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9)

(2017-12-10 10:24:16) 下一個

一個人的日子本來就很難打發,而現在相男心上又偏偏撒上了很多苦澀的鹽巴,使此時獨處又身子上慢慢有了變化的女人真正的感受到了,獨木橋上走上一回的人生感悟。

相男的姐姐巳經結婚有了孩子搬出去住了,自不常回家,這兩天她卻開始抱著哭哭咧咧的孩子開始駐紮在了家裏,相男看著父母對待姐姐熱情一片又殷勤洋溢的眼神,猜到了姐姐應該是母親搬來的救兵,所以有事沒事的總是躲著她們,把自己深閨簡出的鎖在了她那近十平米的小屋子裏不出來,無奈這天早上起來,還沒有結束的早孕反應又讓家裏邊產生了一場不大不小的動靜。

那天早上由於連續幾天糟糕的睡眠質量,使她看上去十分的疲憊,無奈早餐桌子邊相男剛一坐定,緊挨其坐的抱在姐姐懷中的兩歲孩子,便不住地用手好奇的拍打著相男的臉頰,好像對待這個不常見到的麵孔產生了無限的興趣。

相男剛吃進了一碗大米粥,便用饅頭又夾著鹹菜,想再多吃進一些東西來,不料想那淘氣孩子的手又拿起了半根油條,一個勁兒的往相男的臉上肆意的拍打著,幾次都觸碰到了她的嘴邊,那厚重的油脂味道像一根戳在喉嚨裏又重又勁的湧吐引子一般,這突如其來的味道,一下子讓她把持不住了,她快速地捂住了嘴巴,又連忙三步並做二步地跑到了廁所,硬生生的把剛剛喝下的那碗大米粥一點都不剩的嘔吐了出來。

嘔吐幹淨之後,她抹了抹嘴邊沾著的大米粒,在廁所裏的鏡子前照了照自己枯黃無色的臉龐,隱隱約約的撇見了鏡子前的自己怎麽今天又添了“新彩”呢……怎麽這兩隻眼睛的下方有兩團黑乎乎的東西湧現了出來,咋一粗看素顏的自己,怎麽像是一隻動物搖擺在鏡子前,自己此時像極了北京動物園裏那黑白交錯抱著竹子啃個不停的大熊貓,她抹著嘴苦笑道:隻是人家那是國寶,自己呢?隻能自己把自己當個寶了。

剛一回到飯桌上,她就撇見到母親給姐姐使著眼色,果然剛一坐下,姐姐便把孩子交給了母親抱著,攬著妹妹的腰關心的問道:

“好點了嗎?你剛才那一番嘔吐又讓我想起來,我剛懷盈盈(姐姐的女兒)時的情景,連膽汁都快吐盡了,就差把胃一點點的抖落出來了。你姐夫在一邊緊張的拍打著我的後背,一邊拿著一包紙在旁邊候著,女人到了那時候才知道肚子裏有貸,才能懷幾個月就能當幾個月的女皇,女人到了那時候才知道矯情該怎樣最大程度的釋放出來,你別看就是這個樣子,夫妻倆的感情反倒能夠深化,反倒更加的濃厚了。”

她咽了口吐沫,停頓了片刻,看那樣子還有話沒有說完,可是這時相男的媽媽卻把話接了過來:

“人家那才叫捆綁住的夫妻,是越捆越甜,越綁它越緊,夫妻兩個本來是八杆子打不著的兩個人,就是因為有這個孩子,才能讓彼此找到了一個地方,那個地方隻能容得下夫妻倆和他們的孩子,那就是咱們現在的這個家,可是你看看!你現在在哪裏呢?肚子裏孩子的父親再也回不來了,而你那個夢想的家再也都沒有門可進了,可是你還偏偏硬要造出一個門來,找到那個夢裏的家來,隻是那個家已經今非昔比 麵目全非了,”

她把孩子又重新遞給了相男的姐姐,用筷子敲了一下桌子,口吻堅定又不可質疑的總結道:

“沒有這個孩子,你還能夠稱得上是未婚,有了這個孩子那個未婚在人們的心目中就已經被抹去了,就變成了一個沒有結過婚的小寡婦了,這個寡婦的稱號在咱們現今的社會可是不好生存的,我還記得你姥姥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寡婦進當鋪 - 是即沒人要,也沒錢給,你看連進當鋪都脫手不了。”

姐姐看了看妹妹,看她低頭不語的樣子,好像心裏產生了很多的希望似的,她聽候母親的一片苦心良言後,又接過來母親的話,臉頰上則泛出了無限的真誠,用一隻手輕輕拍打著相男的肩膀,又接著母親的話勸慰著妹妹:

“相男 大家說這麽多都是為了你好,為了你將來有一個比較通暢的人生,你還年輕,幹嘛放著好好的日子不好好過呀?偏偏把自己憋在一隻死籠子裏麵出不來,張樹是好,可是他已經跟你不在同一個世界了,不過與你同一世界裏還有李樹,王樹的人在呢,或許他們在等待著你呢……可是如果你抱著個哭哭唧唧的孩子,就是再好的李樹 王樹都得被你嚇跑了,”

娘倆說完,互相看了一眼,好像道理她們已經說清說透了,隻是這個談話的對象不知道是否能夠聽得進去,是否能夠明白她們這些過來人的一片苦心,所以對視後娘倆的目光又齊齊地投向了與她們隔桌而坐的相男,眼睛裏散發著切切而又填滿了希望的等待,靜靜的等待著相男聽後這番話之後的反應和回答。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