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什麽不當“夢想生”

北美時事曆史縱橫談
打印 (被閱讀 次)

最近一個叫做“DACA”的名詞在媒體上又熱了起來。它的全稱是“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 這是奧巴馬政府為了保護那些幼年被父母非法帶到美國的年輕人免於被驅逐出境,而起草的總統令。去年,川普總統終止了這個行政令,指示國會,如果要保護這些年輕人,必須在今年三月前通過正式立法,於是前幾天總統和國會進行跨黨派的協商。這些從小在美國長大,視美國為唯一祖國的年輕人,命運沉浮如雨打萍。如果政客達不成一致,他們的美國夢就要破滅了,所以大家把這些目前處於DACA保護下的年輕人為“夢想生”(dreamers)。

其實仔細想,這個DACA蠻人道的。未成年人跟著父母非法來到美國,並不是他們自身的錯誤。隨著年齒增長,對母國母語都已經陌生,美國就是他們最親的家園。如果DACA能正式得到國會的認可,這些年輕人從此就可以抬起頭堂堂正正做人了。這不僅僅對那些來自墨西哥的年輕人是個喜訊,對來自中國的年輕非法移民來說,也是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可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讀到了一份2014發表的對DACA申請的追蹤報告,下麵這個表總結了年輕非法移民數量最多的前十名國家,以及他們向政府遞交申請成為“夢想生”的比例。令人大驚的是,年輕非法移民數量排在第九位的中國,居然無人申請成為DACA的受益人,成為前十名國家裏最為顯眼的一個例外。與我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高居榜首的墨西哥,申請率達到50%。連報告的作者也特別指出了中國人的特別之處“Chinese youth are notably absent from DACA applicants”。

讓我來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同時大膽聯想一下可以由此推測出來的國人的性格。

首先,也許是該報告的估計不準,根本就沒有高達上萬的年輕的中國非法移民?墨西哥和美國接壤,為了生計,人家拉家帶口就走過來了。但是中國和美國遠隔重洋,徒步偷渡難度太大,更不要提抱著孩子偷渡了。但是這無法解釋為什麽和中國地理位置差不多的韓國,印度,菲律賓,都有20%多的申請率。

另外一個解釋是,來自中國的非法移民並不少,比如商務簽證過來後逾期不歸的,或者有“下南洋”傳統的我國南方省份人民,走海路或旱路轉道墨西哥,前赴後繼地進入美國創蕩。

但是,中國人傳統的美德是自己怎麽受苦也不能苦孩子,所以自己深入險境,卻怎麽也不肯讓孩子淪落成非法移民的命運。我也聽到過這樣悲情的故事,父母為了給孩子在美國這個花花世界開條路,多年來黑在美國,終於熬到靠政治庇護身份轉正的一天,馬上為國內由親屬照看的孩子辦親屬移民,等到孩子成行,一家團聚,兒子已經和多年不見的爸爸媽媽疏遠了。

要說中國人活的真累,再對比一下滯美的墨西哥非法移民,人家幹的是最粗重的活,拿最低的工錢,大人孩子都沒有合法身份,過了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裏。可是這並不妨礙人家一到周末節日,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一大家子在公園載歌載舞,大人燒烤,孩子踢球,熙熙而樂。這也許就是民族性的不同吧。

另外一種可能,這份報告的估計並沒有錯,滯美的中國非法移民並不少,幼年來美,現在長大成人,符合“dreamer”條件的也不少。但是為啥沒人向DACA提出申請呢?這也許反映了中國人特有的政治上的狡黠。

仔細想想,為了謀求DACA的保護,而向政府暴露自己的身份和行蹤,這其實是非常有風險的選擇。夢想生在政府注冊,等於是變相的投案自首,坦白了自個的非法身份,而川捅廢除DACA,萬一妥協不成,撕破臉皮,移民局照單抓人就行了。

以中國人從這半個世紀的國內動亂中總結出來的政治智慧,理解這一點並不難。50年代中國“反右”的前夕,毛主席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雙百方針”,鼓勵知識分子向黨提意見,很多人信以為真,開誠布公,結果在轟轟烈烈的運動中被一網打盡,劃成右派。後來《人民日報》坦誠這是黨“引蛇出洞”的策略,“牛鬼蛇神隻有讓它們出籠,才好殲滅他們”。有了這樣的教訓,中國人對政府和領袖的許諾隻能留個心眼。DACA出來了,天下那有那麽好的事兒?先觀望一下再說吧。

而淳樸厚道的老墨們,腦子裏那有這麽多彎彎繞繞?新墨西哥州去年的年度傑出教師,“teacher of year”,是一個26歲的年輕夢想生,叫Ivonne Orozco,12歲跟隨父母來到美國,沒有合法身份。在奧巴馬政府出台DACA之後,人家高高興興在長輩的帶領下去移民局打指紋,留下永久記錄,想跑都跑不了了。她就沒有想到過,“非法移民隻有讓它們出籠,才好殲滅他們”的可能?果然,兩年後,DACA被廢,聽到這個消息時她正在上課,“哇”地一生哭了出來。雖如此,還是要抗爭,於是她在教師的職業之外,又成了一個Advocate, 到處奔走呼號,向政客請願,為自己,也為和自己同病相憐的年輕人,去拚搏一個未來。

這種可能,如果屬實的話,那麽墨西哥夢想生的“憨”,和中國人的“精”,真是形成了鮮明的對照。以國人的政治智慧,淡定,不盲動,滾釘板下油鍋這樣容易變成炮灰的危險動作,讓別人去打頭陣,我們站在後麵靜觀待變。一旦風頭不對,出現大規模逮捕夢想生的情況,我們還能藏起來,但是那些拋頭露麵的就難保了;而一旦大局已定,DACA成為正式法律,我們馬上一窩蜂去申請,如此進可攻退可守,豈不是兩全之策?

我不知道是應該感到自豪還是尷尬。

fengxiang 發表評論於
百年前日本人石原莞爾對中國的評價:官乃貪官,民乃刁民,兵乃兵痞。

中國夢想生少,大概是孩子們都成留守兒童了,跟爺爺奶奶過日子呢。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aglegirl' 的評論 : 現在看來,也未必是中國人慘。也可能是他們有其他國家所不具備的優勢:可以和父母一塊申請政治庇護。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rstuncle' 的評論 : 和移民律師的關係我倒沒想過。也許是辦政治庇護收費更高?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聞達' 的評論 : 在有偷渡傳統之鄉,恰恰一孩政策是個7貫徹的最弱的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你太樂觀了。我看daca立法堪憂,很可能川要再發個EO, 延續DACA,和前任一樣。
jimbeijing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吃苦的時候(何況是偷渡異鄉)是會留孩子在老家。
beaglegirl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被整怕了,也挺可憐的。戰戰噤噤,省吃儉用,不敢抗爭,不敢大手大腳,總有危機感,對人不信認。
其實隻要人家不害人就別對自己人要求太高了。
lingzi68 發表評論於
哪那麽多話啊
中國無證移民底氣不如老墨 木木 足
簡單
firstuncle 發表評論於
很多白人的臉都很純淨!靠,這理論真讓人無語,算不算白人至上?
比較一下韓國和朝鮮人的長相,比較一下窮國人和富國人的長相,再比較一下同一個人窮苦潦倒時候和發達後的長相,和膚色有毛關係,環境,環境,環境,飯都吃不上要什麽陽光臉!不說出來都難受。

至於說中國人DACA申請人少,與其說中國人狡猾,不如說中國移民律師狡猾,非法進入美國的中國人大多文化不高,英語也不大懂,完全是隨大流和依賴於華人律師,沒人辦理就所有人都不辦,和心眼沒關係。至於為什麽華裔律師不推廣這個,我不知道。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ng' 的評論 :
相由心生。眉眼舒展,嘴角帶笑,由心裏流露出的詳和表情,和東西方人五官特征無關。
豆腐幹和魯迅說的我都不懂,但現代華人和舊照片上是有差別的。生活節奏的變化?
跑題了;)
同意你對華裔夢想生的分析。曆史的教訓,華人比較謹慎。
聞達 發表評論於
也許還應當從另一個角度考慮這個問題。來自中國的無照移民數量是前十名國家中最低的,2010年的估計是13萬人,比倒數第二的韓國還要少4萬。這當然隻是估計而不是來自本人申請的統計。但是成人好像沒有多少人會去申請,因為對他們沒有特例,所以中國人這個數量應當不是隱而不報能得到的。中國長期以來又實行一孩政策,按照這一比例來自中國的DACA本來就應較之其他國家低的多。何況一孩政策使得中國人更加珍視自己僅有的孩子,怎可能把他或她帶到美國來黑下來。這樣中國人DACA的數量又會進一步減少。
最新的統計外國在美留學生近百萬,其中五分之三是中國學生。那就是近60萬中國學生。這麽多中國孩子到美國求學應當沒必要去當什麽DACA了。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經過一係列運動和政治教育的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咋會自投羅網地被引出洞呢?在中國不會,在美國也不會。cng分析到位!
不過我覺著他們多慮了。美國畢竟不是一個“國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國”的國家,DACA生會被留下的,希望幼年被帶入美國的中國籍年輕人不要錯過這趟列車。
workforwal 發表評論於
沒有想到小小韓國居然有四千多夢想生,按照此數據,中國至少應該有十五萬人才合理呀。隻能說中國政府幫助美國把守的嚴密。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蓮盆籽' 的評論 : 我來offer另一種解釋,會不會是不同種族“臉盲”的原因?比如,中國人看西人,細微的差別看不出。豆腐幹提到,西人百年前覺得中國人的臉純真喜樂,而魯迅罵他們是麻木無知的看客。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豆腐幹' 的評論 : 魯迅的觀察和老兄看來有點差異。他對百年前的中國人可是毫不留情的。
魯鈍 發表評論於

cng
2018-01-12 12:37:35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我的疑問是總這麽“精明”的害處是什麽?如果別人不顧身家性命爭來了DACA,國人再去搭順風車...恐怕令人側目。

我們能夠出國來美,就是搭著各種順風車來的。問題是有些華人搭了順風車之後,要把順風車給砸了,不讓其他華人再搭了。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這個數字的確有奇怪之處,因為daca申請人國別是可以從官方查到的,如果他們說是0,那麽可信度較大。但是在圖表中作者用n/a來代表,而不是0,不知代表什麽。

另外,這個報告是2014做的,統計的是DACA實施2年來的數據,得出了沒有中國申請人的結論。也許在最近3年來,DACA實施平穩,所以華人dreamers也開始大膽報名?

矽穀的華二代,就象是溫室的花朵,沒經曆過曆練,肯定是傻的,嗬嗬。但是如果是在chinatown掙紮的華人dreamer, 他們恐怕就傻不起來了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鈍' 的評論 : 不覺得是與生俱來,就象66說的,長期的磨難中學會的,一代代傳下去...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是原來沒有合法身份,奧巴馬頒布DACA後,給他們發了工卡,就能合法工作了。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小聰明,是不是大智慧,嗬嗬,就不知道了。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我的疑問是總這麽“精明”的害處是什麽?如果別人不顧身家性命爭來了DACA,國人再去搭順風車...恐怕令人側目。
c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根據有限的數據,瞎猜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豆腐幹' 的評論 :
和你的觀察一樣. 其實,不隻是白人,深膚色的或在美國住久了的人也有這種淳樸幹淨的麵容,尤其是生活安定,事業順利的那些人。
OutOf_Afric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豆腐幹' 的評論 : 同意你的觀察。有朋友發來一張照片讓我猜是哪裏。看建築,全是古典歐洲風格;看人群,滿臉盡是漠然。我說:是在中國吧?他說:對,是我們這裏新修的歐式小區。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你這數據不準確,我就知道舊金山有不少華裔的夢想生,總體比例低是可能的,零不可能。
中國人的“精”是因為生存環境惡劣、資源貧乏、人與人之間的惡鬥造成的。在美國長大的第二代華人一個個都“傻”的可愛。
風水縱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豆腐幹' 的評論 : 對!
豆腐幹 發表評論於
不知從什麽時候起,我開始注意人的臉,很多白人的臉都是很純淨的。我們公司有一位,40好幾了,純淨的像新生兒,一笑滿臉的陽光。而華人的臉上都有“東西”。二代好一點,好的不多。回國就更不行了,路上行人滿臉的苦難。慢慢地我有了定見,華人不純潔,臉上就看的出。直到有一天,有人貼出了大量晚清時期的人物照片,這種照片一直有的,不過大多數是照相館裏照的,或者擺了pose,一般都目光呆滯。這次不一樣,類似現在的抓拍,而且拍的都是底層,那些穿的破破爛爛的的底層人民,臉上居然有久違的純淨,對我震動很大。我開始理解晚清西人筆記,論述中頻頻出現的“中國人民與身俱來的善良”這樣的讚美不是客套。一百年前的中國人和現在不一樣。
魯鈍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有著與生俱來的智慧,凡是留後路。狡兔三窟就是這種智慧的結晶。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沒有合法身份,怎能當老師有合法工作呢?沒太明白。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分析得好,中國人那點小“智慧”都是老百姓千百年受各種壓迫和修理的結晶,可憐啊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政治觀點不談,就說"憨"永遠比"精"可愛,我絕對認同。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哈哈,還是中國人了解中國人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