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談天下(23)從托尼獎看百老匯興衰,聊大國文化

來源: 2019-06-10 18:45:25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0505 bytes)

昨天晚上,美國娛樂界最有名的四大獎項之一的托尼獎在紐約舉行了第73屆頒獎典禮,相對於其它三個,包括大名鼎鼎的奧斯卡獎(電影),星光熠熠的艾美獎(電視),勁歌熱舞的格萊美獎(音樂),這個美國劇場界最高榮譽殿堂,有時甚至還不如一些較小的音樂獎項(比如公告牌音樂大獎),畢竟作為一個世界少有的為劇場表演單獨設立的獎項,不論是它的關注人群,還是演員陣容都不能和電影,電視,甚至是音樂藝人相比。但是,這個絲毫不會影響它的存在價值,那就是,在一個娛樂工業化生產的今天,這種人類延續上千年的舞台表演形式,它依然是能代表人作為個體融入集體,用抽象的小舞台表現大世界,傳遞情感和信息的那種古老而傳統的方式,延綿不絕的生命力。

托尼獎全稱為安東尼特·佩瑞獎,是由美國戲劇協會為紀念該協會創始人之一的安東尼特·佩瑞女士而設立的。托尼獎設立於1947年,被視為美國話劇和音樂劇的最高獎,常設獎項24個,每年六月舉行頒獎儀式,通過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播出。

今年托尼獎的最大贏家為獲得14項提名,最後獲頒最佳音樂劇等8獎的音樂劇「冥界」(Hadestown)。「冥界」改編自希臘神話,詩人和歌手奧菲斯(Orpheus)闖冥府拯救被毒蛇咬死的愛妻尤莉蒂斯(Eurydice)的故事。「冥界」以美國1930年代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為時代背景,音樂風格以爵士和民謠為主。

「冥界」的音樂、歌詞和劇本由38歲的美國歌手、作曲家和劇作家密契爾(Anais Mitchell)一手包辦,並經曆數階段演化:自2006-2007年的無舞蹈版本、2010年發行概念專輯,到2016年紐約外百老匯(Off-Broadway),2019年登上百老匯舞台。製作人艾薩克斯(Mara Isaacs)領獎時說:「如果要賦予『冥界』任何含義的話,那就是改變是可能的。在黑暗時代,春天仍會再臨。」

其次,獲得9項提名的話劇「擺渡人」(The Ferryman)抱走最佳話劇等4獎,也是昨晚的大贏家。

2017年在倫敦首演的「擺渡人」將故事場景設在1981年的北愛爾蘭,敘述一名前愛爾蘭共和軍(IRA)成員其家人在北愛鄉村度過的一天。此劇票房和評論反應俱佳。「擺渡人」為英國劇作家巴特華斯(Jez Butterworth)的作品,由英國知名電影導演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執導,其代表作包括電影「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和「非法正義」(Road to Perdition)。

今年東尼獎還有一名特別的女性得獎人:史托克(Ali Stroker),她成為首位獲東尼獎的坐輪椅的演員,她因在經典音樂劇「奧克拉荷馬」(Oklahoma!)表現傑出獲頒最佳音樂劇女配角獎。

此外,因執導「冥界」獲頒最佳音樂劇導演獎的查夫金(Rachel Chavkin)是今年唯一獲提名的女性音樂劇導演。她獲獎致詞時,針對影劇圈經常遭人詬病,忽視女性和少數族群貢獻時表示:「有好多女性已準備好,好多有色演員已準備好。」「問題不在他們是否已準備好,而在於該有能力想像世界可以如何不同的產業,竟缺乏想像力。」

對比於中國的舞台劇和音樂劇的長期市場低迷,最近幾年才剛剛有些起色,而今年估計會有一個大爆發,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因為湖南衛視的“聲入人心“把一大批的優秀的舞台劇和音樂劇的演員推向市場,讓欣賞音樂為主流的觀眾開始注意到了舞台劇和音樂劇。

相比之下,以百老匯為代表的美國戲劇市場早在上世紀20,30年代就已經開始成熟,而後隨著經濟的起起落落,推向高潮,也落入過低穀。上世紀70年代中期,百老匯落入了近代的最低穀,觀眾銳減,收入大幅下跌,很多劇院都被迫歇業,而後,百老匯逐漸複蘇,在2000年後,隨著更加多元化和大型化,它重新煥發出蓬勃的生機。

百老匯的成功多年來一直受到票價飆升的推動,但現在觀眾人數也在迅速增加。上個演出季,上座率上升了9.5%。整體票房漲幅更是大幅增長了10.3%,連續第六年破紀錄。根據上周二由代表製片人和劇院所有者的行業協會百老匯聯盟公布的數據,總共有14,768,254名顧客在上個季度看到百老匯演出,總票房總收入為18億美元。這兩個總數(從2018年5月28日到2019年5月26日之間)是一個被認為在20世紀70年代瀕臨死亡但已經有力反彈的行業的最佳記錄。百老匯聯盟主席夏洛特·聖馬丁說:“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是一個驚人的數據,更多的人都到劇院去”, “人們希望看到更多的現場娛樂,百老匯的品牌也會越來越強大。”

百老匯的一個重要觀眾人群是遊客,去年,有6510萬遊客訪問紐約,連續第九年增長。據紐約市旅遊局紐約公司的發言人克裏斯托弗海伍德稱,今年預計將有6720萬人。

根據百老匯聯盟對觀眾人口統計數據的年度研究,旅遊業對百老匯來說非常重要,因為遊客(大紐約地區以外的人)占百老匯演出的觀眾的63%。當然,百老匯最為紐約市的一個重要名片,也給大紐約的旅遊帶來了新的活力。畢竟,相比於一些大型的娛樂設施的建設,有著強烈文化內涵的戲劇是非常難於被模仿和全盤複製的,可以說百老匯就是紐約市的文化符號。

和許多傳統的戲劇不同的是,百老匯一直是多元創新的舞台,這個也是對於觀眾的主要吸引力之一。在整個賽季中有72個百老匯演出可供選擇 --- 一些是長期的,一些很短暫 --- 其中包括38個音樂劇,29個劇和五個特別活動(最著名的是“百老匯的斯普林斯汀”,帶來了5000萬美元的票房)。

百老匯舞台上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藝術形式,從點唱機音樂劇jukebox musicals (“Ain’t Too Proud — The Life and Times of the Temptations”“不是太驕傲 - 生命和時間的誘惑”)到特殊遊戲idiosyncratic plays(“Gary: A Sequel to Titus Andronicus”,“加裏:泰特斯安德洛尼卡斯的續集”),多種多樣的舞台形式也有助於擴大百老匯對於多族裔,不同文化,不同年齡人群的吸引力。

但是,我們還是要看到,百老匯仍然是一個易於失敗的行業 --- 大約有70%的商業節目在經濟上是失敗的 --- 而去年最大的賺錢機構,並不奇怪的是,超大型舞台劇,到目前為止,本季最暢銷的劇目是“漢密爾頓”,自2015年開業以來,由於其受歡迎程度和激進的定價,它已經破紀錄。 “漢密爾頓”經常收取849美元的中央管弦樂隊座位(center orchestra seats),本賽季票房收入高達1.65億美元。

其他的頂級劇目包括“The Lion King”(“獅子王”),價值1.16億美元,“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哈利波特和被詛咒的孩子”),價值1.05億美元,“Wicked”(“邪惡”),價值9300萬美元,“Frozen”(“冰雪奇緣”),價值8600萬美元。其中,“Cursed Child”(“被詛咒的孩子”)是第一個一年超過1億美元的非音樂劇。

2018到2019年演出季,平均票價為124美元。但這些數字其實是被一些價格特別高的劇目 --- 如“漢密爾頓”和“斯普林斯汀”(“Springsteen on Broadway”)所扭曲了 --- 而另外有40場節目的平均價格是低於101美元的。

本季最受歡迎的節目是“邪惡的”,在百老匯最大的房子裏玩,吸引了753,146觀眾。接下來是三場迪斯尼節目:“The Lion King”(“獅子王”),吸引708,214觀眾,Aladdin(“阿拉丁”),吸引力為703,577觀眾,“Frozen”(“冰雪奇緣”)吸引了671,113,以及“Cursed Child“(“哈利波特和被詛咒的孩子”),吸引了671,508觀眾。

當然,一個國家的戲劇的蓬勃發展是和它的經濟走勢息息相關的,一般都是隨著經濟向好而向上,也會因為經濟衰退而向下,這個和電影和電視是不同的,有一個例外就是紐約的百老匯,因為它的巨大規模和國際化,已經逐漸擺脫了對於紐約市,甚至是美國經濟的依賴,呈現出一個長期向上的走勢。

有關一個國家的競爭力,一個流行的說法是經濟競爭力,軍事競爭力,但是其實最有價值的還應該是文化競爭力,隻有當一個國家的文化能兼收並蓄,多元包容,並且向全世界傳播,這個才是真實的反映一個國家的國際地位的重要指標。

從這一點上看,美國文化的輸出其實是包含了引進吸收,然後改造升華,打造出一個國際化的文化,被世界各國人民接受,而中國要回到四方來朝的大唐盛世,文化可能才是最關鍵的一環,而且也是真正的檢驗指標,這個還是任重而道遠。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托尼獎的星光比艾美可要亮很多,可能比不上奧斯卡,格萊美,畢竟這兩太國際化。 -Tortoises- 給 Tortoises 發送悄悄話 Tortoises 的博客首頁 Tortoises 的個人群組 (155 bytes) () 06/12/2019 postreply 04:15:09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