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調查:全州超生七子鄧小周被搶始末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本文根據鄧小周家屬提供的刑事控告材料及媒體報道整理

鄧小周被人從母親的懷抱中搶走時,還差 13 天滿 1 周歲。

彼時的他,嘴裏已長出兩顆嫩牙,也能蹣跚學著走路,會開口咿呀咿呀講很多簡單的話。

鄧小周出生於 1989 年 9 月 8 日早上 9 點多,母親唐月英記得,兒子的腳踝上有一顆痣。

唐月英出生於 1953 年 11 月,和丈夫鄧振生均是廣西桂林市全州縣安和鄉四所村的農民,丈夫大她 5 歲。

在鄧小周出生之前,唐月英夫婦已經擁有了 6 個孩子(三男三女)。很明顯,在那個時代,鄧小周屬於嚴重超生。

事實上,在 1981 年六子鄧周出生後,全州縣計生委就對鄧振生進行了強製結紮(注:唐月英身體不好不適合結紮)。鄧小周出生後,鄧振生又兩次被拉去進行精液檢查,化驗結果 " 無精子 "。

超生,對於當時的計生部門來說,是大事。

鄧小周出生第三天,全州縣安和鄉副鄉長黃煥雄帶隊,安和鄉計劃生育工作站站長高麗君、副站長鄧必生、司機盤定泰等人就到鄧家搬走了家具和家電:舊五羊單車一架、被子一個、金茶花衣車一個、14 吋蘆笛一台、全自動穩壓器一台。

計生站還向鄧家出具了扣押清單:鄧小周於 1989 年 9 月出生,屬於鄧振生超生的第七胎嬰兒,被罰款 6000 元以上(上不封頂)…… 限在 15 日之內,用現金憑此證贖回,過期作價處理,此據作廢。

此後幾月,鄧振生夫婦先後繳納結紮逃跑費 280 元、超生費 1100 元(注:最後一次繳納時間為 1990 年 8 月 11 日,繳納 560 元),陸續將被扣押物品贖了回來。

雖然,1380 元在當年的物價情況下(1990 年豬肉價格 2.5 元 / 斤),已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這卻離著超生罰款還差的很多。

1990 年 8 月 25 日,安和鄉計生站司機盤定泰開車到四所村將鄧振生夫婦、大女兒鄧海蓮、幼子鄧小周四人,接到計生站繳納罰款。

(注:根據刑事控告材料所述,唐月英等人認為,時任計生站站長高麗君為了尋找聰明的嬰兒進行拐賣,先後找了幾個聰明的孩子,體檢有缺陷的買家則不要,在給鄧小周做體檢後發現其體質特別好,遂施計暴力搶奪小周,但此說法無法取得證實。

到達計生站後,高麗君 " 故意 " 對唐月英親近,還 " 甜言蜜語 " 哄騙唐月英接受了高麗君送的白襯衣," 開口閉口叫大姐,還讓唐月英夫婦中午到其家吃午飯。"

唐月英認為與高非親非故,便未去其家中吃飯,中午在計生站吃食堂,高麗君則從家中帶了一點飯喂鄧小周。

當日下午,高麗君 " 謊稱 " 要帶唐月英夫婦去全州縣計生委了解罰款政策,實則讓司機盤定泰將鄧家四人送到了高家。

根據刑事控告材料所述,吃晚飯之前,高麗君的公公對唐月英夫婦講:" 把你們仔過繼給別做仔吧,那人家家庭很好。"

鄧振生聽了很生氣地說道:" 哪個想要我這個仔,我不會送人的,我仍願撕做四塊,都不給別人。"

在場的高麗君聽到鄧振生這樣講,馬上說,她要去菜市場買紅辣椒,叫鄧振生一起去買紅辣椒。兩人一起去菜市場買了紅辣椒回來之後,高麗君叫鄧振先送紅辣椒回安和。

鄧振生回了安和四所村,留下唐月英、嬰兒鄧小周、大女兒鄧海蓮三人在高麗君家吃晚飯。

吃完晚飯後,高麗君給唐月英三人在全州縣計生委橋對麵的全州國營飲服務公司旅社二樓開了一間房住下,房號為 212 ,高麗君支付了房費 2.5 元。

搶孩子發生在第二天早上。

唐月英記得,8 月 26 日早上 6 點鍾左右,司機盤定泰買了一袋蘋果、一袋巴蕉給鄧小周吃," 蘋果一袋大一些,巴蕉那袋小一些,鄧小周就要帶袋蘋果,盤司機把巴蕉一袋也起要給小周。盤司機當時還逗鄧小周玩。盤定泰還說:他隻有兩個女兒,沒有兒子,把小周過繼給他做養子吧。"

過了十幾分鍾,就是當天早上 7~8 點,突然來了五個男女,闖進唐月英入住的 212 房間,其中兩個男把守門口,另外三人中有一個個子高大的男人,背上挎著個挎包,還問唐月英:大嫂你有幾個小孩?唐英回答說有七個小孩。

男子說:大嫂你八字好,生了七個小孩。還問小周是不是超生的,問唐英罰了多少錢?唐英還沒有回答。另外個年輕女子很凶,馬上製止大個子男子,說:不要問那麽多!

然後立即強行從唐月英懷裏手中用力搶走了小周。三個男女把小周,一個傳一個,迅速傳遞送出房門外。兩個男死守門口,不讓唐月英衝出房門。

唐月英從二樓 212 房間的窗口看到,三個男女抱著小周迅速下樓,坐上旅社門口停著的輛黑色小車裏。

這輛黑色小轎車是頭天開到安和鄉計生站門口停下,從車上出來對男女的同輛轎車。至於車子裏麵坐的是什麽人,唐月英看不清楚。

黑車轉了一個大彎開走了。

這樣守門的兩個男人才走下樓。唐月英與鄧海蓮母女哭喊著跑下樓來,黑色小轎車及兩個守門的男以及盤司機,早已不蹤影。

唐月英母女哭了一個多小時,早上 9 點多鍾,鄧振生才從安和鄉四所村坐班車趕到旅社門口,隻見妻子唐月英、大女兒鄧海蓮在門口大哭,才知道兒子鄧小周被人搶走了。

小周被搶走後,夫妻倆未放棄尋找孩子回家。

199 年 12 月 15 日,唐月英、鄧振生找到高麗君家,向其索要幼子鄧小周。但對方不提供鄧小周去向的任何信息,隻安排唐月英、鄧振生入住了同家飯館,即全州國營飲服務公司旅社 316 室,高麗君再次付了住宿房費 2.5 元。

鄧小周被搶走一年後的某天,鄧振生去全州鎮縣城購買水稻種子,順便尋找幼子鄧周。他用塑料袋裝著購買的水稻種子,去高麗君家,索要幼子鄧小周。

高麗君家公家婆見鄧振生攜帶的塑料袋起疑心,就問鄧振塑料袋裏裝的什麽東西,鄧振生拒絕回答,並生氣地說:裝什麽東西不關你們的事!高麗君家公家婆疑為是炸藥,擔心鄧振生會用炸藥炸高麗君的房。後來高麗君全家就搬家了,把房子出租出去了。

此後,鄧振生、唐月英再也找不到高麗君家。後來再找到高麗君房子時,高麗君家不再住在那裏了,隻有租客租住了。

自兒子小周被搶走後,鄧振生心生怨氣,傷心過度,不斷喝悶酒,結果身患嚴重胃病。

1990 年 12 月 27 日晚,鄧振生胃疼大出血,被送去安和衛生院搶救。後又轉送去全州縣人民醫院搶救,生命一度垂危,醫院直接叫其子女趕到醫院現場捐獻血液,才挽回一條命,但仍落下嚴重的胃病。

1991 年 12 月 8 日,在村民的建議下,鄧振生向安和鄉政府民政辦公室提交《報告》,申請補助:

" 我是安和鄉四所五隊鄧振生,因在九 0 年犯了計劃生育的條例,造成家裏困難,特別是在今年前(實指頭年 1990 年)12 月 27 日晚,加上多年苦難的積累,胃部發生大量的出血,連夜趕到安和衛生院,醫院無法治療就送縣醫院治療。為了醫院救就在各親戚和朋友家借了不少錢,還無濟於事。

所以,將家裏的糧食賣了,耕牛也賣了。但病還沒治好。需要資金,特此懇請鄉政府其民政辦負責同誌,給予解決。致敬禮。四所村五生產隊鄧振生。1991.12.8 "。

但安和鄉政府未作任何回複。

唐月英至今記得,在高麗君家吃晚飯那天,高麗君的家公曾對她講:那個家庭很好,無子無女,在孩大學畢業前,不給走親來往,30 年後,孩子成家立業後,會回來認父母親的等等。

如今夫婦倆苦等了近 33 年,卻等不到任何信息。夫婦倆認為,高麗君夥同他人用這樣野蠻行徑導致控告人唐月英、鄧振生骨肉分離近 33 年。

他們決定,請律師和建人代書《刑事控告狀》進行刑事控告高麗君等人,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希望找到兒子鄧小周回家認親。

2022 年 7 月 1 日,全州縣衛生健康局作出 " 關於唐月英、鄧振生信訪事項不予受理告知書 "。

全州縣衛生健康局稱:根據 20 世紀 90 年代全區計劃生育工作嚴峻形勢,嚴格執行 " 控製人口數量,提高人口素質 " 的政策,對違法計生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強行超生的子女中,選擇一個進行社會調劑,是縣委、縣政府根據當時區、市計劃生育工作會議部署要求和全縣嚴峻的計劃生育工作形勢需要作出的決定。

經核實,你們超生的孩子是由全縣統一抱走進行社會調劑,不存在拐賣兒童的行為,為便於和促進全縣計劃生育工作的開展,當時被全縣統一進行社會調劑的超生孩子去向,沒有留存任何記錄。

這一紙答複,在 7 月 5 日引爆社交媒體,# 超生嬰兒被抱走進行社會調劑 #登上熱搜。誰能想到,在神州大地上,竟會發生如此荒唐之事。

5 日,桂林市委市政府發布通報稱:高度重視,派出由市紀委、市委組織部等相關部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到全州縣進行調查。根據初步調查情況,責成全州縣對漠視群眾訴求、行政不作為的縣衛健局局長和分管副局長等相關人員停職檢查。工作組將深入調查了解有關情況,切實維護信訪人合法權益。

廣西日報發布消息稱:按照自治區黨委要求,自治區紀委監委牽頭會同有關部門迅速派出工作組,指導桂林市進行調查處理。

5 日晚,鄧小周五姐鄧海榮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稱,全州縣衛健局、安和鎮政府和安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員已經到他們家就弟弟被抱走一事進行問詢,鎮政府的工作人員承諾將會幫助一同尋找鄧小周的下落。

安和派出所工作人員表示,鄧小周一事已立案,稱 " 是上周接到上級公安機關反饋下來立案的 "。5 日 13 時許,工作人員表示,"(案件)正在調查中,還沒出結果。"

現年 69 歲的唐月英在接受紅星新聞采訪時說:" 我想找到我的崽,然後見個麵,讓他知道,他有哥哥,有親生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