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蟬衣草_890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冷卻的不止季節(124)— 任是無情也動人(完結篇)

(2023-11-20 03:14:50) 下一個

“哥哥 這些話我聽得太多了,我知道奶奶對我恩重如山,我此生能夠遇到這麽好的人,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氣。你們埋怨的我也理解,隻是奶奶 現在她在哪兒?”

小雪一看風頭皺緊,小嘴巴變得更加的緊致,一口一個哥哥的叫了起來。姐夫的顏輕麵相讓小雪的嘴巴討到了不少獻媚的便宜。叫得姐夫不想再多說話了,由著媳婦兒和小姨子自已處理吧。到底男人聽不得過度的軟話,特別是一個年輕女孩子低下頭的軟話。一個大老爺們的心還沒有堅硬到花崗岩的地步。雖是嘴巴上了鎖。可是心裏卻在打著一個天大的問號,這樣人多勢眾的興師問罪,她到底知不知道這事情已經發生的深度?又到底知不知道老太太已經辭別了人世?還是她一直都在裝做不明白。心裏卻早已知道答案了呢?

林靜倆姐妹現在己經殺紅了眼晴,根本對小雪服軟的話置若罔聞,特別是姐姐幾天來因為眼淚及休息得太少,眼睜裏已經浸出了斑斑血絲。幾年都未見複發的左部乳腺結節又在隱隱作痛。她把自己身上感受的和心裏的傷痛一起都變現到了麵前這個引起和造成的女殺手上。此時她麵目佯做不知情的裝,也更加刺激了姐姐陌生了許久的獸性的溢出:

“巴地草根多,矮子鬼心多,我知道這揣著明白裝糊塗,你最在行。我早就知道你的屁股在明麵上是從不放明屁的。臭屁都憋在心裏,專等沒人的時候放。可憐了老太太,一輩子生性要強,怎麽就栽在你這樣一個黃毛丫頭的手裏。”

姐姐這一聲聲粗鄙的罵話,恰是故人不在的無聲譴責。

“奶奶 真的回不來了嗎?阿姨 你沒有騙我吧。”

小雪的臉皮早就練就了無敵的厚度,即使是多麽難已入耳的話早就練就了穿透的本事。所以臉上一點也沒有受到林家一行人的夾槍帶棒,刀光劍影的影響。還是一味的順著自己的思路繼續追問下去。

“拜托你的髒心爛腸,我家老太太終於栽在了你手上了。終於讓你擒獲了。她死不瞑目呀。隻是你也別高興太早了,她肯定會變成厲鬼不饒你的。”

這是林靜的聲音,這話音剛落,隻聽哐當一聲,小雪霎那間矮了下去,再往下一看,她像是一個久違的角色一樣,硬生生的跪在了地上。而且聽地板的巨響,這跪聲還是突然性的。沒有什麽預留好的前奏。隻有肉體懲罰性的痛苦。隨著聲音的入地,另一種聲音從她的嗓子眼裏冒出來:

“奶奶 是我害了您,是我……永世都對不住您。您臨走之前還在問我,吃過飯沒有?別老是外麵吃,別看年輕,也要省著點自己的身子用,沒想到這已是您對我最後的話音了,留給我最後的念想了,我巴不得您再來瞧我一眼,就是變成了一個厲鬼,我也跟您不生分。隻會伸出腦袋來,等著您的懲罰,一切都隨您的懲處。小雪平生沒有什麽親人,現在也讓我說句暢快的話,您就是我的親上加親的好奶奶。這輩子能遇到您,遇到您對我的好,是我前世今生修來的緣分。隻是我糟踐了我後半生的福分了。”

看著林家逐漸入戲,又帶著哭腔一把抱住了姐姐的腿言道:

“阿姨……隨您怎麽處置我,我都不會有怨言的,我的罪隻會嫌你們處置的太輕太少。隻在越重我的心才越好受。”

林家姐妹麵麵相覷,幾乎找不到任何什麽現成的語言去回話。隻是直呆呆的站在那裏,任她把悔話說盡,任她把心腸哂出來看。憑直覺衝著前麵一番隻多不少的感性的話,她已經知罪知錯了。還能再有什麽更多的指望呢?該說的她巳經說盡,該跪的她巳經跪到。再說人死不能複生。早已釀成的悲劇已經造就。再多的隻能是過過嘴癮,消一消盛火餘氣而已了。

屋子裏出現了斷片,四個人,四張表情,一片的死寂,一片詭異的空白。

“阿姨……如果還有什麽可以救贖,你看看我現在該做點什麽呢?”

小雪又是不差時機的捕捉到兩個女人的心境在慢慢的生變,又跟著補上了幾句恰到好處的台詞。隻是這台詞真的太能戳破這兩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心了。兩顆本就生就不硬的心腸。送進了滿耳的好話,又眼見得這一長跪不起的樣子。硬生生的把兩顆火爆的怒火慢慢的熄滅了,從內至外,從裏到表。

“那就……起來吧,小雪 我們隻認你剛才的話是真,剛剛這一跪是發自內心的。也把我們滿腹的話都堵回了。隻能留在心裏不想再說什麽了。”

說著姐姐和林靜又看了對方一眼,慍怒的臉是由深變淺,由怒變善,像商量好一樣又各伸出一隻手來。扶著小雪的身子示意讓她趕緊起來。

沒想到小雪還是一片哭嚎,那梨花帶淚的樣子是一直未變,還是那樣比挖祖墳還要傷心的苦楚,就是不肯起來。人說男兒膝下有黃金,這話同樣適於女人,而且效果會更佳更妙,任是無情也動人,隻要恰在黃金處。

在一個大雪飄落的下午,林家在八寶山辦了一個隻有家人在的小型追思會。孫子小勇抱著奶奶覆蓋著黑布的骨灰盒。這骨灰盒裏不光有奶奶的骨灰,還有已經燒成灰的爺爺的中山裝及與奶奶相依為命十幾年威亷的毛發。所有老太太生前帶不走的,現在都帶走了,順遂了老太太的心願。更是安慰了兒女們的心境。小雪送去了一束桔梗花,上麵用一行小楷字書寫道:“永恒的念,無望的思,致奶奶。小雪奉上。”

小型的追思會後便把它們一起安葬在北京昌平的福田墓地。那天的雪下得很大,雪花飄灑在大地上冰清玉潔,像是老天爺送給林母的最後的禮物。天上地上一片潔白無瑕,一片肅穆莊嚴。一片銀光耀眼。一片無聲的感動。天地同泣,萬裏同哀。隻為送別一個平凡的人,一個把平凡過出了精彩的老人。生死為此岸,涅槃為彼岸。

從墓地回來的林靜,守在母親的房間裏,心情久久不能平複。眼淚已經所剩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抽絲剝繭的回憶和思念。永遠的悲傷和心痛。她找出母親的手機來。又擦拭幹淨上麵的厚厚的一層灰塵,然後打開了手機,還像以前一樣,給母親發去了最後一條短信:

“媽…… 您還好嗎?見到爸爸和威亷了嗎?去天堂的路上一定會冰冷風虐,您一定要穿暖和一點,小心一路走好。還記得小時候我趴在您的被窩裏,纏著一定要聽您講故事,講到您的眼皮實在睜不開了,就會說:我看外麵的大鬼小鬼都在門口等著呢。隻要這家還有聲音,準會跳下來,然後又從門縫裏飄進來說:這家的小孩怎麽還不睡呢?那就正好跟我走吧,媽媽 此時我真希望那打開門帶我走的那鬼是您。我便會變成那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孩子。永遠依偎在您的身邊,而您也就永遠都是年輕時的那個樣子。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這葉落得太急太重,讓我們措不及防。有您的日子總是太值。太有珍藏回味感。人說活著是為了感受的。感受緣分和親情。死亡是走出了時間,走出了痛苦。是為等待著下一個輪回。”

“但願死亡如風,常伴吾身。死亡如炬。常爍吾心。沒有想象中的長亭古道,沒有折柳送別,而是在一個躲不過的冬季。您不情願的永遠留在了昨天。一個人的死,對於這個世界來說不過是多了一座墳墓。而對於相依為命的親人來說,卻是整個世界都被墳墓掩埋,媽媽 下輩子如果我三生有幸的話,讓咱們再續前緣吧,我一定還要再做您的女兒,因為這輩子我們根本就沒有過夠。更沒有來得及過溺。您常說天上的白雲是溫柔的人們所幻,他們不願離去,於是深情地注視著所愛的人。您還說,一定會有一朵雲注視著我。”

“我多麽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並就在此翹首等候,等候夜晚的夢,等候白天的那朵雲。直到我也同樣化成了灰燼,跟隨而去……”

小雪已把一封辭別信放在了客廳的桌子上。她自知無臉再在這裏長住下去。害怕林家的恨意會卷土重來。再說沒有林母之後,這家的房子肯定要做改變。離開隻是時間的問題了。信的尾端她這樣寫道:“有時候好人因為壞事纏累而懊悔,有時候壞人因為好事才得到了良心的成長(包括那隻貓)。無論是什麽都值得珍藏。”

這便是一段情和一生緣的故事,雖然她們隻是紅塵中再也平凡不過的幾粒塵埃,但人間碎片便是這些塵寰中的塵埃湊成。從荒原到險峰,最美的不是絕頂的風光,而是把沉默的生命過成了一首動人弦聽的歌。正是:冬去春還又何年,年年歲歲閬風清。三春萬卉皆含笑,裝點萬物隻一情。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4)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南瓜蘇' 的評論 : 問好瓜瓜!感恩節快樂!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FightCovid19' 的評論 : 謝謝你的祝福!感恩節快樂!
南瓜蘇 回複 悄悄話 祝禪衣感恩節快樂!
FightCovid19 回複 悄悄話 恭喜禪衣完成大作!祝感恩節愉快!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南瓜蘇' 的評論 : 謝謝瓜瓜鼓勵,小說寫了七個多月,將近二十五萬字。林母去世之後,宴席便差不多散了。也沒什麽精彩可寫了,嗬嗬 收筆正好。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可能成功的P' 的評論 : 一家女人雖都是大女人,但心地還算善良周正。姐夫說白了也是一個好人。隻是人生遇此劫,沒有料到。謝謝可可再次光臨!問好可可!
可能成功的P 回複 悄悄話 最後的一首詩寫得真好,非但總結了全書,更是通透的人生領悟。姐妹和姐夫都是心軟的人啊。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南瓜蘇' 的評論 : 謝謝瓜瓜來訪!嗬嗬 你的小說也越來越好看了。加油!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南瓜蘇' 的評論 : 林母是一家人的核心,人走之後,自是淒涼萬分,好在故事也結束了,謝謝瓜瓜鼓勵!問好瓜瓜!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可能成功的P' 的評論 : 上茶加輯!謝謝可可光臨!
可能成功的P 回複 悄悄話 完篇啦?先恭喜+獻花,等下來好好欣賞!
南瓜蘇 回複 悄悄話 給亡母發最後一條短信的情節,讓我瞬間淚目。人生苦短,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老太太活得明白,活的坦率,活的問心無愧,足以。

期待禪衣再開新篇。
南瓜蘇 回複 悄悄話 屋子裏出現了斷片,四個人,四張表情,一片的死寂,一片詭異的空白。

寫的真好!此地無生勝有聲。
南瓜蘇 回複 悄悄話 先恭喜禪衣完篇,祝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