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晚上與116名武漢乘客同機 我們都被蒙在鼓裏(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機上廣播這時響起了:“請過去14天從武漢出發或經過武漢的乘客暫時留在飛機上!”張瑩的心裏立刻咯噔一下!更糟糕的是,在下飛機時張瑩發現檢疫人員的乘客信息登記表上有約40%的名字被標記了,而這40%都是在外旅遊的武漢人從新加坡輾轉回國的!

1月24日,農曆大年三十,在新加坡工作的杭州蕭山人張瑩準時到達樟宜機場,她將乘坐當天15:50起飛的TR188航班,目的地正是她的家鄉——杭州蕭山機場。

此時的她不會想到,數小時之後她就會為自己的這個決定而後悔。“盡管各方消息都建議我不要回國,我還是架不住僥幸心理作祟,堅定地踏上了回國之路。”在國外工作太久,春節來臨,她歸心似箭。

上飛機的時候張瑩並沒有感覺有什麽異常,一切程序似乎和過去沒有區別,隻不過起飛有些延誤,但還屬於大家能接受的範圍。

鑒於國內不明肺炎疫情嚴重,張瑩比較謹慎,從進入新加坡樟宜機場後就一直戴著N95口罩,上飛機後也沒有摘下過口罩,為此甚至連水都沒喝一口。這是事後回想,張瑩唯一覺得慶幸的地方。“飛機上有很多人沒有戴口罩,甚至這家航班的機組成員有好幾個都沒戴口罩。”張瑩說。

當天21點35分左右,飛機在蕭山機場順利降落,比此前預計的到達時間提前了一些。正在高興的張瑩和其他乘客們,突然被通知需要在飛機上等待海關人員的檢疫。不一會兒,穿著全套防疫服的海關人員登機,為每個乘客發放了口罩及健康登記表,但卻遲遲未讓乘客下飛機。

在曆經了長達一個小時的機上檢查後,張瑩他們終於被告知可以下飛機了。而機上廣播這時卻響起了:“請過去14天從武漢出發或經過武漢的乘客暫時留在飛機上!”

張瑩的心裏立刻咯噔一下!

更糟糕的是,在下飛機時張瑩發現檢疫人員的乘客信息登記表上有約40%的名字被標記了,而這40%都是在外旅遊的武漢人從新加坡輾轉回國的!

(image)
後來公開的杭州官方消息顯示:杭州疾控中心通報稱,1月24日晚10時許,TR188次航班從新加坡到達杭州蕭山機場。機上335名乘客中有武漢客人116名。由於事先掌握了信息,當地政府與機場聯動進行了嚴格管控。飛機著陸後,兩名發燒人員即被送至蕭山區第一人民醫院,其餘武漢乘客在機場賓館就地隔離。219名其他乘客在杭州市委黨校集中醫學觀察。

特別的除夕夜

由於相關武漢乘客被隔離難以聯係上,目前暫時難以得知這116名武漢乘客為什麽會突然改簽乘坐到杭州的班機。

此前有網絡傳言稱,這些中國武漢乘客是因為被新加坡政府遣返回的國。但新加坡官方已經發布聲明,新加坡移民與關卡局稱拒絕其入境是謠傳,消息不是真的。而TR188航班的承運方酷航公司也發表聲明稱,由於飛往武漢的航班取消,該公司為乘客提供了全額退款和改簽回國內其他城市的選擇,並由此為116名原定飛回武漢的乘客,改簽飛往杭州。

酷航是新加坡航空旗下的一家廉價航空公司。1月23日,也就是武漢政府下令封城當天,酷航宣布,因為迅速擴散的不明肺炎疫情,酷航已暫停每日飛往武漢的所有航班。

不過,酷航公司至今未對外解釋,既然已知武漢疫情,為何未對這些武漢乘客或者有武漢往來史人員做醫學觀察和隔離,就允許他們改道杭州?更重要的是,這些武漢乘客登機,是在其餘200多名乘客不知情的情況下,酷航明顯罔顧傳染風險!

(image)
“上機的時候,我不知道這趟飛往杭州的航班上有那麽多的疫發地人員。”張瑩說,“我們所有其他乘客都是在飛機落地後,檢疫人員上來才知道有武漢乘客的。”張瑩說,“如果酷航之前告知我們,我相信很大一部分人會選擇寧可多花錢也不要坐這班飛機的。”

糟糕的是,這116名武漢乘客中有兩人已經發燒,為此,整個航班的人不得不全部準備隔離。

從下飛機後,張瑩他們一直在機場滯留。機場方麵雖然有食物和水的安排,但大家都無心吃喝。外麵下著細雨,陰冷陰冷的,張瑩的心情跟當時的天氣一樣。

在機場整整等待了12小時,度過了一個特殊的除夕夜,1月25日大年初一的上午10點後,張瑩等200多名非武漢乘客才被安排到隔離地點住下。“我們是通過微博、朋友圈才知道我們‘已經’在市委黨校了,事實上那會兒我們還在機場待著。”

被安頓到杭州市委黨校後,張瑩被告知:“這一百多個武漢人中有7例疑似,你們需要等最終的測試結果。如果最終病毒測試呈陽性,那麽所有人都需要隔離2周。”張瑩說,7例是當時工作人員的口頭說法。不過目前官方正式通報是兩例,還在等待複核。即首次檢查呈陽性,目前在等二次確診。

116名武漢乘客不進杭州城

在張瑩被隔離的時候,張瑩老家的朋友肖紅也憂心忡忡。肖紅也是杭州蕭山本地人,家在靖江鎮。

除了被送往蕭山區第一人民醫院的發燒患者,其餘武漢乘客被隔離在機場附近的蕭山寶盛道穀酒店。這裏距肖紅家不過三公裏左右。

一想到這麽多名可疑的隔離人員就在家附近,她瑟瑟發抖,一夜無眠。她倒不是擔心自己,年輕人身體好火力壯,多少有些底氣。頗有孝心的她,是害怕對家裏的老人不利,電視新聞裏說,此次不明肺炎的易感人群就是老人。

蕭山寶盛道穀酒店位於蕭山區靖江街道保稅大道1號,這裏距杭州蕭山國際機場航站樓不過千餘米,是一家商務型酒店。這樣的酒店在蕭山機場附近有很多,但寶盛道穀酒店裝修開業沒多久,酒店規模還算小,相對獨立,周邊沒有相鄰的民居。

從直線距離來計算,這家商務型酒店距離杭州著名名勝風景區西湖三潭印月足足有34公裏。也就是說,這116名武漢乘客剛踏上浙江的土地,便被地方部門的人非常安全穩妥地鎖定安置在機場這一側。

“早上剛開了個會,根本原則之一是這批人不能出機場。”杭州疾控中心的一位專家這樣說。

“客人都是後半夜入住的。”寶盛道穀酒店的前台介紹說,酒店從現在開始,已經無條件被政府征用了,一律不接待其他外來賓客。預估在2月8日後,才可以正常對外營業。

大年初一下午,寶盛道穀酒店門外停著兩輛蕭山當地的警車,幾名戴著口罩的人員肅然在門口站立。不一會兒,從一輛車上下來幾名醫護人員,幾人合力從車上往下搬運東西。

從接到預警到檢測、隔離、分批安頓旅客,都是杭州海關和杭州、浙江省疾控中心和地方政府工作人員一手介入操辦的。杭州蕭山國際機場醫務急救室一位醫生稱,全程機場都沒參與,他甚至都不知道有幾個乘客發燒,在哪裏住院。他也是從手機上看新聞才知道的。

據一位在蕭山機場候機的乘客現場目睹,除夕夜大批警察和工作人員如臨大敵趕到機場國際到達2號門,TR188航班到達後,從出口處魚貫而出的乘客,就被用警戒線圍著,等疾控中心人員逐個量體溫後,一起用專車帶離。

非常時刻,杭州政府部門以如此快速的反應處置,不讓這百餘名疫發地乘客入城,現場很多目睹民眾都為此叫好。

浙江疾控中心一位女性接線員告訴記者,疾控中心的電話24小時有人值班。1月25日,她接了整整一上午的電話。由於蕭山機場有116名武漢乘客到達的事情,她得不停安慰打來電話的市民——他們有的因為咳嗽就懷疑自己感染不明肺炎,有的則懷疑身邊有疑似病例。她隻能盡量安慰說,不必恐慌,政府的人已經妥善處理好了。

(image)
浙江是武漢疫情發生後,全國首個實施一級防控措施的省份。此前的1月22日,杭州市委書記曾趕赴杭州市疾控中心調研,要求按照中央、省委部署要求,守好疫情防控的第一道關口。

不過,百密難免一疏。有機場工作人員透露,接機TR188航班時,事先居然未準備一次性醫用口罩,給每個人的隻是普通的一層無紡布口罩。

據肖紅透露,她跑了靖江鎮上幾家藥店,一個普通的口罩已經賣到35元,即使是這樣,也斷貨了。

“原諒我這個年就不和你們見麵了!”被隔離中的張瑩略有些傷感地發朋友圈說,“致我親愛的親人朋友們:為了每個人的健康,希望大家照顧好自己,在這裏恭祝大家鼠年平安健康!

浪跡天下 發表評論於
新加坡航空公司一是為了不損失錢 二是為了把炸彈丟掉
1passby 發表評論於
中國有疫情,全世界都知道。你自己非要往中國跑,怨別人做什麽?
最煩這種一天到晚埋怨別人的。長不大的孩子!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沒事逛逛88”網友,有種你去噴黨中央,高鐵和國內航班,為啥不通知有武漢人?

不敢?你太缺德了。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新加坡機場太缺德了,為什麽不通知其他乘客將和百餘名武漢人同機?要是提前通知,絕大部分人都會改簽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還有噴要單獨飛機的,你出錢包機,肯定有。出不起錢,眾籌包機。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石墨”網友,你有腦子嗎?武漢封城,全部航班取消了,你從哪個墳裏爬出來的?
sgbigsell 發表評論於
酷航肯定通知了杭州,所以杭州市政府才有這種反應速度。新加坡很厚道了,把在外旅遊多時改簽的武漢乘客分區安置在頭等艙,也通知了, 隻不過沒有通知其他乘客,但有哪家航司是通知乘客其他乘客資料的?有腦子的人一想就明白。

唯一不幸的是,有兩人下飛機時測出發熱。如果在新加坡就有症狀,會被留醫,不會上飛機的。

也有改簽廣州的,估計也通知了,但因為沒有發熱,就都靜靜。

小小豆子 發表評論於
反應過度比不反應好!
Quarx 發表評論於
酷航應該通知機場和乘客們的,這事酷航做得不好,沒責任心.
一鳴同學 發表評論於
明知有疫情還要往回跑 缺德呀
bl20120 發表評論於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石墨 發表評論於
新加坡太卑鄙了,武漢沒有不讓進入!
動物大莊園 發表評論於
八戒,國瑟,長賤,酒妹已經在疫區為黨捐軀了
兔比蘭伯王 發表評論於
隔離期間做什麽比較好?

phantomoftheopera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他們都不必過於緊張。隔離兩個星期實在不是什麽天塌了的事情。相信他們也不願意把病毒帶給家人,以防萬一。
rogersune 發表評論於
反應過度
起個筆名很難嗎 發表評論於
這關新加坡什麽事啊?航班取消了,退票或改簽很正常的吧,誰知道你是誰,哪兒來的,生病沒有? 真實疫情通知過新加坡沒有? 這種事情不是應該中國大使館去協調嗎?
mirror1 發表評論於
沒有中國的時間觀
不必要寫這麽長吧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武漢人好喜歡旅遊
dell_dell 發表評論於
新加坡航空公司真惡臭呀。國內人很多地方見到武漢人就往外推,新加坡是見到中國人就往外推。
sasha615 發表評論於
浙江做得不錯。新加坡航空公司混賬,如果那200多乘客是美國人英國人德國人,他們肯定不敢這麽做。國人應該集體起訴酷航。
BeagleDog 發表評論於
浙江疫情控製指揮係統做得很好。這些被隔離的人和武漢滿城找醫院的人比起來,情況好太多了。至少在杭州,病人少,相對來說,能受到更多關照。感恩吧。
barryv 發表評論於
航空公司偷懶,本來可以用個小飛機
天天上文學城 發表評論於
武漢人無辜可憐。
anchoret98 發表評論於
可以對酷航發起集體訴訟。
worley 發表評論於
政府是騙子,航空公司也是騙子。
都老老實實呆在家裏吧。
我是誰都不是 發表評論於
此時的她不會想到,數小時之後她就會為自己的這個決定而後悔。“盡管各方消息都建議我不要回國,我還是架不住僥幸心理作祟,堅定地踏上了回國之路。”================= 不要抱怨,更不要不識好歹。這樣做是為了你好,讓你及時得到救治。這個結果原是你自己的決定。要是我寧願被隔離。大家都安全,包括自己!
hotpinklady 發表評論於
怪就怪新加坡的航空公司為了省錢罔顧中國人的性命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杭州政府比武漢政府腦子好。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武漢人好多,世界各處亂跑。。
jj191 發表評論於
這航空公司真損
老大粗 發表評論於
現在已經晚了。除了北朝鮮,世界上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
令胡衝 發表評論於


這就沒辦法了。沒啥可抱怨的。武漢人也是人,不讓人家回來,難道留在新加坡?

Zhisou 發表評論於

八戒,國色,長劍都在周末休息, 星期一回來加倍努力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