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情中的明星新考驗:捐多少才能獲得“免嘴券”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在“千年一遇”的河南洪水麵前,吳亦凡迅速讓出了版麵和熱搜,救災和捐款成為刷屏話題。新媒體時代,企業和明星的捐贈都具有高可見度。雖然如今的小學和中學已經不允許公布期末考試成績排名,但明星的捐款情況在被各種媒體匯總,隨時更新,誰捐了誰沒捐,誰捐了多少——包括粉絲團捐了多少,都“一張圖告訴你”。



網絡上流傳著多個版本的“明星捐款匯總”

這是一個預料中的步驟。從暴雨落下來的那一刻起,明星們就必須走到這一步。即便“捐”完全出自內心,但“捐多少”這件事,也很難不去參考一下“市場行情”,這是作為公眾人物如今無法避免的“社交壓力”。

微博曾經短暫地在過去的一些事件裏提出,不要“逼捐”,不要“道德綁架”。但如今這種輿論方向已經微弱到幾乎不可辨聞——隨著社交網站的發展,無論明星還是企業,都進入了“新輿情時代”。這個時代裏人人都可以發言,傳播速度也更加迅速,這些都讓如今“輿情”和這次的潮水一樣,短時間內具有不可抵抗的爆發性。所以對他們來說,反抗似乎已經是一個多餘的姿態,好好配合的話,則有可能“雙贏”。

這幾乎是一件必然的事情:任何普通人的行為都難以避免被周邊人評價,而一個公眾人物,因為其無處不在的可見度,當然更是難逃大眾的品頭論足。人們也普遍認為,既然明星價值中的很大一部分來自流量,也就是被網友關注,那麽作為價值的貢獻者,評論幾句又算什麽?

更何況,明星和大眾的關係最近也不是很甜蜜。當208萬日薪已經成為這個職業的一個代名詞的時候,人們在和錢相關的事情上,已經不打算和明星共情了。大家的衡量標準非常直接:又有心又肯花錢當然最好,“如果沒有愛,有很多很多錢也是好的”。但如果隻有愛而沒有錢,那肯定是無法交代的。

所以,決定明星捐款數目的,除了明星本人的社會責任感,也包括對於“這一輪行情價”的認知、對自我咖位的認知、收入的多少。此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他的公關需求有多強烈——一個正處在頂部,或者在冉冉上升期的流量明星,很顯然,是需要交出讓粉絲滿意,也讓黑粉無話可說的答案才算過關。華晨宇此次捐款200萬,粉絲也短時間內籌款70萬,大約與他最近的新聞存在著“相關而非因果”的關係,是很容易被看到的證明“自己屬於正能量陣營”的表態。



截至7月21日晚,華晨宇歌迷會發起的捐贈活動已籌款70萬元

網友們知道自己擁有這樣的能量。這是傳播學中提到的“共景監獄”的時代,來自大眾的“圍觀”構成了一方權力,如今這種權力已經運作得極有經驗——它既獎勵那些接受這種規訓的,也懲罰那些不配合的。

在豆瓣小組,網友以“免嘴券”的方式,來給明星此番形象公關的結果打分。100萬元是這次河南災情的頂流明星捐款行情價,達到這個數目的,網友都大方給予好評。高於這個數字的則相當於做對了附加題。黃子韜捐得早又捐得多,300萬+物資捐贈,超過了行情價3倍,讓他得到了網友的“誇誇券”“黑料免黑券一次”“曝光戀情免嘴一次”。



網友的“通情達理”體現在,他們倒也不純粹按照價格排序——還考慮了明星的出道年限和收入情況。去年出道的劉雨欣100萬、雖然出道多年但一直也沒怎麽紅過的朱梓驍100萬、傳聞中切走了“半塊肥皂”的穀嘉誠50萬,還有彭小苒的50萬、張欣堯的20萬……這些都讓網友頗為滿意。 但另外一些人則讓網友不太滿意。

程瀟捐款10萬,沒有達到人們心目中她該達到的及格線,遭到了聲討。其後,程瀟在微博上表達了委屈情緒——雖然很快刪除,但網友記錄在案,迅速翻出她過往的服飾花銷、粉絲應援清單等等。“懲誡”的姿態非常明顯,既然你令我們不滿意,那我們就讓你口碑崩盤。

“卷起來”的不止是企業和明星——還有網紅。李佳琦、薇婭這種身份上早就超過“網紅”的人自不待言,淘寶店主、B站的帶貨up主們也開始幾千幾萬地曬匯款單,一些公眾號博主也表示“捐出一個月的流量廣告收益”——通常隻有一兩千,這說明了圖文類公眾號確實在走下坡路。

所以你要知道,“共景監獄”機製下,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成為“被圍觀”的對象,接受這種權力機製的拷問。隻不過,當這種機製一次又一次大獲全勝的時候,作為權力的它,是可以被監督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