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1)

(2017-11-26 16:05:42) 下一個

相男和張樹就這樣的開始了一周的掛單分離的生活,相男還特意把一個掛曆放在了自己的床頭,從張樹走的那天算起,過一天便劃上一個X字,算是她已經完成消滅的時間了,每劃過一個X字,那麽就意味著距離兩個人七天分離的日子又終於靠近了一步,每每畫完這個X字之後,相男都要大呼一聲“耶”,仿佛是借此出了口分開之後的毎分每秒的怨氣,又好像是為自己還要再等待的日子裏加油和鼓氣。她似乎覺得這所做的一切還不解氣,索性又把張樹的一張在小樹林裏叉著腰眺望遠方的照片,按在一個小圖釘上,掛在了自己床頭前的日曆旁邊,左看看右看看,一邊看一邊又對照片裏的人說上了話,

“住了那麽長時間的鄰居,怎麽萬裏挑一單單看上了你,現在我倒成了這牆上的圖釘了,被你徹徹底底的釘牢了”

又想了想覺得應該這樣說才算給自己找了一個貼金的理由,

“其實還是本姑娘純情不雜,要不然怎麽會一心一意撲在了你身上,嗨…… 傻子說你呢,當初我看上你,因為我腦子進水了,現在我的腦子快被你淹沒了。”

有一種相思叫心有靈犀,相男這邊話音剛落,放在桌子上的傳呼機就響了,相男一秒都沒有耽擱,便直奔目標,拿在手裏,就像看到了遠隔千山萬水的心上人,臉上的甜美和熱度混和在了一起,她小聲地讀了起來:

“親愛的 不知怎麽回事,不管是忙與不忙,開車的路上還是歇息的空檔,你的身影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我的眼前,漸漸地,就如呼吸一般,一秒鍾也不中斷,弄得我吃不好飯,睡不好覺,寶貝兒,你在幹什麽?是不是也像我一樣的思念著我?今天是我們分開的第四天了,每天我都想把我戴的手表調快一點,這樣你我見麵的日子就越來越近了,在廣州給你買了幾件衣服,花樣和顏色都是我喜歡的,想像著你穿上它的樣子,就恨不得立刻飛到你的身邊,愛一個人到底是什麽感覺,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就像一個人突然有了軟肋,也突然有了鎧甲,親愛的 有你 我才擁有了全世界,沒你我則一無所有,但願這種感受永遠施舍與我,想你……”

每天兩個人都是這樣不間斷的在呼機上傳遞著感情和相思,每天相男也總是挖空著心思不重樣的讓對方感受著自己的愛。

“正在發呆呢!跟你沒關係:)但是我還是最願意跟某人扯上點關係,就連我的喜怒哀樂都跟他有關係,你看當我哭的時候,是因為心裏裝著他不在身邊的委屈,而當我開心大笑的時候,也是因為他,因為正好看到了他發給我的消息,春風十裏不如你,親愛的 我也想你……”

當玫瑰花開得最豔的時候,有一種感情叫做情之所鍾,生死不棄。

六月的清晨,相男在窗前的一縷明媚的陽光下醒來,早上一股清涼潤潔的空氣彌漫在屋子裏的每一個角落,陽光透過窗前那棵長滿綠葉的白楊樹新枝,溫柔而閑散地灑落在地上和床上,相男習慣的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又揉了揉惺忪的雙眼,這才開始起床,在衛生間一邊哼哼練習著自己新歌的音樂,一邊刷著牙,刷著刷著她的嘴裏的牙刷突然不動了,鼻子裏似乎嗅到了一股難聞的味道,她不禁草草地結束了洗漱,從衛生間走了出來。眉頭不禁越皺越緊,一股濃濃的熱度像是要從肚子裏帶著昨晚上胃裏的殘存物一起翻滾出來,她急步向那氣味發出來的方向走去,原來是母親正在廚房裏忙活著早餐,

“媽 你在做什麽呢?怎麽這麽難聞,好像是有一股溲油的味道,是不是這油已經過期了?要不然怎麽比下水道的溲水還要難聞”

在廚房裏正在做著荷包蛋的相男的媽媽,撇了她一眼,沒有好氣的答道:

“這花生油是我昨天剛買的,這麽快就變溲了,你的鼻子是不是有什麽特異功能,竟然嗅到了溲水味,什麽味也跟溲水的味道連不在一起呀,你是不是得病了?”

這一句是不是得病了,讓走進廚房的相男隻覺得一股濃濃的酸水從胃裏翻江倒海而來,她也顧不上答話了,雙手捂著嘴巴直奔廁所而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下一集就會見分曉:)謝謝跟讀!
helloworld1000 回複 悄悄話 有小寶寶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