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26)—— 血緣不斷電

(2017-12-19 16:50:46) 下一個

 有些事情本該已經到了結束,而這個結果也與圓滿幾乎是相差無幾了,隻是如要把這個圓滿都寫全了,說起來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話說當聽到相男的姐姐說到了一項新科技,這項技術可以把難以破解的家庭基因,通過DNA技術完全可以辨認和鑒別。張家的當家女人眼睛裏開始呈現出異常的光彩來,好像哥倫布終於在精疲力盡之際,發現了美洲新大陸一樣,她臉上的皺紋也終於激動的綻開了,顏色也由剛才的灰白色開始轉化為淡淡的黃粉色,一隻懸在半空的腳由剛才不住的抖動,現在己沒有了這些小動作,因為她的那隻腳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踩在了對麵的沙發上。她眼睛裏冒著靈光,如似六合彩抽中了一般,興奮讓她的嘴開始動了,語調也從高八度降到了溫存的低八度。連對相男的稱呼也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

“小男這孩子,這麽大的事情,上次在揭陽,她為什麽隻字不提呢?如果這是真的,我將雙膝跪地一定要高謝她了,這真是何必絲和竹,山水自有清音。老天爺幫忙也!如果張樹在九泉之下有知,也會樂掉了下巴的,”

相男人的媽媽撇了她一眼,從心眼裏不待見她的這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勁頭,臉上像是幅流動的畫,剛才還是六親不認的咄咄逼人,一轉眼已經是多雲轉晴的跪地長謝了。加上現在又在有理的一方,便沒好氣的懟言道;

“是草都有根,是話都有因,我們來這趟就是為了告訴你這個信兒,懷了你張家的種,你看張樹也走了,弄了半天就隻累相男這孩子一個人了,你知道這孩子她受了多少個罪嗎?光是忍受著內心的巨大傷痛不說,這幾個月是吃什麽吐什麽。你們家那裏知道她受的那些苦呀!”

“那我可要去看她了,告訴我她最想吃什麽。我一會兒就趕緊買去,”

“買東西這點事就不煩勞您了,我這個當媽的也不會錯待她的,今天上門來,隻是想與你們商議,相男自從張樹走到懷上這個孩子至今,一直是有花項沒有進項,一直在挺著個肚子坐吃山空呢,張樹那個錢,我聽說也下來了,行了!我也不瞞什麽了,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們看看這錢該怎麽個分配法,該怎麽個給法。畢竟那也是你們張家的血脈,就是不為相男,也要多少得為她肚子裏的孩子著想呀!”

張家的女主人與張家的男主人對換了一下眼色,好像是在說,該來的總是會來的,該說的藏在肚子裏,現在也終於該拿出來晾曬了。好像這才是她們要等的重頭戲呢。僵持沒有太久,最後還是由張家女人把要說的話拐了個彎道冒了出來;

“我覺得這話應該這麽講,剛剛她姐姐也說了現在科技這麽發達,什麽D什麽A的,如果是張家的,我們決不退後,一定要相認,不光相認還要感激到底,那錢也會對半分給相男和這個孩子的,我知道給多少也替代不了這女人懷孕之苦的,這一點我們心裏有數的,如果生下來之後,再……”

她把說了一半的話又吞了回去,看似有什麽難言之隱不好表露似的。好像吞下去的那些話像一頭亂麻一樣的拿不出手來。

那男主人真不愧是幾十年的夫妻了,看到媳婦臉上的難色,也便心知肚明了幾分,他一看媳婦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了,接下去自己怎麽也該挺身而出才是,畢竟他也是這家裏戶口簿的第一張嘛,這戶口薄有多重,他這個男主人的份量就該有多重,他想了想,便把媳婦沒有吐露出來的那句話添完整了;

“我們的意思是這孩子即然是張家的,那麽就得都把這理兒走全了,孩子生下來之後,名字由我們來起,即然是張樹的孩子,姓也自然得姓張才對。”

此時張家的女主人生怕丈夫表達不全麵,又進一步的補充道;

“即然是張樹的遺腹子,是我們張家的種,就得應該姓張,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可以把那份錢再多加出十萬元,這樣也算我們沒有虧待這母子倆,我們的心裏也會有了著落。孩子呢?自然也應該在張家養大,這樣我們老兩口就像每天又見到了張樹一樣了,這真是血緣不斷電,兒孫也沒斷了鏈呦……”

說完這話,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些的出言不慚了,開始用一種怯生生的目光斜視著坐在正對著門口的相男媽媽那裏,現在那眼神好像裝滿了祈求和憐憫之意,似乎在說看在所有這一切的份上,成全了她吧!此刻她就隻等對方是否能釋放出這份善心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