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女兵"反殺持刀男"被拘獲國賠 檢察長道歉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 麗江反殺案 ",終於走向了正式完結。

據辯護律師公開的材料顯示,10 月,雲南省麗江市永勝縣人民檢察院出具了《刑事賠償決定書》," 反殺案 " 當事人唐雪,獲得賠償 18 萬餘元。同時,因被羈押,唐雪獲賠人身自由賠償金 120888.40 元(一天 373.1 元),以及精神損害撫慰金 6 萬元。

這起案件發生在 2019 年 2 月 8 日,麗江市永勝縣,麵對家門口持菜刀砸門的醉酒男子,退伍女兵唐雪持削皮刀、水果刀防衛,最終刺死醉酒男子。但隨後,唐雪被采取強製措施,共被羈押 324 天。

" 麗江反殺案 " 引發輿論關注後,2019 年 12 月,雲南省人民檢察院發布通報稱,唐雪的防衛行為係正當防衛,依法不負刑事責任。

唐雪一案,是近年最受關注的 " 正當防衛係列案 " 之一。自從 " 於歡案 " 起,法律規定的正當防衛構成要件的認定引起關注,多名法律界人士表示,這個條款需被 " 激活 "。

此後," 昆山反殺案 "、" 福建正當防衛案 ",乃至 " 麗江反殺案 " 等案件發生,對正當防衛在實踐中 " 擴大定義 " 的必要性成為共識。

之後,2020 年 8 月 28 日," 兩高一部 " 印發了《關於依法適用正當防衛製度的指導意見》,這一精神終於成文。用法理學的一句話總結,即是 " 法不能向不法讓步 "。

被 " 激活 " 的正當防衛

2019 年 2 月 8 日,麗江市永勝縣,唐雪遭遇持刀醉酒男子威脅,她持削皮刀、水果刀防衛,最終刺死醉酒男子。



(唐雪父親展示從唐雪睡衣口袋搜出的刀具,隻是唐雪帶那把是紅色的,這把是綠色的,是平常用來削土豆的)

南風窗此前報道,當時," 醉酒男子 "3 次對唐雪及其家人挑釁鬧事,多位目擊者對南風窗記者回憶,第一次是,在唐雪回家路上,醉酒男子攔車挑事。第二次是,唐雪父女討要說法時,被醉酒男子辱罵,隨後發生肢體衝突。第三次是,在唐雪家中,醉酒男子持菜刀砸門、出手鬥毆。這一次,唐雪出門 " 反殺 "。

據多位目擊者的描述,唐雪從持刀開門反擊、到關上房門的整個過程,隻有一分鍾左右的時間。

當時,她家中有高齡的母親、奶奶,以及不滿 2 歲的侄子、剛剛 2 個月的侄女," 一家子老弱病殘 ",而唐雪是一名退伍的 "90 後女兵 "。緊急情形下,唐雪隻得出手防衛。



(2019 年大年初四,唐雪【後右一】和家人拍攝全家福。當晚回家遇到李德湘)

令人意外的是,在唐雪出於防衛目的的 " 反殺 " 過後,她被公安機關采取強製措施,隨後被檢察機關批捕、訴至法院。

據起訴書顯示,檢方認為,唐雪與被害人李某湘發生扭打過程中,持刀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與此同時,繼多起因防衛致人死亡事件發生後,本案中 " 正當防衛 " 的認定問題,再次成為了輿論焦點。

這個問題由來已久。

全國人大代表、湖北得偉君尚律師事務所律師蔡學恩在《檢察日報》撰文稱,近 20 年的實踐中," 正當防衛 " 的認定日漸趨於保守,另外,法條規定相對籠統,這使得司法適用存在諸多問題。

正當防衛的認定難,導致在相關案件中,這一條款幾乎 " 沉睡 "。研究數據顯示,在正當防衛爭議案件中,司法機關認定正當防衛的不足 10%,絕大部分案件被認定為防衛過當,甚至故意傷害罪或故意殺人罪。

" 擴大認定 " 的必要性

正當防衛的認定,為什麽困難?除了實踐中的複雜因素外,究其本源,正當防衛在立法上也存在局限——

這種局限體現為,法律 " 對正當防衛條件的設定,限製了正當防衛權的行使,導致了正當防衛製度適用的不當限縮。"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袁彬曾撰文指出。

具體來說,刑法第二十條規定中," 正在進行 "" 明顯超過 "" 必要限度 "" 造成重大損害 " 的規定比較籠統,不容易把握,這使得司法適用存在諸多問題。

例如 " 正在進行 "。



刑法對正當防衛有三款規定," 正在進行 " 出現在第一款。它是:" 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力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製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

然而如何認定 " 正在進行 "?這存在爭議。結合 " 麗江反殺案 " 來看,唐雪出門防衛後,醉酒男子的刀已經被友人奪下、扔開。那麽,侵害是否 " 正在進行 "?

再如 " 明顯超過 " 和 " 必要限度 "。

上述法條第二款規定:" 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免除處罰 "。這就是輿論說法中的 " 防衛過當 "。

根據起訴書,在 " 麗江反殺案 " 中,檢方認為唐雪行為就屬於防衛過當。這是爭議的核心。



(永勝縣人民檢察院對該案撤回起訴,對唐雪作出不起訴決定【圖源:江蘇法治報】)

然而,法條中 " 明顯超過 " 和 " 必要限度 " 的提法,沒有被進一步細化。這就導致,司法實踐中,對進行防衛的人提出了不盡合理的要求。

從立法上看,正當防衛製度的設計,總體上是基於理性人的假設,即認為防衛人是一個理性的人,會理性地看待不法侵害行為的發生。

但這容易脫離實際。

實際中,不法侵害的行為類型、開始時間和結束時間,以及相關的危害後果等,並不一定能被理性分析。



(唐雪家大門上留下菜刀砍砸的痕跡)

更何況,在不法侵害行為發生時,受侵害者處於被動,往往情緒激動,很難恰如其分地進行 " 合理防衛 "。

袁彬在上述文章中表示,理性是有前提的,它需要防衛人做到情緒冷靜並能理性思考。但與一般違法犯罪行為的實施不同,正當防衛都是發生在對抗情境之中,其行為實施的情境往往都是 " 突發的、強烈對抗的,緊張而激烈 "。

換言之,在防衛情境中,要求受侵害一方是 " 完全理性人 ",這不合理。

法律 " 不能讓步 "

如 " 明顯超過 " 和 " 必要限度 " 一樣,在法條中,作了規定卻沒有細化的,還有 " 造成重大損害 " ——多大的損害是 " 重大損害 "?

籠統的規定,很難對照實際,加之現實的複雜因素,就導致了 " 正當防衛製度適用的不當限縮 "。也因此,正當防衛的條款陷入 " 雞肋 " 處境。

反映到現實,正因為 " 適用難 " 的問題,近年來,出現了一係列 " 正當防衛係列案 ",每一起都引起爭議。總結來看,它們都存在 " 唯結果論 " 的傾向。

" 唯結果論 " 是指,在案件中,一旦發生死傷結果," 唯死者大 "" 殺人償命 " 的觀念就占據上風,審判機關傾向於認定 " 超越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 "。然而,這沒有充分考慮防衛行為的必要性。

除了必要性被忽略之外,從另一個角度看,對 " 重大危害 " 的模糊要求,很容易陷入邏輯悖論。如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明楷說," 我們顯然不能認為,隻有當不法侵害人造成了他人死亡後,防衛人才可以殺死不法侵害人 "。

嚴格的 " 對等 " 是很難把握的,這很容易理解。

此外,實踐中的另一個傾向,是 " 過分強調力量的對等 "。

仍然以 " 麗江反殺案 " 為例,醉酒男子的刀被友人扔掉,而唐雪持刀防衛。在對案件的爭論中,就有一派觀點認為,唐雪的 " 力量等級 " 更高,因此屬於防衛過當。



(死者李某湘的法醫檢驗意見【圖源:都市時報】)

單純從事後審視的角度,判斷當時力量的差別,忽略了案發時現場的事態。

爭議案件一次次出現,表明 " 正確適用正當防衛 " 的問題緊迫。2020 年 8 月," 兩高一部 " 印發了《關於依法適用正當防衛製度的指導意見》,可以看作是相關條款的 " 補丁 "。

《意見》在適用上的 " 癢點 " 處均有涉及——尤其是,對 " 正在進行 " 的解釋,堪稱《意見》的一大亮點。《意見》第 6 條規定 " 時間條件 ":

對於不法侵害已經形成現實、緊迫危險的,應當認定為不法侵害已經開始;

對於不法侵害雖然暫時中斷或者被暫時製止,但不法侵害人仍有繼續實施侵害的現實可能性的,應當認定為不法侵害仍在進行;

在財產犯罪中,不法侵害人雖已取得財物,但通過追趕、阻擊等措施能夠追回財物的,可以視為不法侵害仍在進行;

顯然,這些規定為 " 正在進行 " 作了 " 擴大認定 ",進一步細化了標準。在實踐中,更具體的條款更容易適用。



(永勝縣檢察院《刑事賠償決定書》相關內容【圖源:江蘇法治報】)

《意見》還明確表明," 不能苛求防衛人 ",對防衛人因為恐懼、緊張等作出的誤判," 應當根據主客觀相統一原則,依法作出妥當處理 "。

" 兩高一部 " 的意見,在類型上屬於司法規定,對各級執法機關、審判機關等的工作,是具有指導意義的。《意見》共 22 條,除了對 " 時間條件 " 的細化,也對不法侵害的類型、正當防衛的對象等等,作出進一步細化,保衛合理的個人防衛權。

過去的一則 " 笑話 " 講,一個小偷偷完東西跑路,被偷的人要小心翼翼地追,否則造成小偷傷亡的,要被判定為防衛過當、甚至更糟。現在,這則笑話該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