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野花不採白不採

偶在國內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annn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歸檔
博文

人生如一個8字,兜兜轉轉,循環往複,最終都會回到原點...... 作者|呂蓓卡 1977年8月4日,人民大會堂的台灣廳裏,聚集了中國科教圈最頂級的大佬們。北大、清華、複旦、南開、中科院……都來了人。校長副校長就有好幾位。 他們在舉行一場會談,主持人是鄧公。 至於談什麽,這些大佬還不知道。直到鄧公開口說:科技、教育荒蕪一片,希望[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不知道是上帝還是魔鬼跟我們開這麽大的玩笑,當年美術學院加上美術家協會托管的牛鬼蛇神總數,“天罡”也好,“地煞”也罷,加起來恰好是梁山水滸好漢的一百單八。這有案可查,由不得你不信。美術學院從黨委書記、副書記、黨委委員,到教授、副教授、講師,以及想象得出來的一些人,再加上一兩個貪汙犯,都成了牛鬼蛇神。美術學院版畫係長長的胡同[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作者:王晴 1960年8月,劉少奇、王光美(後排右一)與子女在北戴河。子女從大到小:劉允斌(後排左一)、劉愛琴(前排右三)、劉允若(後排左二)、劉濤(前排左一)、劉丁(後排中)、劉平平(前排右一)、劉源(後排右二)、劉亭亭(前排右二)。 劉少奇在延安接回兒子、女兒時的合影,左起:劉允斌、兄長劉雲[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7-14 07:11:56)

廢墟中的記憶曹立偉/文老中央美院的大門  走在北京的大道上,不由得驚異時代的變遷,原先的街景、樓宇多已消失,新樓林立,人群卻和從前差不多,他們依舊煕熙攘攘,外地人,本地人,各懷心事或無所事事地在那裏走來走去。王府井早已變成了步行街,各色的廣告撲麵而來,紛紛[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鄧偉把相機推到了鏡頭允許的最近距離,離他的拍攝對象錢鍾書隻有0.45米遠,錢先生沒有絲毫緊張,竟然在鏡頭前微微地笑了。快門聲響,瞬間定格為永恒。一星期後,看到照片的錢鍾書對鄧偉說:“這就是我。<錢鍾書>1978年,北京電影學院78級攝影係學生鄧偉領到了學校配發的海鷗205旁側取景照相機,他做了一個大膽的計劃,為剛經曆過磨難的文化名人拍照,理由很[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一眨眼,五六十年過去了,往事如煙但並不如煙,往事既堪回首又不堪回首。在這個時候我們往往會想起許多事,會想起許多人,會想講許多話,但又覺得盡在不言中。埋頭苦幹這隻亞麻(山羊)出絨了向草原要糧——當年幹下的比較後悔的一件事。這水渠修的夠漂亮“大家過來看,這蓧麥的生長特點是……照完了嗎?”古特勒敖包隊的女知青“下定決[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7-12 14:25:53)

每年家中的曇花都是八月份綻放,今年早早而來。
晶瑩剔透。
曇花都是在夜裏開放,發出淡淡的幽香。
你開你的,我開我的。
也有並蒂綻放。
質本潔來還潔去。
家中後院的葡萄也漲勢喜人。
去年鬧蟲害,顆粒無收。前年則是大豐收,自己釀製的葡萄酒,至今還未喝完。
過幾天就需要架起大網,不然果實會被小鳥一夜吃光,留下一地的葡萄皮。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作者丨不一 1999年3月,14歲的嶽雲鵬頂著大雪,踏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車。為了賺錢,什麽苦都吃過。 在石景山一個工廠給人看門當保安,上夜班怕犯困扣錢,買了人生第一包煙:“不為抽,是為了提醒。犯困時,點支煙夾在手上。煙燒到手,一疼就會醒。” 當過後廚小工,學過焊工,還做過保潔員清掃廁所:“男廁所,女廁所,天天刷,多髒我都見過[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陳凱歌回憶錄 降臨   1965年9月1日,我走進了四中。我和1800名男生一起,站在寬闊的操場上,傾聽新任校長在開學典禮上的講話。這天陽光燦爛。這位女校長嗓音宏大...[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作者:金梅 傅雷(右)在法國與劉海粟夫婦合影 傅雷與劉海粟,一位是著名的文學翻譯家,一位是著名畫家,兩人又是交往三十多年的朋友。然而,傅雷對劉海粟的看法與評價,卻是前揚而後抑的。其間,原因何在呢? 傅雷於1928年初到達法國留學,專攻文藝理論,劉海粟則於同年下半年去法國考察美術,劉請傅雷輔導學習法語,兩人以此認識。這期間,劉海粟[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