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55)—— 病房裏多出的兩個警察

(2018-02-04 10:05:07) 下一個

相男帶著惶恐不安的心情朝南這一喊,那護士群裏有人搭腔了,不是昨天的那個護士,而是來自於另外一張麵孔。

“唉……  是五床吧?你家孩子不是去做檢查了嗎?”

“誰帶他去做檢查的?我這個媽媽怎麽會一點不知呢?”

相男本來已經繃緊的神經,現在感覺到已經臨近窒息了。這種預感隨著剛才的心理暗示趨顯得更加的突出。似乎有一種自己最害怕的“東西”在這裏糾結著。

“你們家長怎麽會一點不知情呢?去做檢查之前,難道沒有告訴你們家長嗎?”

相男的腦子裏遲疑了一下,但她馬上便糾正了自己的遲疑,因為從早上開始的這種強烈的心理反射,就像有根線牽著她的思維一樣的,讓她已經不會再能往好的地方去想了。雖然她害怕往這個方向牽引,但是經曆了這麽多的痛苦和絕望,她已經不能夠讓自己再單純了。

“孩子在你們這裏,如果需要做任何檢查,也必須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們家長,最起碼得讓我們家長知曉才對,你們身為護士,難道不懂這些嗎?”

這一說讓剛剛從容應答的小護士說話停頓了一下,然後再張口時,她的吐字竟開始支支吾吾了起來:

“那……剛剛…… B超室的人來抱走的,難道……你們家長會不知道?他們……沒有……通知你們嗎?”

相男此時感覺有一根巨大的木樁在眼前晃悠著,有人正握著那根棍子似乎目標明確正在殺向自己,她已開不及多想,本能讓她想要躲開那場殺戮,可是自己還是沒能躲閃過去,那根木樁正不偏不歪的倒向自己…… 而那根棍子似乎就是今天早上就開始的惶恐不安,這可能應該是一個自己所猝不及防的騙局!可是……當那目標已不再是自己的身體了,而是比她的身體還要更加重要的,是她心尖上的肉……此時的她說話也開始不再完整了:

“你們……怎能……這樣……對待這工作呢?如果出現……你們負得了這個責任嗎?”

她甚至避開了那個敏感而又讓她生畏的字,如果出現什麽問題。

這時候一個年紀稍大一點的女護士看來已經聽到了她們的對話,感覺到問題嚴重性,所以也從屋裏走了過來,她急忙低聲厲言問那個小護士:

“張桐 跟你們說過多少次,做任何檢查,都必須要有家長跟著,沒有家長跟著,你們怎麽就這樣的放行了呢?”

那小護士被護士長這一嗬斥,明顯的感到一種巨大的膽寒和害怕,她的嘴唇開始哆嗦,說話的聲音更加的吞吐:

“護士長 我……馬上給B超室打個電話?要不我……現在馬上去一趟?”

那護士長根據長期的經驗,她已經覺察到事情有些的不對頭,甚至往不好的狀態走去,她開始板著麵孔疾言厲色的小聲對那個小護士再訓道:

“張桐 這件事如果真要是出現了什麽問題,我告訴你,吃不了你就得兜著走,還愣著幹什麽?還不快去!還不快去B超室……你還在這裏等什麽?”

她的話音還未落,旁邊的另外一個護士已經喊了起來,

“護士長,不好了!五床她……已經……”

隻聽到咣當一聲悶響,對麵的女人已經暈倒在了地上。倒下去的時候,還隱隱約約的聽到她嘴裏卻生生的吐出了三個字來:

張……樹……他……”

由於剛剛生產完,身體還沒有恢複到原狀,現在又經曆了這一巨大的打擊,相男虛弱的身體晃如一台沒有站穩的機器,現在又遭遇了從外麵又襲來了一陣颶風,她似乎已經再也無力承受得住眼前的這個打擊了。她倒了下去……

當相男從昏迷中醒來,慢慢地睜開了眼睛,也漸漸地看清楚了圍坐在床邊的人,有母親姥姥,還有姐姐 姐夫 跟在姐夫身後的那是爸爸,她的心又一陣的收緊,怎麽屋子裏還站著兩個穿著藍色製服戴著大簷帽的警察呢?

大家一看相男醒過來了,可是似乎他們並沒有顯出多大的驚喜來,姥姥這時候話也不再多了,她的臉色陡然變成灰黃,死了似的,坐在最靠近孫女的地方,用手不住的疊弄著被子的一角,而相爸競還穿著藍色的工作服,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窗外。好像一團烏雲籠罩著這間屋子,並沒有因為相男的醒來而驅散。仿佛他們知道相男醒過來是早晚的事兒,因為後麵還有更大的事情,就像他們躲閃不過迎頭襲來的千斤頂一樣,還重壓在他們的心頭。讓他們一時喘不過氣來。這時相男在模模糊糊中,還是瞥見了媽媽和姐姐眼睛裏閃爍的淚花。

“媽 …… 我兒子……他在哪裏?你們為什麽都愣在這裏?不去找……?

相男醒過來的第一句話便在找兒子,她好像並沒有忘記自己為什麽暈倒,也沒有忘記暈倒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但她似乎忘記了自己剛剛昏迷了過去,她一邊喊著一邊又要起身。

“相男,你不要這樣……” 相媽連忙用手阻止著相男的起身,一邊說還一邊強忍住眼淚,因為她現在還不想讓女兒知道得更多。

“我的……兒子呢?我要……去找回我的兒子!”

相男並沒有糊塗,她已經看到了屋子裏的兩個警察,警察的到來,讓她現在預感到這時已不再是自己心理暗示那麽簡單的事兒了,這件事似乎現在已經徹底逾越了自己心理的最後防線,而且已經到了一種不可收拾的嚴重地步。她再一次的感到自己的心已經沉到了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裏,天地成為了囚籠,而在這黑暗中與之相伴的也隻有魔鬼妖怪和邪惡殘忍了。所以她現在是更加的不安和惶恐了起來……因為那邪惡要侵蝕的是自己心頭的一塊肉,是自己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至愛瑰寶。所以就是要冒著葬身海底的危險,她也要拚命起身去找他,那怕是自己粉身碎骨了,也要把他找回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ak9691' 的評論 : 下麵的章節會有交代:)
ak9691 回複 悄悄話 樓主讓偷孩子的人坐牢最好!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玉涵' 的評論 : 相男現在確實處境很難!謝謝跟讀:)
玉涵 回複 悄悄話 看得心驚膽顫。孩子被奶奶家偷去了?可憐的相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