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隻等明月來相照

(2021-10-14 15:21:07) 下一個

秋天到了,很喜歡在一個秋高氣爽的天氣裏登山,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喜歡登山後暢快的感覺。十月的金秋,天高雲淡,氣爽風清,陽光從斑駁的樹葉間或者直接痛快淋漓的照在彎彎繞繞的林間小道上,那灼熱直行的光線一點也不偷懶,直讓你的背部臉龐和行走的兩條腿間,有了一種溫潤細膩的味道,有陽光的時候,風總是顯得格外的乖巧柔順,它繞過你的發,又繞過你的眼晴,隻讓你的衣服和臉頰上有一種淡淡的涼意便很快就走開了。恰到好處的自然沁膚生香。

山路雖然很陡,但卻像是照顧到爬山者的體力一樣,腳下總是會有一條平坦而又直直的路線通往前方的風景。兩側的樹從夏季的鬱鬱蔥蔥慢慢的染黃到深紅色,被淘汰的樹葉帶著樹幹的溫度靜靜地躺在山路上。小風吹過,葉子聚了又散,散了又聚,難舍難分。

十月的季節正是秋栗收獲的時候,成熟的毛栗子被綠茸茸的植物包裹著一團團落在地上,與紅色或者黃色的秋葉混和在一起,真像是調色板上己經調好的色彩一樣,搭配的是有溫有燥,有冷有嫣,這正是大自然無意中的長袖善舞之一。

遠處跑來了一隻長長尾巴的鬆鼠旁若無人的抱起一粒新鮮的毛栗子,又迅速地扒去了毛栗子上的綠茸茸外衣,帶著一路的好心情拖著那條長尾巴便消失在了樹叢裏。有時候我很納悶,為什麽山林的鬆鼠不畏懼陌生的外來者呢,答案也很簡單:大樹有大樹的世界;小草有小草的天下,而擁有這一切的生物才是這裏的主人,森林是它們賴以生存的家,而人類隻是外來者,偶爾闖入了它們的世界而已。

天氣馬上就要由晴轉陰的時候,你會發現遠處有小鹿跳來跳去,鹿是很怕見人的,它們與你的距離總是在十米之外,天氣不好的時候,深居簡出的它們才敢大膽的出來覓食,它們小心翼翼,活的可比鬆鼠要百倍的謹慎小心。

秋天是收獲的季節,論到森林裏的果實,沒有比早晨起來在山林裏一個個露出頭來的蘑茹讓人感到愜意和稀罕了。它們喜歡成群結伴的長在路邊的草叢裏,濕轆轆的小溪旁,或者一顆顆朽木的枝節上。有的長的圓圓鼓鼓,有的白白的身子頂著個褐色的大腦袋。有的身著一頂小白傘靜靜地佇立在森林裏的小溪邊。它們像森林裏美麗的小仙女一樣,在鬱鬱蔥蔥的森林裏霓裳羽衣,淺吟低唱著……

山林靜靜的,你聽的見鳥鳴,蟬叫,聽的見孤雁離群時的呼叫聲,唯獨聽不到刺耳的車叫和
噪雜的人聲。這裏隻有大自然的寂靜之聲和大地多姿多彩的饋贈。這份感覺如同在陽光和美色中,你又多飲了一杯甘甜的紅酒。陶醉如是。那種享受是獨一無二的,也必是難舍難分的,步到深林人不覺,隻等明月來相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