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片般的社會新聞下,上海失去了它最後的尊嚴?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上海早在封城,《四月之聲》,雪片般的社會新聞下,失去了它最後的尊嚴。

2023 年 12 月,我去了一趟上海,為了參加日語等級考試。失業蝸居家鄉的年輕人第一次來到大城市,所見還是有些許震撼。

在新冠大流行以前,還在上學時候的我也去過一次上海,那時還是學生,幾乎不帶有任何現實生活的壓力,而且因為目的本身就是旅行,好像就可以真正享受著一座城市的美麗,或者沉浸在它如夢如幻的假象裏。上海,好一座魅力之都,所有中國人所渴望的那種現代、文明、繁華,都在那裏了,應有盡有。你所想象不到的,也悄然存在,那裏有它生根發芽的土壤,令它璀璨的土壤。

但是該打破的也很快就打破了。現在王家衛改編金宇澄原著《繁花》、一眾明星簇擁,力圖重現那座現代都市的繁華,但不論再怎麽堆金砌玉,都已經無濟於事了。看客被蒙混一時,也很快能夠意識到,它隻不過是一段尾聲,體麵人最後的送別。上海早在封城,《四月之聲》,雪片般的社會新聞下,就失去了它最後的尊嚴。

此行當然不是為了旅行,我們住在城市邊緣,隻在地圖上發現那些時常出現在小說、影視中的地標,並且興趣寥寥。一個星期間,除了考試地點,就隻去過兩公裏以外的商場電影院,還去了一趟七寶。結果發現也不過和我老家雲南的每一個古鎮相似,就連賣給遊客的東西都相似。最重大的出行大概就是去迪士尼了,整整花了一整天。倒不是說在迪士尼樂園花了一整天,這樣算起來的話,應該是來往的路程所花的時間,和待在迪士尼的時間各占一半。早上七點出發,晚上十二點到酒店。

上海給我的感覺非常陌生,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讓我覺得能夠暫時停下腳步,我隻是在地圖上那些確定的點之間來回移動,並且馬不停蹄。在那七天裏,我並沒有什麽事要做,隻是平常地觀察這個城市而已,可以說有大把的時間,但它依然讓我感覺很疲憊,有追趕不上的錯覺。那麽為這座城市賣命的人,一定也更辛苦吧。

但它仍然是上海,它稍微"文明"的地方顯示在哪裏呢。坐地鐵的時候過安檢,安檢員幾乎沒有觸碰我。這樣講起來很可笑,但這是每一個生活在中國的人所經曆的日常。而當我說出這個話時,又不禁感到懊悔,我所經曆的那種平和,其實往往是因為我不屬於監控係統所檢視的那些人群。如果你的身份證是新疆籍,什麽場合它都能讓你出示,並讓你經受更嚴苛的檢查。

這已經不再是秘密,前兩年有一位視頻博主曾公開訴說此事,在引發討論後迅速被屏蔽。現在中國最流行的社交媒體平台小紅書,也偶爾會看到一些新疆人分享辦護照的帖子,其難度當然無法想象。但大家裝聾作啞,或隻能裝聾作啞。

關於上海,我以為我可以寫的有很多,但直到這裏,我已說不清那種震撼到底是什麽,或許隻是消除了六年前第一次到上海所造出來的那種幻夢,看它回歸作為一座普通的中國城市、與中國其他地方並無區別的原本樣貌。

我已經不在乎它外部所顯示出的繁華,並且對它所孕育出來的事物也不再好奇,因為知曉早已儼然死胎,或人去樓空了。相比六年前去的時候,滿眼都是物,由此才會造出"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繁華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