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一個鬼的故事

(2020-06-20 14:11:51) 下一個

小時候最愛聽鬼的故事,特別當聽到鬧起鬼來的時候,也是聽的最起勁的時候了,幾乎是眼珠不錯大氣不敢喘的把那關鍵的幾個情節聽完,那時候我們聽故事的時候地點總是發生在夏天的大院門口,夏天北京四合院都有傍晚時分外出納涼的習慣,天摸摸黑我們便搬著凳子出來了,專等那個會講故事的年輕人出來,其實說他是大孩子也行,他因為眼疾的問題沒有參加上山下鄉,隻在街道辦事處找了一份聽聽寫寫的工作,但是他是一個很聰明的年輕人,別人有算不明白的帳,到了他手裏三下五除二一會兒便算得那人心服口服的,尤其讓我們小孩子敬佩不已的是他肚子裏麵的故事特別的多,什麽綠色屍體僵屍起死回陽的一段段小故事,總是聽得我們半夜回家先看看床下有沒有貓著一個人,再看看厚厚的窗簾布後麵是不是也有一個不露生色的鬼,正在望著我們茲茲的笑。

隻要是一到夏季,天擦擦黑我們一看他今天晚上沒有出門,便知道今天又有故事聽了。便搬到個凳子在一起大門口候著,一會兒準不會有錯,他房間裏的燈一關,他便搬著個凳子出來了。這個時候總是我們最興奮的時刻,因他善講鬼的故事,這也是我們最著迷的所在,那時候北京的西單地區正在因為外來人口失蹤問題搞得街頭巷尾議論紛紛,坊間裏也傳說了各種版本的劇情和故事,但是一直都未破案。

那天晩上他便添油加醋向我們講述了一個聽起來魂飛魄散的故事,他事先聲明,這故事的絕對真實牲,幾乎就是一個現實版的厲鬼在市的故事。

他習慣的點燃了一根煙,深吸了兩口然後又讓它們重重的吐出。在一片煙霧繚繞中開始了他的故事。話說這兩個外來打工的人其實他們一直也沒有走遠,那天傍晚他們結伴同行要去另一個老鄉工作的地方,回來的時候天已至半夜,算是他們運氣好,還不錯,他們趕上了末班車,上了車一看算上他們連司機售票員總共四人,那麽售票員偏偏又是一個女的,不過是天已到了春季,她還是把自己包裏得嚴嚴實實的,在外就隻露出了一雙眼晴還有一雙嫩手,他們兩人也沒有多想太多,想是可能天太晚了,夜風涼女同誌穿多點也是有的。可是一點點餘光目測下去,怎麽看怎麽看都覺得她有些的異樣,首先她怎麽半天連個動靜也沒有,身子和手腳都像是安了定成器一般,半天也不動一下,就像穿了一身人裝的木頭人一般,仔細看半天也沒有找到她的下半身,就是一個上半身的東西在哪裏坐著。

一個老鄉感覺事態不妙,因為車裏的氣氛十分的詭異,車裏麵異常的一陣陣的寒意習習。冷得讓人越來越滲的慌。售票員和司機也從不交談,就連售票員該報的站名,也沒有報過一回,車開的很快,而且車裏是一片黑暗,本該車裏應該有一兩盞燈是亮的,但是卻都沒有人打著。道路的兩旁也沒有路燈,就是一輛黑車在漆黑一片的大地上飛馳而奔。

正好車到站了,那個聰明點的老鄉拉著另一個老鄉就要下車,偏偏趕得遲了一步,那車門馬上就關上了。他們隻能不敢言聲的挨著下一站的到來。

最後……這時候我們都翹起來下巴磕,蔽著呼吸等待著最驚聳的情節的到來,那年輕人突然把聲音放低,從牙縫裏擠出來幾個字來,後來這兩個人就莫名其妙的人間蒸發了,連同司機一起四個人就再也沒有回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是活不見人,死也沒有見到屍首。

現在公安局按住了這個案子,不讓對外聲張,怕引起社會的恐慌,這不是明擺著嗎,公安局就是有大炮,你也鬥不過無腿無腳又來去無蹤的厲鬼呀。這是13路公交車上發生的真實故事,直到現在也沒有人破了這個案子,我看這個案子最後也隻能這樣不明不白的不了了知了。

他最後像是泄露了天機似的,尊重地告訴我們不讓我們對外去說,因為這是他一個在公安局工作的朋友講給他一個人的機密。我看你們今天又等著我講故事,隻能把不該說的事情先講了出來,最後還警告似的告訴我們。如果誰要是嘴欠說出去,自己去圓謊,別告訴是我說的。

隻記得從那之後雖然慢慢長大了,但是13路公交車我竟再也沒有乘過,不知道是這個故事的陰影太過濃重,還是所有的情節印象如此之驚聳,反正是一直躲不開的陰影,覺得13路公交車的司機和售票員,都像是沒有腿也是沒有腳青麵獠牙的厲鬼在現。

今天我們去到的這個地方,具說也有一個鬼的故事,隻是具體情節各說各異,好像也是城堡中鬧鬼的故事,這裏雖說是山青水秀,又是夏風輕拂,總是讓我想起來小時候聽到的故事。所以在這裏又重新回憶起小時候聽到的故事,不想現在記憶起來還是曆曆在目,可見在那個文化生活十分匱乏的年代,就是耳聽來的故事也信以為真,不知藏匿在大腦的哪個角落,一直讓我記憶猶新,至今不忘。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