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狠毒販企圖毀屍滅跡 卻因沒文化 反倒幫警方的忙…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話說,許多懸疑犯罪題材的小說影視作品,包括《絕命毒師》裏,都出現過“化屍水”這種神秘的藥水,

簡單來說,就是一種腐蝕性極強的溶液,能在短時間內將一具屍體清理地無影無蹤….

這樣玄乎的情節似乎常常存在於影視作品中,

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現實裏,居然真的有不少人相信並嚐試用“化屍水”來毀屍滅跡。

幾年前,加拿大溫哥華的一起“斬首凶殺案”就是這樣一個現成的例子....

一天晚上,加拿大溫哥華警方接到了一個報警電話,報警的是一位名叫Susan Farland的女人,

Susan說,三周前的一個晚上,自己的閨蜜Leanne慌慌張張叩開自己的家門,告訴了她一件讓她無比恐怖的事:

Leanne晚上和男朋友Mikhal一起坐車回家,路途上,男友Mikhal時不時轉身去扶後座上的一個桶,

出於好奇,Leanne也回頭扶了一下後座上那個桶,沒想到桶蓋卻掉了下來,桶裏的東西嚇得Ann幾乎魂飛魄散,

裏麵,竟然是一顆人頭…..

(部分圖片來自於紀錄片場景還原)

(image)

Susan匯報完這條關鍵信息後就掛了電話,接到報警電話的警方調查人員也是一臉懵逼,

在他們過往的經驗裏,這類電話惡作劇的幾率也很高。

不過,探員Gary和搭檔還是決定第二天白天去拜訪一下報案人Susan Farland,詳細聽一聽這個“桶中人頭”的驚悚故事。

當他們敲開Susan的家門,聽她詳細講述一切的來龍去脈之後,才知道她所言非虛,案情遠比他們想象的更嚴重。

Susan

(image)

原來,Susan在離婚之後,經常和閨蜜Leanne去當地一家夜店泡吧。

在夜店裏,Leanne認識了她後來的男友Mikhal,一開始Leanne以為Mikhal隻是偶爾在酒吧裏賣點大麻,於是還把Susan介紹給了Mikhal的一個的朋友Vegar認識。

(image)

交往了一陣子之後,Leanne才知道,Mikhal不是一個簡單的大麻販子,他是一個私下從事大宗海洛因交易的毒販,在圈內素以暴力處事而聞名。

而Susan也意識到,Vegar和毒販Mikhal的關係,絕不是普通朋友那麽簡單。

後來就發生了Leanne驚恐地上門,向Susan講述在男友車裏看到“桶裝人頭”的場景,Susan也在驚恐中報了警。

Susan還向探員透露,Leanne向自己哭訴看到“桶裝人頭”之後就離開了,

沒想到沒過一陣,Leanne再一次來Susan的門,而這一次,一進門Leanne就滿臉堆笑,

跟在她身後的,正是她的男友Mikhal….

(image)

Mikhal一進門就要求Susan跟他們去一個地方,之後三人來到了一個車庫裏,一進車庫,Susan就看到了Mikhal的一個馬仔小弟Jim在等他們。

走進車庫Mikhal就突然變了一張臉,他露出凶狠的表情,帶著Susan和Leanne來到車庫裏麵的屋子,拿出一個桶,將桶蓋打開之後,把桶裏的東西舉了起來….

Susan嚇得驚恐大叫,她發現,那個“桶中人頭”,正是Mikha的朋友,自己在酒吧裏見過的那個Vegar。

(image)

Mikhal將頭放回桶裏,帶著嚴厲的語調威脅到:“看到了嗎?背叛我的人就是這個下場!”

大概是覺得口頭威脅還不夠,Mikhal要求Susan把“桶裝人頭”帶回自家的車庫裏,

一路上,Mikhal在前排開車,那個恐怖的桶就放後排座位上,Susan被迫坐在這顆人頭的旁邊….

就這樣,“桶裝人頭”在Susan家的車庫裏放了一夜,第二天Susan打電話讓Mikhal來,並向他保證絕不報警之後,Mikhal才提著“桶裝人頭”離開了…..

(image)

Susan在家裏坐立不安了整整三個星期,想來想去,她還是擔心一旦案情敗露,自己會因為“包庇”罪犯而被視作同夥。

於是,做了長久的思想鬥爭之後,Susan最終決定報警。

講到這裏,Susan非常害怕,在她看來,Mikhal之前的動作已經算警告過她了,如果走漏風聲,警方啟動調查的話,下一個被裝在桶裏的人頭,很有可能是她自己….

而警方表示,他們會盡快破案,第一時間將Mikhal定罪送進監獄,以保證Susan的人身安全。

調查人員不敢怠慢,他們火速展開了調查,首先在檔案資料庫裏搜索了Mikhal等嫌犯的名字,

結果顯示,Mikhal以及他的馬仔小弟Jim,包括傳言人頭被裝在桶裏的Vegar,都在警方的檔案裏有前科。

(image)

尤其是Vegar,幾個星期前,Vegar的家人報告他失蹤,而失蹤的時間段,正好是Susan報告說自己和閨蜜Leanne看見人頭的時間點。

這樣看來,Susan報告的情況屬實的可能性很大,Vegar很可能就是被Mikhal殺掉後分屍並割下了頭顱….

Vegar

(image)

而在對Mikhal展開進一步調查之後,探員們發現,他們麵對的情況,比之前想象的還要複雜。

原來,這個Mikhal其實是匈牙利人,之前已經被加拿大驅逐了數次了,然而他死性不改,總是想辦法又跑回了溫哥華。

而就在最近,他被查到身份有問題,已經被暫時拘留了起來,很快就要被驅逐出境了,如果不能趕在Mikhal被驅逐之前破案,麻煩可就大了....

(image)

警方絕對先從他的馬仔Jim入手,想找到詢問相關的案件問題,Jim卻總是找一個簡單的理由推脫掉:

“你們搞錯了,我跟Mikhal隻是普通朋友,他的事我一概不知…”

Jim

(image)

警方隻能悻悻而歸,他們找到Susan,告知了她這一情況,Susan態度堅決地向警方表明,當時Mikhal用“人頭”威脅她的時候,Jim的確在場,他必然知道Mikhal的全部情況。

想到這裏,Susan又回憶起一個線索:

那天去Mikhal的車庫時,Mikhal曾吩咐Jim去清洗一輛貨車,她猜測,那輛貨車很可能是最初搬運Vegar屍體的車,上麵很可能還殘留著血跡。

根據這條線索,警方很快查到Jim最近賣出的一輛貨車。

他們找到了這輛車,法醫奉命趕來協助,他很快出貨車上提取到了殘留的血跡——

哪怕清洗過多次,法醫的化學試劑依然能測出血液殘留過的痕跡。

(image)

溫哥華警方用這些血跡的DNA和Vegar家裏殘留的DNA(牙刷,頭發等)對比,很快得出了結論:

車上的血跡的確是Vegar的DNA,可以證明Vegar的確曾在這輛車上停留過,並在車上留下血跡。

然而這一切,依舊不能證明Vegar是被Mikhal殺害的,到目前為止進行的所有調查,都隻能證明Vegar被Mikhal殺害的推斷,盡管一步步接近真相,卻完全沒辦法給Mikhal定罪!

找不到新的證據,警方隻好暫時按兵不動,私底下密切監控Jim,試圖找出他和Mikhal的聯係。

警方很快發現,Mikhal在獄中竟然還打電話聯係Jim,通過暗號操控他的毒品貿易,這位地下毒販,居然是把加拿大的海量大麻送到美國邊界,換回等價的可卡因,然後在加拿大這邊進行分銷。

(image)

此外,警方又派出了臥底去接近Jim和Mikhal的其他馬仔,然而探聽了很久,都沒有聽任何人提起過關於Vegar被殺的那件事…

謀殺案雖然沒有進展,好歹找到了Jim販毒的鐵證。

溫哥華警方又通過Susan,監聽Mikhal的女友Leanne的電話,然而監聽了很久,不但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線索,還收獲了一個驚人的打擊。

原來,Leanne在電話裏要求Mikhal盡快跟她結婚,Mikhal在電話那頭想了想,立馬開心地答應了。

負責監聽的探員們頓時傻眼了,他們都明白這兩人結婚的後果:

結婚之後,Leanne作為Mikhal的妻子,無論提供任何供詞,都不可能在法庭上得到認可了!

就在Leanne求婚的兩天之後,兩人火速在Mikhal的監獄舉行了婚禮。

(image)

看起來,Mikhal和Leanne已經綁到了同一條船上,而馬仔Jim又遲遲不肯合作,報案的Susan處境變得越發危險,她越來越擔心,一旦Mikhal不能被判一級謀殺罪,下一個“桶中的人頭”,很可能就是她自己了….

(image)

而禍不單行的是,還有10天時間,Mikhal就要被驅逐回匈牙利了,如果依舊不能按時定罪,他很可能就此逍遙法外,並在未來某一天再次偷跑回來,對報案的Susan展開瘋狂報複。

情勢逼到了眼前,已經無路可退了,調查人員決定放手一搏……

他們在沒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對關押的Mikhal發起了指控,希望通過從指控到開庭的這段時間作為緩衝,全力尋找直接證據——受害人Vegar的遺體。

而找到屍體的關鍵,依然在知情人Jim身上,於是警方對他展開了全力猛攻。

通過前一段時間的監視,溫哥華警方已經掌握了Jim大量販毒的證據,於是要求他說出Vegar謀殺案的真相。

在成堆的證據麵前,Jim終於鬆口了,他提出隻要自己免於販毒的起訴,便同意和警方合作,交代Mikhal殺人分屍的全部真相。

考慮Mikhal案件緊迫性,溫哥華警方權衡再三,最終同意了Jim的要求,和他達成了免於起訴協議。

(image)

Jim很快交代了案件的全部經過:

原來,Vegar一開始也是幫Mikhal賣毒品的,在充當交易中間人時,Mikhal的一位大客戶向Mikhal抱怨他短斤少兩,

Mikhal經過一番調查,發現是Vegar私吞了自己一部分毒品,怒不可遏的他決定除掉Vegar,向大客戶賠罪交差。

(image)

案發當晚,Mikhal,Jim和Vegar三人一起上了一輛貨車,朝電影院駛去,Mikhal一個人坐在後排。

一開始三人有說有笑,就在Vegar轉過頭之後不久,Mikhal在身後拿出裝了消音器的手槍,對著Vegar連開兩槍。

(image)

之後Mikhal命令Jim把車開往車庫,到了車庫之後,Mikhal把Vegar的屍體往房間裏一扔,然後把Jim支了出去,說自己有活兒要幹。

Jim出去不久之後,便聽到房裏傳來電鋸的聲音…..

(image)

在Mikhal把Vegar分屍之後,Jim再也沒見到Vegar屍體的殘骸。

直到有一天,Mikhal打電話給Jim,說自己要去把Vegar埋了,讓他幫忙出點主意:

“怎樣讓屍體腐爛更快一點?!”

Jim想了一下,對著電話那頭說到:

“聽說堿水(lye)化屍體很快,你買一些吧…”

到了埋屍那天,Mikhal提著裝了Vegar人頭的桶,和另一個白色的,裝著“化屍材料”的袋子來找Jim。

兩人把車開到郊外,開始挖坑掩埋,Jim這會兒才終於看清楚,桶裏裝的是Vegar的人頭!

把人頭埋到土裏之後,Mikhal打開“化屍材料”袋子,往坑裏倒了滿滿一堆白色粉末,唯恐“化屍”過程不徹底,他又仔細在Vegar人頭周圍封了厚厚的一圈,才心滿意足地上車離開了….

(image)

講到這裏,Jim頗有些沮喪地說:

“我可以帶你們去找Vegar的頭,但已經過了差不多一個月了,我估計已經被化得渣到不剩了吧….”

兩位警探一聽,也覺得情況不妙,於是趕緊帶上法醫,押著Jim直撲Vegar的頭被埋的地方。

Jim記性倒是不差,第一時間就找到了埋屍點。

當法醫無比小心地刨開土,撥開層層阻隔,卻赫然看到一個物體映入眼簾,土裏還有一股刺鼻的味道,法醫驚訝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的確是Vegar的頭,保存得非常完好!”

(image)

法醫挖出了Vegar的頭,發現腐爛程度非常低,臉部依舊清晰可辨認,

他還進一步說明,Vegar的頭之所以這麽完整,是因為被一大堆防腐材料包圍著,而這防腐材料就是lime(石灰)…..

什麽?!不是說Mikhal買了“化屍材料”,還仔細地填了一堆嗎?!

怎麽“化屍材料”變成“防腐材料”了!?

探員們仔細一分析,終於找到了原因……

原來,Mikhal這位匈牙利人英語聽力不好,在電話裏把lye(強堿水)聽成了lime(石灰),而石灰,恰巧是一種很好的防腐材料…..

就這樣,Mikhal這位殺人不眨眼的毒販,卻吃了沒文化的虧,他聽錯了單詞,自己又不去研究證實一下,就這樣想當然地把防腐材料當成“化屍材料”,一起埋到了屍體殘骸裏,

原本指望毀屍滅跡,卻萬萬沒想到,反而“貼心”地為警方保留了能致自己於死地的證據….

關鍵證據終於被找到,頗為諷刺的是,精心保存這份證據的,正是凶手本人…..

Mikhal被指控一級謀殺罪,他在被驅逐回匈牙利之前成功定罪,將在監獄裏度過後半生。

而對於警方的探員們來說,這場錯把防腐材料當成“化屍材料”的凶手案,同樣是一個頗為蹊蹺的案件:

就算Mikhal真的用對了“化屍材料”,也不代表他能成功脫罪,因為事實上,世界根本沒有能在短時間內完全毀屍滅跡的“化屍水”....

警方在埋屍處依然能找出DNA,鎖定直接證據,隻是耗費的時間會更長,當時案件的緊迫情勢,已經讓警方經不起等待了。

就在案件即將破獲的節骨眼上,幫了他們最大忙的,竟然是缺乏化學知識的凶手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