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53)—— 醫院的病號飯

(2018-02-01 11:58:28) 下一個

人們常說:女人的美來自於她的恬靜,而恬靜之美的誘惑又是來自於她的母性,這種誘惑的升華也讓女人像一朵盛開的鮮花煥發出它全部的力量和美麗。

早上相男被一團團刺眼的晨曦驚醒,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又細細的回味了一遍昨天剛與之揮別的小帥哥模樣,這件事也是她睜開眼睛之後最想做的一件事。

昨天晚上她做夢又夢見了張樹,這回張樹躲在了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邊,在寧靜似鏡的河麵上,相男看到了他倒映在河麵上的影子,相男看著看著竟又發現了兒子的影子,那挺直的鼻梁高高翹翹的,似有一股兒桀驁不馴的心氣,又宛如一把航船的舵停靠在河畔邊。那張麵容在水裏的漣漪中不斷的浮現和擴展。她開始分辯不出,那映在河麵上的人是自己的兒子,還是孩子的父親張樹……

醒來之後她發現自己並沒有像以往那樣還仍然沉浸在悲傷中,取而代之的是她現在終於有了一種釋然的感覺,這種釋然的感覺讓她現在終於可以深吸一口氣了,那就是張樹的原始氣味與她一起就這樣的共存於這個世界上了,此時她心裏那曾經永遠搬不動的石頭,好像終於可以慢慢的移開,陽光也便順著陽春三月的明媚又重新填滿了她的胸膛,甚至是曾經藏匿在黯然角落的地方……

伴著早春窗外的微風徐徐吹來,她感覺到一股清新、幽香、淡雅的泥土氣息迎麵而來。她甚至聽見了外麵的鳥兒嘰嘰喳喳的唱歌聲和嗅到了枝條發芽的清香……

姐姐踩著醫院探視的鍾點踏進了病房,把買來的營養品放在了床頭櫃的抽屜裏,放完了營養品又抖出來了一身藍白相間的嬰兒裝讓相男看:

“看看這身衣服配不配那位剛出生的小帥哥,昨晚上我特意下班之後又跑了王府井一趟,是那售貨員幫我一起挑的,那衣服上麵還特意增加了一個小朋友陪伴著小帥哥不寂寞,還是個小英雄呐!【葫蘆小金剛】,看這神氣像不像你家的小帥哥!這名字還是盈盈告訴我的。”

接著她看了看正在沉思中的妹妹,用一種欣慰的口吻接著說道:

“托張樹的福,現在想來你當初的堅持還是值得的,是不是有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聽媽在電話裏形容的那個小帥哥,有鼻子有眼兒的,那簡單就是鯉魚跳龍門大翻身呀!嗨… 總算沒有辜負你那些日子飽受的委屈和辛苦!”

她又回過頭來神秘的一笑言道:“名字想好了嗎?如果是還沒有想好,我這裏替你準備了一個。”

說到這裏她開始不說話了,似乎是有意等待著妹妹那邊的反應似的,沒想到相男並沒有接她的下話,而且若有所思的說道:

“姐 我想早一點出院回家!”

“相男 你剛剛生完,傷口還未愈合,回家傷口感染了怎麽辦?再說醫院也是有一套嚴格的醫療規定的,這也不是想出就出,想進就進的地方。”

姐姐剛把話落下,突然覺得妹妹此言有些的蹊蹺,便歪著脖子挑起了眉毛又衝著妹妹問道:

“相男 你為什麽要提前出院呢?是醫院的夥食不好?還是這裏的環境太吵鬧,讓你再也呆不下去了?”

“姐 這些都不存在,跟醫院的夥食和環境一點關係都沒有,隻是……”

相男把拳頭攥著起來又鬆開,嘴巴張開了又合上,她不知道是否應該把昨天那個消息告訴給姐姐?如果告訴之後她們的反應又是否過激?是否把張家與相家的關係更向深淵推向了一步呢?而如果是這樣會不會使自己在心裏對不起張樹呢?

“隻是…什麽?又何出此言呢?如果不說 ……我就當耳朵什麽也沒有聽到,總是這樣說半句留半句神神兮兮的,真不知道你心裏麵到底想的是什麽?”

這時候門口一陣嘈雜聲,隨後有個尖尖的操著長音的外地口音向裏喊話道:

“五床吃飯了!你要的雞蛋煎餅沒有了,現在隻有饅頭和餛燉了,”

姐姐替相男端進了飯來,還沒有等到相男吃上嘴,便聽見門口又喧鬧了起來,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敲著飯盒與剛才那個上飯的吵了起來,

“昨天我就發現不對頭,明明訂了四個豬肉白菜餡的包子,上來了就兩個,多虧我女兒刨腹產,這兩天一直吃不了多少,今天又是舊戲重演,多虧我們家有明白人在場,是瞎子吃湯圓心裏有數,我們可是按四個包子的價錢付的款,前前後後的你這兩天你就少給出了一頓飯的錢,這病號的錢你也好意思昧著良心貪,你這可真是小本的生意呀!不過這胃口也太好了,多小的錢你都不嫌棄,”

姐姐一聽這話,連忙到屋裏又重新看了看相男的餛燉和饅頭,嚐了兩口,覺得很不是滋味,便霎那間心生氣憤言道:

“這餛燉湯做的跟泔水似的,毎天你就吃這些東西呀?你怎麽也不抱怨一下呀?你現在正在哺乳期,這些東西怎麽能夠有利於奶水的正常呢?從明天開始你把這裏的病號飯全退了,明天早上我給你送飯,不!現在我就回家去做去,晚上給你送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玉涵' 的評論 : 謝謝玉涵的支持和鼓勵!希望自己能夠寫到更好:)
玉涵 回複 悄悄話 心理活動描寫細膩感人,繼續跟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