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吃貓問題”所衍生的問題(圖)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打印 (被閱讀 次)

“文革小報”尋根又二十三篇。

“吃貓”,很敏感的問題。對愛貓一族而言,這基本上是不可饒恕的邪惡。但是,誰要是批判“吃貓”,很快就會有維護“文化特色”的上來說,“我有一隻寵物牛,你吃‘燒烤漢堡’基本上是不可饒恕的邪惡”。本老漢不沾這個,貓可不可以吃,不是要議的問題。

本老漢要說的文革“吃貓”,不是一般的“吃貓”問題,而是吃了不幸喪生的“己養”寵物貓的問題。

上“小報”:

取自1967年初夏,昆明的“輕工戰報”。

這是文革中雲南昆明的兩個對立“派別”,“八.二三”與“炮兵團”在武鬥的間隙“文鬥”的一個微小事件。吃,不是重點。不過,順便帶出來的信息是,供銷社倉庫自己養的貓,被壓死了之後,養貓的人(有可能多人共養)把不幸犧牲的自家貓給吃了。

吃自養的“寵物貓”,殘忍。放在此刻,在咱國的大多數地方,此貓不會被貓主人吃。

文革中發生此類事(並且平淡的在小報上講出來),兩個可能,文革人就是“殘忍”,或者文革中“革命群眾”真的缺肉吃。

也許兩者是關聯的。

先說缺肉吃。

文革中,太祖忙著鬥爭,顧不上“革命群眾”的“肉欲”。他愛吃的那種“紅燒肉”,對大部分國人來說,是一年能有一兩次的超級奢侈品。當時許多城市中市民享受大約每人每月半斤肉的“供應”。半斤,250克。按每天三餐算,平均一餐能得2.8克肉。吃過“肉末幹煸四季豆”嗎? 其中的“一粒”肉,在沒被加工前,大約有2.8克重。文革中的“肉量”。

“革命群眾”真的很缺肉吃。

老祖宗曾總結出經驗“溫飽思淫欲,饑寒起盜心”。老祖宗做筆記還是滿精準的。不論與“己養”寵物的情感聯係,還是對“自己”作為人的一個“道德標準”,都應該抑製烹食那隻死貓的衝動。但是,作為“食肉動物”的人,2.8克,太折磨了,“缺肉起吃心”。於是…….

再說另一個可能,文革人的“殘忍”。

當時把“己養”的寵物,在不幸死亡後吃掉,就是殘忍。同一個人,在今天吃肉不太受限的條件下,應該不會再去吃掉“己養”的寵物。殘忍確實是以文革為條件的殘忍。類似文革中的其他“殘忍”,這個殘忍,是文革的結果,但並非太祖直接號召大家要對自己的寵物殘忍,而是一環套一環,鬥爭了、不幹正事兒了、肉少了、起吃心了、殘忍了。

對“自己”作為人的一個“道德標準”,在文革中,許多人,都變形了。這種變形,有許多因素在起推手作用。

每個月半斤肉是其中的一個因素。如果當時有每月一斤肉?二斤肉?五斤肉?

對“寵物貓”的殘忍是一點點積累起來的,少了一克肉,又少了一克肉……

其他的也一樣。

對自己的個人權利,獻出了一點點,又獻出了一點點……

對“偉大”,先是“萬歲”,又加了一個“萬歲”,又捎上個“萬萬歲”……

最後想說,對能導致“邪惡”的“殘忍”,要防微杜漸。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