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55)—— 詭秘的微笑

(2017-09-25 18:27:10) 下一個

 

尋找另外一種可能?

 

聽到這句話的姍然放在桌子上握著空咖啡杯的右手不禁顫抖了一下,眼睛裏也開始閃爍著一絲警醒的驚訝來,隻是這種驚訝倒像是一種無言的驚喜,似乎是那種意想不到的收獲般的驚喜,她此時開始睜大了眼睛,講話的語態也變得較之前有所的收斂,變得放緩變低了起來,

 

這另外一種可能,我想這種可能應該不會再是與醫院或者其他的治療有關吧,即然他心中還有許多東西糾結著,那麽我感到隻有一種可能的存在,隻是這種可能使我感覺到有一種不妙的危情,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著你講述得更加詳細些,好嗎?

 

她沒有讓自己說出口的是,是那種駭人聽聞的另一種可能 - 犯罪!

 

沒有哪個勝利者信仰機遇。可是也沒有哪個幸運者會放棄百分之零點一的機遇。

 

那個德國女人把手攏在她的發絲間,慢慢地梳理著她在陽光下越發顯得金光閃閃的發梢,好像是又讓自己沉浸在了某種傷感的思緒裏,她的眼睛卻一直盯著桌子上的那個杯子,那個已經喝光還尚存著沾在杯子中正在緩緩下滑的咖啡沬上。表情中仍然藏不住她一貫的直白簡約的談話風格,

 

也許這世界有時侯就像一個大賭場,它不單單賭有人六合彩的幸運命中,或者是賭一場車禍下來有的人的幸運無礙,也許我們還更多的願意投注在生活中的美滿婚姻,或者還有兒女不負眾望而出類拔萃,而像我們這種已經遭遇了不幸,接近凋零的家庭,我們還能有什麽更多的希望和夢想呢?上帝已經把我們關在了通往幸福的大門之外,我幾乎想不出來還有什麽幸運的事情還會跟我們沾上邊來,就像冬季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也許他隻希望這夜的寒再晚一點降臨一樣。可是……這冬夜的寒偏偏遲到了,卻換成了一縷春風的降臨。這對於我們來說仿佛是上帝的另外一種開恩,也許有些奇跡的出現,或許總是會在人們不經意之間發生的,

 

說著她詭秘地一笑,這種笑容好像很勉強,似乎又有一種憂鬱深埋在其中,好像蒙娜麗莎的微笑一樣的幽深難懂,似乎這微笑的後麵隱藏著很多難以釋懷的苦衷。

 

這時候講完這番話的她,開始緩緩地伸手從自己放在另一張椅子的椅背上的挎包拿了過來,並小心地拉開了拉鎖,然後鄭重地從裏邊掏出了一疊紙張來,隻是這疊紙拿在她的手中,從她雙手捧在手中的樣子來看,似乎它顯得格外的珍貴和十分的惜護。

 

姍然注意到了,她此時這手棒的視為臻寶的麵部表情,也急忙湊近仔細地凝視起這疊紙張,最上麵清楚地寫著一家保險公司的名字,而接下來就是關於一份通知,一份人身意外死亡的通知,接下來更是清楚地顯示出來,關於人身意外死亡的保險賠付條例和金額,那個數字雖然遠遠的落款到了最後,因為截然不同的與一行行文字在一起,所以也顯得格外的一目了然而印入眼簾,這一串串數字並排序列著,一眼望去應該有7位數之多,而寫在前麵的2的數字,也了然於目他直接把它的價值珍貴定格了下來,是一個對於姍然來說的天文財富數字:二百萬歐元!

 

而前麵的一行名字用凝重於其它字體的顏色出現,這個名字也是姍然再熟悉不過的了,雷內 布格………

 

姍然的眼睛好像快要使不過來了,雖然大大小小的文字和裏麵摻雜的數字她都已經看懂讀完,隻是這疊紙看著看著,她隻覺得怎麽越看越重,怎麽越看越疑惑呢,看到最後她隻覺得有一種詭秘的膽寒浸入了心頭。也堵塞在了她的胸口,一種讓她窒息般的喘不過氣來的恐懼。

 

她的腦子裏也不由不得自己似的地放一部恐怖電影一樣的,把幾天前的那個夜晚所發生的鏡頭一幕幕地又重新展現在腦海中,她幾乎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微不足道的細節和不容錯過的句子,還有……她也再不敢想的“深奧“離奇。

 

這時候坐在對麵的那個德國女人不得不又重新打斷她的回憶,她凝望著姍然緊皺的眉頭和茫然無措的眼神,看著看著她訕笑了兩聲,然後像是要下定決心撥開這繚繞的雲霧似的,把握在手中剛剛吸到一半的半根煙掐滅,開始說話了,

 

沒有可怕的深度,就沒有美麗的水麵,這句話不是我從雷內那裏聽到的,而且幾天之前我整理他的遺物的時候,在他的辦公桌上發現的,起初我並不以為然,隻是覺得這隻是一句出自於雷內非常崇敬的德國哲學家尼采的哲學名言,但是當兩天前,我收到了一份東西,這份寄件是由一家保險公司寄出,當我帶著疑惑和等待的心情打開這疊文件的時候,我的心境開始了情不自禁的慌亂。起初隻是一種無法言說的不安,後來這種不安更多的轉變成了一種慌亂……

 

我試著去麵對和接受這些東西,也試著去解開這些盤旋在心中又揮之不去的疑問,直到我從他那裏找到了一些讓人感覺有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來,

 

我在他睡房的床頭櫃的底層裏發現了幾張紙,這幾張紙的上麵勾畫著一幅幅可駭的畫麵,關於一個“無辜者”怎樣被害的可能,他在嚐試著各種可能性………它的機會會在哪裏?機遇又會有多少?而時機又會有多大?在後麵他幾乎不用無辜者這個詞語了,畫麵的最後變成了一個高貴靈魂的幸運兒!駕上太陽神特製的馬車騰雲駕霧地向西飛去,在畫麵的最底端,他這樣的寫道;

 

生命不要停在平原,不要登上高山,也許從半山上看,這世界顯得更美更充滿了希望的價值。上帝已經死了,就是因為我的存在。而太陽此時就要成為了我胯下金燦燦的睾丸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