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取消超生罰款不等於隨便生 老百姓:這是嘴硬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中國取消超生罰款不等於隨便生 老百姓說這是嘴硬

中國政府7月20日發布了有關優化生育的最新政策,取消征收社會撫養費,也就是取消對計劃外生育的罰款,並且將入戶、入學、入職等與個人生育情況全麵脫鉤。有民眾認為,這些規定相當於實質廢除了計劃生育政策,但中國衛健委卻回應說,目前的政策並不等於徹底放開生育。那麽,這一最新政策到底意味著什麽?

記者:“你的孩子占海特現在怎麽樣了?”

占全喜:“生病了,生病了,非常不幸!”

江西籍公民占全喜談到她的女兒占海特時,語氣中充滿憂愁。

九年前,在上海長大的江西女孩占海特因為上海教委的規定,無法在當地參加中考,不能進入上海高中就讀。占海特在微博上直言製度弊端,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螺螄殼裏作道場

或許是因為女兒的遭遇,占全喜現在雖然不願多談女兒的近況,但他對中國的生育、教育製度卻非常敏感。

當記者問及他對7月20日剛剛發布的《關於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感受時,占全喜顯得對政策的細節很清楚。

“衛健委這個表態就是嘴巴硬嘛,他永遠是不能錯的,實際上取消社會撫養費,取消各種限製,實際上就相當於廢除計劃生育了,他現在還不承認而已,”占全喜這樣告訴本台。

中國國家衛健委人口家庭司司長楊文莊在接受澎湃新聞網采訪時解釋說,不能把取消社會撫養費跟徹底放開生育劃等號,原因是這個《決定》明確規定的是實施三孩政策,而不是全麵放開。

“他說的也是事實,”中國人口問題專家易富賢分析說,“ 因為計劃生育還是中國的國策。”

易富賢早在2007年就出版了人口問題專著《大國空巢:走入歧途的中國計劃生育》,這本直指中國人口政策弊端的著作曾一時洛陽紙貴。易富賢的相關言論也曾一度受到中國政府的打壓。

他這次在接受本台記者采訪時,仍然直言不諱地批評計劃生育政策,“中國政府的政策太死板了,本來早就應該停止計劃生育,你看,單獨二孩政策已經破產,全麵二孩政策已經破產,現在又搞個三孩政策,多麽滑稽啊!”

這次頒布的《決定》明確其目標是要實施好三孩生育政策,並列舉了以人民為中心、以均衡為主線、以改革為動力和以法治為保障等幾項主要原則。

但易富賢認為,現在頒布的這些政策仍是在計劃生育的框架內,其指導思想比較陳舊,仍然把人口當作負擔。所以這些政策就像在螺螄殼裏作道場,沒有太大的意義。



中共要促進落實三孩政策(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這個國家與我沒關係”

三孩政策早在今年五月底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就已經傳出消息。外界普遍認為,這一政策出台,是為了應對中國人口結構出現的問題。在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結果中,中國生育率已經下降到1.3的危險水平,人口老齡化也顯著加快,中國很可能很快進入中度老齡化國家。

但從目前的輿論來看,三孩政策似乎並未緩解外界對中國人口危局的擔憂。

一共有三個孩子的占全喜說,除了改變生育政策外,還需要進一步的政策才能促進生育,“(影響到)生育意願很重要的因素,比如像房價、教育等,這些是核心因素,因為涉及到基本的福利。”

占全喜灰心地說,他感覺到政府給的福利為零。除了大女兒占海特之外,占全喜還有兩個年齡偏小的孩子,分別就讀高中和初中。但他對公立教育的質量不滿,“唯一享受到的是教育,但教育全爛了,它的質量是負的,對我來說是一個負數。醫療資源我也不認可,醫保卡我也沒有申請,因為我覺得沒有多少意義,水平很低。”

福利質量低讓占全喜感覺,“這個國家與我沒關係。”

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在本次發布的《決定》中強調,要滿足群眾多元化的生育需求,將婚嫁、生育、養育、教育一體考慮,切實解決群眾後顧之憂,釋放生育潛能。

就在前一天,7月19日,中國科技部等十三部門聯合印發《支持女性科技人才在科技創新中發揮更大作用的若幹措施》,其中提到要鼓勵科研單位設立女性科研回歸基金,資助女性科研人員生育後重返科研崗位,同時還要為孕哺期女性科技人才創造生育友好型工作環境。

但易富賢的觀察並不太樂觀, “中國政府這次雖然是出了文件,但沒有太多的扶持措施。”

他把中國與人口老齡化同樣嚴重的日本相比較,“日本是直接給年輕夫婦獎勵錢,免費醫療,還有教育等方麵,都是真金白銀;而中國還停留在口號上,而具體措施的運作是需要錢的。” 

易富賢擔憂地說,地方政府目前已經遇到債務危機了,中央政府也不可能給多少錢。他還質疑,中央政府有沒有魄力做到他所說的還是一個大問題,比如說房住不炒,喊了多少年了,房價還是沒有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