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那些逝去的日子,北京的秋天

(2022-10-01 10:12:02) 下一個

 

一首《成都》聽得我淚目,不是因為曾經去過成都,也曾在那煙雨蒙蒙的九月,也曾在玉林街頭逗留的記憶。點點滴滴留在心底的都是一個個有溫度的回憶。而我更想把它換成北京,想起我的故鄉北京的秋,想起童年兒時關於北京秋天的記憶。

北京的秋天從我記事起,就總是與秋高氣爽晴空萬裏相連在一起。天氣從炎熱酷暑到暑威盡退,天變得越來越高,太陽也從粘在頭頂變得越來越遠,風不知什麽時候多了起來,而這風來的也恰到好處,不緊不慢,吹在身上如絲掠過,好像特意來這裏安撫一下人們酷暑之中的澀。盡情的釋放大自然的種種之好,那風即使緊一點打在身上也覺得爽快無比。天晚了,太陽很快就收了性,蒙蒙暗下來的時候最好,天邊積聚了很多五彩繽紛的雲,太陽躲在它們的後麵把雲朵畫寫成一個個生動的卡通形象。比如說那雲朵裏好像包裹著一個腳踩風火輪的哪吒,好像還藏著一個手拿蟠桃的仙女,小時候很喜歡把它們對號入座,把腦子裏所能想到的都用上了用場。小孩們玩夠了一天開始往家跑,大人們也帶著疲倦的腳步往家趕,原來中秋的日子也近在眼前了。

老舍筆下北京的秋好像是北京秋天最恰當的詮釋。中秋前後是北平最美麗的時候。天氣正好不冷不熱,晝夜的長短也劃分得平均。沒有冬季從蒙古吹來的黃風,也沒有伏天裏挾著冰雹的暴雨。天是那麽高,那麽藍,那麽亮,好象是含著笑告訴北平的人們:在這些天裏,大自然是不會給你們什麽威脅與損害的。西山北山的藍色都加深了一些,每天傍晚還披上各色的霞帔。

中秋節這天全家老小圍坐在一起,雖然那時候北京街麵上流行的月餅很單調,記憶最深的還是一種像小孩拳頭大小的月餅叫自來紅,它烤的顏色較深。 又是清一色白糖、冰糖渣、果仁為餡,外皮上偏偏打了一個紅色圓圈,圈內紮著幾個小孔。 雖然簡單小巧,但酥鬆,口味香甜,桂花香味濃鬱。又是用香油和麵烤製,所以隻要打開,香溢四方。好像又是素品,既可祭月,又可平日敬神。

秋天到了正是落葉的季節,北京城那時候街邊兩旁落滿了大大小小的楊樹葉,從枝頭上落下有的還帶著樹身的溫度,葉根粗粗壯壯,一折竟有許多汁水溢出,男孩子們那時候流行一種遊戲叫拔根,找最粗然後又癟老的葉根對上那邊也是又粗又老的葉根,兩方比試誰的最先斷掉,往往是一場比賽下來會僵持很久。

中秋之夜總愛跑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望著圓圓的月亮發呆,一定要從裏邊找出身穿紗裙的嫦娥和守候在一旁的玉兔來才罷休。那時候的月亮很亮也很大,有時候會突發奇想,萬一哪天天掛不住,掉落下來怎麽辦?

雖然中秋已過,每每回憶這些還倍感溫暖。更加懷念北京的秋天,懷念那些朗朗的日子和已經逝去的記憶和童趣。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