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沉湖之隅

(2020-05-18 12:56:27) 下一個

喜歡一個人落入這萬丈深淵的沉湖裏,這裏麵無關喧嘩,更少了紅塵裏的喧囂,隻有路過的鳥鳴和忙著覓食搬家鬆鼠的啾啾聲,夏日裏太陽總是即周全又勤快,當你還在夢鄉裏翱翔的時候,它已經不差工夫的把光明搬進了森林裏的每一個角落,黃昏時分最是恰到好處,森林裏的小鳥喜鵲忙碌了一天開始躲進洞穴裏棲息,天邊那一抹亮色的靜謐,樹梢上那跳躍溫馨的最後執著,風在翠綠間的撫慰和依偎悠長,長久滌蕩在心間,沉澱在身體的每一個毛孔裏。閑時莫問路多長,惑然人在天堂間。昨天傍晚第一次看到了一隻出來覓食的小鹿,那小鹿並不懼怕人,一直在安靜的樹林間跳躍徜徉,或許它是一隻迷路的小鹿,此時正在專心找尋著媽媽,或許它在洞穴裏等待了一天,現在己經按捺不住了。人其實是可以和動物和平相處的,隻要選擇了互不幹擾。

世間的此時此刻我們都在或不情願的接受著一種嚴酷的現實,事實上我們在宇宙間都隻是微不足道的小小顆粒而己,或如林中的鳥兒,或如未雨綢繆的螞蟻。如果把我們定位在森林裏,如果可以成為守護森林的樹枝,如果可以成為那個森林裏一年四季永遠安靜等待的木製長凳,化為綠色中的一分子。找尋一隅安寧,也許就是何欲何求的最佳狀態了。此時想起來一位哲人的一句話來,如果這世界上真有忘記,那便可以是逍遙的另一個名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