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20年 中國在世貿第八次審議上遭遇嚴厲抨擊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美國和主要盟國這個星期在世界貿易組織(WTO)舉行的第八次對華貿易政策審議上嚴厲抨擊中國的不公正貿易政策,稱中國通過大量使用工業補貼和其他不公正做法破壞了基於規則的全球貿易體係。中國則表示,自己才是以WTO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製的踐行者和維護者。有專家指出,中國入世20年來仍未能遵循基於自由市場的WTO精神,而原有的國際貿易規則又未能涵蓋新的領域,這給了中國可乘之機。

在10月20日的首日審議中,共有50個世貿組織成員代表發言,大多對中國在過去20年的貿易做法提出批評。今年恰逢中國加入世貿組織20周年。

多個主要世貿組織成員批評中國貿易政策

美國常駐世貿組織臨時代辦大衛·比斯比(David Bisbee)在發言中說,“中國利用其世貿組織成員地位成為世貿組織最大的貿易國,同時加倍推行其國家主導的非市場貿易方式,損害了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工人和企業。”比斯比表示,中國的產業政策扭曲了競爭環境,使進口商品和服務以及它們的外國供應商處於不利地位,其他的"不公平貿易做法包括對國有企業的優惠待遇、數據限製、知識產權執法不力和網絡盜竊。

澳大利亞代表常駐世貿組織代表喬治·米納(George Mina)在發言中表示,中國通過從事不符合世貿組織承諾的做法,日益考驗全球貿易規則和規範。他說,中國的做法包括 “任意的邊境檢查”,對進口許可證的 “無端拖延”,以及“不合理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這些都“嚴重限製或終止”了澳大利亞十幾種商品的貿易。他還表示,中國對澳大利亞商品的限製措施是出於政治考慮。澳大利亞是最早站出來呼籲國際社會前往中國調查新冠病毒源頭的國家之一。

歐盟表示,中國改革開放的程度與其在全球經濟中的比重不相稱,也無法與中國商品進入其他世貿組織成員市場的情況相提並論。歐盟敦促中國采取進一步的市場改革,在世貿組織中發揮與其經濟分量相當的作用。

英國駐世貿組織代表西蒙·曼利(Simon Manley)表示,英國政府“關注中國國有企業在中國工業戰略中的核心地位及其運作的不透明性”。他說:“中國有責任更加透明地證明這些企業確實是作為正常的市場行為者在運作。”

加拿大也抱怨中國對其國有企業的優惠待遇和廣泛使用工業補貼,導致貿易扭曲和產能過剩的問題。

日本代表則表示,日本政府敦促中國采取進一步行動,維護和加強多邊貿易體係,首先應該解決影響市場的問題,比如扭曲貿易的措施、國企,以及這方麵的法律法規不明確的問題。

印度對與中國不斷攀升的貿易赤字表示不滿,並特別抱怨中國對一些印度農產品設置進口障礙。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加裏·哈夫鮑爾(Gary Hufbauer)對美國之音表示,本次世貿組織對中國貿易政策審議有如此多的國家對中國表達不滿的確令人印象深刻。

他說:“令人驚訝的是,有許多國家與美國一起批評中國。不僅僅是美國、歐盟、日本,澳大利亞。這並不令人驚訝,但其他一些國家也是如此,包括瑞士。”

務虛的世貿組織貿易政策審議

哈夫鮑爾表示,世貿組織成員對中國的抱怨大致集中在國有企業和產業政策補貼領域,其中涉及到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他說:“對於像瑞士這樣的國家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瑞士是一個依賴知識產權保護的國家,在許多行業都涉及高水平的知識產權。對英國、歐盟來說也是如此。所以知識產權是另一個主要問題。”

中國商務部長王文濤通過視頻參加了此次對華貿易政策審議並發表了講話,對中國的貿易政策進行了辯解。他說:“中國堅定支持以世貿組織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製,積極參與世貿組織改革,真誠幫助其他發展中成員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參與並受益於多邊貿易體製。”他還說,“中方呼籲各成員共同反對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不搞歧視性、排他性標準、規則、體係,不搞割裂貿易、投資、技術的高強壁壘。“

中國官媒新華社則以俄羅斯、沙特、菲律賓、越南和巴基斯坦等國代表發言,稱“多國代表積極評價中國貿易政策及其對全球多邊貿易體製作出的貢獻”。

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也在22日對50個世貿組織成員代表提出的批評和質疑做出了回應。

哈夫鮑爾表示,每三年進行一次的世貿組織對華貿易政策審議更像是一次彼此交換意見的務虛會議,對於改變中國貿易做法意義並不大。“現在(對中國的)批評已經記錄在案,但這不是一場談判,這隻是我所說的‘聽證會’。”他說。

目前在世貿組織擔任法律顧問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國際貿易法教授佩特羅思·馬維裏迪斯(Petros Mavroidis)對美國之音表示,由世貿組織秘書處主持的貿易政策審議機製並不具有法律約束力,秘書處也沒有解釋WTO有關協定的權力。

他說:“有人認為中國做得不對,但要想知道到底是對還是錯,隻有一個辦法,就是成立(爭端解決)專家組。這就是世貿組織製度的整個理念。”

“中國或許沒有違反WTO規則,但可能違背WTO精神“

馬維裏迪斯表示,現在各成員國越來越意識到,問題的症結所在是WTO的有關規則以及中國簽署的入世議定書已不夠涵蓋和解決它們在21世紀麵臨的與中國的貿易爭端。“中國或許沒有違反WTO的規則,但卻可能違背了WTO的精神。“他說。

美國常駐世貿組織臨時代辦比斯比也表達了這種看法。他說,美國和其他國家期望它們與中國入世談判時達成的條款能夠永久地廢除中國那些與基於開放、市場導向政策的國際貿易體係不相容的政策和做法,“但這些期望並沒有實現,而且看來中國沒有改變的傾向。”

盡管拜登政府表示,仍然致力於維護以世貿組織為核心的多邊貿易機製,但至少在與中國的貿易問題上,這屆政府並沒有采取與前特朗普政府明顯不一樣的政策。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哈夫鮑爾表示,拜登政府並無全麵投入改革世貿組織的計劃。“實際上,我自己的觀點和我比較親近的同事的觀點是,本屆美國政府目前並不傾向於深入參與世貿組織談判,而是希望集中精力處理美國國內的議程。”他說。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10月4日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拜登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演講。她在演講後的問答環節談到了美國對於WTO所發揮角色的看法。

戴琪說:“我們非常重視世貿組織,當然是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頭15年。 我認為,盡管我們將繼續投入並努力,作為世貿組織成員尋求為世貿組織的改革進行創新,但我們也需要靈活和開放的思維,在如何更有效地解決我們一直在努力解決的中國貿易問題方麵打破陳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