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從百草園到伊甸園

(2020-04-27 14:35:17) 下一個

春天是一個多麽讓人眷戀的季節,且不說隨處可見的盛開在房前屋後色彩斑斕的花朵,更讓人留連忘返的是漫天遍野的鬱蔥蔥的綠色,人們等待了一個漫長的冬天,偏偏今年的春天到來的極不尋常,在鋪天蓋地的一片疫情中春天悄然而至了。春天的花在一片蔚藍下張開了笑臉,春天的綠草也在一片秀色中散發出來一陣陣大自然的沁人清香,就連河岸上的小鳥也比平常的話密多了,吱吱喳喳地告訴你外麵的誘人的春天到了。此時歐洲的天氣正在與疫情大唱著不和諧的反調,裏麵的人被限製了出不來。而外麵的世界是一片春光無限。老天被捂上了眼睛在這個迷人的季節裏並沒有按套路出牌。今年的春天就是在這樣誘人心癢的狀態下到來了。

幸好我家後麵有座山,山上有片茂密的森林,走快了步行要十分鍾就到了,這片靜寂的躲藏在山中的枝茂繁盛的森林,今年春天成了我逃避疫情釋放壓力的一個世外桃源,一個對於我來說是新發現的伊甸園。

早上起來可以順著陽光噴薄而出的射線來到這裏,這時候你會聞到空氣裏彌漫著一種淡淡的草香味道,上山的大路與小路都被茂密的鬱草覆蓋著,就連山路兩旁的樹木也被靜悄悄的繁茂的枝葉綠色填滿填實。靜靜的森林中隻有一個聲音在盤旋,小鳥在忙碌的尋食中沒有忘記喋喋不休的表達著自己的情感。在樹枝中穿行其間灑下了一陣陣清脆悅耳。

聽膩了小鳥的叫聲,你不防也留心一下地上一溜煙奔跑的小鬆鼠,它們搬動起來地上的鬆塔來是毫不惜力的。長長的尾巴跳躍在森林間一片片蔥綠的小徑中。此時它們是大自然無聲的搬運工。

森林盡頭還有一條涓涓流淌的小溪,春天小溪的水永遠都是那麽的清亮透徹,有時候在高低錯落的石頭間它們也會唱歌,隻不過它們這首旋律已經哼唱了幾百年以至上千年。也許還帶有曆史長河的點滴故事。

我喜歡黃昏時分來到這裏,這時候整個森林都好像屬於我一個人的,白天的嘈雜都己漸漸褪去,小鳥的叫聲和森林中散步的人們緩緩地遠離。森林裏有一種靜謐和安詳的美。這時候我會尋找綠色中悄無聲息盛開的花朵。它們也在悄無聲息地打扮著這片森林。頂著一頂白色帽子盛開的是蒲公英、四月份它們就隻剩下一頂毛茸茸的白帽子了。枝莖上帶有毛刺歪著腦袋探出頭來的是黃色的野菊花。它們在這個季節裏放肆的生長著,有時候它們開在路邊,有時候它們又一片片開在空曠的原野上。隻是它們太過默默無聞,很少引起人們的注意來。河穀邊花楸樹也在開花,一團團雪白小碎花點綴河穀上下。路邊還有高山耬鬥菜藍鈴鐺般的垂花,花莖長滿淡褐色小鱗片,十分的讓人留連。

小時候讀魯迅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總覺得還欠缺點什麽,他寫了碧綠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欄,高大的皂莢樹,紫紅的桑椹。還有“美女蛇”的傳說和冬天雪地捕鳥的故事,卻覺得它們美的太過狹小,太過有空間和距離感。我不知道屬於我的伊甸園與百草園之間到底哪個更妙趣無窮些。還是沾染了春天色彩的大自然的香味更加濃厚些。也許它們都是我們的靜心之處所在,隻是我們已往在忙碌的生活和工作中淡忘了而已。在嘈雜的世界中瓢起一泓清泉,願我們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靜心之隅。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