亙古

小說 劇評史論隨筆詩歌經營之道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為博主原創作品,版權歸博主亙古未見的筆名所有
個人資料
正文

亙古齋戲說紅樓夢 第一回 胡適之巧斷紅樓案 曹雪芹橫空出曹府

(2020-08-31 19:45:46) 下一個

三年前,我寫《曹雪芹的馬甲》一文時還很篤定地認為《紅樓夢》的原創作者是曹雪芹,三年後的今天,若有人再問此問題時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不清楚。”

清朝人曾雲:”開談不說紅樓夢,縱讀詩書也枉然。“ 談紅樓必要研讀紅樓,越研讀越發覺離胡適之的曹家溝越來越遠,現在我的感覺是:”讀紅不離曹家溝,刺股皓首也枉然!“

《紅樓夢》無論是抄本還是印本都沒有明確作者是誰。

程甲本程偉元序雲:”紅樓夢小說,本名石頭記,作者相傳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惟書內記雪芹曹先生刪改數過。

幾乎同時代的人都不敢斷定,二百多年後的人就敢斷言作者是誰?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甲戌本第一回中雲:

從此空空道人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為情僧,改《石頭記》為《情僧錄》。至吳玉峰題曰《紅樓夢》。東魯孔梅溪則題曰《風月寶鑒》。【甲戌眉批:雪芹舊有《風月寶鑒》之書,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餘睹新懷舊,故仍因之。】後因曹雪芹於悼紅軒中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則題曰《金陵十二釵》。“

此正文部分明確說曹雪芹是編輯修改人員,雪芹舊有《風月寶鑒》一書,他怎麽會是原創作者呢?

1921年,胡適著《紅樓夢考證》一書,依據的最主要的證據就是清袁枚的《隨園詩話》。

袁枚(1716-1797)字子才,號簡齋,晚年自號倉山居士、隨園主人、隨園老人,清代乾隆時期著名的詩人、散文家、文學評論家,錢塘(今浙江杭州)人。乾隆四年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研究證明,袁枚與曹雪芹是同時期的人,他敘述的曹雪芹自然就成為後來的紅學家們研究《紅樓夢》的重要依據之一。 袁枚在他的《隨園詩話》中記錄了有關《紅樓夢》的兩條論述。

《隨園詩話》卷二記載:康熙間,曹楝亭(曹寅)為江寧織造······其子雪芹撰《紅樓夢》一書,備記風月繁華之盛。中有所謂大觀園者,即餘之隨園也。明我齋讀而羨之。當時紅樓中有某校書尤豔,我齋題雲:“病容憔悴勝桃花,午汗潮回熱轉加。猶恐意中人看出,強言今日較差些。”、“威儀棣棣若山河,應把風流奪綺羅。不似小家拘束態,笑時偏少默時多。”

明我齋”即明義,姓富察氏,字我齋,滿洲人,乾隆朝擔任內務府上駟院的侍衛。他著有詩集《綠煙瑣窗集》,書中有《題紅樓夢》詩二十首,據說這是現存發現的提及《紅樓夢》的最早文字資料,袁枚引用的詩句正是其中的第十四、十五首。明義寫的《 題紅樓夢》二十首絕句,詩前有小引中寫道:“曹子雪芹出所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蓋其先人為江寧織府,其所謂大觀園者,即今隨園故址。惜其書未傳,世鮮知者,餘見其鈔本焉。”注(1)以上三段引自尋夢向天歌的《袁枚“隨園詩話”中的曹雪芹》

文獻記載中所謂曹雪芹原創著作權的證據並不充分,並且是矛盾的,否定的

1.在史料中,袁枚雖稱“其(曹寅)子雪芹”是《紅樓夢》作者,但他說的雪芹是曹寅的兒子,並專門強調“雪芹”是曹寅的過繼子,是在南京秦淮河邊以作詩而聞名的“公子”,曹寅的嗣子是曹雪芹之叔曹頫。因而袁枚的記載不能證明作者是曹寅的孫子曹雪芹沾。

2. 稱曹雪芹是作者的兩位讀者永忠和明義都不認識曹雪芹,認識曹雪芹的都沒說他寫過《紅樓夢》,曹雪芹的好友敦誠、敦敏沒說過,好友張宜泉在《傷芹溪居士》等挽詩中兩次鄭重介紹曹雪芹:“其人素性放達,好飲,又善詩畫”,“其人工詩善畫”,兩次稱讚他的詩、畫,沒說他會寫小說。《紅樓夢》麵世後不久即“膾炙人口”名揚天下,它是“作者一字一淚”,“一字一血珠”“一生慚恨”“哭成”(脂硯齋語)的,曹雪芹若是作者,無論生前還是死後,他三位親密的朋友寫了很多詩尤其很多挽詩,卻都沒誇一句他的書,沒讚他會寫小說,豈非天下一大奇事。

3. 明琳是文獻中曹雪芹的四位關係最密切的朋友之一,他的外甥裕瑞說曹雪芹不是原作者,而是批閱增刪者。“《石頭記》,不知為何人之筆。曹雪芹得之,以是書所傳敘者,與其家之事跡略同,因借題發揮,將此書刪改至五次......愈出愈奇。”他的說法來自於“前輩姻戚”,所以他知道曹家底細,知道曹雪芹姑姑嫁給了哪個王,知道王爺家裏有沒有錢,甚至連曹雪芹頭大脖子黑,以及愛喝南酒、愛吃燒鵝都知道。

4.脂硯齋也讚曹雪芹詩寫得好,並等他補小說第二十二回末破失的詩,但從來沒讚雪芹小說寫得好,而不停地誇作者“石頭”、“石兄”、“玉兄”小說寫得好。脂硯齋主導小說創作,曹雪芹處於被動地位。如第二十四回,眉批醉金剛一段,寫醉金剛借錢給賈芸,極慷慨尚義,庚辰本眉批道:“餘卅年來得遇金剛之樣人不少,不及金剛者亦不少,惜書上不便曆曆注上芳諱,是餘不是心事也。"是批者不忍心在小說中一一注明他所經曆過的現實人物的名字。在脂批中,作者是作者,雪芹是雪芹,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注(2)以上四段引自知乎,作者為國學之光。

《紅樓夢》堪稱中國古代小說的巔峰之作,1791年程甲本發行之前二三十年已引起巨大轟動,問世二百多年了,關於它的作者是誰仍然是一筆糊塗賬,何也?清政府的文字獄之過也!以清初文字獄大案“明史案”為例我們就很清楚作者不署真名的原因了。

明史案,由莊廷鑨編寫《明史》而引發的清初最大的文字獄案。雙目皆盲的浙江湖州富戶莊廷鑨出錢購買明人朱國禎一部未完成的《明史》,然後延攬名士,增潤刪節,補寫崇禎朝和南明史實,其父莊允誠順治十七年冬(公元1660年)將書刻成,即行刊書《明史輯略》。順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為歸安知縣吳之榮告發,這時廷鑨、允誠已死,被掘墓刨棺,梟首碎骨,屍體被懸吊在杭州北關城牆上,示眾三個月,廷鑨弟廷鉞被殺。所有列名參校、刻印買賣者均因此獲罪 [1]  ,重辟70餘人,淩遲18人。到1663年”明史案“結束,入獄者達一千多人。
出版商要殺,死了也不放過懲罰,並禍及全族,編輯校對者,殺!甚至刻印買賣者都有被殺的!部分被無故列名編修者以及被吳之榮誣告為作者的朱佑明父子五人也被殺!
作者及編評者在書的開端特別聲明絕不敢幹預朝廷之事,真事隱去,假語村言,大旨談情,是架空曆史的小說。每讀至此我仿佛看到他們在文字獄的高壓政策下既在瑟瑟發抖,但又不甘心此文稿被曆史淹沒的複雜心情。
誰言讀者癡,能解其中味!
在此曆史背景下,誰敢將真名放在一部長篇小說上?一首詩幾十個字,一不小心就犯罪掉腦袋,況一部幾十萬字的長篇小說乎?
不僅大名不會放,就是字,號,甚至別號都不會放,所放之名均為假名,故在文本中找到一個曹雪芹,在現實世界又找到一個曹寅的子孫叫曹雪芹的,再找到幾段史料,就認為找到了原創作者,並認為是自敘性曹家的興亡史,就以為掌握了絕對真理,未免有些唐突了。
至於程偉元和高鶚用了真名,那是因為程高本已經將抄本改得麵目全非,尤其是後四十回,幾乎沒有什麽政治風險,當然不用象抄本的作者和評者脂硯齋那樣鬼鬼祟祟了。
要確定《紅樓夢》的真正原創作者是誰難度非常大!書中出現的曹雪芹等名字僅是假托的作者及增刪者。
要弄清此問題首先要找到現實中的曹雪芹,胡適找到了一位,他是曹寅的子孫,可此人身分很不清楚,爭議很大,在曹家族譜中竟無此人,是子是孫也不清楚!因此造假者層出不窮。曹雪芹畫像,墓碑和牆壁詩的發現,讓紅學界興奮了一陣後,最後發現竟都是假的!
即使證實此曹即彼曹也不能證明他就是前八十回的原創作者,隻是證明了曹寅的子孫曹雪芹參與了《紅樓夢》的編輯整理工作,有一些詩詞等有他的貢獻在裏麵,但仍不是前八十回的主體原創作者!
出現這種局麵並不奇怪,其它三大名著也是如此,究其原因是當時社會人們不重視小說,小說家沒社會地位,多數是落魄文人所作,也不一定是為了掙銀子,有時還要冒政治風險,自然不太關心著作權的問題。
例如《西遊記》的作者吳承恩,經有學者考證僅僅寫了一部遊記散文集叫《西遊記》,和小說《西遊記》風馬牛不相及。
《紅樓夢》的作者是曹雪芹是新紅學的基石和頂梁柱,新紅學的研究絕大多數是在此基礎上進行的。
新紅學派目前仍是紅學研究的主流派別,相當於武俠小說中的少林武當,是名們正派,實力雄厚,著述頗豐,要撼動其根基談何容易,我寫此文的目的隻不過是感覺讀紅樓不妨將“曹家溝說”作為一家之言去看待,這樣可能以前讀不懂的地方,一下子可能會豁然開朗了!
那麽,《紅樓夢》的原創作者究竟是誰呢?寫作的主題思想和曆史背景是什麽呢?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 談情說愛明修棧道   明亡清興暗渡陳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