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51)—— 一種沒有例外的痛苦

(2017-09-11 06:56:59) 下一個

 

仲夏午後的驕陽透過偌大遮陽傘間的空隙斜照在那女人的手和她手握著的紙張上,她的手不知是握的時間太長,還是由於兩個女人間暫時的無語而產生的窒息般的感覺,她握著紙的手開始有些微微顫動了起來,此刻那張A4的紙張上駐留著兩個女人的目光,可是她們卻又懷著不一樣的心思。

 

姍然的眼神在紙麵上不停地遊走著,好像要在這紙上除了這幾行字再多找出些其他的東西來,雖然這幾行字她早已看懂記熟,可是由於被這突如其來的情節一時襲攪,這落目在眼前的平平常常的幾行字,讓她的心海好像投進了一塊不大不小的石頭,頓時泛起了波瀾。她遊離的眼神似乎不住地在消化這些不可捉摸而又充滿了有些詭異的字眼,好像是在試償著猜迷一般的開始了自己疑惑的提問,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張紙應該你前夫留給你的,我想問一下這紙張你拿到有多長時間了?

 

那女人的眼神從紙上慢慢地遊離開,目光落在了咖啡店窗台上一盆在烈日下開蔫了的黃色倒掛金鍾上,眼睛裏好像已經盛滿了藏不住的落寞。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語道;

 

是的  你猜對了,這就是雷內留下的,大約有半年的時間了。不好意思!我現在的感覺很不好,

 

她用眼神又看了看那握在手心的紙,緩緩地低聲地說道;

 

看到它就像又見到他一樣,從來沒有在他的生前念想過他這麽多的好,現在時間都倒轉過來,每天所想所念都是在一起的愉悅時光,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的話該有多好,有時候我們被自己的雙手蒙住了雙眼,以為外麵的世界很精采,其實那裏一點也不配合你的幻想。一點也不讓你能夠把幸福放大。其實有些人我們罵著無能,卻是真的愛著的人。說到底我們的愛輸給了時間,輸給了具體到柴米油鹽太瑣碎的青春歲月……如果時光還可以讓我重新開始的話,我想我一定要選擇自己曾經遺棄了的那種生活,把之前愧疚於他的重新補償給他。

 

那女人在自念自地嘮叨和懺悔著曾經有過的生活,可是這些顯然不是姍然現在最想要聽到的,她順著自己的思路又迫不及待地開始了自己的提問;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允許我再多問一下,他究竟遇到了那些問題?就像這張紙上所傳遞的訊息一樣,他那時的精神狀態好像不太好,好像是遇到了什麽躲不過去也抗不掉的困境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似乎處在一個前景十分不妙的境地中。

 

聽到這裏,她用一種陌生的眼神重新打量著姍然,也許是太突然了,她還沒有在大腦中過濾一下,便隨之點了一下頭,像是認同了剛剛姍然的分析,然後像是又意識到了什麽,立刻又欲言又止地把嘴關閉了起來。

 

這時候麵對麵坐著的兩人麵對著敏感話題的觸及,沉默暫時又一次被占滿,兩個女人各藏著各自要說的話,讓時間一分一秒地在烈日下的咖啡店裏慢慢的蒸空著。

 

這時候旁邊的咖啡桌有兩個孩子戴著小一號的太陽鏡,在陽光下一聲不響地享受著誘人的冰淇淋,媽媽一臉甜蜜的望著他們,那甜蜜中溢滿了愛意和柔情。

 

那個徳國女人看到此好像觸及到了什麽東西似的,終於她打破了這暫時的緘默,開始了長長傾訴般的暢言。

 

其實來這裏就是已經把一切放下了,也不想再逃避什麽,我想我不能再犯第二次錯誤了,如果這個錯誤還是我造成的,我將不能再一次原諒自己,也對不起我的兩個可愛女兒,隻是現在對於我來說馬上說出來,總是還是有些的陡然和不願觸碰。

 

去年的夏天,有一天我的信箱突然收到了他的一個郵件,信寫的很短,而且看上去還很匆,甚至沒有像往常一樣送上一聲的禮貌問候,更沒有像以往問候一下我的狀況!

 

要說的是這之前有很長時間他不知道為什麽突然中斷了與我的聯係,我問我的孩子們,關於父親的點滴異常,可惜她們對此一無所知,在這封郵件中他突然問我,可不可以把孩子每星期安排兩天或者更多的時間在我這裏,他寫道當然這絕不是命令,經濟方麵他也會按照規定補償給我的,這個郵件讓我預感到很多;也都是一些常規的東西;像也許他已經找到了新的愛,或者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了,所以抽不出太多的時間再多陪孩子,我甚至想到了他也許正在計劃一次長時間夢想的周遊世界的旅行,唯獨故意躲避著不去多想其他原因的存在。

 

看著這莫名其妙的郵件,雖然是想到各種的可能,但是還是願意親耳在電話裏聽到他告訴我的聲音,我來不及在郵件中回複他,便立即操起了電話打給了他,讓我很意外的是,他沒有接,我預感到他好像不願意讓我知道得更多……

 

當我去接孩子的時候,他也盡量不願讓我見到他,直到半年前他又才又開始了與我的聯係,有一天他讓孩子帶給了我一封信,這封信就是你現在手裏拿著的這封,

 

隻是這封信同樣也像那個郵件一樣的,短暫而不可捉摸,但是不一樣的就是,等再看到了這封信的時候,我立刻把自己以前最不願意聯想的東西不得不重新又撿了回來,因為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某些東西我是逃避不了了,或許這個世界隻有一種痛苦是令人難咽的, 它是獨立存在的,沒有之一,更沒有例外!我警醒到我現在必須要麵對某種殘酷的現實了,為了兩個尚未成年的孩子,我必須得直麵這個我不願意承認的現實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