靜的兒子來到美國讀電腦碩士,在離京前趙靜與校花甲二人到機場給他送行,因為趙靜不想跟離婚了的丈夫一起去北京,提前電話裏就跟兒子商量好了,兒子同意不告訴他爸去美國的事,到美國後再跟他聯係。趙靜和校花甲在機場似乎哀求一樣的諄諄告誡他一定要好好讀書,珍惜這個機會,佟雲的事想都不值得再去想。

他到美國後一開始的確不容易,後悔申請了這所大學,因為他的清華校友們基本上都在名校。好在他比較信命運,認可隨遇而安,入學後就開始了緊張的學習生活。經過發奮努力,尤其覺得父母資助的錢是靠上班掙來的,不像人家貪官家屬,錢是公家白拿的。要對得起父母節省下的錢,他第一學期就拿了全A的好成績。學期結束了,英語聽力和說的能力大幅提高,他覺得可以找個臨時工作一邊打工一邊讀書,如果能自己養活自己更好。有導師幫忙,他如願以償。後來買了一輛二手車,從此出去打工購物都方便多了。有閑餘時間他根據佟雲公司的地址按圖索驥就去查看了。看到公司的牌子在,他就感到興奮。考慮到小不忍而誤大謀的古訓,他沒露麵,也沒見到公司裏的人出來他就離去了。報複這事得從長計議。

兩年的讀書與打工生活緊張而有序。他有一個原則,那就是:不走父母結婚的路。他的恐婚症同學們朋友們無法理解,他也不做解釋。雖然說學電腦的女同學比男同學少,可他長得帥,校園裏就不時地有女同學主動接近他。為了不給對方帶來痛苦,他每每在第一時間就表示冷漠。這樣,兩年裏他也沒跟哪個女同學有過深談,更別說交往了。畢業前,同學們都往矽穀投簡曆,而他則相反:就開車在當地轉悠,尤其是佟雲的公司附近所有的公司名字都記下來了,然後就發信介紹自己。好在哪個公司基本上都需要懂電腦的,很快就有麵試。就憑他在美國讀電腦碩士期間以全A的成績足以讓公司頭頭們看到他的簡曆後眼前一亮。他最後定下來的公司就是離佟雲的公司距離近、規模比較大的一家。

他的打算就是在這公司裏好好幹,一旦有機會報複了佟雲,再申請矽穀的公司,那裏有超大的清華校友會和清華的同班同學。在這裏幹得好,能拿到老板的好推薦信那是一輩子都用得著的。他長得帥氣,加上勤奮、聰明、脾氣好,老板對他非常滿意。打下了跟老板關係好的基礎,他就有時間琢磨報複佟雲的事了。雖然不知道如何報複他,可不是說有誌者事竟成嗎?路是走出來的。他之所以此時想報複佟雲,這有另外的一個因素:他認為自己在社會上的閱曆太淺,在報複佟雲這件事上說不定可以提煉自己混社會的能力,實踐出真知。

在他的公司與佟雲的公司之間有一個商業街。有幾家小餐館:中國餐館、墨西哥餐館、美國快餐店、越南餐館。也有一比較大的商場,在這商場裏可以買到平時他自己在家做飯所需的食品,第二天上班就帶剩飯盒到公司去吃。現在他需要到商業街去吃午飯,說不定在那裏就能碰到佟雲公司裏的中國人。那個中餐館能找到一個窗口的座位,從窗戶往外看能看到佟雲的公司。他每天中午就坐在那裏吃飯,不慌不忙,就盯著佟雲的公司看看是否有人過來吃午飯。俗話說常趕集總能碰上親家,一天他買好飯剛坐下就看到有一女的從佟雲的公司出來往這邊走。他當即停下不吃了,看她去哪家餐館他就跟去哪家,把這份留下帶回家當晚飯。那女孩進的就是這個餐館。他暗忖老天爺開眼了,要幫他忙了。這女孩非常漂亮而且就是他喜歡的類型,有點像李娟那種一看就認同屬於氣質高雅的一類人。可這對他來說有點失望,因為他不是來搞對象的,這樣的女孩早就名花有主了才對。長得越差,他通過演戲讓對方看上以達到他報複佟雲的目的可能性越大。

可這機會也是機會,不能放棄。待女孩坐下後,他就端著盤子挪到女孩同桌的對麵,主動打招呼:“可以講中文嗎?”女孩看了他一眼當即就愣在了那裏。“這眼睛一定是老板的兒子!”她自言自語。可仔細一想,這怎麽可能?老板的兒子在伯克利讀博呢,怎麽可能跑到這裏吃飯?這餐館是最便宜的餐館,老板兩口子可是富豪,再說了現在也不是假期,老板的兒子回來看望父母,會一個人跑到父母的公司附近吃這飯?不可能啊。可他那倆眼睛要不是老板的兒子那就活見鬼了。她點頭後就不說話了。跟老板的兒子可不能隨便問的。她就小心翼翼地看著對方。他當即笑著說:“我就在對麵那個樓裏上班,剛上班兩個月。”

這女孩一聽當即就清楚他與佟雲無關。看著女孩不停地打量自己,為了不讓對方懷疑自己所言當真,與什麽佟雲沒關係,他就從兜子裏拿出了他準備好的清華畢業證,交給女孩說:“我是東北人,在這裏讀了個電腦碩士,大學是在國內讀的。”他之所以帶著畢業證來這裏見人,是因為他擔心人家不信任他,把他當成神經病而走開。女孩看了一眼,當然沒必要接過來,就說:“我也是在北京讀的大學,雖然我們不是校友。你剛來兩個月,所以我們沒見過麵。我常來這裏吃午飯,因為我不會做飯。嗯,是不會,雖然我媽說我那是懶。”

“我住在那個公寓樓,走路上下班。平時在家做飯,上班就帶飯。”他指著對麵不遠處一排排公寓樓說。女孩把眼睛睜大表示驚訝:“我也住在那裏,你在那裏住兩個月了,怎麽會沒碰到過你?”

“是啊。我房間號是B37,你呢?”

“A25。應該很近啊。”

“就是啊。不過,我喜歡做飯,我一個人吃,做多了就得吃剩飯。”沒談過戀愛的他心裏想反正是演戲,爭取到她成為朋友,不是男女朋友,隻是朋友,就是報複佟雲萬裏長征的第一步。他就笑著看著她說:“咱們吃飯吧?一邊吃一邊聊。”

“好的。”女孩開始吃飯。他當然不能放棄這個機會,便在咽下一口飯後喝了一口水,就開口了:“你那公司是幹什麽的?”女孩說是搞新材料的。然後她就問:“你學電腦的,還是清華的,又在美國拿了個電腦碩士,怎麽會在這裏找工作而不去矽穀?我聽說清華學電腦的都往矽穀跑。”他聽後“唉”了一聲說:“我媽不讓我去矽穀。”女孩一聽愣了,但聽他接著說:“我媽說我不會搞對象,清華四年白讀了,連一個女朋友都沒給她帶回家看看。矽穀那裏都是爺們,我去了不得打一輩子光棍?所以,她就不讓我去矽穀。”

女孩聽後笑了個臉紅。他接著說:“其實我是冤枉的。清華學電腦的女生太少不說,就是有,我也不會找的啊。你聽說過清華女生幾回頭嗎?”女孩搖頭。他就開始講了:“清華女生一回頭,嚇驚身後一頭牛。”女孩“噗嗤”就笑噴了,好在手裏拿著餐巾紙,當即堵上嘴。他接著說:“清華女生二回頭,驚呆樹上一隻猴。清華女生三回頭,滾滾長江水倒流。清華女生四回頭,拉登下令撞大樓。......”

“行了,行了!把人笑死你不償命啊?我可有清華女生朋友,人家那可是真的大美女,到時我告訴她當心她把你打殘。”女孩笑著說。倆人越說越投緣,你一言我一語,酷似酒逢知己。時間到了,該去上班了,他就跟女孩說下班時在旁邊的食品店碰頭,一起買肉買菜等回去一起吃晚飯,他要讓女孩鑒定一下他的做飯手藝。出門後二人揮手告別後各自朝東西兩個方向疾馳去上班。

下班後倆人在食品店碰頭,買好了做飯的材料,二人提著走回了公寓。到公寓後一看,A樓與B樓分屬於兩個小院,因為二人都是走路上班,一個出門往東北走,一個往西北走,大都是10分鍾的路,可無法碰頭。他讓女孩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由他來做晚飯。女孩說幫他洗菜,二人就一邊做飯一邊聊天。他最害怕女孩告訴他她有對象在外地或國內,就不敢往那方麵引話題。倒是女孩主動講她還沒跟單身男生一起做過飯呢。他一聽就吃驚地看著她。“怎麽,你不信?”她紅著臉說。“不知得有多少男生因為你打破了頭,你的定力真厲害!”他恭維著。他自忖:“反正是演戲,說點肉麻話更真實。”

女孩跟他還是保持著一定距離,吃飯時也是坐在桌子的對麵。因為她對對方並不了解,不能憑他的言論就下結論這男人靠得住。他自認自己的戲演得很到位,不卑不亢,尤其不流氓,對她也算熱情,時刻反思自己的言行發現沒有破綻,便自己佩服了自己一把。

然而,幾天過後,女孩發現他在故意保持跟她的距離。在外麵走路保持距離可以理解,沒握過手也是應該的。可倆人在一起做飯吃飯,他一句挑逗的話都沒有過,而且在廚房走路時絕對時時刻刻小心翼翼保持不能碰到她,在外麵走路一定保持跟她的距離。倆人還是一起吃晚飯,都是他邀請她去他那裏享受他的美食。而且每天都是不一樣的飯菜。二人每次都是在四方飯桌的對麵坐下,他把自己的腿腳別在自己椅子腿上,防止碰到對麵她的腳。兩個星期過去了。一天,女孩就想看看自己主動一點是否有效,她就提前坐在桌子的西麵,而不是往常的南麵,看他是否會跑到東麵還是跟往常一樣坐在北麵。他果真跑到遠處的東麵,還是跟她對麵,保持飯桌上二人遠距離。她沒吃就把筷子放下了,說需要給媽媽打電話,回去打,因為一聊就很久停不下來。就是找個理由分手看看他的反應。她站起拿起包就開門出去。往常晚上都是他送她到宿舍門口等她進屋關門他再離去。這次女孩把門拉緊,等於拒絕他送。他還是等她走後開門去送,待她到家進屋關門時發現他站在路上也是把她送到門口。

她飯也不想吃,坐著思考他是在跟自己談戀愛還是有其它目的。兩方麵的結論都符合他的言行,就很難判斷哪個是真。穿上睡衣躺在床上繼續思考,翻來覆去睡不著。她還是舍不得把這段很短但很溫馨的與他交往的經曆拋到腦後。他聰明帥氣,而且彬彬有禮。可這麽優秀的男人怎麽可能就沒談過戀愛?太好了,就有點不真實。極可能是有目的來到這裏的,他的眼睛跟佟雲的眼睛一模一樣,是佟雲的私生子?是來找佟雲公司的人拿到佟雲的頭發去做親子鑒定以確認自己的生父是不是佟雲?這可能性極大,說不定他是結了婚的男人呢。跟自己交朋友,不是男女朋友,打著這個幌子拿到佟雲的頭發。可那他為何不去直接找佟雲呢?裏邊可能水很深。

到了十一點半了,想到明天還得上班,就決定不想了,睡覺,以後再說。可此時手機閃燈了,她打開一看,真的就是他發過來的:“欣欣,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我反思了從一開始我們見麵到今天,我發現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我需要得到你的批評,我以後改正。我做得不好的地方你也別生氣,我會改。你吃飯了嗎?不能餓著自己。”

她看著屏幕,感覺到新鮮,這人還能每日三省吾身!在找自己的不足。這除非是演戲而非談戀愛,否則這人就是罕見的聖人。懷疑歸懷疑,機會不能輕易錯過,記得當年讀大學時是有機會找到比較理想的對象的,隻是聽從媽媽的建議,要對男人的花言巧語用心巴結有防備心理,以免上當。就把好的機會給斷送了。現在在這公司裏認識的人有限,找到合適的機會很小。想到這裏,她就回複了:“我吃過了,你自己好好照顧你自己。”剛發過去,對方回複了:“你吃的什麽?”她就回了倆字:麵條。這她講過,她為了省事,常常自己下點麵條充饑。對方又回複了:“我還沒吃過你做的麵條呢。我餓了,想吃麵條。能不能給我也做一碗麵條?不是一碗,得兩大碗。”她一想,自己吃人家的飯可有十幾天了,這無法拒絕,就說:“好吧,你過來我給你下麵條。可說好了,我做的麵條真的隻有麵條,沒有蔬菜什麽的,隻放雞蛋。雞蛋麵,行嗎?”對方說就雞蛋麵最好。

她趕緊下床,先把門擰開,他到了就可進來。然後用鍋燒水,把麵條和雞蛋拿出來。兩三分鍾他就到了。水開了,她開始往裏邊放掛麵,就一小捏。他說這太少了,多來點。她說:“對不起,我沒來得及換衣服,穿著睡衣不禮貌。你看著火,我進去換衣服。”她說完就往裏走,但聽他說:“換什麽換?誰跟誰啊?”她一聽就愣住了。然後扭頭,臉色通紅地看著他。睡衣是一個大的睡袍,圓領,純棉很厚很肥大,穿著舒服,看著土氣。是進去換衣服還是就這樣?在她猶豫的那一刻,聽他喊:“佐料在哪裏?差不多可以關火了。過來給我佐料。”她過去打開牆廚門,裏邊有油鹽醋醬油香油。然後他就盛出兩碗麵條,說:“過來吃,你肯定沒吃呢。咱倆一起吃。”

她的飯桌是長方形,她坐下後就看著他。他選擇坐在對麵,距離最近,也符合一直坐對麵的習慣。二人剛拿起筷子,她說話了:“吃完飯我問你兩個問題可以嗎?”他當即把從碗裏的筷子提起,然後看著她說:“現在問,我答複完再吃。”說著就把筷子橫放在了碗上。“那也好。你把你的手放在你的心髒上,你回答我的問題需要憑你的良心,你要對得起你自己的良心。”他立刻把右手放在了胸口,等待她的問話。“第一個問題:你告訴我你是單身,那你是在跟我談戀愛,還是在演戲?”

“這不需要考慮,因為這問題太簡單。我的回答是:談戀愛。”

“那我的第二個問題:不考慮主觀意識,單從客觀條件方麵,我符合你對對象的預期嗎?最好用百分比,比如滿意度30%,50......”

“隻考慮客觀條件,你聰明美麗正直,滿意度100%,因為我在見到你之前,我從沒想過我會有機會碰上你這樣的女生。”

“那你吃飯。吃完飯我需要繼續問你。因為這是你的答複引出來的,你的答複與我的猜測有差距,所以,我說了隻問你兩個問題。現在看來,是四個或更多。”

“你接著問,然後我們吃飯。我以對得起我的良心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那好。你以前談過戀愛嗎?我是說不是隻是一起吃飯,而是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

“沒有過。”

“是家庭成長因素導致你有恐婚症?還是僅僅是沒碰到你看得上的?”

“你的問題非常尖銳,就像一把刀直插我的心髒。好在我用手捂著它,否則說不定就一下子停止跳動了。我的確生長在單親家庭,因為我父母冷戰熱戰換著來,我受不了了,最後他們離婚了。可離婚後我更感覺痛苦。恐婚症,這詞太妙了,我還真的沒人在我麵前說過呢。恐婚症,對男人來說就等於恐女症。是你,你的美貌,你的笑容,你的氣質讓我從恐女症中走了出來。現在,我一點都不怕結婚了。”

“對不起,這事得讓我好好考慮,才能決定是否要跟你處下去,因為我的家庭是一個充滿愛的家庭。我對你的遭遇當然同情,但同情歸同情,愛情歸愛情。這是一輩子的大事,不能一步失足千古恨。”

“欣欣,這是我最害怕的結局,所以,我沒敢跟你快速拉近距離。有人說,熱戀中的女性智商為零。我不能讓我愛的人在智商為零時做出決定,那對人家不公。”

“如果我不問的話,那你什麽時候想告訴我你有恐婚症的曆史呢?”

“大概在一個星期內吧。我計劃是這樣的。”

“那我們先吃飯。作為朋友,我這飯有點太寒酸。”

“我就喜歡你這樣待我。明天還上班,吃完飯你好好休息,以後我們有時間慢慢談。”

吃完飯已經過了十二點,她不得不答應該睡覺了,以後再談。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昏昏沉沉地感覺到腦子裏一團亂麻縷不出頭緒,還沒起床手機響了,還是他打過來的,說能不能在上班前先談談。她說這也好。因為她需要知道更多關於他的身世、經曆與人生觀。

她剛穿上衣服,他就敲門了。他要給她看最近他收到的他爸爸發給他的很多照片。

照片故事後麵的背景是:

趙靜跟前夫複婚,其過程是兒子到美國留學前做了親子鑒定,用科學事實給她平反昭雪了。他便覺得自己太對不起趙靜了,就跑到趙靜家裏等她下班,看到她他就單腿下跪。趙靜清楚那是電視劇裏流行的求婚儀式。她早把他丟進垃圾桶了,哪裏能接受他這樣的舉動?當即說:“滾!”可他老淚縱橫,連聲喊對不起。她不讓他進門。但聽他說:“趙靜,為了兒子,你要讓我進去跟你講。”

想到為了兒子,她不得不讓他進了屋。“你有什麽屁就趕緊放,然後給我滾。”

他說:“是我錯了!我不是人啊,我是畜牲!”說著就開始扇自己嘴巴。她一見他這樣就火了:“讓你進來是說兒子的,你要是再這樣就滾。想道歉?我早把你丟進垃圾桶了。你傷害我到了我死了成了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的地步。你是怎麽羞辱我的?還是那句話,跟兒子沒關的事一句都別談。”

“我最近在想,咱們的兒子為何不搞對象?極可能他有了恐婚症。這就把他一輩子給害了。這是我做的孽,怪不得你。可現在需要咱倆合作才能挽救兒子。他知道我是他的生父了,我也清楚了他的確是我的親骨肉。那麽,我們必須讓他看到我們走向正軌,我們是恩恩愛愛的夫妻了,我們當父母的以身作則,也許亡羊補牢還有點用。你想想我說的是不是有道理。”

“有道理。可複婚?那得地球倒著轉。不過,你說得對,我們可以演戲。屏幕上的那些夫妻都是演出來的,我們可以參考他們整一個劇目,我們演一出戲。”

“對,我們演就得演像地下黨那種夫妻。”

趙靜當即把眼瞪圓:“你做夢吧!演戲就是拍些照片,發給兒子。這樣吧,你去買一個三腳架,買一個數碼相機,我們當演員拍照。可演得沒有破綻不容易。我們可以試試看。這是我唯一能答應的。你別想假戲真唱,門都沒有。我的心傷透了。”

“好好好,我馬上去辦。”他就像風一樣一溜煙跑去買照相器材去了。回來後就開始了演戲拍照。趙靜很快就進入了角色,二人甜蜜的照片當天就選好了十幾張發給了兒子。趙靜發現在演戲過程中這不要臉的東西在趁機揩油,可為了照好照片,就忍了。完事後pia就一嘴巴狠狠抽了下去:“不要臉的禽獸!我多少次想殺了你然後自殺,擔心兒子受不了沒了媽媽,就忍了下來。”

他當即跪下,說:“我罪該萬死。你是天下最好的老婆,是最善良的女人,是最合格的母親。的確是我禽獸不如,錯過了這麽好的人生機遇,進了死胡同就出不來。如果有下世,我就給你當牛做馬,彌補我這輩子的罪孽。如果你能原諒我,我從此就是天底下最疼老婆的丈夫。說一句謊話,我就得癌症很快就活活疼死。”

“滾!”趙靜把門打開,等著他出去。

“我滾。從今往後我聽你的。兒子要是回國,你要提前告訴我,我得搬過來住,讓他看到我們真的恩恩愛愛。”

他一步三回頭地走了,看到趙靜眼裏的淚水嘩嘩地流,他出門後又回來了。撲通又跪下了。“你就狠狠揍我一頓吧,讓我也舒服一點。雖然兒子的眼睛太像佟雲了是事實,可那又怎麽樣?領養孩子的多著去了。孩子是無辜的,都是我這個混賬害慘了你也害慘了兒子。趙靜,浪子回頭金不換。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懺悔讓你看看我是怎麽疼你。給我個機會啊,我不圖什麽,就是太對不起你和孩子了,追悔莫及。”

趙靜想擦幹眼淚,本來花了那麽多年時間才把他扔進垃圾桶,可他又把傷疤揭開了,依依往事注上心頭。她受不了,體力不支,一下子就倒下去了。他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臂,趕緊把她抱住。然後把她送進了醫院。在醫院裏待了兩天,醫生說可以回家養著。從死亡線上回過來了,趙靜突然想開了。為了兒子,複婚就複婚吧,過去的也不能都怪這混賬,兒子的眼睛的確像佟雲。

當趙靜的兒子把父母的照片讓欣欣看時,欣欣對老兩口梅開二度感到有趣,但她還是把注意力放在父子的長相上。既然親子鑒定結果父子就是父子,可為何他的眼睛長得不像父親而跟佟雲一模一樣?她也納悶,但不好意思問及他是否知道他的眼睛跟哪個男的一樣。也許他真的不是為了佟雲而來到這裏?難道這真的是巧合?

“欣欣,你需要幫我的忙。”

“那要看什麽性質的忙,我雖善良,以助人為樂。我希望你能理解。”

“沒那麽嚴重。我就是想讓你幫我分析分析這些照片你能否看出來他們倆是否在演戲?俗話說旁觀者清。我是真的被這些照片給震驚地找不到北了。我從小看到的都是父母吵架冷戰,怎麽兩年多他們就這樣了?爸爸還把媽媽抱起!”

“人家那是結婚,雖然是複婚,可那也是結婚啊。結婚是新郎把新娘抱入洞房的。這隻是個儀式而已。如果說這是演戲,那全世界新郎新娘都一樣在演戲。我需要知道的是:你爸是否以前懷疑你不是他的兒子才搞得家裏雞飛狗跳?你把手放在心髒上跟我說話時別昧良心。”

“是的。是我出國前做了親子鑒定,而且是兩次,你看,結果還在我手機裏存著呢!”欣欣看過了親子鑒定結果,再看看照片裏他父親的眼睛,然後盯著他看。

“那就合理了,你爸爸後悔錯怪了你媽,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後他就給你媽道歉,久而久之你媽就接受了他的道歉,就複婚了。這不是演戲給你看。我從照片裏可看到你媽媽的笑容是從內心裏發出來的。所以,你沒必要往歪處想。”

“那就太好了。可我感覺到你是在安慰我。我啊,有個檢驗的辦法:哪天回國,晚上突然就出現在我媽媽家,看看我爸是否也在家,我就知道真相了。”

“你知道這有何用?你如果從恐婚症中走了出來,才是你媽媽最高興的。他們即使是演戲,那還不是想幫助你走出恐婚症?”

“這個我清楚。我已經走出來了。我恨不得明天,不!今天就跟你結婚,我會好好疼你愛你,我絕不會讓你過一天我媽媽曾經過的日子。那些撕心裂肺的教訓我一定汲取,從教訓中得到的結論要比從經驗中得出的結論更刻苦銘心。我一定一輩子對你好。”

“你先別海誓山盟,我都沒答應跟你談戀愛呢!這都八字沒一撇呢,你就想什麽結婚!你不能活在夢中。”

“欣欣,你說得對。這隻是我的態度,你如果看不上我,我絕不給你帶來麻煩。我隻是需要告訴你我已經完全徹底從恐婚症中走了出來。”

“嗯。這還差不多。那我問你:你是否在我麵前演過戲?”

“我演戲?我高考時我一位女老師跟我說我應該報考電影學院,她說我可以憑顏值吃飯,何必搞什麽電腦?我聽後不怎麽高興。靠演戲生活?靠顏值?我當時就以為她在羞辱我。可後來一想,演員也是不得了的行業。你說我會演戲嗎?”

“你別打岔。你告訴我你爸爸當年懷疑你媽媽,客觀上有沒有蛛絲馬跡?如果有,那男人是誰?”

“當然有。我媽在跟我爸結婚前被她同學給騙上了床。可這我媽告訴了我爸,而且是在他追我媽時告訴他的。他說他不在乎,可心裏並沒放下此事,結果就造成了婚姻悲劇,導致我也成了受害者。這可不是我媽一人,至少三個校花級別的美女被同一個流氓給騙上了床。另外兩家婚後的情況我不知道是否會跟我家一樣。”

“你有證據證明那男流氓真的騙了三個校花級的美女上床?在那個年代,那可是會被開除學籍甚至坐牢的。”

“何止是坐牢!83年嚴打時朱德的孫子就因為給女孩破處然後不結婚就被槍斃了。還有上海市委書記的兒子也被槍斃了,他們沒有強奸婦女,隻是耍流氓,就給斃了。”

“那你媽她們為何當時沒把那騙子流氓送上刑場?”

“告了,而且被抓捕了。隻是那時知識分子吃香,他還考上了研究生!他導師把他給救出來了,原因是我媽她們都沒能拿到法庭認可的證據。這樣,那流氓騙子就出國讀博然後當上教授了。”

“在美國當教授?”

“是的。”

“你來美國後見過他?”

“沒有。他後來辭職,跟老婆開了自己的公司。公司發展地很好。他是成功人士。他結婚後在國內背著老婆繼續包二奶。當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那我可以問問他的公司是哪個行業的?跟你一樣搞電腦的?”

“不是。是搞材料科學的。據說就在本市。”

聽到這裏,欣欣趕緊用手托住下巴,害怕吃驚太大把下巴驚得掉下來。“搞材料的?那我可以問他叫什麽名字嗎?我相信你知道他的名字吧?”

“當然知道。他叫佟雲。他老婆是大美人,據說人品也非常好,是北大荒知青考上大學的,是上海人,可惜了,她至今應該不知道她丈夫在國內有二奶。那個佟雲是北京人。如果我沒搞錯的話,他就是你老板。”

“你為何不把這些早點告訴我?如果我不問你,你打算什麽時候告訴我?”

“欣欣,我害怕你跑了!如果我有選擇的話,比如報複佟雲和能追到你這兩條選一個,我毫不猶豫選擇後者。我害怕你懷疑我找你存心不良,是利用你。這其實是事實,可那隻是我沒見到你之前的打算,我見到你之後,又想到了我媽媽的叮囑,我就改變了我的計劃。我不想提佟雲的事了,聽我媽的勸告,把他扔進垃圾桶,結婚跟老婆好好過日子。你如果不問我,我就不想提佟雲這人渣了。尤其是我媽和我爸和好了,我再折騰佟雲,那就不是明智之舉了。”

“理解。我問你:你有什麽證據證明佟雲現在在國內還有二奶?這不可能的啊?公司的賬目都在他老婆手裏,他根本就拿不到錢去國內包二奶。”

“我跟他的二奶常常一起喝咖啡!那是個非常漂亮也非常聰明的女孩,年齡跟我們同齡,我是說差不多。她的名字叫李娟。是你們北大的。可能跟你是同屆。記得有這麽個人嗎?你應該記得,因為她長得出眾,人也聰明。”

“李娟?我肯定跟她不是同係。我可以打聽到。這也太離譜了!佟老板在國內還有跟自己兒子同齡的二奶?簡直天方夜譚!你是不是搞編劇的到美國體驗生活來了?你把我騙進鼓裏我都搞不清!你說你的身份到底是幹什麽的吧!”

“欣欣,我把我父母的照片和他們的遭遇都告訴你了。我還是編劇?我的公司就在那裏,你去問問我老板, 我是不是搞電腦的。”

“太離奇!不可信!我猜你是搞電腦的,被我們公司的對手雇用到我們公司對麵的樓裏上班,然後接近我們公司的職員,給我們老板造謠,讓老板的老婆從內部把老板搞垮。你就為了點錢就幹這等下作齷齪事,我差點被你蒙騙了過去!我們公司的對手曾經有猶太人當老板的公司、印度人當老板的公司,我老板夫婦都挺過來了沒被幹掉,就你這小把戲也想試試?別做夢了!哈哈哈!好笑!”

聽到這裏,趙靜的兒子受不了了。這是對他的侮辱。他受過家庭帶給他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但還沒被公開冤枉過,而且說他是為了錢而給人家當特務,是比特務還惡心見錢眼開的小人。可他想了想,無法反駁欣欣的說法。再說了,人家欣欣也沒必要跟他回中國去驗證他的辯駁。想到怎麽也說不清了,當即委屈地淚水流了下來。他這一幕被欣欣看到了,她知道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委屈實在令他無法辯白,當即把紙巾遞給他。並檢討道:“是我錯了。我冤枉了你,看你委屈的樣子!我現在清楚你不是我說的那種人。可我畢竟需要驗證啊。”

“你是說你相信我了?”看著欣欣點頭,他的淚水又流了出來。欣欣清楚此時的淚是一種無法說服對方的懷疑突然得到了信任後那種感激之情抑製不住的表現。他把眼淚擦幹,跟欣欣說:“我今天才明白這世界上價值最大的不是什麽金錢甚至不是愛情,而是信任。”欣欣當即追問:“你連愛情都不認可有價值了?”他說:“愛情是在信任基礎上的才有無上價值。因為我剛才認識到我無法說服你讓你信任我,才懂得人世間信任的價值竟然是最值錢的。可我現在需要你告訴我:是什麽因素導致你突然間信任我不是那種人的?如果你現在誤判了我呢?比如說我是在演戲?”

“我當然清楚你如果是演戲的話那是何等可怕,可我能看得出你不是個合格的演員,所以,你是可信任的。別忘了,我在佟雲公司在麗麗身邊四年,看不出來你的表情代表什麽,那我這四年就白活了。要是四年前嗎?那還真的分辨不出來。其實這很簡單,我隻需要詐你一下,看看你的表現就夠了。你需要告訴我,你是怎麽知道佟雲的二奶的?”

“那時我算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吧?反正佟雲給我的家庭帶來的痛苦太大了,雖然事實上這不能都怪他。可那時我就是這麽認為的,所以,我先找到他父母的家。他一回國探望他父母,我就找機會用鐵棍把他的腿打斷,把膝蓋骨打碎砸爛,把他的腰椎打斷,這樣,就讓他從此在輪椅上度過餘生。我跟蹤他發現了他的二奶,他回美國後我就有機會跟他二奶喝咖啡聊天。我的眼睛長得跟佟雲的眼睛一模一樣,就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她想知道我媽的身世比我想知道她是否是佟雲二奶的身世更急切。這樣,我們就容易聊天了。此女住在豪宅區,給佟雲當二奶絕對不是看上了他的錢。”

“誤判的可能性不低。她住的豪宅說不定就是佟雲給她購置的。佟雲的本事令人很難琢磨。”

“這我想過。可能性有。不過,我判斷的是相反。”

“那她如果是出身富豪,她何必給跟她爸爸同齡的男人當二奶?”

“不知道。有可能就是她崇拜有本事的人。她的同齡人裏沒碰到過佟雲那樣有本事的;有可能是通過佟雲幫她家族轉移資產。她什麽背景,我無法調查出來。她的氣質不像是個二奶。我知道麗麗是氣質高雅的美人,這我媽都承認的。那佟雲對氣質高雅的女人就不稀罕了,那他包的二奶就是那種犯賤的跟氣質高雅相反的女人才合道理。”

“你這大腦讓我再次懷疑你是否是我們公司的對手花錢買的間諜特務。你不擔心我這麽判斷你?”

“擔心有用嗎?你說你信任了我,我才跟你竹筒倒豆子。你可不能兩邊堵人啊,那是貓戲耗子的玩法。否則,我以後就喊你小貓!”

“我們現在麵臨的形勢很嚴峻。我們一步都不能走錯。你要知道,那個二奶不是吃素的。她很可能知道你來美國查找佟雲了。所以,佟雲現在也許在查找你呢。”

“不大可能。因為她不知道我的真實姓名,我來美國兩年多了沒露頭,佟雲沒發現任何動靜,他就猜測是二奶對我多疑了。當然,我住在這裏有危險。”

“我們不要讓佟雲他們的事牽扯到我們頭上,這是必須的。他要是知道你來報複他,那他用錢找黑社會,你死在哪裏說不定幾十年後屍體才找得到。”

“那我們現在該怎麽辦?我聽你的。你在美國時間比我長。我就是坐在電腦前跟程序打交道,在社會上就是跟白癡差不多。而你身邊有佟雲這樣的高手,看都看多了。以後在大事上你說了算,這樣防止我們走錯了路。”

“結婚後我聽你的,現在趁著還沒結婚,你就聽我的。這樣比較好。”

“結婚後我也聽你的。至少我們倆商量著來。那你告訴我現在我們該怎麽辦?”

“三件大事我們必須馬上開始辦。第一件事:辦理結婚證。這是幾個小時的活,但必須抓緊時間辦。我們就來個先結婚後戀愛。第二件事:你必須盡快找工作。你工作定下來後我在那裏找。或者我先找工作,找到後你在那裏找。這事要抓緊。第三件事:你必須徹底放棄報複佟雲的計劃。而且你一輩子絕對不許報複佟雲,因為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找工作這事,我怎麽跟老板說?他那麽看重我。他上個月找了移民律師談了,準備給我辦綠卡呢。如果我們趕緊結婚,我可把你的綠卡申請一起交,這就省事了。可我怎麽跟老板講我要走呢?我需要他給我當找新工作的推薦人。”

你等會我給你看一件東西。說著,她回寢室拿出了自己的綠卡。那是麗麗主動幫她辦的。“我們結婚後,就給你申請綠卡,這條路很容易。不用擔心你老板辦綠卡的事。告訴律師綠卡暫時不辦就是了。至於如何跟老板講你要找工作,我們想想。”

“既然結婚,那我們又不能在這裏張揚,那我們一輩子就結一次婚,我們又沒幹過傷天害理之事,我們為何要偷偷摸摸結婚呢?我想我們回國,丈母娘看到我這樣的女婿也會高興的。我媽看到我找到了這麽好的兒媳婦也會高興到發瘋。我們回國一趟,你看怎麽樣?我兩年沒回國了,何況你四年都沒舍得時間回去了。我們在找新工作前先回國。”

“好!我同意。我明天就辦回美證。你需要辦理新的H1。這得問問移民律師,保證回來時你的簽證不出麻煩。先不申請你的綠卡,先用H1回來,然後再說綠卡的事。那就回來後再跟你老板談你需要找工作的事,比如說你結婚了,老婆在這裏找不到工作,倆人要一起找工作。或者其它理由。我們回來再說。我這邊跟麗麗請假回國沒問題,我四年都沒回國了,也沒度過長假呢。”

“好!那我從現在起就改口喊你老婆了,行嗎?”

“你這人怎麽臉皮那麽厚?告訴你,沒辦理結婚證前最多隻能讓你抱一下,就跟美國人見了多年未見的老同學見麵那樣。”

“嗯。那我們是今天還是明天去辦理結婚證啊?那就今天吧,我們換上正經服裝,今天就辦好。晚上入洞房。嘿嘿,我臉都紅了,哪來的臉皮厚。”

“誰跟你入洞房啊,明天再說。”

“別。就今天。我們抓緊時間,今天就把這事辦了。”

“你現在去找老板,告訴他你需要回國,你得說點什麽才能讓他同意你請假十天。我也去找麗麗請假,然後辦理我的回美證。你得保證能拿到回美H1簽證。今天辦這事,以後有的是時間辦理結婚證。”

“我活該,誰讓我答應以後聽你的呢!好吧,我馬上去找老板。”

忙了一天,晚上倆人一起吃飯,趙靜的兒子問欣欣為何要立刻找工作,畢竟佟雲也不知道他在這裏,結婚的事也不會告訴這裏的任何人。欣欣說:“最近公司裏有些事很不正常。我一直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你的突然出現,我知道了個大概。所以,我們必須盡快遠離這裏。等我們自己的事辦完,搬家走了,我再跟你談。明天我們去辦結婚證。我今晚得好好想想,明天就不能後悔了啊。那可是事關一生的幸福。不對,後代的幸福都決定在明天早上我是否答應跟你去領證。”

“還等明天?今晚你就住在這裏。”

“絕對不可以。說好了的就得執行。你不是每次吃飯都坐在我對麵嗎?今天幹嗎要坐在我身邊?”

“快過來!坐在我腿上,我喂你。”

“想得美!前天我還追你來著,你竟然跑到我對麵。瞧你那點出息,還爺們呢。”

“我不是心裏有很多話還沒跟你交代呢嗎?我心裏沒譜。害怕你知道了我為何來這裏,你突然變卦了。我不能跟你走得太近。我要做一個跟佟雲相反的人。這才叫爺們。佟雲那叫流氓騙子,就知道騙取純潔善良的女人。我瞧不起那種人。”

“聽你這些話,我是信呢,還是信呢?你這也算是招。”

“哈哈哈。不管黑招白招,把欣欣搞成老婆就是好招。”

“明早我說不定反悔,就不去領證,看你還嘚瑟不嘚瑟!”

“老婆,別嚇我。我膽子小。”

“哈哈哈哈哈哈哈!”

倆人按照計劃,辦理好了回美簽證材料就回國了。在他們走後一周,麗麗在晚上十點半倚在床頭看電視時,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國內打來的,一看長數字,就知道這時候的手機電話一定是媽媽從上海打過來的。然而,這次卻是個年輕女人,說要找佟雲。找佟雲打到麗麗的手機?麗麗當即把最近的懷疑變成了肯定:佟雲在國內有二奶,那嗲嗲的音調是故意的。

這電話是誰打來的呢?白天麗麗和佟雲在跟納迪絲電話裏商量擴大投資的事有了共識而高興著呢。這電話就跟世貿大廈裏開著會喝著咖啡的商人們忙忙碌碌著,突然間飛機撞上去了,滾滾濃煙後......

(版權所有,剽竊必究)

HB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在水四方' 的評論 : 大男子主義本身就是個笑話,是男權社會男人自己給自己套上的枷鎖。社會上的真正權勢會往少數男人身上集中,而權勢帶來的利益對大多數女人是個吸引。女人如果自身經濟不獨立就會委身於丈夫。而丈夫因此獲得在家庭中的所謂“權利”。但因勢壓人是無法獲得老婆的尊重。雙方你來我往,演出大男子主義及受害者的鬧劇。
HB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因為在進化中男人不具備選擇性"。這是大家都忽視的真理。男女之間的GAME是女方擁有決定權。現代的男權社會給搞反搞亂了。男人依仗權勢可以霸占豪奪。女人因為自身弱勢而會委屈妥協。男人依靠權勢捕獲漂亮而非聰明的女人。聰明+智慧+善良的男人很少而且社會上的成功還需要一定的運氣。相信很多聰明的女人成為剩女而遺失了DNA。女人需要一定的容貌吸引足夠的男性而又需要一定的智慧甄別篩選男性,這才是現實生活中最殘酷的一麵。
paris_echo 發表評論於
微信上好多人在說,無論如何不想過回以前的日子,不想回到w革。。。哎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期待更新
在水四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調控作用,不用非得是聰明基因本身啊。線粒體的作用現在應該也沒有完全定論。沒準將來的結論是另大男子主義接受不了的。哈哈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在水四方' 的評論 :

線粒體上的基因哪個是管智商的?那幾個基因不在那擺著?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在水四方' 的評論 :
精子當然有線粒體,隻是沒有遺傳給受精卵。先搞清楚基礎知識再來challenge吧。
在水四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這個現在有科學證明了呀。卵子有線粒體。精子沒有。線粒體的信息對人的影響也很關鍵。所以媽媽對後代的影響會大過爸爸
Nekono_8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博主,下期何時更新,期待中。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流雲飛瀑' 的評論 :

還有這麽一出。不過,小崔整導演演員們那幫黑幫倒是值得歌頌的。一碼歸一碼。這件事表明他反擊起來還像個爺們。有一人當關,萬夫莫開的氣魄。在與美國貿易戰期間,習近平會不會捅文藝界腐敗這個臭簍子,要看社會輿論在哪一邊力量大。他需要社會穩定,穩定壓倒一切。文藝界的後台之間利益瓜葛太大,很多女星與高層有染。所以,貿易戰越是熱鬧,小崔的事越會被淡化。當然,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一個小崔倒下去,還有很多小崔站出來。隻是時間問題。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崔永元連氯化鈉是啥都不知道,還轉別人說氯化鈉有毒的釣魚貼來支持自己的觀點。所以有了個外號叫崔化鈉。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在水四方' 的評論 :

這又是以訛傳訛,沒有任何科學根據。女人有的不論是染色體基因還是線粒體基因,男人都有。倒是男人有的Y染色體,女人沒有。隻要智商是基因決定的,那根本不存在女人比男人智商高或低的科學依據。男女在發育上由於激素比例的不同而不同,至於這些差異決定孩子的智商,至今沒有一個研究試驗證明過。都是文人或工學院的體育學院的人丫丫出來的,哪篇科學論文給出過這樣的結論?是怎麽做的試驗?如果是統計出來的,是哪個研究組統計的?決定智商的基因是誰克隆鑒定出來的?在哪條染色體上?基因位點是在哪裏?

都是網上搞笑的,被當成了科學。這就跟崔永元談轉基因一樣,他就是個科盲,他連最基本的數理化知識都看不懂。他高考數學58分。一個邏輯思維能力低下的人,又是文科生,科盲,竟然談起了轉基因,說的全是外行話,因為不懂,他就胡攪蠻纏。笑死人不償命。

比如BT轉基因,那是利用BT能溶解掉昆蟲的腸子而殺死昆蟲,人的腸子跟昆蟲的腸子沒有一點相同的地方。可他說:那轉基因連蟲子都毒死,人能吃?

就好比殺死細菌的抗生素,有的就是專門幹掉細胞壁的,人的細胞沒有細胞壁。所以,人吃了這類抗生素不會有影響。細菌要是沒了細胞壁兜著,細胞一吸水就爆了,就被“毒死”了。按照崔永元的邏輯,細菌能殺死人,抗生素連細菌都能毒死,那人吃了抗生素還能不被毒死?他就一科盲,胡攪蠻纏啥都不懂。比如昆蟲的性激素跟人的性激素沒關係。如果轉基因加大昆蟲的性激素,昆蟲就每分每秒都發情到高潮,直到高潮死亡。可昆蟲的性激素不能讓人發情高潮,對人一點效果都沒有,人根本就沒那個分子的受體,怎麽吃進去怎麽拉出來。有一種農藥對人無害,叫西維因。這也是一種昆蟲性激素,是雄性昆蟲釋放出來給雌性昆蟲的,讓雌性昆蟲發情跟雄性昆蟲交配。如果含量高了,雌性昆蟲就高潮停不下來,不吃不喝,至死為止。因為科學家知道了它的分子結構,就人工合成這個分子作為農藥,讓昆蟲高潮至死。這分子對人屁用沒有,你就是給女人大吃一斤,她也不會高潮,因為沒反應。要有分子受體才有反應。就好比人吃辣的,就感覺到熱辣,因為舌頭上有辣椒分子受體,這個受體與辣椒分子結合後打開神經的鈉離子通道,鈉離子就通過神經直達大腦信號處理區。人的耳朵對一些頻率的超聲波沒反應,而貓狗鹿鳥等動物對各頻率的超聲波都非常敏感,因為人的耳朵裏的聽覺神經沒有一個是被該波段的超聲波打開的鈉離子通道,大腦就接受不到該超聲波信號,而貓狗鹿鳥因聲音古怪都嚇得迅速逃跑,人一點都聽不見。用這種超聲波可以嚇跑野生動物,但對人沒效果。

想起小崔來就好笑,他還一本正經地講轉基因。他恐怕連元素周期表都搞不清是怎麽一回事,跟他講科學,就等於對牛彈琴。
入懷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不會生氣,多謝濤哥指點。
在水四方 發表評論於
好像是隻有精子庫沒有卵子庫哈。女人對後代的智商影響力大於男人,這個中國人早就知道。所以有聰明的奶奶給不太聰明的孫子挑兒媳婦時智商第一位。現在富豪們光顧著挑漂亮女星實際上是不聰明的做法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入懷' 的評論 :

高智商的男人願意捐精子給任何智商的女人,因為在進化中男人不具備選擇性。可你聽說過高智商的女人會把卵子捐出來隨便跟低智商的男人組成孩子?在進化過程中,女人對跟什麽男人有後代是挑選的(強奸者除外)。高智商的女人怎麽可能會隨便捐出卵子?

你的問題表明你不是不懂遺傳學那麽簡單啊。你對人類的進化、人文、社會等領域的知識缺乏的太多。我隻是實話實說。別生氣就好。人在知識的海洋裏遨遊,遠比在金錢、地位的誘惑裏馳騁享受多得多。
入懷 發表評論於
請問濤哥,拋開倫理因素,如果想通過代孕生一個高智商的孩子,選擇一個高智商女孩的卵子概率是否更大一些?
入懷 發表評論於
多謝濤哥回複,看來我遺傳學的知識需要補課的地方太多。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我可以靠搜尋作者在澳洲圖書館係統中查找作者的書,謝謝樓下提醒。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願意買樓主的書。博主之前的那一本書,好像是講孩子教育的?沒趕上。電子書確實方便,但是傳播盜版也方便了。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我也很想看閻兄的書呢。不知道哪裏還可以買到?如果有電子版的話就更好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我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是富人,我也不缺錢花。我有吃有喝就滿足了。我隻喜歡探索真理。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然後正版書斷貨買不到,盜版書大行其道充斥書攤。然後印刷廠掙點微利。哎。苦的就是國外那些華人,盜版書沒有,正版沒賣的。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樓主辛苦了,提供個接受捐贈的方式吧。比如wiki。
HB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這是一個東西方人非常不同的地方。西人天生就有"域"及“權利”的概念。並且給出很多定義。西人之間的交往也不自覺的按照定義操作。華人隻看具體的眼前的東西,抽象的東西隻是個學來應付考試的。如果閻先生的書暢銷,國內立刻就有盜版的了。現在都是拍照或掃描並轉化成數字格式再自動排版印刷。據說國內盜版印刷廠出書是按照紙張的重量計價的。信息的成本計算成零。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納愚夫' 的評論 :

你的觀點與很多中國人的不同,有文化因素的影響。在西方人的文化中,不論是文學作品還是雞蛋豬肉衣服,都是勞動產品。占據他人的勞動成果,需要付出報償。這是西方文化與東方文化的差異。我剛到美國時,係裏的電腦買了軟件,叫word perfect,就在那裏放著,可以下載到實驗室的電腦裏,也可以拿到家裏用在自己的電腦裏。我那時有個386。我以為軟件是公家的,我也為公家幹活,就可以拿回用。一個教授也在那裏,係裏買了好幾盤,她就問秘書:要付多少錢可以在她的電腦裏用。秘書說係裏付錢了,可以用兩個電腦。這完全是靠自覺。她就問誰用過了,是否已經有兩個電腦用過了。我當時感覺美國人太了不起了,那時候那個賣軟件的根本就無法得知幾個人用了。但在美國人眼裏,你盜版就等於從發明軟件的人家裏偷錢了。

在美國網站,你把長篇文學作品讓大家隨便看,人家會找你如何付錢,因為那是你的勞動。中國的傳統文化不是這樣的。

美國人不理解整個中國都搞盜版,他們理解不了一個國家都是盜賊。其實,中國人並不是那麽認為的。在中國,你偷了人家哪怕一個雞蛋,你都不會告訴他人,但你盜版,你可以告訴他人,他人不認為你是盜賊,哪怕你盜版的價值遠超過雞蛋的價值。你盜版蓋茨的words,在美國人眼裏等於你到蓋茨家盜竊了他抽屜裏的現金;而在中國人眼裏,你盜版沒人恥笑,但你去蓋茨家偷盜了一件衣服,大家都說你是賊。這是文化差異導致的。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流雲飛瀑' 的評論 :

在遺傳學領域,並不把性染色體的基因列入,也不把線粒體基因列入。我指的是1/4 來自爺爺這一點,講的不包括性染色體。這主要是性染色體的基因數量實在太少。當然,數量少並不代表作用小。

如果把性染色體帶入,那就涉及到基因比例。按百分比算,跟其它染色體比,性染色體的基因數可以小到忽略不計程度。

如果我們不按照大數定律,而是講單個個體,那我們無法得知。即使不包括性染色體也一樣,因為染色體在排列組合成為精子與卵子時是隨機的,有可能你的23條染色體在減數分裂時有可能不是剛好1/4來自爺爺,1/4來自姥姥。非但如此,染色體還有易位交換可以發生。我們隻能研究群體。根據大數定律,1/8來自曾祖母,1/8來自曾祖父,因為曾祖父母有8個,大數定律每個占1/8.這是往上走三代,到四代時,就有16個曾曾祖父母,每個占1/16的基因。往上幾代人,就徹底稀釋了。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1/4是統計學的結果還是針對每個個體必然的結果。如果是針對個體,如何保證爺爺的基因會有精確的1/4遺傳給孫子呢?比如爺爺的23條染色體遺傳給了爸爸,其中有Y染色體。Y染色體必然傳給孫子,其他的22條染色體有什麽機製來保證按照精確的比例把基因傳給孫子呢? 我知道染色體之間會有互換,但是課本上好像說隻是部分的。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我的疑問:對於一個男性來說,他的Y染色體必然來自爺爺,X染色體則可能來自外公或外婆。他的基因完全沒有奶奶的X染色體部分。從這一點上講就不是平均分配的啊?我對遺傳學隻有高中的知識。求閻兄推薦書或科普文章可以給我掃盲。謝謝。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有兩套基因不會雜,這兩套基因數量很小,但重要性很大。

一個是Y染色體基因,因為隻有男人有這條染色體,它隻能是來自父親、爺爺...是父係遺傳。幾百代,幾千代,都不會改變。另一是線粒體基因,這套基因來自於卵子,因為卵子是細胞,而精子不是細胞。隻有細胞才有線粒體。所以,線粒體隻能來自母親。不論你是男人女人,你的線粒體基因都來自於你母親、母親的母親...一代代傳下來的。屬於母係遺傳。

這兩套基因不會發生雜交,永遠是純的。基本上可以說:這兩套基因(Y染色體基因、線粒體基因)既不決定你的貌相,也不決定你的性格。所以,你是男人但不一定跟你爸長得一樣,性格也可能更像你母親。你是女的,也可能性格跟父親一樣。線粒體是能量產生場所,沒有線粒體,真核細胞不能活。細菌沒有線粒體,可以活。細菌還不屬於真核生物呢。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nold2' 的評論 :

科學能來得半點虛假?1/4 就是25%,當然,科學需要用統計學大數定律。單個個體無法生存,隻能用大數定律。因為人類並不是兄妹交,而是雜合體,連堂兄妹都不可以。在這種雜合的前提下,沒有遺傳自己的純基因一說,因為你自己都不是純的,而是雜合到極端程度。爸爸不是純的,媽媽不是純的,往上一代代沒有純的。每個人跟每個人都可能連上親屬關係,因為太雜了。你的孩子是幾萬家的基因雜合體,你無法知道你奶奶的奶奶的奶奶跟張三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有多少血緣關係,都是互相雜交的後代。你有很多孩子,每個孩子性格、長相都不一樣,比如一個的鼻子來自20代前張三的基因傳給了你這個孩子,另一個的鼻子是15代前李四的基因傳給了你這個孩子,以此類推。

tanjiang1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時不時來看看' 的評論 : 這些地產經紀佬就會講錢,言不離錢,我見過的都是一個樣,哈哈。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納愚夫' 的評論 :

謝謝!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流雲飛瀑' 的評論 :

你沒搞懂普通遺傳學。我這裏說的1/4 來自爺爺,1/4 來自奶奶,是基因型,沒說表現型。染色體不可能拆成半條,必須是整條。所以,必須是1/4,絲毫都不會差。具體在哪個蛋白質表達哪條染色體的基因,那是表現型。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入懷' 的評論 :

染色體基因一個都沒有趙女的。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納愚夫' 的評論 :
潤之老大,錦濤老二,閻錫山老三,潤濤閻老四。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你起個跳海的笨夫名字,如何與他們稱兄道弟?發個言就出餿主意。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海納愚夫\':您那種做法,書賣了錢掙了。出版商拿大頭,變相打工,為了幾塊錢,樂趣沒了。
Arnold2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流雲飛瀑' 的評論 : 應該隻是說個大概, 沒必要那麽較真吧?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對爺爺奶奶各1/4有疑問。來自你父親的23條染色體是如何保證平均來自你的爺爺奶奶呢?還是隨機分配的?這裏的說的1/4是指平均概率嗎?
海納愚夫 發表評論於
閻兄好,每天看閻兄的博客文字,成為了生活中的習慣,當然更是一種享受。讀閻兄文章,就像在與與一位高人對話。
給閻兄一點建議,每一部連載寫完後,再部分博客放送。公開放送的每一篇文章後留下:全文已經完結,需要看全篇的請加微信XXX,購買電子版。
閻兄寫書,傳播智慧,滿足自己的愛好;閻嫂賣書,不幹涉閻兄愛好,閻嫂也能通過賣書,發展家庭經濟,解除閻兄隻寫書的後顧之憂;讀者出錢買電子版,簡單方便,通過閱讀閻兄的文章,獲得知識,啟迪智慧。
三方共贏,閻兄也有更多時間創造更多作品,豐富讀者朋友們的業餘生活。如果閻兄執行愚弟的建議,我第一個購買閻兄所有的電子書,謝謝閻兄!
入懷 發表評論於
男張精子,女李卵子,女趙代孕生孩子。不知孩子的基因中趙女占的比例有多大?
中年囈語 發表評論於
我絕對不嫌長。請把它一氣嗬成寫出來,長與短並不重要,以後有機會再修改。我覺得長一點的話,我們還可以反複邊看邊推敲,體會生活的精彩。謝謝了,可惜不能給你砌茶:-)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這樣挺好。我建議您隨心,想寫長了就長,短了就短,不要刻意為之。就跟有個炒股高手寫複盤,寫完了一群罵的,這兄弟把罵的都拉黑。不給錢來欣賞,還挑三揀四,不慣這毛病。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瀟瀟雨軒' 的評論 :
就是太長了。我自己都著急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人的基因是高度雜合的,沒什麽純潔性可言。以為自己的基因是純的,是科盲。有父母各1/2,爺爺1/4, 奶奶1/4;外公1/4;外婆1/4. 往上推,永無止境。所謂的400年前是一家,一個省呢,往上推用不了多少代,誰跟誰都連上了。
abigapple 發表評論於
這算是男人結婚喜歡找處女的生物學方麵的理論依據嗎?保證自己遺傳基因的純粹性?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借機科普一下母體與胎兒的幹細胞“流竄”
瀟瀟雨軒 發表評論於
文筆生動幽默,可讀性強啊!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歪伯\':這個故事不是瞎編,而是真實事件改編。你說的情節應該並不存在。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old-dream' 的評論 :

大概在30年前,科學家就研究人的食物構成與性格脾氣的差別,是調查類研究。結果是:人的小腸越短,脾氣越暴躁,越有攻擊性。而小腸越短,越喜歡吃肉。小腸越長,越喜歡吃素。殘暴的人喜歡肉食。那時候當然還不知道食物DNA可以進入細胞而且對基因表達有影響。如果我們把動物從人擴大到所有的哺乳動物,我們可以發現一個規律:食草動物比如羊,小腸特別長。它們的性格溫和。老虎狼小腸很短,它們殘暴。從科學上講,食草動物需要很長的小腸來吸收那點營養,而食肉動物不需要那麽長的小腸吸收營養,因為食物是肉,在胃蛋白酶的消化後,已經成為直接可以吸收利用的氨基酸了。草樹葉這類以纖維為主的食物,裏邊蛋白質含量很低,需要接近100%吸收,需要的小腸就很長很細,以增加表麵積,腸子中間的氨基酸營養就不會不被吸收而成為糞便浪費掉。至於吃什麽對人的健康、性格、激素等影響,未來會有更多在分子水平上的研究。以後,女人在找丈夫時,需要用儀器量出丈夫小腸的長度,以確定其性格是溫柔還是殘暴。殘暴的去當兵,上戰場殺敵。女人殘暴的就去當地下黨。
old-dream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Then, the saying is true: you are what you eat.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遍野無塵' 的評論 :

你這個判斷,南京大學的科學家已經在頂級國際雜誌發表了。他們的試驗不是用豬肉,而是植物。食物的DNA不僅能進入細胞,還有了調節基因表達功能。這項研究如果在所有的動物裏屬於普遍規律,即使不拿諾貝爾獎,也應該得到提名。您以為您的說法是反駁我,其實您落伍了。
old-dream 發表評論於
「BuzzFeed」報導醫學上7個真實奇特案例,其中有一例是非洲一名女子在幫現任男友口交,結果前男友忽然出現,3人爆發衝突,過程中前男友拿刀刺向女子的腹部,送往醫院急救後,女子發現胃被刺了個洞,所幸並無大礙,但沒多久後,女子腹部漸漸隆了起來,9個月後,她因為腹部疼痛被送進醫院,醫生檢查後發現女子懷孕了,之後便剖腹產下一名健康嬰兒。

這個案例曾被收錄在1988年的「英國婦產科醫學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中。醫師判定女子在被刺傷前可能吞下男友的精液,因為胃被戳了個洞,精液順著血液流進子宮,加上女子可能正逢排卵期,才讓她有了身孕。
歪伯 發表評論於
那個口交懷孕的,是不是精子通過了血腦屏障,而不是通過了胃酸的考驗?

趙靜兒子的出現,使得故事已經開始進入下一代了。佟雲的兒子會不會也要出場了?校花甲要是有個女兒就好了。看看孩子們是不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按照閻先生的解說,以後大家要少吃豬肉,特別是豬頭肉。
如果腸胃的消化能力不好的話,豬的DNA片段被吸收後,人會越來越苯,道理是一樣的。

田野maomao 發表評論於
真好看,就是太長了,得分幾次看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19世紀時的文藝界人士的確以得梅毒為榮。有個作家還用讚賞的語調描述自己的症狀。最初看到這則材料的時候也很震驚,當時以為他們是以擁有的性夥伴人數多為榮。
cooper0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真的非常感謝老閻科普!看完震驚了很久,感覺這真的意味著很多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流雲飛瀑\':肯定和小兩口有關,要不麗麗的電話,李娟怎麽知道。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佟雲包二奶東窗事發和趙靜的兒子有直接關係嗎?總感覺趙靜的兒子還是在演戲,不過要演戲也是不容易的,要講99%的真話才能騙到同樣是高智商的人。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在水四方\':耶穌爸爸媽媽是合法婚姻,他們既不是婚前同居也不是婚前鬼混。耶穌神話是基督教更廣泛後的事情。
HB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在水四方' 的評論 : 您是幹IT的嗎?程序員?
在水四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BW' 的評論 : 精神太活躍所以得了梅毒,你見過?這個閻先生就算沒有看到就好了
在水四方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對呀,忘了讀過這個新聞。然後突然冒出一個念頭。耶穌是處女生的有可能是真的
HB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閻先生把梅毒與天才的關係搞反了吧?這些人天生性激素高於常人,身體精神都過於活躍,所以得了梅毒,所以搞出其他成果。但也大多ZAO ZUO ZAO DIE。梅毒有先天和後天感染的。先生趕緊睡個好覺,回頭給大家講講“梅毒上腦 + 精蟲上腦”是如何造就天才的。不僅天才,很多名人也是,比如蔣介石。
山裏人家168 發表評論於
一直在潛水跟讀老閻的係列及評論解釋,很有道理,民間的說法夫妻在一塊久了會長得越來越像看來有其生物學上的支持。即然精子可以通過胃酸的侵蝕,最後到達子宮、發育成胎兒。請教一下老閻,精子能否在消毒劑不太濃的遊泳池中存活嗎?有一漂亮閨蜜年輕時特別容易懷孕,我與她開玩笑說,遊泳也不能去....哈哈哈。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HBW\':廢話太多受不了啊。現在科學也不能詳細解釋一切。具體請參照概率論。
HBW 發表評論於
博主把老趙和倪萍搬出來說事有些牽強。他們原本就是臉龐、五官、氣質類似的人。符合同一個央視選人的標準。老了也一樣相似。非說倪萍象老趙,倪萍隻有老趙一個男友?最早的男友可是陳凱歌。難道老趙的影響力就那麽大?誰最出名就選擇長得像誰?自我塑化?搜索到一些先父遺傳的名人事例。看到夢鴿前男友與李天一的照片還真是震驚。李天一看上去樣樣優秀但是是典型的缺心眼的孩子。最後把自己玩到大牢裏去了。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BW' 的評論 :
文明必須把科學放入人的進化過程,否則就是神學的胡言亂語了,根本就是一鍋粥。

人類在進化過程中,也與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進化過程秉承著類似的“突變--適應環境--突變--適應環境”的變化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大量的淘汰掉不適應環境的突變體。我們拿人類進化過程來說,需要在冷兵器(有了鐵器後)或肉搏(冷兵器之前)淘汰掉弱者的基因。不能把這類弱者的基因傳給後代。在春秋戰國時,就非常好,男人們到了春天春播完成後就去互相殺,這樣就把弱者給殺光了,剩下的都是身體強壯的。這些人能有機會跟女人有強壯後代。有強壯後代,才能跟另外的群體或國家對打時殺死對方。這個民族就逐步進化,越來越高大,越來越聰明,因為隻有聰明的大腦才能使身體靈活。在這個過程中,能工巧匠哪怕身體差,照樣被女性青睞,因為他們智商高。後代的智商也就不會降低。

不是什麽人都可以隨便把自己的基因通過很多女性而傳下來的,不夠格的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而女性在進化中需要有選擇英雄崇拜英雄的特征,讓英雄有更多後代。最早的歐洲奧林匹克勝者,會有很多女人跟他們生孩子。到了能忽悠大眾的皇帝國王級別的,女性想跟著他生孩子的就多著去了。

當社會到了熱兵器,有槍有炮,身體強壯就失去了強勢。人的進化途徑被阻斷。因為地球人也不需要進化了,所有的對人類有威脅的野生動物就基本上滅絕了。

至於是否該有婚姻製度,在那靠體力勞動不論是涉獵還是耕田,女性無法成為自給自足的體力勞動者,男女婚姻共同養育孩子的家庭模式取代了群居模式,是性病傳播的結果。由於性病的大流行,人類不得不進入一對一的家庭模式,否則就滅絕了。群居的最大限製因子是性病流行導致人口滅絕。這是一夫一妻或少數人一夫多妻家庭模式能讓人類延續下去的唯一防止性病流行的社會結構。

然而,性病是導致大腦變成奇才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憑記憶我給你列一個單子,你就知道性病對人類進化的正麵作用了。純粹一夫一妻製就無法產生這樣的正麵作用,因為性病的流行被堵死了。

梅毒導致的奇才人物: 貝多芬、舒伯特、梵高、尼采、莫紮克、雨果、海涅、托爾斯泰、達爾文、希特勒、林肯、拿破侖、列寧。

這是我憑記憶給出的一個梅毒患者的奇人名單。梅毒被抗生素滅了後,再也不會出現這類奇人了。所以,人類在進化過程中,要有能讓性病在一定程度上傳播的途徑,比如亂搞女人的上述男人們。也要避免大規模被性病滅絕的社會形態,這就需要譴責出軌對老婆不忠,以保持一定數量的人不得性病。

睡覺去了。晚安!
webyoung 發表評論於
趙靜的兒子能從對佟雲的仇恨中超脫出來真了不起,冤冤相報何時了。欣欣真是他的貴人,愛情之火能融化仇恨堅冰,難能可貴,現實生活中的實例少之又少。趙靜的丈夫愛子心切,知錯能改、誠心悔過也值得肯定。關於人與人間信任價值的總結也十分深刻和發人深省,故事跌宕起伏、波瀾壯闊、精彩紛呈。要是佟雲能最終良心發現、改邪歸正,結局就圓滿了。閻老師幾天又寫出這麽多來,辛苦了!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HBW\':這幾個問題題目太大了。參透人類恐怕還不夠,可能要洞悉通過異性生殖來養育後代的生物。
HBW 發表評論於
這種科學原理背後大自然的目的是什麽呢?一方麵母體積累不同父體的DNA片段,另一方麵是父體盡可能的擴散自身的DNA片段?生活中有佟雲這樣喜歡多配偶的男性,是否也有喜愛多配偶的女性呢?即便很小的比例也算是“前夫”“前男友”的生命極小部分的延續。對子代又意味著什麽呢?不同父體的DNA混合後的子代是大自然的擇優手段還是劣化結果呢?絕大多數人所遵守一夫一妻製不單單是外界道德的需要吧?一夫一妻多子女本身的意義又何在呢?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田園閑居' 的評論 :

先父遺傳是不可能通過研究DNA而得出結論的。因為那個片段可能隻是調控了某段DNA就產生了那麽大的變化。我們不知道哪些DNA片斷決定哪個特征。目前根本不可能通過PCR斷定出來。很小的DNA片段就可以誘發特征特性的改變,這類研究越來越多。而親子鑒定是PCR染色體DNA,不可能把細胞裏的某DNA片斷測出來,因為PCR需要有兩個Primer,那是知道哪個片段DNA順序後人工合成的。你在不知道哪個DNA片斷影響某特征的條件下,你就無法檢測那段DNA。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自以為是的科盲太多了。越是往深裏研究,越是敬畏大自然。太神奇而偉大了,麵對自然,人就是螻蟻麵對地球。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當年我介紹過先父遺傳的博文遭受到了無數網友的責罵。這個世界上蠢人太多太多,你跟他們講科學道理是辦不到的。我那篇博文的評論裏反駁先父遺傳他們說的邏輯是:女人用黃瓜,結果孩子是綠色的。

且不說黃瓜外麵有很厚的蠟質,黃瓜的DNA根本出不來。更重要的是:葉綠體是與植物共生的單細胞類似細菌侵染了植物。而葉綠體DNA離開葉綠體是無法形成葉綠素的。科學家想把葉綠素基因轉基因到人的皮膚上,人靠曬太陽就可光合作用產生人體所需要的營養,就不用吃飯了。然而,科學家發現,這根本不可能。整套DNA不能離開葉綠體而繁殖、產生功能。所以,用“女人用了黃瓜孩子皮膚是綠的”以反駁我的那篇博文,是地地道道的科盲。我寫過一篇博文論及華人科學家的悲哀。裏邊指的就是絕大多數科學家們隻知道自己領域裏的那個分支的知識,稍微一擴展,就跟文盲一樣了。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感謝您的回複,深入淺出。非常感謝!!!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沒查英文的原因是不學醫學,好多詞看不懂。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我用google查了,因為在澳大利亞。可是google查先父遺傳的中文不是這個例子,而是知乎裏麵的爭論。看完了爭論,沒搞懂。當然我也沒特仔細的看第二頁的google,我就看了看第一頁的內容。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中國報道的“孩子長得像前夫” 、“孩子長得像前男友”,那些導致婚姻案件的報道大約十年前我寫過文章給出了當時報道的報紙名字與日期等信息,或者摘編一段文字。最近我沒查。我把那篇博文刪除了,因為得罪了很多網友。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usgaroo' 的評論 :

你一搜:“先父遺傳的例子”哈裏王子的圖片和科學追蹤都出來了啊。我就納悶你說查不到。中國也報道,英文報道無數。這涉及到在王室是否發生了偷情。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潤濤閻\':不知道這個例子,那個時候忙著移民澳大利亞了,沒注意這個消息。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去查一下:穀歌 “先父遺傳例子哈裏王子”

英文: Prince Harry of Wales

去看頭發圖片和當年的家族追蹤,全世界都報道過的,怎麽會查不到??????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借機科普一下母體與胎兒的幹細胞“流竄”

婦女懷孕後,胎兒的幹細胞會進入母體血液而傳送到身體各部,包括麵部、內髒、大腦。如果孕婦懷的是男孩,母體很快就檢測到男人才有的性染色體DNA。這些DNA是來自於丈夫的染色體DNA。也就是說,如果你懷上了你丈夫的孩子,那你的體內就有你丈夫的DNA,從麵部到大腦各個器官都可以檢測到。這是夫妻越來越靠近的原因,因為這些DNA不僅可以改變妻子的麵相,也可以改變其性格。

關於流產。很多人不知道孕婦早期流產自己是不知道的,因為在早期細胞數量還少的時候流產,孕婦的感覺就是跟月經一樣的,她不認為是流產了,而認為是沒懷過孕。在此情況下,胎兒的幹細胞已經進入了母體。這些幹細胞就在母體內繁殖,而且不僅僅是在血液裏有幹細胞,身體各部都有。這些DNA可以在母體內表達。這些幹細胞能進入下一次懷孕的胎兒。這跟胎兒的幹細胞可以穿透母體器官的道理是一樣的。這就涉及到“代孕”風潮。由於幹細胞的交換,把受精卵放入“代孕”婦女的子宮,就以為孩子跟“代孕”的女人絲毫無關,是不真實的。代孕的婦女體內照樣有該胎兒的幹細胞和DNA可測出。等於代孕的婦女也攜帶了孩子父親的DNA,雖然他不是她的丈夫,甚至沒見過麵。我們打個比方:男張跟女李結婚,用試管嬰兒的方法把二者的受精卵放入女趙的子宮。那麽,女趙如果以後貌相接近男張(就像跟趙忠祥上過床的倪萍長得越來越像趙忠祥),是合理的。如果女趙以後跟自己的丈夫生的孩子某外表比如鼻子長得像男張而非自己的丈夫,在科學上也是合理的。

所以,那些以為“代孕=提供孩子的營養,與孩子沒有遺傳物質交流”是在幹細胞研究之前的假設。別說哺乳動物在懷孕期間母體與孩子靠臍帶血液在流淌了,就是把蘋果枝條嫁接在海棠樹枝上,長出的蘋果種子種下去,長出來的不是蘋果而是海棠了。海棠的DNA就通過幹細胞進入蘋果的種子,取代掉了蘋果的DNA。這比哺乳動物DNA交換難多了,照樣發生。而且任何人都可以重複這樣的試驗。你把杏枝嫁接在李子樹枝上,長出來的杏,你把杏核種下去,長出來的是李子。李子的DNA進入杏仁裏取代了杏的DNA。

精子的活動能力有多大?令科學家震驚的一件事是:一個女子天生沒陰道,她懷孕後臨產才去看醫生,醫生檢查的確是正常胎兒,但她沒有陰道。她隻是與男友口交,精子通過胃酸的侵蝕而活了下來,穿過腸子遊了下去,直到與卵子結合,發育成胎兒。這個新聞報道遍布全球,因為醫學科學家以前不知道精子的活力在人體內如此之大。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哈佛醫學院的一位科學家把輸精管結紮的男子采樣研究他的精子去處。男子每天產生一億個精子,結紮後的精子去了哪裏?追蹤發現,血液裏傳到身體各部,包括大腦裏都有。“精蟲上腦”竟然成了事實。精子穿過細胞的能力、母體與胎兒幹細胞的交流互換,早就被很多科學家研究。

有研究報道:一個精子弄死後放入雌性動物生殖器內看看會發生什麽。結果是:一個精子可以影響到母體對精子的免疫反應、母體性格發生變化等功能。這可是不懷孕的條件下發生的作用。當然科學家不能拿人做試驗,這是倫理與法律規定。從理論上我們可以推理:如果不用避孕套,一次進入陰道的精子數平均超過一億個。那麽,這些精子的大部分被分解後,到底後來發生了什麽,一個精子有多少DNA片段?目前來說無法得知。因為這些DNA片段極難跟蹤。用熒光標記不可能,PCR也很難查到。假如就一個DNA片段進入了卵子,你無法測出。這是先父遺傳不是普遍現象的原因。

英國王子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你不知道的可以上網搜查。震驚英國的先父遺傳事實是無法回避的。到底是幾百萬裏有一例還是幾千萬裏有一例還是幾十萬裏就有一例,沒人能統計出來。這涉及到隱私,法律不允許這類涉及隱私的調查研究。有一點肯定:絕不會幾百人裏就會發生一例。因為剛好某DNA片段是影響麵部特征的進入了某卵子或受精卵。概率太低太低。

英國王子那樣明顯的頭發顏色先父遺傳例子,那是因為王子的地位,普通老百姓誰去關心?當然,各國都有這類案件事鬧大了,新聞報道了。中國也不停地有這類案件報道。具體到趙靜的兒子眼睛長得有了先父遺傳是否她懷孕早期流產了她不知道(是幹細胞的流竄結果),還是DNA片段直接作用於卵子或後來的受精卵,無法得知。如果某人的肚臍或腳趾頭長得像先父,那誰知道呢?就是麵部,除了眼睛外,很難被注意到。像倪萍那樣,要麽是趙忠祥的幹細胞竄到了倪萍身上太多或精子片段竄到倪萍臉上每一個幹細胞導致她臉上的每一個細胞裏都有趙忠祥的DNA,否則,很難看到她跟趙忠祥比親哥倆都像的效果。這是比較罕見的幹細胞或精子流竄到如此地步的例子。但我們依然看到了。那是因為他們倆是名人,如果是老百姓,即使發生這樣的DNA流竄或幹細胞流竄,大家也無法得知了。
田園閑居 發表評論於
回複\'流雲飛瀑\':有兩次沒用套,就發生先父遺傳,還正好體現到眼睛,這個概率有多小,雖說不是不可能。另外的可能還是他親生父母的遺傳,雖然和他父母的眼睛都不像,但也可能是隔代遺傳,或隱形基因恰好被表達了。當然這個概率也小。到底是哪個小概率事件發生了,除非把把這幾個當事人抓來好好研究下他們的DNA,實在很難下判斷。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謝謝老閻詳解。這種詳細準確的資料很難查到。
入懷 發表評論於
流雲飛瀑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田園閑居' 的評論 :
文章要看仔細,上文提到有兩次沒用避孕套。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回複\'田園閑居\':您說的對,佟雲是一直通過表哥買避孕套。不過他懂安全期,隻要一次沒用就有可能,安全期可靠性不低,尤其經期馬上就來的時候。
田園閑居 發表評論於
記得前麵章節裏,講咚雲和趙靜上床是,都有用避孕套。所以不該存在什麽先父遺傳的事。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看了老閻沒回答上個問題,先父遺傳的問題已經知道答案了。謝謝。
Ausgaroo 發表評論於
太精彩了!!現在中美毛衣站算個毛啊。
ProfessionalEngineer 發表評論於
你這故事.....speechless
北京駱駝 發表評論於
老閻:加油!期待每天更新一篇。
風水縱橫 發表評論於
期待中。謝謝。
油人隊球迷 發表評論於
姻緣天定
zb 發表評論於
這個欣欣也是高智商的人,這個故事是高智商人之間的故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