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特朗普進行的曆史性彈劾聽證上 兩黨議員唇槍舌劍(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具有曆史意義的彈劾聽證星期三(11月13日)在華盛頓舉行。在特朗普是否濫用職權為自己在政治上圖利的問題上,重量級議員的看法截然不同。

領導民主黨彈劾特朗普的國會議員、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在開場白中,指責總統向烏克蘭施壓,開啟對2020年民主黨主要挑戰者之一、前副總統拜登進行調查,然後才會放行美國向基輔提供的3億9100萬美元軍事援助,用於幫助烏克蘭打擊東部的親俄羅斯的分離主義分子。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說:“事情就這麽簡單,就這麽可怕。如果這不是可彈劾的行為,還有什麽是呢?”

但是特朗普堅定的支持者,共和黨議員努涅斯稱,這次聽證會是“電視轉播的戲劇表演”,“尋求犯罪的彈劾程序”。他蔑視過去幾個星期舉行的秘密聽證,稱公布那些作證反對特朗普官員的筆錄,是“精心策劃的媒體抹黑行動”。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負責監督有關調查。在過去幾個星期一些現任和前任外交官和官員的閉門作證後,眾議員和全國觀眾將聽取現任美國駐烏克蘭首席外交官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以及美國國務院負責烏克蘭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喬治·肯特(George Kent)的證詞。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Adam Schiff)說,泰勒、肯特和定於星期五作證的第三名證人-前美國駐基輔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為我們國家付出了幾十年的執著奉獻,堪稱楷模。我相信,美國人民和全體國會議員聆聽他們親口說出他們所經曆和目睹的事情,至關重要。”

泰勒和肯特指稱,特朗普向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施壓,要求他啟動對特朗普2020年主要的民主黨挑戰者、前副總統拜登的調查,然後才會放行美國向基輔提供的3億9100萬美元軍事援助,用於幫助烏克蘭打擊東部的親俄羅斯的分離主義分子。

但是,根據聽證會之前星期二在共和黨成員中散發的備忘錄,共和黨人計劃嚴厲質疑這兩位官員對特朗普與烏克蘭打交道意圖的理解,並堅持認為,特朗普對烏克蘭的腐敗問題有著“深刻的、真心的、合理的懷疑”,他扣押軍援“完全合理”。

今年7月末在與澤連斯基通電話時,特朗普請求這位烏克蘭領導人“幫個忙”,調查拜登和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在烏克蘭一家天然氣公司的工作,以及烏克蘭而不是俄羅斯幹預2016年特朗普獲勝的大選的指稱。美國情報界的結論是俄羅斯幹預了美國大選。

但是,在國會山大廈傳閱的共和黨策略備忘錄列出了為特朗普辯護的四個論點:7月25日的那通電話“顯示沒有交換條件或施壓證據”;澤連斯基和特朗普後來都說,在那通電話中沒有壓力;基輔方麵當時並未意識到軍事援助被扣押,隻是後來才知道;特朗普最終在9月11日為軍援放行,而當時烏克蘭方麵並未啟動對拜登父子的調查。

這份備忘錄說:“這四個關鍵要點戳穿了民主黨人的彈劾說辭,也就是特朗普總統利用美國的安全援助和總統會麵(在白宮會晤澤連斯基)來迫使烏克蘭調查總統的政治對手。”

特朗普繼續抨擊針對他的彈劾聽證。在美國243年的曆史中,類似的彈劾聽證,這是第四次。

特朗普在推特上說:“這完全是無所事事的民主黨人的彈劾騙局!”

特朗普的另外一則推文說:“為什麽要這麽關注二手和三手的目擊者,其中很多人是‘永遠反特朗普者’,或者他們的律師是‘永遠反特朗普者’,大家所需要做的隻是讀一讀和烏克蘭總統的那通電話 (記錄),看看一手材料?”

希夫對眾議院的435名議員們說,由全國電視轉播的聽證會“目的為美國人民揭露事實真相”。

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下星期還將舉行三天的聽證會。預計出席聽證的包括庫爾特·沃爾克(Kurt Volker)大使,亞曆山大·溫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Gordon Sondland ),以及前國家安全委員會資深主任菲奧娜·希爾( Fiona Hill )。

共和黨人在他們的備忘錄中為特朗普辯護說:“民主黨人希望彈劾特朗普總統,因為非民選和匿名官僚不同意總統的決定,對他與澤連斯基總統的通話感到不舒服。總統是為美國人民工作的。特朗普總統在做美國人民選他來做的事情。”

泰勒、肯特和約萬諾維奇以及其他現任和前任外交與國安官員在最近幾個星期進行了閉門作證。

他們的證詞詳細述說了特朗普和他的助理如何向烏克蘭施壓,要求啟動對拜登父子以及烏克蘭幹預美國2016年選舉的調查。

在美國曆史上針對總統的前三次彈劾舉動中,兩位總統被眾議院彈劾,但在參議院的審理中被宣布無罪,他們是19世紀中葉的安德魯·約翰遜和二十年前的比爾·克林頓。第三位總統理查德·尼克鬆1970年代在幾乎肯定會被彈劾之前宣布辭職。

居家凡人 發表評論於
迄今,都是道聽途說的指控。
ft 發表評論於
民主黨真是一堆扶不上強的泥。繼續鬧吧。
摯友 發表評論於
拜登還在初選階段,還不是川普的正式對手,否則任何人犯法了,宣布競選後總統還不能過問了?等初選他勝出後才算政治競選對手,現在不算。
Ranier 發表評論於
Walled, 顯然你沒有看今天的聽證會。這倆個人的證詞跟川普的電話沒毛關係。
wallssd 發表評論於
看看聽證會就知道憑一通電話,民主黨想彈劾川普是基本上不可能實現,這次民主黨隻不過是借彈劾抹黑川普,為明年的選舉做準備。
worley 發表評論於
以前民主黨都是秘密聽證,不要律師和共和黨人參加。今天共和黨人一參加,民主黨就露餡了。

Jim Jordan問所謂的王牌證人:你見過川普嗎?
回答:沒有
問:川普總統和烏克蘭總理的通話,你在現場嗎?
回答:不在
問: 那你說的這些事情是從哪裏知道的?
回答: 我也是從小道消息聽說的
jkerry11 發表評論於
主黨牛B,找的都是不沾邊的證人,還認為道聽途說比直接證據強.
Direct quote from the Dems' Quigley: "Hearsay can be much better evidence than direct."
LexusOnly 發表評論於
perfect call
裘千裏 發表評論於
對特朗普進行的曆史性彈劾聽證上 兩黨議員唇槍舌劍(圖)


兩黨為的是各自的利益,而不是國家利益,不是法律,不是公理。
法治中國 發表評論於
民主和專製之間隻隔著一條河,對公權的限製就是這條河。對公權的限製有效,那麽民主就能保持,對公權限製如果無效,那麽民主和專製的界線就很容易跨過。這種風險在非常時期比如戰爭時期尤其明顯。
一不做二不休 發表評論於
樓下一看就是個香港暴民
Peterlu8688 發表評論於
中國de人 :你看不慣就回中國。別給華人丟人啊。你敢在家天天對你的孩子說這話嗎?
Peterlu8688 發表評論於
中國de人 :你看不慣就回中國。別給華人丟人啊。你敢在家天天對你的孩子說這話嗎?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這中程序很正常,一直都是這樣的。這樣反而不會有隨便判罪,不敢說話,封嘴,被怎麽樣,等等。並不是壞事,習慣了。
體製內 發表評論於
滾回中國去,別呆在美國沒落
中國de人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美國開始沒落的起點,天天窩裏鬥,一點正事不幹。笑看霸國的沒落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敗凳這麽明顯的貪腐不查,卻去查反貪汙的總統。
sensei321 發表評論於
假正經
重船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正經事呀!
搞搞震冇幫襯 發表評論於
拜登屁股不幹淨
junlan 發表評論於
鬧劇啊。議員們能不能幹點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