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23)—— 若能一切隨它去

(2017-12-15 16:33:06) 下一個

相男的母親和姐姐瞞著孕期的相男,為了死去張樹的那筆保險憮恤金之事,直奔張樹家,臨到了張家門口,緊鎖雙眉的相母站住了,一邊若有所思的向後拽住了女兒的手,一邊像是醒悟到了什麽似的,念叨道;

“我說這兩天我的左眼怎麽總是跳來跳去的,原來有這檔子不省心的事等著呢?常言道;左眼跳災,右眼跳財,現在看來財已經輪不上咱們了,你看人家拿到了錢,關起門來也不吱言也不放語的就沒了動靜,顯然是人家就想把那筆款獨吞了。隻是他家應該是不會不知道你妹妹懷孕這點事的,這幾個月來別說你妹妹,就是我的脊梁骨都快被街坊四鄰的戳斷了,這麽大的“新聞”,要說不知道,除非是他們家的耳朵裏都塞滿了雞毛,是成心的裝做不知,現在問題來了!他家即然馬食槽不許驢插嘴,想獨吞了這筆錢,肯定會有裝聾作啞的理兒在那裏等著咱倆呢!咱們這一踏進去,人家把已經準備好的理由明正言順的拿出來,那我這左眼跳的災,也就肯定是跳了個正著,咱們這趟不光是瞎子亮燈白費蠟不說,弄不好還得招惹一頓氣回來!你說我說的見理不見理?”

母親拋針引線般的陳述完自己悟出的這番道理來,然後也不想再說什麽了,歪著腦袋眼巴巴的看著女兒,想從學問比自己高出一座山的女兒那裏聽到什麽,最起碼希望聽到比她更高明的主意來。

姐姐認真的聽著,然後把媽媽說的話一字不差的都在心裏過了個篩,看著母親眼下那心急的樣子勸慰道;

“您先別想那麽多,反正他們有他們理兒應付我們,我們也不是攥著兩手風的空穴而來呀,我們的理兒擺在桌麵上是即光明又正大,懷的是不是他家的種?如果他敢說一個“不”字,今後就有他可看的,不光一眼都別想瞧,連往這邊望一眼,最好都別動一下這個念頭!”

“要說這幾個月是一檔子事接一檔子事的煩心,我爭的真不是這點錢,是這口氣,你那個傻妹妹不光是忍著這麽大的傷痛不說,還鑽進了牛角尖出不來似的,偏要把這孩子生下來,他們這麽做,我都替我這個儍閨女寒心呦!真替這孩子不值,這孩子用情太深,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由著性子,不值呀!”

“媽 看看您,這還沒有進門呢,您就先氣得不行了,就憑您這嘴上快要拴上秤砣的一副模樣,進去咱們連理兒根本都不用談了,就直接進去打架就是了。要記住忍一時之氣,才能免百日之憂呀。”

“我這心裏是替你妹妹氣呀。裝我又裝不出來,我也知道若能一切隨他去,便是世間自在人的道理,可是若這一切都隨他去了,隻怕左鄰右舍的,更要笑掉大牙了。”

相男的媽媽說著說著苦笑了兩聲,好像又像突然想起來什麽似的,不禁地摸了摸自己上衣口袋,感覺摸到了那個東西,她的心才又重新的放回到了原處,姐姐撇了一眼媽媽這手忙腳亂的樣子,慢慢的靠近了母親,把手搭在了媽媽的肩頭,一臉的柔情拍著母親的肩膀說道;

“是不是找到了那個東西,您就放心了?媽 要不然咱們今天先回去,等那天您這左眼不跳了,咱們再過來,你看這樣好嗎?”

眼尖的姐姐早就在路上看到了媽媽兜裏裝的東西,媽媽的心髒一直不好,有事沒事的總是隨身攜帶著一盒速效救心丸,這會兒她看到了母親的情緒有些的不穩定,錢要不要不著急,氣爭不爭也不要緊,母親的身體才是她最惦記的事情,所以思來想去的她,打算取消這次不一般“造訪”。

“寧可做過,不可錯過。如果這會兒不說,偏等到黃瓜菜都涼了再說,那就不用再說了,咱們這一打道回府,那筆錢就該是人家的了,這口氣也算徹底的生定了!”

這次母親一點也沒有猶豫,斬釘截鐵的說道,把盤在樹枝中間偷聽的一隻候鳥也驚飛了起來。它一路吹著口哨閃動著翅膀,直飛向了更高的地方。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