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人圈為何“逢左必反”

冷眼看世界 熱心過人生
打印 (被閱讀 次)
 

 

很諷刺,國際婦女節在中文世界過成了另一個“消費日”。這個日子的初衷是什麽,男人和女人似乎都不這麽在乎了。好在還是有媒體在三月八日當天給讀者們做了些常識普及教育 —— 三八婦女節是左翼人士抗爭和女權運動的產物。

 

有趣的是,就在筆者生活的溫哥華,不少大陸新移民正在抗議流浪漢避難屋的安置,其中華裔女性為主力軍。她們在抗爭的同時,不忘在媒體和微信群組裏一口一個唾棄“左派”。中國(或華人世界)的女權運動亦有長遠的曆史,同樣也是左派人士為先鋒,當年的左翼若得知自己念茲在茲的婦女同胞百多年後就如此汙名化左派陣營,不知九泉之下作何感想?

 

大溫哥華地區的流浪漢避難屋問題在技術層麵筆者不做“應該安置”或者“不應該安置”的討論,關鍵在於部分華裔移民在價值層麵的態度。不論抗爭團體的對外論述多麽強調“我們不歧視弱勢群體”,但在他們的微信群組內部的討論或者私底下言論,都在強調一個邏輯:個體的弱勢是因為本身的道德缺陷如懶惰,或者能力缺陷如無能,所以他們弱勢的命運可用“活該”總結,於是反對救助他們就在道德邏輯上成立了。而這批人士還有個很有意思的邏輯那就是認為西方所有主流媒體都是“極左媒體”。

 

為什麽那麽多海外華人會認為主流社會所認知的偏左和偏右媒體都是“極端左翼”媒體?為什麽“左”的標簽就等同於負麵?而價值上為什麽鄙視弱勢群體的思維方式就那麽能得到共鳴?左派是如何被一步步汙名化的呢?

 

 

1914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的德國海報(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這些問題筆者也問了周圍的朋友,各有各的說法。先談談什麽叫做“左”,什麽叫做“右”。其實這個話題沒有想象那麽簡單,也不是籠統地說左派強調平等,右派強調自由,因為這不代表一個偏左的人不在乎自由或者一個偏右的人不在乎平等。經濟的光譜上講,左派更強調大政府及經濟利益分配,右派更強調小政府及保障市場經濟自由不受政府幹涉。從社會及議題的角度看,左派更強調尊重多元,保護弱勢群體與少數族裔,政治上更趨於世界主義。而右派在同性戀,墮胎等問題上更趨於反對,文化上更保守傳統,政治上更偏向民族主義。

 

現實生活中,大多數人在有些問題上思想偏左,有些問題上思想偏右,更宏觀看沒有所謂的絕對性的對與錯,而是在具體議題麵向上個人的價值及利益趨向罷了。事實上,在西方(在中國也有類似現象)左右是互相滲透的。一個偏左的媒體不會認為應該消滅市場經濟,而一個偏右的媒體也認同族群歧視是錯誤的。換言之,左派和右派的一些價值已經成為了全社會的共識。所以當一些華裔移民認為加拿大和美國所有主流媒體都是極端左翼的時候,不禁要懷疑是否在北美主流偏左和主流偏右的價值對於新移民來說都太“極端”了?而隻有“極端右翼”的思維才符合部分新移民對於正常社會的期待?

 

筆友的朋友們有不同看法。一派是文化決定論,認為中國傳統儒家的意識形態裏麵是合理化等級製度的,所以文化上就是幾千年的“右翼意識”為主體思維定式。這個思路多少有些五四時期知識分子要打破千年封建社會的邏輯,但同時多少有些逆向文化歧視的嫌疑。還有朋友覺得其實就是屁股決定腦袋。左派政府更喜歡加稅,對於華人社區的產業結構來說這是觸及了利益,那麽經濟問題上反對左派那就順便把左派認同的一切價值都給反對了。類似的邏輯就是因為很多人在同性戀議題上站在保守主義一邊,所以一切左派的東西都要反對。這個可能是部分人的現象,但不足以說明海外華人圈那種“逢左必反”現象。

 

政治學普及媒體“政見”的發起人方可成在一次講座裏表達了一個觀點:中文世界如此鄙視“白左”主要是因為社會達爾文主義作祟。所謂社會達爾文主義,核心就在於認定弱肉強食是唯一真理,叢林法則本質上不應該受到人為幹涉。而社會達爾文主義發展到一定境界那就會出現類似於納粹德國這樣的曆史悲劇。筆者認為除了社會達爾文主義某種程度是中文世界主流價值觀之一外,還有三個現象要注意。

 

首先,海外華裔移民社區缺乏公民意識。公民意識的關鍵在於權利與責任對等,以及自身為社會的一份子。所以光展現自身權利,而不考慮自身的社會責任是不行的。華裔新移民選民在做政治表達的時候還停留於“我為了孩子”,“我的房價要跌了”和“我很害怕”,而很少從全社會的角度看這麽做是否更節省社會成本及鞏固全民安全。事實上,誰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戰,但如何將自身利益和社會利益做結合是個值得思考的地方。再退一步說,當其他人某種程度“狡猾地”論述自己的立場符合全民利益的時候,部分華裔移民還在自鳴得意地展現“真小人”式的灑脫。

 

Grace Lee Boggs (1915年6月27日 – 2015年10月5日)是一位美國作家,社會活動家,哲學家和女權主義者(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其二,海外華裔移民社區缺乏曆史常識和“曆史感”。相信大多數華裔移民是基本認同童工不合理,男女是平等的,華人不該被歧視,雇員不能無休止加班。但這些我們看來的常識他們可能不知道曆史上有左派努力的功勞。當他們在某種程度合理化對其他少數族裔歧視的時候,可能忘卻了華裔是如何被歧視的。而民權運動對於北美亞裔的重要性。幾乎沒有人會曉得民權運動裏麵也包括了像Grace Lee Boggs這樣的華裔女性左翼運動先驅的努力。另外,上個世紀後葉,因為冷戰和香港局勢的關係,海外華人社區裏麵港台背景人士裏麵的確有“逢左必反”的情緒。或許而後進入西方的大陸移民,也被這樣的標簽所影響,雖然他們並不知道一開始“反左就是反大陸”的意思。

 

其三,海外華裔移民社區缺乏人文學科的邏輯訓練。當然學科鄙視鏈也是個有意思的話題,人文學科本身或許在華人心目中就是失敗者的代名詞。但實際上,麵對社會問題,如果一整個社區都缺乏專業人文學科訓練人才的時候,的確容易產生看問題隻看表麵的思維慣性。“黑人社區就是犯罪率高啊,所以黑人......”。類似於這種不懂得去思考曆史脈絡和社會政治經濟結構對於個體和一個群體影響的思維方式的確在網絡上是一種主流。如果一個圈子或社區思考社會問題永遠停留在“看山是山”的階段,那麽“逢左必反”也就成了自然。

 

縱觀曆史,不論左派,右派,還是“蘋果派”都有先驅和群體為人類作出貢獻。如何理性看待不同的價值體係和意識形態,我們有機會進一步探討。

作者:趙一昉
本文首發於“美國華人”公眾號(ID: ChineseAmericans)。

jndydkt 發表評論於
就是有了LZ這種low 左,華人才逢左必反
jkerry11 發表評論於
趙美心judy chu, 支持華裔細分,這細分表上除了港台大陸等等,還有一個族裔是台山人。
台山,一個廣東的小城市,以前從來都沒聽說過。
就因為她的老公和崽子是這個“族裔”。
拋開左右之分,就說這個華人民主黨的典型趙美心,我說她是人渣,各位有意見嗎?
飛來寺 發表評論於
“看山是山”是俗諦,你以為“看山不是山”就是真諦,再站高點看,“看山還是山”。
就拿溫哥華來說,哪裏建流浪漢之家的建設地點之爭隻是表麵現象,為什麽從不追究流浪漢是怎麽造成的。帥哥市長上台時誓言幾年消除流浪漢,結果流浪漢越來越多。事實說明他活在幻想中,藥不對症。Homeless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左派理念對家庭價值的破壞,海外華人反對治標不治本,反對庸醫亂用藥,並非“逢左必反”。最近左派省政府保護省民利益,反對把大溫房市搞成國際市場的做法,打擊投機,也深獲本地華人讚同,哪裏“逢左必反”了?
作者以抽象理念代替現實生活,以集體名義代替個人權利,幼稚的書卷氣應付不了社會的複雜。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跟風罷了,有川總作榜樣。
牽涉到自身小利益,馬上就不分左右了
Tern 發表評論於
中肯。這個現象在文學城裏就很普遍。
穿越雲端 發表評論於
哈哈,老農民說的好。博主這不是給人貼標簽是什麽?什麽叫"海外華人逢左必反"? 海外華人反的是那些明顯不合邏輯,禍國殃民的政策。比如大麻合法,毒品注射屋,獎懶罰勤的福利,大肆引進價值觀不合的所謂難民。
ahhhh 發表評論於
左派講邏輯?笑死個人了。
左派最擅長的就是貼標簽和煽情,這篇文章就是個好例子。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NZND。出來混總要還的。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
東升公社 發表評論於
博主說到點子上了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華裔大多數人混到了高收入階層,政治上隻能跟右派混。左派相當於搶別人的東西,把homeless shelter建在稍有錢一點的中產階級邊上,而真正的富豪根本動不了。我自己思想上是左派,但很理解他們為什麽投共和黨。博主的分析,說實話,太膚淺了。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左也好,右也好,各有各的煩惱,如再扯上膚色信仰,那就更亂了,看看下麵鏈接就明白了,至於華人嘛,中港台來的本來就不一致,不說也罷。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8/03/nation-of-islam/555332/
老農民說兩句 發表評論於
作者說話居高臨下,一付脫胎換骨後的高等人形象,可惜,附圖上的三隻手是白人,拉丁裔和黑人。唯獨忘記了亞裔。大概細分後就更不用記住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