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5)

(2017-12-03 15:32:38) 下一個

走在找女兒路上的相男父母,一邊伴著沮喪和落魄的情緒,一邊有一搭無一搭的說著話,當聽到相男父親這最後一句話“真的有這事”的時候,一向嘴皮子似剪刀的相男母親忍不住了。像是又重新觸碰到了她心裏的那塊病似的,她狠狠的撇了自己男人一眼,那一眼好像藏在包子裏的餡終於要揭開似的不甘,又似乎帶著一種母雞護衛著小雞般的心疼:

“我倒是希望這是隨便的信口開河呢,可惜它不是,是老天爺成心在跟我們一家子過不去呢?還是上輩子欠下來的債就應該這麽還呢?怎麽趕得這麽的巧!他種下了種之後,還來不及知道這邊已經開花結果了,就命催著似的趕到那個世界去了,隻是可憐我這閨女了…… 剛償到點愛的甜頭,正要接著築巢造夢呢,這倒好…… 本來是兩個人拴住一起的夢,現在隻剩下她一個人在這夢裏,倒是留下了個延夢的種子,有什麽用,還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呢?今後這日子該怎麽過呀?”

“這事兒我怎麽總是最後才知道,嗨……兩個人整天粘乎在一起,這也是早早晚晚的事兒了,隻是你們娘倆事事都像捂著寶似的瞞著我,瞞點好事也行,瞞得都是讓人家背後戳著脊梁骨的事兒,一個女孩子還沒有結婚,就先懷上了,說起來我都替她無地自容。這回倒好了,她想這樣丟眉丟眼的豁出去了,老天爺都不成全,現在這才叫真正的丟人現眼呢,”

“你這張狗嘴就別指望著吐出個什麽象牙來,丟什麽臉,又現什麽眼呢!頂多是他人不在了,也當不成這個父親了,勸勸孩子,把這孩子做掉不就行了嗎?”

“這倒是,我怎麽就沒想起來呢!反正他們這婚也沒有結,證也沒有領,在法律上人家根本就不認可他們這層關係,這倒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相男的父親用欣賞的眼光看了相男的媽媽一眼,從嘴巴裏出了口長氣,那口長氣似乎在肚子裏攢了許久,現在終於有機會讓它一起出來了。

兩個人從上午出來一直到快到日頭落山才回家,兩手空空攥了一把風回到家,這就是他們一天的成績,餓了一天的兩口子,回到家脫下了鞋就趕緊直奔廚房,相男的媽媽想著早上做的煎餅和荷包蛋還沒有吃完,放在火上加熱一下,先填飽了肚子,再說下一步,這一進廚房不要緊,卻發現了問題,暗忖這家裏難道進來了老鼠,怎麽這家裏短了東西了,早上出門之前明明還有兩個荷包蛋及兩張已經撕開的煎餅還沒有吃完,怎麽這麽快就都不見了呢?

相男的媽媽也不是個簡單的人,一下子意識到了什麽,連忙從廚房跑了出來,進了相男的房間,她打開了燈,睜大了眼睛環顧屋子的四周,印入眼簾的是早上起來慌忙跑出去,沒有放好的電話,而現在卻回歸了原位,再看了看腳下,相男放鞋的地方,好像少了一雙鞋子,她剛剛新買的一雙運動鞋從屋子裏邊消失了,她又三步並做二步地來到了屋子裏的大衣櫃前,像終於要發現謎底一樣的連忙鼓足了力氣大大地打開,細細打量,發現裏麵似乎少了兩件衣服,兩件現在正好穿的衣服。她又像想起來什麽似的,又開始四周環繞了起來,她在尋找著相男隨身攜帶的包包。

“累了一天了,你這一回來怎麽像打了雞血一樣的精神了起來,剛才還喊餓呢,這麽這麽一會兒就又不餓了,跑到相男的屋子裏去幹什麽?”

相男的父親摸不透相男母親這一驚一乍的,究竟又為了什麽?隨口叨叨著,男人們的心畢竟粗了些,敏感度似乎比女人要短上很多,此時他正在不解地埋怨著妻子,

“吃……吃……就知道吃,難道你上輩子是餓死鬼還生的,一進家門,你難道就沒有發生這屋子裏有變化嗎?”

“有啥變化?”經她這麽一說,相男的父親開始用一種小心審慎的目光環繞起屋子裏來,因為自打他認識妻子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不論是心眼還是眼力,自己都遠遠的排在這個女人的後麵,這也是他從心眼裏喜歡她並娶了她的原因,並且至今還引以為傲的事情。

“把你的眼睛睜大點,再前前後後在屋裏走上一圈,你就會發現這家裏已經短了很多東西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