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通關者之美好新世界

打印 (被閱讀 次)

通關者之美好新世界

滿空禪師有張無形的網,佛來捉佛,魔來捉魔,誰來捉誰。這張滿空的網,誰能逃脫呢?

又一個夜晚。

頭上美軍F-80C戰鬥轟炸機轟鳴著,不斷投下燃燒彈,一條又一條火舌迅速在四周的枯草上蔓延,在暗夜裏交織成忽明忽暗的巨大火網。這是1952年的朝鮮戰場,葉好潛伏在黑乎乎的草叢中,她的身旁趴著一名誌願軍戰士,火焰就在他們身旁跳躍。一顆燃燒彈帶著明亮炙熱的光芒落在了兩人中間的草叢中,那人的後背上一下子躥起一道火苗。她偷偷看了看身旁那人,烈火在他背上啪啪作響,間或冒起黑煙,他保持同樣的姿勢默默匍匐在原地一動不動。火勢太猛,葉好的衣袖也起火了。她知道在他們身後一米外有一條水溝。“不要動,不能暴露。這是死命令。”黑暗裏傳來低沉的吼聲。“躲到水溝裏去。”葉好對戰友叫了一聲,嘶啞的聲音裏帶著哭腔。她迅速向後翻滾,頭腦裏傳來一個聲音厲聲叱責她:“逃兵,敗類!你這樣會暴露我軍的行動!你應該象邱少雲一樣,紀律高於生命。” 她沒有辯解,唯一的反應就是行動、行動、再行動。直到她滾進那道半米深的水溝。

整個人埋進水裏,身上的火苗立刻熄滅了。外麵傳來一陣亂槍掃射。等槍聲平靜下去,她偷偷探出頭,看見剛才起火的地方已經冒起滾滾濃煙,火光中一個人形在默默抽動。靜靜地,沒有一點聲響。她的眼淚象瀑布嘩嘩地從臉上衝下來,她立刻又把頭潛入水下。 “原來他就是那位傳說中的戰鬥英雄。為了不暴露埋伏,他一聲不吭,任憑烈火肆虐,活活燒死在戰場上。”

淚水和溝水混成一片,她的心痛到抽搐。

剛一轉念,眼前忽然變成另一幕場景。

夜幕低垂,霧很大。她站在巷口,眼前是一條窄窄的青石板路鋪成的小巷,沒有路燈,前麵很暗。她沒有猶豫,踏進小巷徑直往前走。突然頭被重物狠狠地猛擊,眼前一黑,一下子暈倒過去。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渾身疼痛躺在青石板地上。原來剛才被人從身後偷襲,蘇醒過來她還躺在小巷裏。用手一摸,裙子被扯碎了,下體格外腫痛。忽然意識到什麽,她全身打了個激靈。汗毛根根倒立,整個人感覺到一種陰冷的異樣。

有一個念頭襲來,有個聲音悄悄地和她耳語。“你被一群乞丐輪奸了。”

她沒有說話,巷子還是那麽暗,一個人影也沒有。她迅速檢查著身體,沒有缺胳膊缺腿。她咬咬牙緩緩站起來,整理整理衣服,平穩堅定地大步往前走去。

人煙稀少的雲滄高原,在荒涼的鐵軌邊上,葉好獨自沿著鐵道往前走。懸崖之下,是黃沙滾滾的雲滄江。

“你好,過路的行人,你是從哪裏來的?”有人在和她打招呼。她四下裏望去,沒有看到一個人。再順著聲音的方向扒開半米高的草叢仔細找過去,在荒草與荊棘中,她終於發現了一個丟失了下頜的白色的人類頭骨。“是你在和我說話嗎?你好,我叫葉好。我從西邊一個叫魯爾的地方來。”她蹲下身去,和這個一張一合的骷髏頭骨聊了起來。

“魯爾,那是我的故鄉。我從魯爾來這裏替煤礦修鐵路。鐵路修好了,沒想到遇到泥石流,再也回不去了。”從那兩個深深的黑洞樣的眼眶裏,滾出來兩串眼淚。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等你返回魯爾的時候,可以替我給家裏捎個信兒嗎?告訴我老婆好好把孩子拉扯大,讓她別再等我了。我家的地址我還記得……”好不容易遇到個行人,那個骷髏頭迫不及待,一口氣繼續往下說。

“你遇見過頭骨會說話嗎?”葉好忍不住打斷它。

“哎呀,你說得真對。我不是已經成了骷髏頭了嗎?為什麽還可以想事情,還可以說話呢?難道是我的靈魂附在這具頭骨上了嗎?”它猛地停住對話,納悶地思考這個問題。

“會不會你隻是被別人變成了頭骨,其實你還活著呢?”葉好小心翼翼地提醒它。那具頭骨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忽然感受到強烈的震動。頭骨一下子消失了,地上躺著個滿身泥濘,滿頭亂發的中年男人。他汙黑的臉上,全是淚水衝刷出來的一道道溝回。“謝謝你,我真的還活著。”他翻過身先是慢慢跪了起來,隨後緩緩站直了,心裏百般滋味翻騰。“我在這裏一醒來,就發現自己成了個骷髏頭。我在這個鐵道邊,日曬雨淋,每天數著日子,已經困了五年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客死異鄉的修路工。五年來,這裏偶爾也有人路過,可是從來沒人發現我,更沒人和我聊天。謝謝你點醒了我。”

“你現在可以自己走回魯爾去了,你的太太和孩子,應該還在等著你吧。祝福你。”葉好握住他激動得顫抖的雙手。

話音未落,葉好一下子掉進一個漆黑的大洞。洞裏是汙黑洶湧惡臭的地下水,她象片小小的樹葉,被這激流攜裹著衝擊著暈頭轉向。“平靜。”她告訴自己,湍流中她盡力放鬆身體,舒展四肢,告訴自己不要驚慌,不要掙紮,隨著水勢上下沉浮,跟著水流一路向前衝。

等她停下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在一個化糞池旁邊。周圍全是一灘又一灘黃色的糞便,發出一股令人作嘔的濃烈刺鼻的惡臭。在這又髒又臭的地方,忽然出現這個看起來比較幹淨的女人。那些因為羞愧而一直沉默的糞便們,悄悄地好奇地打量著她。“她看起來很和善。也許她會滿足我的願望吧。”有一團糞便這樣想著。她終於打破了沉默,發出了微弱羞怯的請求:“你好,幹淨的女孩。對不起,我太髒太臭了。我很想洗個澡。你能不能為我們修一個清水池,讓我們能夠洗一洗?”

“當然可以。”葉好聽到那怯懦的聲音,馬上應允了。在她念力所及之處,果然出現了一個清水池。那團糞便,一下子跳進了水池。進去之後,在緩慢的清洗之中,她慢慢變成了一個裸體的半老的女人。“我真不敢相信,原來我不是大便。”她看著自己滿是汙垢的身體,驚訝得沒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慈悲的女孩,當我意識到自己成了團大便的時候,我羞愧、悲傷不已。我一直在心裏默默祈禱,希望聖母瑪麗亞的降臨。你就是聖母派來拯救我們的天使吧?為了遮住我可恥的裸體,請你為我們再修一座可以沐浴的浴室吧。我還需要繼續清洗。”

葉好又一次發揮她的意念力,一座大家希望中的浴室出現了。那個浴室有一個個小小的隔間和正在嘩嘩流水的大噴頭。那第一個變成人身的女人,留著眼淚,進了浴室。她洗得越幹淨,人就變得越清醒:“慈悲的女孩,我想起來了。我叫黃婉儀,是一名女科學家。我不知道怎麽回事,變成了一團糞便。現在,我已經潔淨了。謝謝你救了我。”葉好馬上給每個隔間放上了幾套衣服。

黃婉儀穿上衣物,緩步走了出來。葉好發現她鼻梁挺直,雙目深邃,有一張輪廓高貴的臉龐,原來是位端莊、典雅、優美的東方女性。隻見她渾身散發著柔和的光暈,好象一輪皎潔的明月。

“萬福瑪利亞,你充滿聖寵,主與你同在,你在婦女中受讚頌,你的親子耶穌同受讚頌,天主聖母瑪利亞求你現在和我們臨終時,為我們祈求上主,我們的天主,阿門!”

她的聲音,溫柔中帶著抑製不住的悲憫和憂傷,低聲禱告之後,她開始召喚她身邊的那些糞土。“你們都去清水池洗一洗吧,洗完了再到浴室去徹底衝刷幹淨。我相信你們也和我一樣,都是中了邪惡的魔法。”

一團、兩團、一堆、兩堆。它們猶猶豫豫、難以置信地進了清水池。隨著逐漸的清洗,它們陸陸續續變回了女人的身體。葉好和黃婉儀開始勸說更多的,所有的糞便都去洗一洗。眼看著那些惡臭的糞土變回一個個美麗的女性,她們的身體忍不住顫抖。“太邪惡了。這麽多姐妹們,尊貴美麗的女性,都被變成了糞土。”當這裏的女人們全部衝洗幹淨,穿上衣物後,她們無一例外地優雅美麗。

科學家、企業家、政治家、藝術家、作家、音樂家、超級名模、電影明星……她們互相辨認著彼此,原來她們不僅擁有出眾的外表,更是來自各個領域的佼佼者。一下子聚集了這麽多優秀的女性,這裏宛如銀河群星璀璨。當她們被變幻成糞便的時候,身為汙穢的糞土,她們極度羞恥,全部都“忘了我是誰”。現在她們悲欣交集,留著汩汩熱淚不斷感激葉好和黃婉儀。

 “我們中了魔法已經很久了,沒想到今天可以重獲自由。”她們一一道別,逐漸消失。直到最後剩下葉好和黃婉儀。

黃婉儀擁抱著葉好:“慈悲的女孩,我會記得你的名字。我會為你禱告,希望聖母時時保佑你,天使永遠守護你。”話音剛落,黃婉儀也瞬間消失了。

“這裏,都是傑出的女性。這些選手,在芸芸眾生之中,她們是女人中的星星和月亮,獲得世人的景仰愛慕。無論她們過去怎麽樣的耀眼,還是被我的化糞池捕鼠器捕獲成了如此不堪的存在。你要知道,她們的意識被困在這裏,時間最長的,已經有八年了。八年,她們的身體隻能僵硬地躺臥在病床上,沒有人知道她們什麽時候才能蘇醒,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植物人。沒想到你真的很會玩,你和黃婉儀這下把她們全部解救了。”那個鬼魅般的聲音原來並未離去。

 “瀑布”,當水流帶著她從高處墜落的時候,葉好意識到自己被卷進了瀑布。“中間,更安全”她做著自己能做的所有努力,希望自己是從水流的中間而不是邊緣掉下去。“來自邊緣的撞擊很可能讓人受傷。”閃念中,她給出解釋。

狠狠的筆直墜落中,她好像看到一麵巨大明亮的鏡子迎麵撲來,她以極大的速度身不由己撞上去,頓時失去了知覺。

再次醒過來,葉好發覺自己躺在一片荒涼廣袤的灘塗上,耳朵、鼻孔、嘴裏,五官乃至全身都是汙濁的泥漿。陰風陣陣,灰暗的雲層低懸,一直延伸向遠處。這裏是真正的荒涼,沒有植被,沒有動物,沒有人,沒有生命的跡象。

她艱難地支撐起身體,在泥濘中努力站起來,沿著灘塗往前走去。

“幸運的小白鼠,好好看看你的腳下。”那個聲音在提醒她。葉好低下頭,才發現腳下有各種形狀的泥塊,有的泥塊已經形狀模糊快散成泥漿了,灘塗上間或有一汪一汪的水塘,水麵散發出腐爛的氣息。

“這些可憐的種子選手們,他們的意識爛在這裏,也已經很久了。曾經有這樣一個童話,一雙有魔法的紅舞鞋,穿上它可以跳出最輕盈靈巧的舞蹈,成為至尊的舞者,光芒四射,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但是一旦穿上它,你就脫不下來,它會帶著你一直旋轉跳躍奔跑,直到耗光最後一點力氣。告訴你一個秘密,那就是我為你們打造的紅舞鞋。

你聽過沒腳鳥的故事嗎?有一種鳥,從來不能停歇,一直保持飛翔的姿態。它停下來那天,就是它死亡的日子。沒腳鳥,也是我的捕鼠器下的犧牲品。

猜一猜,我用什麽做誘餌囚禁了他們的靈魂?”

灘塗上,靜靜地躺著一大堆散亂不堪的泥塊。葉好吃力地挪動著,象小孩子搭積木那樣,忙碌了很久,把它們漸漸拚成了一個個完整的形狀。直尺、三角、立方形、圓形……還有那一根根柱狀突起的,分明是男性的生殖器。

她蹲下身來,和泥塊們輕聲低語。“現在,你們都找到自己的形狀了嗎?你們為什麽會變成這樣的形狀呢?”

“直尺,你是不是熱衷評論別人,尋找他人的長長短短?三角,你是尖銳而叛逆的吧?方形,你所追求的是不是為人方正,剛直不阿呢?圓形,你崇尚的是八麵玲瓏、圓滑之極嗎?有一種說法不是叫上善若水嗎?那腐臭的水坑,是迷戀於水的境界,結果被變化成一汪死水吧。鑰匙,象征著權柄,古往今來追逐權勢,迷戀權力的人,真是數不勝數啊……”她喃喃低語。那些泥塊,好像真的聽到也聽懂了她的話。它們醒悟過來,慢慢化成一個個雲彩似的人形,飄至半空。流著眼淚,七嘴八舌地感激她:“謝謝你點醒了我們。我們已經在這裏被困住很久了。謝謝你。”說完話,它們越變越薄,慢慢散開,然後完全消失。

“我是個虔信的出家人,跟隨師傅在人跡罕至的深山裏持戒清修,沒想到我會變成這個樣子。”一個陽具打量著自己,羞愧難當。“作為一名道貌岸然的成功人士,我原本就信奉及時行樂,周旋在各種女人中間,尋求著下半身的快樂。變成這樣也不奇怪。”另一個聲音啞然失笑。“我,我是個沉迷於雙修的修行人。”另一個生殖器結結巴巴、十分尷尬。

“這個捕鼠器的誘餌也許是某個特定情境,誘發我們的意識反應。我們可以把它稱為意識陷阱。一旦我們的反應達到某種激烈程度,這就是咬餌,我們就落入了意識陷阱的圈套。所以,我們厭惡的、逃避的、恐懼的、熱愛的、追逐的,這些讓我們動心,引發出我們的執著的東西,都可能變成捕獲我們的陷阱。”葉好若有所思。

“執著,每個人都有執著,都會被這執著束縛扭曲不得自在和自由。意識捕鼠器太可怕了。”葉好想到那個悲慘的化糞池捕鼠器,心情沉重得說不下去。

這一片灘塗上的淤泥,它們都聽懂了。都流著淚靜靜地回想自己究竟被卡在了什麽地方,被什麽樣的執著所捆綁捕捉。一旦它們想明白,都慢慢恢複成人形,一邊道謝一邊輕盈地飄舞起來,再漸漸散去。灘塗的天空越來越清澈,地上的淤泥也越來越少。大地開始顫動、搖晃,天空和灘塗忽然變成一幅巨大的畫卷,飄到空中,緩緩自燃,最後化為灰燼。

寶藍色的天空一片晶瑩,浩瀚無邊的大海碧波蕩漾,連綿起伏的大地上是星羅棋布的群山田野城市村莊。葉好的眼前展現出一個波瀾壯闊的新天地。

“我精心挑選的這些通關者,往往逃得了我的夢境播放器(dream player),也逃不過我的意識捕鼠器(mind mousetrap)。說道夢境,人類的曆史、文化,尤其是宗教文化一貫迷信各種夢兆。嗬嗬,你還記得幽閉地窖裏的涅巴拿吧。隻是給他重複播放了一個荒誕的夢,他就活活逼瘋自己,親手刺殺了自己的母親。卡瑟琳.德.美第奇,隻要傳給她一個聲音,讓她忠實地執行神的意誌,她就可以馬上變成嗜血的劊子手。你知道有多少前途無量的年青人都象涅巴拿一樣,被那個亂夢折磨到人不人,鬼不鬼嗎?你瞧,隻是輕輕按下播放鍵,邪念就根植在了他們純淨的內心。而一個揮之不去時時作祟的自殺念頭,又可以讓多少抑鬱症患者送命?

在邱少雲這個有趣的故事裏,活活燒死在戰場上的往往是那些出色的選手。當然,燒死他們的不是戰火,而是他們頭腦裏的責任、榮譽和紀律。你知道嗎?這是我鍾愛的短片。如果每一個小人物都象你那樣厚顏無恥,心安理得地充當逃兵,那麽我們這些神一樣的存在,也很難因為個人的野心,輕易地發動戰爭了吧。

烈火煉真金。膽小鬼會因為恐懼畏縮把我視為魔鬼,而真正的強者則會感恩這稀有的遭遇,感激我給予他的艱苦磨礪,把我當作千載難逢的明師。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將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現在,你不僅毫發無傷,還解救了那麽多人,奠定了一個美好新世界。

天上地下,唯有成就自己最為尊貴。這是您曾經說過的話。現在,尊貴的成就者,歡迎來到您的美好新世界。”那個聲音話鋒一轉,從倨傲無禮變成了謙卑恭敬。

毫無預兆地,葉好從夢中醒來,那光怪陸離的夢境一下子變得模糊而遙遠。屋裏一團漆黑,臥室空調的指示燈發出幽微的綠光,不大的封閉空間回響著冷氣機微細的噪音。一陣陣的冷氣徐徐吹來,頓覺頭腦清明很多。她調均了呼吸,放鬆四肢,然後閉上眼睛盤腿靜坐,希望頭腦中那團沸騰的海水能夠逐漸澄淨下來。

靜夜之中,微閉雙眼。她清楚地看見自己身上放射出燦爛炫目的金光,猶如一輪明晃晃的金太陽。這是代表迄今為止最高成就的紅瑪瑙精光水晶金太陽。

“獨坐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坐在這小小的暗室裏,她用力睜開雙眼,刹那看到無遠弗屆。世界變得廣大深遠,蒼穹之上飄來一團又一團七彩祥雲,那祥雲之上簇擁而來的象天使又象菩薩。“這是您的美好新世界。”耳畔傳來唱誦,香花如雨紛紛灑落。各種樂器演奏著仙樂飄飄,曼妙歌聲讚頌著美好世界女主人的慈悲智慧。微微細雨從天而降,這種雨水用手觸摸清冽,嚐在嘴裏甘甜,原來這就是甘露。放眼遠眺,視野所及處,連綿不絕顯現出層層環繞金光四射、精美絢爛的壇城。各色人影不盡其數,皆跏趺坐端坐壇城。“那是您的法慧傳承。”有人這樣告訴她。葉好發現自己一下子坐在高聳如雲的壇城的最中心。那感覺真是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

“頂禮女主人,祈請您為美好新世界的眾生轉動法輪。”其他各個世界的諸佛菩薩、諸天、諸神都聞聲而來。七重天海碧波蕩漾,天海之上九重諸天一層又一層圍個水泄不通,大家都趕來聽聞妙法。

法鼓響過三巡,一切寂靜,隻有浩蕩天風刮起旗幡的聲音曆曆在耳。

葉好,獨坐山巔。眉間法眼開啟,放射毫光。念力所及之處,無量知識、如海智慧一一現前,無不廣大圓滿。麵對充滿期待的全世界,她靜靜地,沒有作聲。

當她再次躺下的時候,那莊嚴瑰麗的幻像深深地烙在了腦海裏。她知道,這次,真的不是夢。她默默告訴自己:“我是居住在地球G國的人類,我的名字叫葉好,今年二十七歲。我隻是一名普通的中學老師。我現在是睡在自己臥室的床上。”

第二天上午課間休息時間,葉好坐在教員辦公室裏,有些吃驚地看著當天的《都市日報》。首頁是現任總統的大幅照片以及他前一天在國會的發言,粗大的黑體標題叫作:美好新世界。文章中現任總統穆斯報告了最近在G國發生的一些激動人心的科研創新和科技發明。G國的科學家們在航空航天、人工智能、生物醫學等領域都已經研製出一些居於全球領先地位的創新技術。同時在抗癌新藥物的研究上,也有了突破性成果。政府決定為公共教育和創新科技投入更多財政預算和相關資源。最後他號召全國民眾齊心協力共同打造一個美好新世界。

在中間一頁不起眼的角落則刊登了一則趣聞,說是當天一大早報社熱線就不停接到電話,大約有上百名讀者告訴報社他們昨晚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了一個叫做美好新世界的地方,出現了一位女性救世主。醒來後他們大多忘記了細節,但對這震撼人心富於啟示性的夢還是記住了最重要的關鍵字“美好新世界,女性救世主”。編輯於是用開玩笑的口吻猜測這個夢也許反應了市民們的內在呼聲,他們是在呼籲下一屆總統應該出現位女性。更有十幾名讀者,懷著難以描述的興奮和激動告訴報社自己已經蒙受神跡,家裏的病人在喪失意識臥床多年後,昨夜突然蘇醒。

旁邊兩位中年女同事對女總統這個話題很感興趣:“說到女總統,如果執政黨的瑪蒂爾達來競選下屆總統,說不定真的會成功。她就是我心目中的理想人選。”“是啊,她既是國際上公認的優秀的外交部長,之前又管理過最成功的投資公司,是一位深受選民信賴的女議員。”一個對執政黨常常滿腹牢騷,經常參加抗議集會的男同事也忍不住發表高見:“作為一位反對黨的支持者,我也找不什麽出理由看衰瑪蒂爾達。有統計數據表明,瑪蒂爾達在她的選區每次都是以最高票當選。”另一個油腔滑調的男同事爆發出一陣大笑:“看來,我們外交部長的女性魅力,連文森特老師這樣的異見分子都難以抵擋啊。在這個注重外表的時代,僅僅看臉蛋身材,瑪蒂爾達就可以俘獲一大票男選民的心啊。哈哈哈。”

下一章:幸存者---黑暗騎士

前一章:幸存者---日蝕

×××××××××××××××××××××××××××××××××××××××

一次任性的精神孤旅

(關於故事《幸存者》)

首先感謝您的閱讀,更感謝給我珍貴意見和建議的你們。《幸存者》是個原創科幻小說,內容純屬虛構,講述的是怪怪的人和怪怪的事,是我的一次任性的精神孤旅。

故事結構當然也是怪怪的,我是希望閱讀者將來能夠跳來跳去地閱讀,自己去整理出情節。既然這樣為難別人,一開始就不討好,我也沒有期待熱烈的反饋。嗬嗬,我覺得這樣很好玩,敝帚自珍,這當然也是一次任性的寫作。

感謝您的閱讀,最後申明:原創作品,請勿轉載。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