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7)

(2017-12-06 15:02:51) 下一個

經過了兩天一夜的火車旅程,相男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心在一個黎明剛剛爬上枝頭的早晨到達了廣東省的揭陽市火車站,在事發後決定出發前,相男便已經與出事地點的交管局取得了聯係。記下了那裏的詳細的地址後,她決定要出發的心情反而更加的強烈,好像隻有一個影像跳動在她的眼前,那個影像中她看到在太平間遮蓋著那張白布的張樹此時此刻正在渴望的等待著她的到來,他躺在那裏塵埃雖然已經恢複了寧靜,可是在塵埃中還埋藏著一顆切切等待的心,就像他去是為了這個家,走的時候終歸得要一個完整的家中的再次團聚……

這份沉甸甸的心思此刻隻有她最知曉,這份埋藏在死灰裏的期盼,就像拴住她腦子上的緊箍咒一樣的讓她心疼不已,所以無論如何即使自己身體還在早孕反應的初期階段,她還是由著性子依然決定要前行。

臨行前她給張樹的父母打了個電話,那天打五雷轟的場麵,讓相男把剛剛捏著鼻子吃進肚子裏的東西,又讓它按原路返還到了廁所裏,她告訴自己現在再也不能再把這個消息擴大了,因為自己現在已不是一個人了,她現在比任何時候都認識到自己現在的重要性。所以她也沒有告訴自己的父母,因為她確信會有來自於父母的阻力,這樣會使自己身體的境地更加的糟糕,所以她隻能橫下一條心來,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此時的忠又怎麽能高過她心裏至高無尚的情呢……

揭陽市交管局的彭警官接待了她,告訴了她事故的來龍去脈,告訴她事故發生原因:在這起交通事故中,張樹他們的車沒有任何的責任可負,因為這是一場嚴重的酒駕所產生的惡性交通案件:他們的車與一輛解放車型的載貨車在靠近高速公路的一條小路相撞,經檢測那個迎頭而來的卡車司機血液中的酒精含量高達243.04毫克。而也正是這過量的酒精造成了這場嚴重的交通事故。雖然在這起事故中他也負了傷,但是他受到的傷害都遠遠抵不過他所造成的傷害。

張樹他們駕駛的車損失極為嚴重,車已嚴重變形不說,更加不堪的是處在駕駛位置上的張樹當場死亡,而處於到駕駛位置的王希業也受了重傷,現在正在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

在一個陰雨綿綿的中午,相男在太平間裏見到了她日思暮念的人,而此時他躺在那裏好像時光已經停頓,他的臉龐極其清晰,藏在鼻子兩翼上的絲絲皺紋已經完全舒展開,那張安靜傾聽的嘴巴沒有血色的微翹著,似乎正在準備聆聽著心上人的訴說,他的軀幹舒展伸開,平靜地好像睡去了一般。外麵淅淅瀝瀝的小雨好似在循環往複的播放著一種低沉的音樂—哀樂。

相男已經哭暈了幾次在他的遺體旁,她握著張樹冰冷的手,一聲聲的呼喚著他的名字,終於來到了他的麵前,她哭著伏在他的耳邊輕輕告訴他:

“張樹 你說好了回北京見我,為什麽你就這樣的失約了呢?你走得那天太匆匆,連個再見都省略了,多說上這一句話就把你累死了,所以才讓你迷失了回家的路,沉睡在了這麽冰冷的這裏……”

看他不理她,她又自言自語道:“你好像是知道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所以你看你躺在這裏胸有成竹的樣子………” 一陣的哭嚎過後,她不禁又言道:“是你小子是福氣太淺呢?還是老天可憐你這樣不辭而別的離開,所以特意給你留下了一條根…… ”

“為什麽你就在我的身邊,卻又離我那麽遠,老天爺 你能告訴我永遠會有多遠嗎?難道就是隻有讓我能夠感受得到的天數,愛若能感動天,為什麽你卻隻留我一個人獨守在原地……”

他的眼睛似乎微張著,似乎還留有一條縫的距離沒有完全合上,低著頭痛哭的相男突然清楚地看到了,也似乎悟到了什麽,她似乎感覺到張樹的心還沒有放歸原位,因為他還沒有回到家,那個他千裏迢迢又歸心似箭要回的家,因為那個家有她……那是一個多麽溫暖的家,因為那裏有他們共同要築的夢…… 他把思念鎖在了那雙沒有閉上眼睛裏,因為他們從來還沒有離開過這麽長的時間……

她用手輕輕合上了他那雙半睜的眼,淚水一滴滴的留在了張樹那張冰冷僵硬的臉頰上。這時候她的心裏卻暗暗地發誓著一樣東西。現在她比任何時候都要清楚,自己將要去做什麽,她想不管遇到多少阻力,她都不會改變自己的初衷,也不會動搖自己的決定。因為隻有這樣做她的心才能永遠地和他連在一起……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貓姨 回複 悄悄話 知道她將要去做什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