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園煙雨遲(5)愛是什麽感覺

記錄人生 記錄愛情 記錄美好
打印 (被閱讀 次)

 

第五章 愛是什麽感覺

 

 

       竹青第一時間在messager的群裏發了她的鑽戒,和一個結婚的動圖。

朋友們一片嘩然,七嘴八舌炸開了鍋,多是恭喜祝福,替她高興,女友們激動得爭做伴娘。男士暗歎又一個名花有主,隻可遠觀了。

美女總是別人家的太太,sigh”

“Do u guys have deadlines to get married or something?Girl, U just broke my heart….”

“Getting married before 30? Seriously?”

...........

 

老實說,為什麽你們fobby girl一定都需要relationship和婚姻呢?我還年輕,還是casual sex, dating around比較對我胃口, 比如說BlablaBla。。。。

“Brent,一定要這個時刻說這些嗎? it’s not about u! you manwhore

無可厚非,就是所有大美女的preference都會把你過濾掉嘍,我的意思是真的美女,老實說,你的那些不化妝自己會死、卸了妝別人會死的,後宮炮友們,離這個標準好遠(此處請插入攤手表情)

“Hahah”

 

 

女人,我又搬家了,XX個鬼地方冰箱都比房間暖,新地址XXXXX,記得發我請帖和禮物清單鏈接!需要任何幫忙的說一聲

。。。。。。

 

 

作為唯一一對已婚族,Claire的老公說:“My best marriage advice is ‘don't get married’!!! ”

If you insist, at least  Let your man watch basketball in peace!!”

被他老婆Claire一陣emoji敲打。

啊,忘了還有一句

“Remember It's wife and husband against the world, not against each other!!”

看得一眾人捧手機傻樂,竹青笑到肚子痛,這群損友。

 

 

        竹青隔了兩日也給廖少逸說了,兩個人去outlet采購回國禮物的時候,當她一邊挑著Kate spade 手袋一邊說出要結婚了,廖少逸還以為她被分手了想不開,得知她結婚對象,他當場石化了,畢竟他沒兩天前還和安恪打的很凶。她也和安恪吵得鬼咁大聲。

“what????

喂,結婚喔,你想清楚喔!

竹青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說 他對我夠好啊,這理由還不夠?你以為個個都像你一樣hopeless romantic的人嗎?

廖少逸緩了半天,化身戀愛專家似的教育她道:你可以騙你自己,但你騙不到我的,你看他的眼神裏根本就沒有愛,怎麽結婚啦?不如你們繼續拍拖嘍,使乜咁急呀?(翻譯:幹嘛那麽急啊?)

竹青的心思被廖少逸戳破,掩飾得嗆他說你一個單身狗知道什麽叫愛,喂,還要買什麽啊?看一眼我的清單!還說你都記下來了!

好心著雷劈,而家你身份唔同,睇錯咗一身蟻噶(翻譯:好心幫人還遭雷劈,現在你身份不同,看錯人的話會惹一身麻煩的!)

 

 

說著竹青包也沒興趣看了,轉身走出店門,廖少逸在後麵抱怨把他當小弟使喚出慣性來了。自己在那嘀嘀咕咕:真是把你寵得和尚擔遮無法無天了

竹青不耐煩回頭說他一個人神經兮兮嘮叨什麽呢。

 

廖少逸傲嬌丟下一句:我話啊單身有咩唔好?人有我有,人無我有,一個人不知幾瀟灑?(翻譯:我說單身有什麽不好,人有的我有,人沒有的我也有,一個人不知道多瀟灑)

 

等等我啊,瀟灑哥!,竹青哈哈大笑,追上去手搭著廖少逸肩膀,兩個人又繼續購物。

廖少逸罵她說早就讓她搬到他們北邊富人區了,不聽,就是認識的質優男太少,安恪那種粗俗的家夥也就她當寶。二三線,好難變嗰,(翻譯:意思二三線的素質,很難變好的)

說要改天把周圍的好男人介紹她幾個,old money、有趣、有為、有家教的好青年大把,包她滿意。

 

回去的路上竹青反複跟他說訂婚嘛,反正又不是馬上注冊,就算結了不合適又可以離的,急什麽?這次回國探親,萬一他爸媽也並不喜歡我呢?廖少逸氣說:唉,what a waste of my time!!早知道那天我就,不該跟那個無禮男費力解釋,真是!怪就怪我太好人了。

唉呀,看看你啊,算啦!你就繼續催眠自己吧,還真是罕見的天真爛漫

 

       竹青嘻嘻哈哈了一會兒,在廖少逸旁邊她總能感覺輕鬆,沒心沒肺得,安靜了一會兒,又話癆模式開啟,劈裏啪啦說她心裏真有點七上八下,職場如戰場,想本人縱橫職場怕過誰!真是活見鬼了!你說其它事情我都可以一個人做主,結婚總不能自己悄沒聲息的吧?婚禮總要有人牽手走紅毯吧?我又不是石猴子。

但一想到要雙方父母攪和其中,她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後來廖少逸接了個電話就顯得麵色凝重,說他第二天會回香港,他爺爺年紀大了,身體每況愈下,不知道這次頂不頂得住,讓她有時間也經過香港一趟,竹青撫著他後背輕聲安慰說肯定沒事的,廖少逸憂傷又緊張得抓著竹青的手,心事重重。

 

         可巧的是就在竹青當晚剛買好機票,正在同學群裏吆喝,有沒出來一起鬼混的都滾出來呀,同學們正聊得歡快,一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她微信好友要求裏,我是沈瀟,好久不見,她激動又緊張得點了接受。沈瀟,她在心裏無數次默念過的名字,連這名都讓她懷念。

 

        翻著他朋友圈一個個點進去看,這個家夥還是一樣,沒有一張照片,沒有一句廢話,沒有曬美女、曬娃、曬人民幣、曬無聊、曬吃喝,曬在路上的人生多美好。。。。發的東西就是兩個主題,論電影製作中的技術研究+寫詩,古體的,近體的,活脫脫一個技術宅文人的感覺。

      可惜技術她不太懂,詩她讀了多遍,感覺自己就是個文盲啊文盲,深深的挫敗感。。。,沈瀟在思想上、文筆上、美學素養上已甩她幾條街了。想當年她也是某省高考狀元的說,作文滿分的別人家小孩,可惜一年年的醉心金融,準確的說是啃著冷饅頭幫資本家、政府、富人賺錢!如今讓她建個模型可能還比寫詩有貨一點,一屋心酸,一桌杯具。。。

突然得竹青看到對話那有個小紅點,返回一看,隻見一行字,她手撫著胸口,感覺心跳加快、激動。

竹青,聽說你聖誕會回國?我也剛好在北京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