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曼的愛:愛得如此刻骨銘心

像文人一樣愛寫,像文盲一樣犯傻;像女人一樣愛美,像男人一樣爺們;橫眉對老公,俯首為朋友
打印 (被閱讀 次)

國內朋友發來個微信段子,內容說做人要做“有趣的人”,還特別舉了一個大名鼎鼎的人作為“有趣的”典範:費曼。不由得想起我“認識的”費曼。

 

初識”費曼,是在美國田納西州橡樹嶺那座原子能博物館裏。大廳裏正麵牆上的照片上是所有參加過“曼哈頓計劃”的物理學家的頭像。雖然夾在一群物理學家中間,雖然是在愛因斯坦的大腦袋後麵,可那張英俊的臉給人印象深刻。對於我這個“科學盲”而言,費曼很陌生,回去特意查查,才知自己如何地孤陋寡聞!

 

於是有了“再識”費曼。那本曾經熱銷一時的書《別鬧了,費曼》,給我們描述了一個天才的一生,潛心於事業,可摘諾貝爾獎的桂冠;放鬆閑暇之際,則會以有趣的事情來點綴:開密碼鎖,擊巴西鼓,乃至跳舞繪畫,樣樣拿得起、放得下。

 

據說,費曼在加州理工學院的時候,芝加哥大學想方設法要吸引費曼跳槽,他們給的報酬,是當時費曼薪水的三四倍。但費曼謝絕了。理由是,若有這筆薪水,我將有能力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找個迷人的情婦,為她買一座漂亮的房子,給她買好東西……用你們給的這份薪水,我必定真的會這麽做,我知道那會是什麽結果,我會為她操心,掛念她在幹什麽,我們會吵架。我回家的時候,又會如何如何。這些鬧心的事兒,會讓我寢食不安,會讓我心情不快。我搞物理也搞不好了,一切都將是一糟!……因此,我已經決定,我不能接受你們的好意。

 

費曼的理由聽起來充滿了調侃的味道,哪裏像一個正兒八經的教授?更像一個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兒。可是叫人喜歡。

 

第三次則是讀他的書信。費曼女兒編輯出版了他的書信集。其中一封是他給第一個妻子的信。通篇文字充斥著“愛你”“深深地愛你”“甜心”“我的摯愛”如此這般的話語,就像一個正在熱戀中的情人。信的最後,費曼這樣寫道:“請原諒我沒有寄出這封信,我不知道你的新地址啊”

 

   原來此信是寫於妻子已經散手人寰的兩年之後!至此,我的眼淚下來了。

 

   這封信乍看起來秉承他幽默風趣的個性,可是字裏行間,浸著思念與淚水。女兒在編輯這封信的時候,加了這樣的注釋:“這封信非常破舊,比別的信都陳舊得多。看起來好像費曼時常捧讀”。

 

    玩世不恭的費曼,驚世駭俗的費曼,愛得如此刻骨銘心的費曼,我也愛你!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生常談12' 的評論 : 你好,老生!應該是人同譯名不同吧?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anjuan' 的評論 : 有點情場失意名利場得意的味道。。。。
老生常談12 發表評論於
費曼是曼哈頓工程的費米嗎?

好像2年沒見到你了,歡迎回來!
danjuan 發表評論於
這也是他戰後體檢有精神病的原因吧。有個電影,裏麵那個打鼓的就是他,後來他站在街邊櫥窗看婚紗還是什麽的,哭了,我也哭了。

其實這是他後來玩世不恭的根源,雖然他骨子裏是個情種。由此想到花花公子的老板,更加玩世不恭,隻是女人給了另一種體驗。

其實很多男人天生的情種,如果得到一個女人值得去愛,也許一輩子就平庸了。但是一個追求完美的男人,經曆這些以後,很多反而爆發出了潛能,成就一番世人羨慕的成就,但是於他自己,開始也許隻是用來掩飾內心的傷痛。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