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54)—— 走向深淵

(2017-09-21 15:54:40) 下一個

 

夏日午後的咖啡店外麵,沉悶無風,已接近傍晚時分,慵懶的夏陽還沒有西去的跡象,路那邊綠茵霧霧的黑柳樹條無精打采地低垂著,柏油馬路上被曬的泛出點點銀光,仿佛一切在烈日下都要被融化了,隻有從不遠處的小樹林裏不時地傳來一陣陣悅耳的蟬鳴聲,好像才給這無聊的炎熱增添了一點點大自然黃昏時分怡然幽閑的色彩,

 

一直耐心認真地聽著的姍然,聽到這裏看來早己有些的按捺不住了,她似乎覺得在自己此時心神還未到歸回原位的時候,聽到了太多與雷內有關的事情,那些敏感恐怖的東西又重新一次敲擊著她惶恐不安的神經,她害怕自己的情緒再次受到攪擾和傷害。此刻她的眉頭早已聚起,神情中越來越顯露出很不舒服的感覺。

 

烈日已經偷偷地越過遮陽傘的邊緣處照射了進來,強烈的陽光也把坐在遮陽傘下麵的中國女人一攬無餘地包圍了起來。

 

她挪了挪早己暴露在烈日下的椅子,讓自己的腦袋躲開了撒了歡兒的烈日暴曬,她撇著眼晴看了一眼自己早已喝光的咖啡杯,打斷了對麵德國女人還沒有結束的回憶,

 

布格夫人,我打斷一下好嗎?難道你來這裏的目的就是要告訴我,雷內已經是一個身患絕症的病人!接下去你是不是希望讓我來做點什麽?或者說我能不能配合你做些什麽?也許這才是你來這裏的目的吧?

 

那個德國女人先是一種詫異的表情呈現在臉上,那眼神看著好像有些委屈藏在裏邊,然後她鎮定住了這搖擺不定的表情,嘴角上開始露出了一股詭秘的訕笑,讓人感覺深不可測又的神秘,她故顯輕鬆又話裏藏話地說道;

 

難道你不覺得現在的八月是德國最美的季節,它即沒有了冬天的寒冷,也走過了躁動浮漂的春季,現在雖然炎熱但卻熱得真實透徹,沒有一點華而不實的泡沬,更沒有塵埃落地之前的擔心。

 

她不去直接回答姍然的問題,而是用另一種聲音間接地表達著自己此時此刻的感受。

 

似乎怕對麵的女人難以理解她這種隱約其辭的話語,她也把近在眼前的冰咖啡一飲而盡,然後用手抹了一把遺留在嘴角邊的咖啡沬又進一步地說道;

 

其實對於我來說這世界已經平靜了,平靜得我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奢求,平靜得這個世界離我越來越遠.....你難道不想繼續聽下去嗎?不想聽我把這個整個故事講完嗎?也許接下來的故事情節對你有用,讓我想起一句話來;也許一個生命的僵死之處 必定會有一些隱蔽的堆積。

 

那麽這意味著,我還要再接再厲地聽你的僵死,還要繼續耐下心來聽你的堆積了!你接下來是不是會告訴我正因為你前夫得了不治之症,所以才會有那個恐怖的夜晚和那些瘋狂的行動。似乎我們就應該向他的不治之症俯首稱臣才是,似乎我們就應該不情願地人道的接受這些,而作為他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所以我們就應該理所應當地承受這些強加於我們的傷害嗎,最好把這些恨再轉變成一種博愛,然後理所應當地再將它束之高位,放在與上帝仁愛平行的地方,隻有這樣才能把我們所受到的傷害在你心裏找到一種掩耳盜鈴的平衡!

 

姍然想起了電梯前那個驚魂而又啼血之夜,想起那把恐怖的刀子和那張凶神惡煞的麵孔,這時候她的情緒有些的失控了。

 

我理解你此時此刻的情緒,也同情你再也不想去觸碰那一天的痛苦心境,所以我的同情也變成了現在的一種特有的忍耐,我隻是希望你把這個沒有講完的故事聽完,我還想再次說一遍,也許它會對你們有幫助,會對接下來所要產生的一些訴責有所幫忙。

 

失去了冷靜控製的姍然,此時聽到這裏臉上開始有了一些動靜,她再次試嚐著讓自己的情緒平複安靜下來,但是從表情上看她的心情還是低落扭巴著。

 

我記得雷內曾經對我說過:英雄不但要知道適時而生,更應該知道適時去死。是的!你判斷的很正確,他是得了不治之症,而且發現的也很晚,查出來的時候已經是直腸癌中晚期了,他拒絕去手術也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化療,他讓他的醫生很失望,他幾乎不與他的醫生進行任何方法的合作,也許更確切地說,他好像在潛意識中期待這一天的早日到來,別人在磨刀霍霍他武裝著自己去頑強抵抗著死神,而他似乎更願意把脖子伸出來,安然地躺在鍘刀之下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其實說得更加貼切一點,他在尋求著早點徹底放棄這種不能改變的注定,或者說他希望盡快地結束這種持續不完的折磨。

 

尋求?請你再說一遍,他在尋求著早一點結束這種不能改變的注定,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那就是他在試嚐著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更進一步地說是不是他曾經尋求過自殺?

 

是的,雖然他沒有直接告訴我,但是從我女兒告訴我的支言片語中,我斷定他一止一次地試嚐過,不知道是他心中的留戀太多,還是牽掛的東西羈絆了他的手,他始終沒有倒下,還是像以前一樣的依然活在我們的麵前,而且他一直堅持著自己,依靠自己毅力和堅強在可能的日子裏為了這個家頑強地工作著,可是在精神層麵的潛意識裏,我清楚他已經完全放棄了,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活著,對於他來說隻是為了尋找另外一種可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