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看看

熱衷旅遊,拍鳥攝鳥。
正文

勇攀非洲第一峰乞力馬紮羅雪山之八-Karanga營

(2018-01-13 11:54:30) 下一個

第六天。清早大家被熙熙攘攘的人聲吵醒。似乎Barranco一下成了一個市井。人們紛紛議論著即將要被征服的Barranco峭壁。這也是本次登山過程中比較刺激的一部分。從下麵的技術參數可以看出,在不到1.5公裏的距離內隊伍要爬上250米的山岩。這個1.5公裏是實際的迂回距離,從Google Earth上麵實測大約不到300米的水平距離。

 

這是衛星圖:

 

爬過了Barranco峭壁後基本上一路都是下山,中間穿過兩個峽穀。最後的峽穀叫做Karanga穀,翻過了Karanga穀之後就是Karanga營了。所以第六天的重心主要是Barranco峭壁。全程5.5公裏。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衝過Barranco牆照射進Barranco山穀,營帳早已所剩無幾。匆忙的人群早已踏上征程。

 

一片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我們的早餐。煎餅加上熱狗腸。美味也!

 

吃飯早飯,磨磨蹭蹭的我們才開始出發。抬頭看Barranco牆,已經螞蟻般擠滿了人群。我們基本是最後了呢。

 

雪山的西南麵。從這裏看不到Uhuru峰。

 

出發!

 

Barranco牆對後勤隊伍是個極大的挑戰。他們頭頂貨物,身背挎包,這麽陡峭的懸崖真的不知道怎麽辦才好。

 

峽穀裏麵氣候適宜,雪水豐富,千裏光在這裏快樂地生長。

 

山下我們隊的後勤隊伍。我們差不多是懶覺睡到最晚的呢。

 

幾個小時前還熙熙攘攘的營帳一下子變得空空如也。人生就像這登高,一批又一批不斷的上進,機會在不斷地創造,也在不斷地被掘取。

 

Hi,這是我們的大廚。

 

峭壁的路就是這麽蜿蜒而上。

 

更多的時候是這樣的交通堵塞。大家相互幫助共攀高峰。

 

大擁堵。

 

這就是最險的一段。一邊是萬丈懸崖,一邊是巨石阻擋。需要一隻手抓住一端的石頭,身體橫空懸崖,抓住另一端的突出部而過。這是我們的領隊,就這麽輕鬆一躍,繞過巨石而達順利彼岸。現在想來仍然心有餘悸。

 

另一處巨石。

 

一對來自瑞士的青年隊伍。

 

越過了Barranco牆,雪山在我們的正北麵。

 

人在旅途。一雙豁了口的鞋子像唐老鴨的嘴被人立在了路旁。大家不由得都低頭查看自己腳下的鞋子,害怕這毛病傳染到自己的腳上。

 

自從離開Laval Tower,登山隊基本上是在海拔4000米上下浮動。可以想象乞力馬紮羅的火山錐熔岩流出後形成了無數高低不平的峽穀地形。大家身曆其境,上上下下說說笑笑倒也樂趣無窮。

 

看見前方一望無際的漫漫長路了麽?路就是從腳下一點一點走出來的。

 

終於看見了前麵的Karanga營。雲霧之中點點帳篷燃起心中的希望。

 

Karanga峽穀。又見千裏光樹。

 

藍天白雲,溪水潺潺,忍不住有一種想融在其中的欲望。從Moshi鎮出來已經有六天了。這六天穿雨林,過戈壁,天氣時陰時晴,忽涼忽熱,身上已經髒得不行了。我想雪山爬不爬上去到沒有關係,這恐怕山沒有上去之前到先給髒死了怎麽辦呢。瞄準了Karanga山穀裏的一處小溪,我約好同伴峰到了營地後再下來穀底洗澡。想到這裏心情頓時愉快了很多。轉過了剩下的爬山路後營地就在眼前。

 

Karanga營地地標。海拔3930米。

 

花花綠綠的營地。山腳還是Moshi鎮。

 

從營地看Karanga峽穀風光。我和峰帶上了洗臉盆和肥皂(洗頭精是萬萬沒有的),迫不及待地衝下峽穀。找到一處較大的潭水。洗頭再洗腳。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 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雪水冰涼徹骨,這時也顧不了這許多,從頭到腳淋了個透心涼!為了環保,我和峰用臉盆打水,然後在邊上洗。希望不會汙染了這純淨的雪山溪水。

 

今天是峰的生日。我們的大廚居然從哪裏變出來了一個生日蛋糕。淳樸的非洲哥們打起了鍋子,敲著盤子,唱著乞力馬紮羅之歌。那份感動我想峰一定畢生難忘。

 

夜幕降臨,天還沒有黑就已經很冷了。大家齊搜搜地躲進了帳篷。

 

 

月色朦朧。天上星光閃爍。風起雲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風帆在加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NLF' 的評論 : 這裏的帳篷隻有最多15%是登山者。所以並不是那麽多吧。
NLF 回複 悄悄話 這人真多啊!以前看別人寫的好像沒這麽多人。季節不同,還是近年人大量增加?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