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56)—— 偷嬰大盜的時間差

(2018-02-05 12:30:06) 下一個

相媽看著女兒的眼睛微睜,神情恍惚的麵容上淡無血色,她便隻說了一句話便又閉嘴了,因為實在是不知道該怎樣安慰女兒才為合適,隻是不住的在一旁擦拭著傷心的眼淚,坐在床邊的姥姥像是心髒被囚禁了已久似的,淚水這輩子怕是她早已掉幹,現在遇到事兒,隻有伴隨著誠惶誠恐的神經上下飛舞了,此時她的身體像是再也承受不住這種心神不安的怦怦亂跳了。她把搓弄的被角向後一甩,像是已經恨入骨髓的要破口大罵的樣子,但是她話到嘴邊看了看屋裏還有兩個外人,便又讓它變細了點才吐了出來:

“相男 姥姥這回說話可又要不饒你了。別看你剛剛生完孩子,自從你跟了張樹之後,不光你跟著倒黴,你媽你爸還有咱們全家都陪著一起遭殃,人家周瑜陪了夫人又折兵,還成全了一段好姻緣呢?可是你呢,是隻有生的份兒,現在還被人不差時候的搶了養的權利,這事兒連傻子心裏都不會算錯的,就是那喪門的張家幹的,他們不光隻想要回孫子,就是這回是奔著你的命來的。”

“老太太,您先別這麽早就下定論,”

那兩個警察其中的一個正在與相爸小聲低談的警官,聽到姥姥的發言,趕緊更正了一下姥姥的滿口臆斷。

“這個帳連我這個老太太都心裏有數,別人那是吃飽了撐的,不偷醫院裏別人家的孩子,專偷我孫女相男的孩子,你們怎麽還替他家說話呢?還不趕緊把他們兩口子抓起來,還讓他們這樣逍遙在法外幹嘛?”

“老太太 我們不是替他家在說話,我們是替事實說話,法律是要憑證據說話的,不光要看作案的動機,更要看證據是否充分確鑿,我們從醫院的監控錄像中看,偷走孩子的好像並不是他們家的人。”

“那別人家偷孩子幹嘛?除非他缺孫子養了,這一說缺孫子,這不又繞到他們家這裏來了嗎?他們家是死了接續香火的兒子,正好缺一孫子可接上,這不明擺著嗎?那張家是根本跑不出幹係的!”

姐姐這時侯扭過身子來,看著姥姥也停下嘴了,便不錯功夫的衝著那警察問道:

“警察同誌,您剛剛說偷走孩子的不是張家的人,那麽這個偷嬰大盜又是誰呢?這怎麽讓人聽起來越來越毛骨悚然的恐怖了!”

那警官停頓遲疑了片刻,便準確的直言相告道:

“從醫院的監控視頻顯示來看,這個以B超檢查為名,披著醫生白大衣的嫌疑人,是個年紀在三十到四十歲的女人,我們也準備請你們協助一下,看看是否對於這個女人有些的眼熟呢?”

“那女人還身穿醫院的白大衣,這又意味著什麽?我看她顯然是做了大量的工作,她是在混淆我們的視線,已求這種障眼法的得手成功,而且我想她作案的那個時候,也已經考查了周邊環境的利弊,也許也正是護士們最為鬆懈和麻痹的時候,這個時間差她打的倒是恰好,有意思,像是一個經驗老道的慣犯所為,難道你們沒有發現更多的線索嗎?

一直處於沉默中的姐夫開始說話了,他手推著那個偌大的黑邊眼鏡,冷靜地低緩著自己的聲音,以讓在場的警官們清楚他的談話寓意。顯然他的思維更加深度於相家圍坐在這裏的每一個人,也是在場最為理智的一個人。

“這麽大的事兒,你怎麽到現在才說呢?快讓我們看看那個小偷到底是誰?我猜不管是誰,也都是他們張家在背後差遣指揮幹的,如果沒有這點腦子,還做警察幹什麽?”

沒想到這時又讓姥姥搶了話筒,姥姥還自認為分析得振振有辭的條條是道。這讓在場的警官甚為難堪。那警官看姥姥那一大把年紀了,也不好意思回懟她,就讓她這麽數落著,姥姥年輕時一直就慣有的貧嘴餓舌的個性,緊要關頭又開始彰顯出來了。

相媽一看屋子裏出現了短路的尷尬局麵,便急忙擋住了還要再說的姥姥。

“媽 行了 您停會兒嘴巴,歇息一下,少說兩句行不行,看看人家警察站這兒半天了,是不是有什麽事兒來找相男要問呢?”

那警官一看現在終於給自己騰出來了說話的空擋了,便走近了相男,他先介紹了一下自己,是XX區分局的重大刑事案件科的刑警,接著他拿出一個小本子來,一邊問相男一邊做著記錄:

“我們的民警從昨天開始到被偷之前,孩子所接觸的人都一一做了排查,據說昨天你就發現了有外人來探望,而且你也知道了,這探望之人正好是孩子的爺爺奶奶,現在我們要問的是,孩子的爺爺奶奶走後,你有沒有發現孩子身上或者他的周圍有一些異常的現象呢?”

警察這一問,讓相男開始深思了起來,當自己發現了兒子被偷之後,在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張家人幹的,因為這件事兒,她還曾動過要早出院的念頭,現在警察這麽一問,她還真得要讓自己細細的回憶一下,當時自己因為見到兒子的激動,所看到的都是一些表麵上的東西,是不是有什麽細枝末節的地方被遺漏了呢?或者有沒有一些瑣碎的小事被自己疏忽了呢?

對了!自己去的時候那孩子是醒著的,他的眼睛似乎眨巴眨巴的,小手好像也在一張一合的,一直沒有安靜下來。這就是說也許他們來的時候曾經抱起過他,所以把他弄醒了,可是孩子醒了又能說明什麽問題呢?隻是自己當初忘了問一句那天值班的護士,張家到底在哪裏停留了多久?為什麽我去喂奶的時候沒有撞到他們,好像是有所準備似的,偏偏不想讓我撞到。 時間拿捏得為什麽是那樣的精準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