亙古

小說 劇評史論隨筆詩歌經營之道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為博主原創作品,版權歸博主亙古未見的筆名所有
個人資料
博文
賈寶玉回家後跨了火盆,草草地洗了個澡,連頭發都沒幹就先讓茗煙找一套小廝的衣服給自己換上,又讓茗煙找兩匹快馬來,兩人上了馬寶玉在前,茗煙隨後壓地飛奔而去,茗煙素知主子的稟性,也不多問,到了北靜王府後門。寶玉叫茗煙將馬牽到附近不顯眼處拴著等自己,他和守門的侍衛打了個招呼,就忙忙地進入王府去拜見北靜王。 北靜王尚未散朝,王妃接待了寶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上一回文講到那"金針度劫"的第二根金針眼看就要紮進鳳姐的手指,突然一個獄卒忙忙地跑進來說道:"王大人,快停手,忠順親王和宮內的夏太監來了。" 王守中一聽此話,立馬叫行刑之人收拾東西和兩個監刑之人拖起鳳姐向大門的反方向監牢而去。 當然,報信之人肯定是王守中安排把風的親信。鳳姐剛被移走,忠順親王和夏太監就進來了。夏太監朗聲道:&quo[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話說北靜王妃聽得王爺的一番軟語相慰,頓時放下心來。吩咐個園的丫鬟婆子好生侍候不提。 翌日,吃過中午飯,黛玉精神稍微好了一些,又不能總躺在床上,就慢慢地挪到書房來曬曬太陽,書房朝陽,窗外麵也有翠竹竿竿,沐和煦陽光,觀翠竹搖曳,對病體心情會有些好處。 剛坐下就聽窗外回廊上有兩個人在小聲的聊天。 "你可知道房裏的那位小姐是誰麽?"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8)
晚飯後不久,寧榮二府被錦衣衛查抄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中京,自然也傳進了北靜王府。 雖然預先知道要被查抄的事,但真實發生時還是令黛玉非常恐懼和震驚!當聽到於婆婆傳進來的消息說寶玉也被鎖拿走了時,她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後便昏死過去。 於婆婆急忙找來王府的專用太醫,太醫仔細把脈及問診後到了書房,悄悄地對於婆婆道:“這個昏厥是不礙事的,急火[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話說黛玉那日和寶玉一同上了馬車,知道此去非同小可,也許再也見不著讓她魂牽夢繞的寶哥哥了。 舅舅深夜親自前來勸自己離開避一避,可見出大事了,賈府要壞了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寶玉就算沒什麽大的罪過,僅被關上一陣子,自己怕也見不到他了!因為近幾個月來傷心時眼淚越來越少,這幾天竟幾乎沒淚流出來。幼時一個老尼要度黛玉出家,林家本就人丁稀少[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寧榮二府人犯被分押在錦衣府不同的牢房,以防串供。 翌日開審,因有聖喻嚴禁刑訊逼供,隻好先將四個年老的丟開不提,寧府案子隻不過是拔蘿卜帶出的泥,由另外的人審理。榮府中三個年輕的,兩個是國舅爺,估計也未必知情,也先丟開,那麽要審的重點就是藏箱案主犯且與貴妃關係稍遠一層的王熙鳳了。 王熙鳳被提到堂,本以為審案的老爺要象戲裏麵那樣恐嚇一番[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王爺一看這情形,連忙興奮地喝令趙全趕快打開箱子。趙全豈敢怠慢,立即讓手下打開全部箱子。箱子開處,映入眾人眼簾的是滿滿一箱的文書及金銀珠寶!一匝匝文書中有借契,地契,銀票。甚至還有些不認識的五顏六色的票據,找管錢糧的師爺來一問,大多是當票,有厚厚的一大匝。不用說這便是鳳姐的私庫全被抄來了! 原來鳳姐那天深夜歸來,對她的那偌大私庫可費[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翌日傍晚,殘陽如血,在大半天卻勝過數年的艱難等待後,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一隊隊金盔金甲紅披風的錦衣衛兵丁將寧榮二府團團圍住,如鐵桶一般,賈府人等嚇得哭爹喊娘,亂作一堆! 忠順親王親自帶隊前來查抄,錦衣衛副指揮使趙全尾隨執行,好大的陣仗! 賈政一見此陣仗,就全明白了。暗自慶幸有北靜王先通了消息,否則此次肯定萬劫不複也! 想不到自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寶玉回到賈府的西角門口,此時已是深夜,門已關閉,他連忙扣門環叫門,門開處一個婆子探身出來,寶玉一瞧正是晚上守門的那位,不等寶玉發問,那婆子一把將他扯進來,說道:"乖乖隆的咚,襲人姑娘已來過三四趟了,二爺再不回來,她就不得不回老爺太太了。鬧大了,老婆子輕則挨板子,重則直接叉了出去,謝天謝地,終於盼回來了!二爺趕快回去和襲人姑娘說一聲,[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9)
黃昏時分,最後一抹殘陽退出了西天的邊際,暮色很快就籠罩著中京的寧榮府街。 在榮國府的西角門外,有一個短衣箭袖的精壯漢子敏捷地甩蹬下馬後忙忙地走向一個看門的婆子。 他一見那婆子就立即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邊遞邊說道:”我有急事要見貴府的二公子寶玉,麻煩媽媽盡快通稟一聲。“ 那婆子激動地雙手捧過銀子顫聲的回道:“不知貴客怎麽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