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瑩:在慕安會感受西方對華複雜態度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我剛剛應邀出席了第56屆慕尼黑安全會議,有幾點印象和體會與大家分享。

一、歐洲反思西方地位和作用,尋求超越困境、自我更新。

2020年2月10日發布的年度《慕尼黑安全報告》題目是“西方的缺失”(Westlessness),從歐洲人的視角討論了“西方”作為一戰後最重要的地緣政治中心,是否正在衰落?報告列舉西方內部的矛盾及其與外部的衝突,感歎世界變得越來越不西方了,而且西方本身也變得不那麽西方了,從而提出“西方的缺失”這個概念。

慕安會誕生於半個多世紀前的冷戰中,初衷是協調西方立場。冷戰後視野擴大,開始關注更廣泛的國際安全熱點問題,參會者也從單純的跨大西洋國家成員擴大到中東和亞洲等地區。近年來慕安會敏銳地觀察到國際格局變化,開始思考西方應如何調整自身以應對新挑戰。2017年慕安會報告提出了“後真相、後西方、後秩序”的全球變局挑戰,2018年探討了“超越西方”的時代特點,去年則提出“全球拚圖:誰來拚起碎片” 的緊迫問題。今年以“西方的缺失”為主題,進一步拓展了歐洲戰略界的反思。

這個表述反映了彌漫在西方內部的一種焦慮情緒——擔心西方在急劇變化的世界格局中失去主導地位、關注歐美統一立場因正在生成的不同理念和利益取向而受到侵蝕、擔心西方主導的世界體係被所謂“威權國家”勢力“修正”等等。

何謂“西方”?從世界曆史和國際政治的角度看,西方既是地理和物質層麵的,也是精神和製度層麵的。西方文明發源於古希臘、古羅馬,曆經城邦製、羅馬帝國、中世紀、文藝複興、大航海時代、殖民擴張乃至美國崛起,逐漸形成文明體係並不斷被充實和強化。現代西方人以歐洲各民族及其後裔為主體,思想文化深受基督教信仰的影響,以所謂自由民主製度為價值信條。這些共同築就了西方對世界的政治和文化影響。在物質層麵,過去三四百年間,西方基於海洋、大陸擴張和金融霸權,引領了軍事革命和科技創新,主導了工業化乃至後工業化時代的世界經濟發展。冷戰結束後,美國主導的西方一度衝高到國際權力的頂峰,並且強力推進了全球化進程。而後隨著新興力量的崛起和全球產業鏈重組,西方的綜合實力被稀釋。美歐在全球推進西方化遭遇一連串挫折,自身問題也全麵暴露,使得西方價值理念的光環褪色。歐洲人更加認識到,西方已經難以在塑造21世紀的政治和經濟特征上發揮絕對主導力。

從本次會議的一係列討論可以看出,經過四年反思,歐洲戰略界的思維更加聚攏了,對於“西方缺失”的判斷主要源自兩方麵的認識。

一是對中國崛起抱有既給予認可又充滿擔憂的矛盾心理。盡管歐美經濟總量相加仍占到全世界的近一半,但中國已達到全球GDP的16%以上且保持上升勢頭,亞洲總體占到三分之一強,世界經濟和國際權力的重心必然向亞太地區傾斜。越來越多的歐洲有識之士認識到,中國崛起勢不可擋,是無法逆轉的持久現象,歐洲乃至西方須努力適應,找到與政治製度迥異的中國和平共存的路徑。

二是對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優先”政策不滿,認為美右翼主導下的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單邊主義傾向背離了支撐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基本理念。特朗普政府不顧及歐洲利益、重大決策不與歐洲商量的做法,破壞了跨大西洋聯盟的基礎,雙方漸行漸遠,歐洲須“形成自己的戰略”,“走自己的路”。

歐洲對西方的反思是多維度的,一方麵看到“體係性危機”正在發生,但也認為西方的“自覺”仍在,並非行將“終結”。他們對中國等新興力量融入西方主導的世界體係進而不斷壯大感到不適,但也對為保全體係而調整規則和協調共存持開放態度。所以,歐洲並非在為西方唱“挽歌”,而是希望從戰略、價值觀和務實層麵進行再構建,對世界是否會陷入美國與中、俄激烈競爭,進而分裂的狀態審時度勢,試圖尋找自己的新角色,謀求發揮更大作用。為此,他們強調“超越”,對內超越利益和價值差異,增強集體行動能力,對外超越原有路徑依賴,發展更為多元、平衡、靈活的全球戰略。

二、美國強勢要求歐洲站隊,試圖推動形成與中國競爭的統一立場。

美國對慕安會高度重視,當作宣傳政策和協調跨大西洋立場的重要平台。本屆會議美國人的出席相當搶眼,有包括眾議長佩洛西的20多名參眾議員,還有國務卿蓬佩奧、國防部長埃斯珀、常駐聯合國代表克拉夫特、前國務卿克裏等政要、高官和智庫學者出席,在會議的大小場合都有美國人的身影和聲音。而且美方顯然是協調了兩黨一致的立場,把如何應對中國崛起和“中國威脅”作為與會的主打“炮彈”,其中的核心訴求是阻止歐洲國家使用中國華為的5G技術。

蓬佩奧在慕安會上的演講不長,卻用三分之一時間批評中國。埃斯珀在講話中也指責中國通過華為實施“邪惡戰略”。美國人如此聚焦中國,且對華為這樣一個民營科技企業喋喋不休地進行話語攻擊,在會場得到的支持有限。確實有人追隨美國攻擊中國的內外政策,但也有不少人更加理智地觀察美國與中國的較量,希望更多了解事實到底是怎樣的,從中尋找符合自身利益的判斷基點。美國政客無禮和粗暴的態度也引發一些與會者反感。

三、中國因素是本屆慕安會的主要焦點之一,疑惑、誤解和期待交織。

王毅國務委員在大會上的演講贏得廣泛重視和肯定,秦剛副部長在新冠肺炎疫情公開論壇上的講話也產生良好效果。佩洛西在“西方民主狀態”分論壇上大談5G問題時,我得到一個提問機會。她聲稱對中國妥協就意味著損害民主、人權、經濟獨立性和國家安全,把問題上升到製度安全的高度。我提出質疑,問她為什麽華為能威脅到西方的民主製度?佩洛西顯然習慣於在沒有中國人的場合大肆攻擊中國,未估計到在這裏會被人質疑,而且她好像對5G技術不很熟悉,隻是在念口徑而已,因此回答我的提問顯得有點吃力。從會場反映看,許多人讚賞我的提問,但也有人為美國抵製華為辯護,說中國也在抵製西方媒體。

在今年的慕安會上中國議題突出,明確涉及中國的分論壇多達11場,包括“西方如何麵對中國挑戰”“跨大西洋關係與中國難題”“歐洲如何對付崛起的中國”“如果中俄結盟怎麽辦”“中國在全球軍控中的未來參與”等等,還有關於南海、新冠肺炎疫情、中國網絡政策的專題會,其他一些論壇雖然在題目設計上沒有提中國,但也大都把矛頭指向中國。

我觀察,中國學者的發言和提問很吸引與會者的注意並經常得到肯定。一位德國學者參加了我的午餐演講之後說,當麵聽你講中國的情況,感覺我們是可以建立信任的,但在許多時候和很多問題上,很難直接聽到中國人的意見和對一些重大問題有說服力的闡述。

確實,國際關係與人際關係差不多,需要以一些基本的信任作為基礎,來構建合作和協調關係。建立信任是中國在日益走近世界中央舞台過程中必須麵對的重要課題。然而,在大會後期的討論中,我們區區幾位中國學者要應對美國人鋪天蓋地的反華遏華聲浪,深感力不從心,哪怕僅僅是爭取出現在所有涉及中國議題的場合都分身乏術。當世界形勢如此快速變化之際,中國的國際角色和地位麵臨複雜挑戰,我們應該有更多重量級人物出現在慕安會這樣的國際論壇上,也應該有更多的中國學者或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直接走向國際,參與到外交鬥爭中來,否則很難改變當前國際舞台上,尤其在歐美的主場上,在中國話題上中國聲音較弱的狀況。

四、中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舉國努力引發國際社會的同情和支持。

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紅十字會罕見地高調出席慕安會,重點宣介中國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做出的巨大努力和付出的沉重代價,呼籲國際社會伸出援手,共同打好防疫戰。世衛組織專家肯定中國在應對疫情中展現出的強大能力。他們認為,如果中國將經驗總結歸納,形成模式和樣板,讓其他國家參考借鑒,則是寶貴的國際公共產品。

盡管外界對中國仍存在一些偏見,在慕安會上同情和支持中國的聲音逐漸增多。還有不少歐洲企業界人士希望中方對抗疫物資需求提出具體目錄,以便有針對性地募集援助。

會下也有歐洲專家表示,各國與中國的往來由於疫情而減少,許多國家采取了中斷航班和交流的做法,導致中國陷入事實上的孤立,難免造成後續的負麵經濟和政治後果,應盡量減少、盡早結束這種非正常現象。有學者提醒,新冠肺炎疫情在中美間已演化成一場“脫鉤”的實際操演,如不盡快修複,有可能固化為係統性“脫鉤”。

出席慕安會的一個體會是,在中美關係緊張惡化之際,歐洲等第三方力量的作用不僅重要而且寶貴。這些國家大多不願看到中美惡性競爭導致國際體係的分化、瓦解,不希望中美科技脫鉤阻礙人類社會的進步。他們希望中國能在維護全球共同利益上發揮更多作用,期待中國真誠維護多邊主義,而不要像美國那樣從一己之利出發,對多邊主義采取選擇性利用的做法。同時,他們力圖在全球格局變化中守護歐洲利益和地位。在中美大競爭的背景下,歐洲無法置身事外,也不願選邊站隊,而是要加強自身的作用。歐洲所奉行的製衡戰略客觀上起到加強全球多邊主義的作用,因此,我們應該多與各方力量溝通,增進了解,增強世界推動命運共同體建設的共識和聚合力量。(作者傅瑩是外交部前副部長、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Qfqsh 發表評論於
她說的對!要盡快,在國際場合多多自己人講話發聲,很重要!!大國,要成比例,成態勢為本國人辯護。
BBC12 發表評論於
看看你國僵屍晉華的悲慘結局吧, 華為也跑不掉,
僵屍晉華的今天, 就是華為的明天!
==================================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2020-02-22 22:59:02
我覺得傅瑩的提議很有建設性!
中國應該在歐洲的各種重大論壇中有更多聲音出現!
中國應該加快學習提高如何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很重要!
一開始,可以把各駐美,駐歐的大使,學者都派去參加歐洲各類峰會,增加中國的聲量和聲音!
OpenMindedchinese 發表評論於
多多建交 - 不是霧霾就是肺炎。 準備把這兩項全世界發揚光大嗎?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之前已經說了,人家是拿了資本主義的資本來你國家投資賺錢,你們是在所謂技術文化下麵,偷偷摸摸的藏了共產主義的紅纓槍刀在裏麵,去人家國家。然後還擺了一堆歪理後,問我都不怕你們的錢,你們為什麽要怕我們(的紅纓槍刀)?你當人家真的是傻子?

你們在技術裏藏刀藏槍的要去搶占人家5G高點,這裏連世界所有正常國家都認可的BBC, CNN, 穀歌你都不敢讓人家進,居然還要跟人家談什麽對等交換?!

更何況,你們藏刀藏槍想要推銷的,不過是來自西方,人家早就不要了,歐亞南美都證明了不但是行不通的東西,而且是製造共同貧窮,獨裁暴政的東西,和人家的自由民主的現代概念是背道而馳,人家當然要警惕甚至反推。
車輪滾滾踏遍美國 發表評論於
看到她,我耳旁立刻響起了歌曲《天邊》。
zhshqg 發表評論於
兩種文明,兩種製度,兩種社會,一個硬說俺們獨裁也是有利於全世界的,一個說俺
們原來以為你們會融入現代文明社會的(現在不怎麽信了),中共再怎麽說的漂亮,
其行動卻向世界說明了他們所說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個什麽貨色。很明顯,西方世
界已經越來越警覺中共糖衣炮彈的口蜜腹劍了。
灣區範兒 發表評論於
歐洲人大部分是牆頭草,從二戰格局就可以看出來,意大利、法國、西班牙、奧地利……就連英國,要不是丘吉爾早投降德國納粹了。現在歐洲國家既要提供福利給自己懶惰的國民,還有照顧黑穆移民,早就變窮了。現在隻能靠老祖宗的文化藝術等東西忽悠土豪暴發戶來賺錢。哪個國家能給他們甜頭,他們就聽哪個國家的。
bohaileon 發表評論於
就衝假私企這一點人家都有理由限製你,壞了規矩了。
bohaileon 發表評論於
隻許你限製人家的公司,自己的國人發聲,去偷人家的東西,而且越來越厲害,不許人家限製你的公司?如果是打架,人家再厲害也會被打死,何況你這個公司是所謂的私企嗎??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您的表態就會有更大的可信度
--在我看來,一個人如果說的是實話,他/她對自己的話在別人眼裏是否可信根本不用關心,因為信不信由你,不信造成的損失你自己來承擔。而特別在乎自己可信度的人往往是那些試圖影響聽眾的人(比如沒剝皮媒體),他們的通過長時間地報道一些真實的消息(比如天氣預報)以此樹立公信力,來獲得在關鍵時候騙人一把的機會(比如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假民調)。
adamant 發表評論於
如果現行的西式所謂“民主自由是”完美的,是燈塔,且運行百年了,其優勢和光輝自然是人神向往,又何懼其他製度的出現與競爭,更何懼一個私營公司就能搞得燈塔國不僅進入國家緊急狀態,還要到全球去推銷緊急狀態。
說白了就是美國獨霸的優勢即將失去,尤其在新技術革命中失去統治地位而無法象以前一樣截取產業中最豐沃利潤。
如果不是西方長期霸占全球話語權並踐行雙標,帶有色眼鏡看中國,中國也許會更早更快融入全球開放媒體體係。還有人說西方媒體是公正自由的,請帶著腦子思考和觀察,如果你是帶任務和偏見,自然會看到你想要的結果。到處都是意思形態之爭,都是資本的操控。真正嚴肅客觀的媒體或報道不是沒有,而是比例太少。
gamlastan 發表評論於
外交部的名聲很爛了。誰替他們說話,誰沾包。傅瑩跟著攪混水,也不會有什麽好下場。
Smile2017 發表評論於
對傅瑩的提問,同樣在現場的德國之聲台長林堡(Peter Limbourg)公開表態稱,他對傅瑩有關華為和技術上的論點表示讚賞。"但是,如果中國政府能夠允許包括德國之聲、BBC在內的媒體在中國落地,開放推特和臉書,您的表態就會有更大的可信度。"這番表態贏得了現場觀眾的掌聲和吹哨叫好。
老人新ID 發表評論於
發展才是硬道理。中國還需要進一步發展。
中國仍需韜光養晦,待人均GDP 進入世界前20的時侯再來個類似的一帶一路或者什麽20幾5計劃就能引領世界。中國現在和美國抗衡還很吃力啊!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在我看來,錢(說得好聽點是美好生活)是世界人民共同的向往和語言。所以,隻要堅定地跟錢站在一起,與全世界人民(含各國權貴)共同發展,賺錢,那就是跟曆史的潮流站在一起,哪怕有人要找中國的茬打冷戰也不用怕,因為誰跟錢做對誰死,絕無例外。西方所謂複雜態度的根子也就在於此。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所謂德國共產主義下的獨裁國家,都是本身係統錯誤,自帶核彈,定時爆炸。東歐已經證明了,最好就是自拆核彈,不要像前蘇聯,真要爆了,才善後。而且曆史證明了,自拆的越及時,過程越平穩,過後的經濟越好,如捷克,如果領導人戀權,拒絕最後拆彈,最後麵,領導人下場不堪,國家經濟也不好,如羅馬利亞。中東那些獨裁強人如薩達姆,卡達菲的掌權人和國家命運同樣如此。

中國這次武漢疫情,已經相當於一次核爆,隻是這次不但是爆了國內,也爆了國外,估計當時就不光是中共自己願不願意自我拆彈的問題了。

tti3000 發表評論於 2020-02-23 06:08:00
西方製度是最正確的,最先進的,這種說法就是一種kind of 獨裁。中國隻做不說,
工夫茶 發表評論於
中國是一個文明、民主的國家。其傑出代表是中華民國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tti3000 發表評論於
西方製度是最正確的,最先進的,這種說法就是一種kind of 獨裁。中國隻做不說,70 年來在各個方麵都在不斷的改變,可能改變的不是西方希望的,但確實是在改變,你可以喜歡或不喜歡,但應該承認共產黨也是在不斷變化,更新的。
洛城一郎 發表評論於
傅瑩大使過去是一個智慧超群,非常善於外交辭令難得的人才,相信傅瑩大使的頭腦可以想通她的疑惑
yfz9465 發表評論於
決定文明興衰的是文化。不是製度與政黨。
泰傻 發表評論於
毛澤東在1943年7月4日的《新華日報》刊文指出,美國是自由世界的核心,民主的保護神,人民的朋友,專製者的敵人。【所有的封建專製統治者都把美國當眼中釘】。美國是人類社會的成功模式的榜樣。毛澤東在1944年與到訪延安的美國代表團的講話中表示:“我黨的奮鬥目標,就是推翻獨裁的國民黨反動派,【建立美國式的民主製度】,使全國人民【能享受民主帶來的幸福。】
不愛說就不說 發表評論於
西方能夠反思,從而提出“西方的缺失”這個概念本身就甩了共黨幾條街,共黨是從來不會反思的,共黨永遠是偉光正,否者你就是造謠者,這些都嚴重阻礙了中國的發展,這次肺炎就是個最好的例子,任何製度都不是完美的,隻有反思才能進步
yfz9465 發表評論於
文明興衰,勢也,時也。沒什麽值得焦慮的。焦慮是精神弱小的文化現象。東西文明的碰撞,對彼此都是最好的借鑒。西方應當反思,製度不是為了博弈,而是為了團結多數人做事的。所以,製度的本質,是由文化來填衝的;而不是其形式來決定的。因此,人還要向內看。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中國不一樣,中國是一個獨裁國家,既沒有信仰自由,也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共的獨裁共產主義就是威脅到全球民主自由的利刃,通過孔子學院等計劃妄圖把共產主義思想送回西方,甚至直接幹涉歐美人的在他們國家的言論自由(比如莫雷事件,還有在丹麥,瑞典等),戰狼嚎叫夠多了,就不一一舉例。

中共和西方民主自由社會這是兩個不同的社會意識形態,一個有信仰和言論自由,一個完全沒有信仰和言論自由,所以不能用傅瑩所謂的等同交換來反問,不能說,我不怕你,你為什麽怕我,

你們來中國,是帶了銀子技術來,中國當然除了歡迎,還能怕啥?你中國是獨裁國家,隻能信奉共產主義,不能允許其他任何主義,暗地裏埋了無數共產主義地雷,妄想在歐美民主世界引爆,把紅旗插遍全世界,那當然全世界必須警醒。就好像一個人來你家帶來錢,你去人家家裏帶把刀,然後還反問人家,你來我家我都不拍,我來你家你怕啥?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之前傅瑩這個提問好像也是得多很多人喝彩,正如傅瑩自己所說,佩洛西隻不過不熟悉中國人黑白顛倒,偷梁換柱的習慣性文革思維。

其實回答傅瑩這個問題非常簡單,中國不擔心西方威脅到中國製度,因為西方現在已經是民主自由的包容性製度,西方推行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所以即使來中國,並不會強行推進西方式的民主自由模式,不會如中共妄圖在外企也建立黨支部,把紅旗插到全世界,作為資本主義,首先是賺錢,意識形態之爭不是重點,甚至不是考慮到對象,考慮到首先可能是在中國的產品質量

=============
我提出質疑,問她為什麽華為能威脅到西方的民主製度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中國真正的宗教隻有道教,即使佛教也是印度傳來的。現在就變成基督教就是西方的,佛教就不是了?如果隻是說時間久了,就不是西方的了,那你現在把西方民主自由和基督教拿進來,久了不也就是中國的了?

別拿這些所謂的東西方來普通民眾,激發民族感情了,要是激發民族感情,首先就要把這個打著德國馬恩兩哥們,蘇聯列寧主義的毒害中國幾代人的,被世界人民證明了,走不下去的毒害全人類的神馬思想扔出中國!
老黃123 發表評論於
雖然說傅瑩確實比最近那批戰狼幹嚎式的大媽罵街要好很多,但作為一個有文化的人,居然也是百般為共產主義辯解,還是知識分子的恥辱,不配知識分子的良知。

就一個簡單的問題,共產主義是不是也是從西方傳來的?說了那麽多東西方,先把這個源頭理清楚?!

當年六四反對民運的一個理由居然是全盤西化,真是大笑話!你先看看,德國共產主義是不是才是真正的全盤西化?一開始就是奉德國共產主義為神符,然後是在蘇聯的支持下全麵壯大,中國共產黨不是全盤西化,是什麽?反對全盤西化,首先就要反對全盤西化的德國共產主義中共!

================
何謂“西方”?從世界曆史和國際政治的角度看,西方既是地理和物質層麵的,也是精神和製度層麵的。
人_天涯 發表評論於

在想老習是不是的出來道個歉之類的,畢竟是自己國家出的病毒。
要不,如果有信心認為是美帝栽的毒,罵出來也好。
反正總得有個交代。
剛滿十八 發表評論於
她的"1G,2G,3G,4G"說法不夠熟慮,非常有問題!
size0 發表評論於
別人有別人的問題,看到別人的問題是,別忘了審視自己的問題!別人為啥對你有這種態度呢?包括美國對黑人的種族歧視性態度,為啥有這種態度呢?種族歧視者可恥,但是被歧視者就一定是天使?!
size0 發表評論於
祖宗講精盡人亡,都是一個道理。一旦要攫取到盡的狀態,通吃一切,大自然的歌者就會用矢量點對其進行降維打擊!
size0 發表評論於
賺盡天下錢財!盡,是欲望的最高境界。
size0 發表評論於
樓下,中國人沒有稱霸的野心,隻有賺進天下錢財的野心!不管意識形態誰說了算,自要錢都是我的就成。這個才是我們的根本傳統價值取向。
好好學習99 發表評論於
中國自己捫心自問一下有沒有稱霸的野心?有的話就不要怪別人。說那麽多假話騙誰啊。
泰傻 發表評論於
在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錯,永遠是別人的,對,永遠是我們自己的,這是我黨我政府的立足根本,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無需卑微,因為我們永遠偉大,無需羞恥,因為我們永遠光榮,無需反思,因為我們永遠正確。讓西方國家在我們麵前永遠顫抖吧,哈哈哈。(替班貼)
說說也罷 發表評論於
這位高級花瓶也就隻會說些不疼不癢的話,前段時間還有幾個什麽高級智庫的頭銜現在不知為什麽都不見了,隻剩下清華研究中心主任一個。中美、中歐之間要建立戰略互信太難了,由於價值觀的根本差異種種實際作為隻能被認為是戰略層次的兵不厭詐。
泰傻 發表評論於
好像朝鮮外交部長也是這麽說的
zhao917 發表評論於
美國司法部用《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RICO)起訴華為,該法又稱為《反黑連坐法》,是美國專門打擊有組織犯罪集團如黑社會的法律利器,允許汙點證人指證背後老板,即如果孟晚舟轉作汙點證人指正背後的中共,那美國的起訴對象將變成中共,以有組織犯罪集團起訴。其實,中共不就是一個犯罪集團嗎?

中共一直說美國指控華為沒有證據,它再次低估了美國的能力,也高估了自己通過盜竊學到的那點技術。中共也根本不懂得美國的法律,對華為這樣的由中共控製、從事間諜、情報活動的外國公司,美國可以動用《外國情報監控法》之類的特殊法案來調查,《外國情報監控法》很厲害,很多恐怖襲擊計劃和國際恐怖分子就是用這個法案偵破、抓獲的,它可以讓美國政府動用很多不準用於美國公民身上、中共想像不到的侵入式的高科技手段來收集華為的證據。去年8月美國在加拿大法庭上公布了孟晚舟從華為在伊朗辦公室走出來的近距離照片,讓中共大吃一驚。看吧,接下來美國...  查看完整評論
size0 發表評論於
我認為寫得客觀。中國崛起的勢不可擋主要是經濟與金錢的力量,不是中國的傳統價值取向以及政治製度。在某種意義上說,中國在經濟上的成功不是中共也不是中國的一黨專政的製度,而是中國傳統價值取向中的對金錢追求的孜孜不倦。歐洲也不是懶,而是他們的價值體係裏對金錢適可而止,這跟猶太人以及中國人不一樣。如果大多數人認為金錢萬能,最重要,那麽中國文化裏的價值取向就是正確的。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 中國的金燦榮都...”
能看下去這個b胡攪的人腦子真的是好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歐洲比美國懶人多很多。跟大國那些起早貪黑要錢不要命的工人拚生命看誰的更賤,他們還真有自知之明。日韓東盟也許對抗一下?:-)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大嘴不是不想做帶頭大哥,888!
而是要大家交保護費,讓美國占便宜的同時,還推舉美國做帶頭大哥!
當大家都傻?!
國與國就是利益關係,歐洲(整體)靠向中國是可預期的,但這有個發展和增加信任的過程!
至於美國,中國的金燦榮都明確表示,歡迎大嘴繼續連任,因為對中國有利,哈哈!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四月份習大大訪日肯定會討論亞洲整合首先是中日韓整合(本人八十年代早期日本留學期間親身感受日本知識界對亞洲一體化的熱情)。台灣昨天的“震寰全視界”節目有專門討論。現在事態就像六十年代的歐洲,歐盟出現了雛形。在下一步就是歐亞整合。最不樂見的國家是誰用腳趾頭都能想到。
LLC 發表評論於
想知道哪些國家對美國表示反感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亞盟和亞元的誕生是燈塔國的滅頂之災
———
意淫?日韓元好好的,會跟那個隨便印刷的什麽比搞在一起嗎?也許亞洲北約更有可能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基本上可以概括為:1 美國和歐洲還是走在一起,中國重量級領導人遭邊緣化,無緣介入,所以隻能做個個別演講和提提問;2要增大投入,拉攏歐洲和美國對抗。
可是實際情況是,大國不光是跟美國,還跟歐洲、日韓、東盟直接競爭和對抗。這個一對多的局麵是現實,也是必然。 美國領導不領導,其實對這些力量間的關係沒什麽影響。美國自成一體,同這些力量間基本上是和平開放自由的關係。trump深知,即使美國不做帶頭大哥,那些力量選邊已經明顯,不用大撒比就可達到同樣目的。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亞盟和亞元的誕生是燈塔國的滅頂之災。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應該看到,歐亞大陸文明圈將是未來世界發展的趨勢!
而以英國,美國等英語係主導的海洋文明圈正在失去主導地位!
現在還有幾個小不點兒歐洲小國跟著美國跑不奇怪,但主要德法意英幾個歐洲大國並不願意跟著美國跑!
在立足亞洲,擴大國際影響力的策略下,相信中國會越來越重視在歐洲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現在亞洲基本已定,是到了拓展歐洲的時候了!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同時,還注意到她提出的把政協委員,人大代表也派出去的建議,確實有見地!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傅瑩的提議很有建設性!
中國應該在歐洲的各種重大論壇中有更多聲音出現!
中國應該加快學習提高如何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很重要!
一開始,可以把各駐美,駐歐的大使,學者都派去參加歐洲各類峰會,增加中國的聲量和聲音!
Walede 發表評論於
肉喇叭。 沒理辯三分。 不要臉
eyeyama 發表評論於
大家防著你是因為你說大話,假話,空話說慣了,又不讓子民們有說話自由。中國想繼續撒歡得遵守遊戲規則。先從民選和限時位製做起吧。否則就是人權這個話題就能把你磕死。
泰傻 發表評論於
又在誤導習總書記
破棉襖 發表評論於
睜著眼睛說瞎話
baladirk 發表評論於
"mmnn66777" 分析得有道理: 給世界帶來的實際危害要遠遠大於非洲的那些又窮又破的國家。就拿武漢肺炎來說, 假設發生在索馬裏, 危害就不大, 因為索馬裏沒幾個人到別的國家旅遊。可有些不守規矩的華人遊客 (包括以留學名義到歐美亂竄的富二代及貪官汙吏的孝子賢孫) 到處滿世界亂竄, 到處傳染病毒,所以危害就難以估量。
中國夢姑 發表評論於

一句話概括:

21世紀又出了一個習特勒,西方態度複雜


Science_東岸01 發表評論於
傅瑩不管說話的內容如何,至少說話的方式和語言邏輯比較西方,容易引起西方民間共鳴
那個什麽王毅,典型一個土鱉外交官,把外交場合當成村支書的發號施令場所
由他領導的外交怎麽贏,基本溝通都難。更別提國務院發言人那個華春瑩和耿爽
這屆政府的外交能力真是不堪入目
pconline 發表評論於
中共的官員都是說假話,套話的能手,國家焉能不敗
LISP 發表評論於
誰讓你逞強,各種自信
你和人家一點共同語言都沒有,對話有什麽意義?
BigAppleBoy 發表評論於
傅瑩一通長篇大論,就是不敢也不能說問題的本質核心
走走看看挺好 發表評論於
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東方不亮西方亮。
中國人早就明白這個道理。
我要真普選 發表評論於
這個不複雜,

應該去莫斯科、平壤,

感受感受一下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