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58)—— 母親異常的眼神

(2018-02-07 15:03:25) 下一個

“各位就座的 不要再說話了,請你們仔細聽好了,現在我開始問第一個問題了:這照片上的女人,你們有誰認識?或者曾經在哪裏見過?既然我們對於這個犯罪嫌疑人的所作所為都深惡痛絕,那麽就請你們對我們的工作支持一下,好好認一認和辨一辨,那怕是有什麽地方看上去眼熟?這對於我們接下去的工作也是十分重要的,請你們大家再多看幾遍,好好的回憶一下!”

說著那警察把我手裏餘下的照片發放給到了每一個人在手中。

拿著手上的照片,大家也開始不說話了,放在手心裏,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姥姥把照片拿在了手上,旋轉著她那雙溝溝壑壑的眼晴,一會兒拿近一會兒又放遠的,一臉的不屑叨叨道:

“我這輩子見過的女人多了去了。醜的也不是沒見過,就是沒見過這麽醜的。乍一看挺醜,仔細一看就更醜了,你看這刀把臉皺巴著,還長了一張寡婦的嘴角向下垂墜著,簡直就沒個人樣!” 

別看姥姥歲數大了,但是在心裏一直就藏著一杆秤,外地人或者是品行不端的人,始終是入不了她的“法眼”的,從照片上的頭飾及臉部來看,好像她又捕捉到了什麽。

“人家誰讓您相麵呢?讓您看看認不認識,跟您說也沒有用,”

姐姐覺得姥姥的贅話太多,緊要關頭還一直在刷著存在感,當著兩個警察說話也這樣沒輕沒重的,弄不好再把大事給分散和拖延了,所以連忙止住了姥姥。不過她也知道讓姥姥看也沒用,因為她一直沒住在北京, 

相媽一直沒有說話,因為年紀大了,她的眼睛有些的遠視了,所以她一手舉著那照片又伸展開了胳膊,把它放在了離眼睛老遠老遠的地方。然後又眯著眼睛仔細地端詳起來,看了半天她也不吱聲,倒是把眉頭皺起來了,一會兒她把相男手裏的那一張也拿了過來,也許那張照片的角度更好一些。

姐姐姐夫各自交換著照片看了一陣子,也沒有看出什麽明堂來,姐夫歎了一口氣,看樣子姐夫的耐心,現在已是越來越跑光了。他煩亂地走到了牆角那個警察停留的地方,掏出了一盒煙,又做了一個讓煙的動作,便煞有介事地與那個警官問起了有關案件的另一些問題。

“我覺得雖然抱走孩子的不是張家兩口子,但是他們有充足的作案動機呀,難道你們局裏沒有調查一下他們這兩天的行蹤嗎?”

“我們已經對於他們進行了偵訊和審問,他們也有不在現場的目擊證人,所以案件更為複雜,也具有了更多的隱蔽性和特殊性。”

那個警官隻能客觀如實地相告,

相爸看相媽半天不說話了,心裏開始泛起了嘀咕。與相媽生活了幾十年了,他對於老婆的習性了解得也是一清二楚的,他似乎看出了什麽明堂。所以便悄悄的湊近了老婆,把自己手裏的那張照片索性也交到了老婆的手裏,低聲細語地對看著照片的老婆言道:

“各個角度都看看,咱家就屬你小區的社會關係熟絡通達,認識的人也多,所以也就你看才最管用。”

“淑英這幾十年來除了單位就是家,哪兒還有第三個地方可去的?你還好意思說,跟了你幾十年了,恐怕北京那幾個公園的門往那邊開,她都快不清楚了,”

姥姥雖然手拿著照片,但早巳經不看了,現在聽相爸這麽一說,覺得自己發言的機會終於又來了,就著這句話又趕緊找機會修理了一下女婿。

相男看著母親緊鎖眉頭若有所思的樣子,仿佛看到了一線希望之光,衝著母親站立的方向高揚起了下巴磕,用期待的眼神不錯眼球的看著母親,好像強烈的等待著什麽。

這時候警察也發現了母親的眼神,仿佛有些東西的味道存在,而這也正是他正在尋找的,所以讓他也開始產生了一種出其不意的期待。

這時候整個屋裏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相媽的身上,相媽像是察覺到了屋子裏開始鴉雀無聲了,這才抬起眼晴來,突然衝著相男坐著的方向開始說話了:

“相男 你還記得你五 六歲的時候,有一天傍晚我帶你到小區的公園去乘涼,突然跑過來了一個十幾歲的外地女孩孑,由於她穿的土氣說話又帶著口音,所以她跟別人說話,別人都躲著她,正好離咱們不遠,我看她一臉的茫然不知所措的樣子,便走進了她,她的口音可實在是難辨,我仔細的側著耳朵聽了半天,才聽出來她是迷路了,原來她是來這裏走親戚的,因為晚上自己獨自跑出來的時間太長了,所以現在迷了路,也找不到家了,我問她親戚家的位置,她好像是說家門口有個裁縫店,還有樓門口有一排的老槐樹,後來你爸來公園接咱們了,她便又跑開了,又到別人那裏去問去了。”

“媽 你說了半天,我們怎麽越聽越糊塗了,跟相男小時候的十幾年前有什麽關係,您是不是覺得……”

正在埋怨著媽媽的姐姐,說到這裏突然不說話了,聰明伶俐的她仿佛瞬間悟到了什麽,又一時找不到最恰當的詞匯去表達。像努力幫助母親一起回憶似的,她開始慢慢地走近了母親……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