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也談歐洲火車的晚點

(2017-12-02 11:28:59) 下一個

前兩天晚上下班回家,突然看到火車站擁進了很多穿著瑞鐵製服的人,同時混在一起的也還有一些身披藍服裹槍的警察,一打聽,才知道這回比火車晚點更加的糟糕,火車在上下班的高峰時段,沒有去瑞士各地及來往頻繁的德國的火車,瑞士火車站這回改頭換麵了,換成了法國的火車站,因為火車隻有去巴黎及斯特拉斯堡一個方向的火車,晃悠了半天,還是這個每天都要出入的火車站,怎麽這麽快就改頭易弦了呢!

終於找到了一個瑞鐵的發言人才弄淸是怎麽一回事,原來是德鐵的ICE在瑞士境內突然出軌了,所以在此段的火車全都波及,全部停開,所有的乘客也隻能改乘有軌電車或者汽車回家,從表情上看所有人都是一副沮喪和無奈的樣子,這幾天正好瑞士降溫,寒冷襲訪,但是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我甚至沒有聽到一個人在報怨,更談不上辱罵及吵鬧。使人不得不佩服這邊的教養不隻是說說而已,大家有次序地在寒風中坐上了汽車,然後又開始等待著那些還沒有準確時間報出的火車,在閑言碎語中並沒有聽到任何報怨聲,隻是偶爾聽到一些“天涼好個秋”的調侃之語,文明並不是說教,更好的應該體現在具體行動上。

瑞鐵的晚點現象現在越來越遠離瑞士製造的美譽,似乎那個時代就像西方的經濟一樣已經日落西山了,記得有一個在這裏的一位國人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便是,“知道嗎?我來瑞士學習的第一句話是什麽嗎?我們謝謝您的理解,對於所造成的一切我們深表歉意!”

哈哈 一陣笑聲之後,大家都覺得此話並不陌生,好像時不時會從瑞鐵晚點的致歉語中聽到,聽著聽著似乎更多的已經是麻痹了,就像第一次有人對你說對不起,還可以激起你心裏的一點點漣漪,隻是聽的次數多了,這種漣漪便慢慢地變成了一種風平浪靜了。

但是總會找到一些平衡點的,記得有一次我們去意大利旅行,火車行到瑞士的意大利語區已經是晚點15分鍾了,但是人家一直是泰然若事的,也並沒有什麽對不起之詞入耳,等車行到米蘭已經晚點半個小時了,經常來往於這裏的一位朋友說,這種現象還值得吃驚嗎?在這裏已經是思空見慣的現象了,這麽說吧,這裏晚點如吃飯一樣的家常。生氣便是浪費你的神經,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也………

想起十八世紀德國的哲學家尼采說過的一句話,我感到難過,不是因為你欺騙了我,而是因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希望這種相信對於乘客來說最好越來越不陌生才好,火車上的謙意之詞也讓它越來越斷絕於耳,隻是這一天我在等,你去做嗎?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